首页/古代/止水无为/章 四
不是英雄也救美
发表于 10个月前 修改于 4个月前

武林之巅,唯斗魁四星屹立。

第一星天枢为尚天水,第二星天璇为百里梦,第三星天玑为东方极,第四星天权为姬无名。传闻四人皆是逍遥仙人飞星无涯的亲传弟子,师出神秘莫测的摩星派。

尚水宫,则天枢星尚天水所立的又一武林新户。十二年前,尚水宫主独创一部内功绝学,止水心法。其玄奥之念万千,世间不知其详,只传闻,尚水宫主心法大成之日,武林再无人出其右。

但问谁曾与之较量,又谁曾真正领教过这部内功绝学,只道无人知晓。然而众人皆知,天枢星尚天水初临现世之日,可谓一步红尘万里惊鸿!绝代身姿如仙如神,超尘气质如冰如霜,只可远观不可近亵。

短短数年间,尚水宫之名传遍江湖武林,其势力从南到北,沿原河大江两大流域一路延伸,扩展之快犹如奔水顺流。若道世上真有一步登天之人,便叫尚天水无误。

又令人意外的是,尚水宫势力虽盛而不喧,行事淡泊低调,甚少与世俗纷争,更无关江湖情仇。便是到了那个沸沸扬扬的武林大会,亦只见尚水宫主身于尊座之上,从头到尾,沉默是金。

江湖人多有谈论宫主之貌美,武功之高强,身家之无量云云,但真正与尚天水打过交道的只寥寥无几,更莫说扯上所谓的恩怨情仇了。至于最后,世人予尚水宫或尚水宫主都只归于一句,强大且神秘!

或又问,早已立于武林巅峰之上渺渺尘世的尚水宫主,是为了什么而创止水心法?这事怕根本无人计较。大家所在意的,是这部止水心法到底有多厉害?又如何才能从尚水宫主身上探究出内里玄奥??

且道闻名不如见面,世间的百态诸事,若想参透其里,单凭阅读听闻定然远远不够。必要时,还需亲身探秘,才能发掘个中玄奥……

比如,走进这座尚水宫。

又比如,认识这个尚千水!

…………

身于一个湿淋淋又到处是水的地方,高止弃深深的,叹了一气。

不错,这个地方就是巨鲶的嘴巴里面。

巨鲶非常巨大,口腔空间宽敞,还不断有水那从一张一翕的鱼唇间涌入,夹杂着泥草的腥味。也算幸运,这鱼没把两人吞入腹中。如此一来,高止弃可以暂且待在这个地方,与尚千水一起,好好参透玄奥!

转过头,尚千水依然乖乖坐在他身旁,怀抱住那颗球,不说话。

“你……冷不冷?”这次,也是高止弃先说话。

尚千水望向他,遥遥头,“不冷……”

“饿不饿?”

“不太饿……”

“这鱼你养的?”

“是……”

“养得真肥!”

“它什么都吃,所以你不能随便把那些乱七糟八的东西扔进湖里……”尚千水小心翼翼的,用眼角余光瞄了某人一眼。

高止弃挑眉,“哦,那你怎么又随便把那些乱七八糟的男人招回家里?”

尚千水愣了愣,轻声反驳,“他们跟你一样都说要来找我打架,而且还会付钱……”

言下之意,是怪责高止弃找他打架但没有付钱?

才不是那回事!

高止弃抬手打断他,“不扔也扔了,那事情就当已经过去。现在,我们来谈回这条鱼,好吗?”

“嗯,好的!”乖乖点头。

“很好……”高止弃道,“首先,我们要想个办法,离开这条鱼的嘴巴。”

“它吃东西的时候,需要张开嘴巴!”尚千水一笑。

高止弃也向他展现出认同的一笑,“但是,真的不能让我切开它嘴巴吗?”

“不要!养许多年了,有感情的!”尚千水急忙阻止。

高止弃睨向他,“你养着这么大一条鱼?”

尚千水低声,“以前很小的,后来才变得这么大……”

果然,玄奥来了!

高止弃于是摆出准备要听故事的姿势,与他面对面的坐正,“为什么会变得这么大?”

见这出绕不过了,想来那旧事当聊话亦无妨,尚千水便低过头,搓着怀中那颗球,开始讲起……

“这还是我很小的时候,家里人说我听……在很久很久以前,十九瀑环湖这带是一片荒芜的战场,有位谋士运用水攻之计,在山上开掘出十九段垂崖,把大河的水灌入盆山,然后引敌军深入山腹,进而一举淹没,最终取得了胜战。”

高止弃隐隐咽了咽,“这么说,这湖底之下……”

“嗯……”尚千水低声,“是成千上万的‘人’。”

“哦啊!难怪这鱼如此肥壮。”

尚千水淡然笑了笑,“起初只养了一批很小的鲶鱼,哪知后来越生越多,结果泛滥成灾了。”

“哦啊……那是它们之间自相残杀,所以最后只剩下了这条特大的?”

“不……”尚千水摇头,“有日,一个叫‘南宫竞天’的男人突然来了我们家。”

“南宫竞天?!”高止弃听了这名字一振!

此人正是那卷金册‘武林榜’的掀起者!

话说千百年来,武林一直是各方武学门派所处之地,文人相会要吟诗作对,武者见面当然就为切磋比武。你接我三招,我让你十步,请来赐教,在下承让,诸如此类的,其实都是武林日常,不足为奇。

偏有个叫‘南宫竞天’的人,打架还带雅兴,见了有些夜里不睡觉的家伙约出来拿剑对敲几回,一场无端比试,竟给他谱写成一段‘看长剑挥舞于皎月,观雪袂拂扬于清风,巅峰对决,一夕争霸天下,问谁人主宰浮沉’的澎湃意境!还不断谱写不断传唱,搞得原河大江一片人心激荡,热血沸腾,让大家以为武林就是那么个充满了神奇和浪漫的地方,还可以一剑主宰天下!!

以讹传讹,不出时日,整片江湖都掀起了一股武斗竞逐之风。金册‘武林榜’应运而生,顺势而出,金榜名人更被捧上德高望重之位,可享无尽财富。如此名利双收的巨大诱惑,怎叫人不疯狂争夺?江湖由此风起云涌,无问旁学,唯武独尊!想来,高止弃被迫从武入世,乃至后来遭人毒手废尽前程,其中大起大落之酸苦,亦是多得这个叫‘南宫竞天’的人不少!!!

“你亲眼见过南宫竞天了?”高止弃追问道。

尚千水歪头,似在努力回想,然而还是遥了遥道,“可能我当时太小,记不清了……只知道,当日南宫竞天来了尚水宫找我爹,还说要跟爹打架。但爹没有理会他,还一句话也不跟他说……”

“那,后来呢?”

“后来……那人把我扔进了湖里……”

高止弃眉心一绷。

尚千水低下头,那脸颊的两缕丝发垂落,挡住了他眸中的情绪,“最后,爹还是跟他打起来了,打得很激烈。不知谁使出了一击,撞到湖面上,浪花卷得像天高,水里全是血,鱼都没了……”说着,他身子微微缩了缩,“不过竟然还活剩了一条,它把湖里面的血肉都吃光以后,就长成这么巨大……”

高止弃静静听完,没有发话。沉闷的气氛充斥在一张鲶鱼的嘴巴里,使本来就低沉的空气变得更加低沉……

尚千水抱球安静地坐着,白净的脸上渐渐涨起了淡红,呼息带急,似乎越发喘不过气来。高止弃正处沉思之中,没注意身旁人的异样,待又过了一会,只觉肩膀一沉,有个冷冰冰又软绵绵的东西压了过来!心间一悸,高止弃转头看,发现尚千水已彻底昏迷了去……

“千水!!”急的大喊几声,又把人使劲晃了几发,没有反应。

见尚千水脸颊红彤彤的,额间凝满汗珠,是缺了空气太久,快要熬不住的样子。高止弃咬牙环视四周,这巨鲶的嘴巴仍闭阖着,要等它再张开嘴巴吃东西,怕是人都憋慌了!

“可恶!” 他在鱼舌上用力踢了脚,可惜尚千水说过舍不得,不然早将它切开几段了。

但既然不行,只好另想它法……

有一种方法:运内力逼压鱼腔,迫使它张开嘴巴!

但这种做法会使湖水一下子都灌涌进来,直接把两人冲进鱼腹,行为危险。

退而求其次的另一种方法:从鱼唇的缝隙间挤身出去?

有点风险,万一这鱼突然闹起情绪,咬住他们不肯放怎办?要说被卡着不进不出,情况只会更加糟糕。

再退一步的方法:顺应天意如何??

就让他带着尚千水一同漫步走入鱼肚之中,越过鱼胃,穿过鱼肠,最后从那个地方……高止弃甩了甩头,怎么越想越奇怪了?!

现在只需要一种安全有效,且不失风度的办法而已!

嗯……

请勿往楼外乱扔杂物……

一道灵光闪过脑中,高止弃想到了!

只见他取出腰间的铜黄水瓢,在掌上灵巧地旋过几转,生出一道劲风聚于腕间。嘴角一挑,劲风渐鼓,从掌心一路覆盖至全身。

如此,高止弃身周出现了一道无形风墙,把他严严包裹起来。拂风吹起他背后的长发,飘舞飞扬,令他此刻身影看起来如同逐风之使,气概凛然。

待风息稳定了后,他指间一挑,手腕一挥,铜水瓢连带着那股劲风从鱼唇的缝隙间冲了出去!

“好了!”高止弃双眸一眯,转身举起尚千水半昏半晕的身体。

本想把人扛上肩背,然而这种姿势并不好,只因尚千水双手抱球不放,稍一碰,便是那般无法忍受的凛寒。于是又尝试换了几种,发现唯有把人横抱起来的方式最适合。这样一来,那颗球可安然置于尚千水胸前,让彼此相安无事。

此时,闻见‘轰隆隆’的巨响自外头传来,鱼嘴内瞬间整片倾斜,高止弃知道,这条巨鲶即将又要腾跃出水!

…………

碧湖上,楼台外,那‘家常便饭’齐聚一堂,每个脸上都是愁眉苦脸的样子……

这回要怎么交代呢?

照直的说,少主跟个男人跳湖了,还给鲶鱼吞掉?

不行呀!宫主会把他们都杀掉的……

委婉的说,少主跟个男人殉情了,场面凄美感人!

也不行呀!宫主会把他们杀掉然后扔去喂鱼的……

想来想去,终究还是得把自家少主救回来才行,但谁去救,怎么救啊?!

正当’家常便饭’四人围在一起埋头苦恼之时,四周忽然掀起了一阵震荡,还伴随着熟悉的巨响!四人心中霎时有惊有喜,纷纷循声冲到楼台外眺望。

只见广阔的碧湖之上,一抹青灰身影若隐若现于半空,阳光照耀着一只铜水瓢,散发出闪闪金辉。平静如镜的湖面逐渐波涛激荡,浪花卷涌,突闻‘轰隆’一声猛响,那巨鲶瞬间腾跃出水,冲天而起,张开嘴巴就要把那抹青灰吞噬。

四人见状,齐声大喊,“不好了啦!!!”

惊魂未定,又见另一抹青灰从鱼嘴里飞出,怀里还抱着个水蓝飘逸的颜色!

“是少主啊!!”四人齐声又一喊。

一道青灰乘风而上,另一道青灰倾坠而下,两道身影交叠的刹那,金芒闪烁,映得一湖碧水粼粼乍亮!

“哇哇!!!”那四人齐声大呼!

巨鲶大嘴吞入一道青灰,转势翻背入水,庞然之躯遮天蔽日,砸落湖面刹间,浪涛溅起千尺高,如大山瀑流,使整座白玉琼宫都震颤了起来!

“这……他们又被吞回去了!?”粗犷硬朗的阿饭大喊。

“不……看啊,他们在那里!”憨厚斯文的阿家喊着,指向大浪中一点青灰与水蓝交叠的光!

细长高挑的阿常用力揉了揉眼睛,“没眼花!太好了,真的是他们!”

“可是……刚才我真的看到巨鲶把他们吞掉了!?”高大伟岸的阿便脸上无比惊讶!

另一边……

高止弃逮住巨鲶再度张嘴吞食的机会,抱尚千水跃出了鱼口,取回移影劲风所连带出去的那只铜水瓢后,他旋身冲出巨浪,疾步踏水,一路向清雨楼奔去。

那巨鲶大概感觉到自己被耍了,大尾猛烈拍打水面,庞躯曲摆,朝高止弃腰身带的那点光芒穷追不舍!偌大的湖面上又再掀起一阵波涛汹涌,高止弃咬紧牙关,抱紧尚千水,在大浪起伏的水面上跑得那个疾步如飞,脚底生风,披头散发,浑身湿透……

总之,就是不顾一切的冲啊,跑啊!

“可恶啊!!”

高止弃咬牙一声,赶在巨鲶扑到身后的一刹,跳起踩上鱼头,再承力跃到高高的大水车上,有惊无险呀!

水里那道闪光没了,巨鲶只得兴致缺缺的潜回湖底去,高止弃见它终于肯走,才松下一气。

沿着大水车的支架逐层直上,纵身几跃,在家常便饭的欢呼声中,高止弃将尚少主平安带回来了尚水宫。呃,虽然人还昏迷不醒,但至少没缺没破!

高止弃叹着,蹲身把横抱在胸前的人放下,想歇歇气。不料,那湿漉漉的靴子使他脚底打了个滑,上身倏地往前一摔,心口正正压在尚千水胸前那颗球上!

“啊!!!”

五脏六腑啊,四肢百骸啊,一道凄丽而撩人的呻吟啊,划过了尚水宫的天空啊……


论坛讨论模式 4369/369/1
登录 后参与讨论
三颗萝卜 只看该用户 发表于 6个月前 No.1

在下先哈为敬,哈哈哈哈哈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