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古代/止水无为/章 六
要打架先下聘
发表于 9个月前 修改于 4个月前

盆山十九瀑环湖,原本是一座荒芜的山中盆地,后来经人工开掘,造出十九段瀑布,将大河之水引入盆腹,由此形成了一座巨大的湖泊,承载起层楼高叠的尚水宫。

盆山之地流径浅细,难以去水,若逢山雨沛盛之季,湖水便会猛涨淹盖层楼,涝患严重。为解决排水问题,环绕湖泊的大山之中,建有一座水闸!

或许年久失修,或许突遭损坏……总之,在数月前,这座水闸塌掉了,又恰时迎来多雨之季,滔滔上涌的湖水就这么把尚水宫浸去了一半。但见湖面还在不断上涨,尚少主急的翻箱倒柜,东拼西凑,好不容易筹出一笔钱来请工队维修水闸。

然而……

“不要啊,你们快住手!”

得知工队要来砸毁水闸,尚千水冲来连声阻止。

“哼,这下总叫得你们主儿现身了!”

一个壮肉彪悍的粗汉握起大锤,横着凶巴的目光,给站在边旁满额是汗的‘常便饭’三人扫去一眼。

阿便硬顶着这股凶劲,走前道,“卢爷啊,有什么话好好说,何必大动肝火……”

“呸,滚边去!”那卢爷抬脚踢开阿便,“有什么要说,等你们少主来跟我说!”

“万事好商量,好商量!请不要动手呀……”为拖延局面,阿常跟阿饭也上来掺和几句。

“我砸!!”卢工头大吼着,猛的举起他那柄大铁锤向闸墙砸去,石壁裂开几道大缝,粉尘石灰散落一片。

“等等呀,来了来了!”

那头,阿家可总算将尚千水带过来了。

卢工头瞧着尚千水气喘匆匆的跑来,咧嘴一笑,朝身后带来的那群丁工喝道,“都给我砸了!”

“呵嘿!!”

工头一喝,丁工们纷纷举起大锤,砸向水闸墙身!

“不要啊!”尚千水大喊,一步挺上,纤身挡在林立高举的大铁锤前,“这水闸不能砸!”

一排排亮晃晃的大铁锤不但没有因而缓下,还更带狠劲的向尚千水这身砸去,‘家常便饭’见状吓得脸青冷汗流,扑来把少主拉开。

阿常按住尚千水道,“少主啊,不能这样乱来,你要是有出个什么损失,宫主会将我们杀掉的!”

“啊,对不起……”尚千水听了,抱球低下头。

阿饭也道,“是啊,宫主生气了,会先把我们杀了再剁,剁了再炒,炒了再蒸,蒸了再……”

阿家忍不住的一脚踹开阿饭,对尚千水道,“少主,你试着跟卢工头说说,请他给我们通融几天吧。”

“啊,哦…好……”尚千水咬着唇,只见那群丁工已开始挥动大锤,砸得呵嘿卖力。闸壁裂缝越撕越大,逼于无奈,他不得不走到那个满脸凶神恶煞的卢工头跟前……

“废话少说,就一个字,钱!”见尚千水怯生生的模样,卢工头更不客气的冲他大吼,“今天再收不到钱,我就砸了这水闸!”

“不能这样!”压着心里慌惧,他请求道,“请你通融几天可以吗?”

“你聋了吗?!我说,今天就要收到钱!!”

被他这一吼,尚千水颤颤的缩了身,“那,那个……水闸也是你们工人辛苦修的,这样砸坏它不可惜吗?”

“哦,小少主也想来跟我卢头讲道理吗?”说着,卢工头握起那柄大铁锤向他逼过几步,高大彪悍的体型把尚千水笼罩在一袭阴影里。

“不……”尚千水退了几步,“那个,我只想请你们不要砸毁这座水闸……”

卢工头咧嘴一笑,“水闸是我们修,就算我们的!你当初付的那点工料钱,连分人头都不够。我给你垫钱修好水闸,还给你白白用上了几个月,做到这份上也叫待你不薄吧,小少主?”

尚千水咬唇不语,卢工头逼近来,弯身凑到他脸颊旁,呼出的粗气令他很不舒服的缩避了下。

“哟,小少主怎么突然又不说话呀,还等着你动起那双唇儿来跟我拌嘴呢!”这卢工头刚说完,那边正卖力砸水闸的丁工们随即一哄大笑起来!

尚千水不明白他们在笑什么,却莫名的感觉窘迫,脸上不由地涨红,双手拥紧了怀里的球,“一,一天,就一天!”紧张得呼吸都乱了,声音稳不住地颤抖,“请你给我一天时间,我会凑到钱!”

卢工头仰笑几声,突然怒吼道,“一天?!一天够你跑多远!?”

“我……请放心,我向你保证,绝对不会跑!”

见卢工头步步逼近,尚千水只能不断后退,直至背后一凉,不料已撞到了石壁上。

“保证?”卢工头呸的吐了口沫,“听着!今天要么我给你砸掉这座水闸,要么你给我掏出值钱的东西来!”说着,他凶的抓起尚千水臂弯!

“哇,这冷的!”寒气直渗肤骨,卢工头瞳光一缩,随即露出狰狞神色,“你这是什么身体!!”

尚千水受惊,不禁大喊,“不要,放手啊!”

见到卢工头对少主动了手,家常便饭四人立刻奋不顾身的扑上去制止,而边上那群正砸得呵嘿起劲的大锤丁工见了有架干,也都呵嘿的扑过来凑起热闹!

混乱中,忽闻一声杀猪般的惨叫!

“呀啊啊,是谁?!!”卢工头吃痛捂住被一颗银锭子砸破了的额头,瞪目欲裂,怒视四周,“谁砸的,给我滚出来!!”

水闸修建在山间的湖口上,此刻天色已近黄昏,夕阳穿过枝叶,散下斑驳的碎影,一道金铜亮点闪晃几霎,有些刺目,众人眯眼望向,见有一个男人正悠步走来……

这个男人,当然就是高止弃。

尚千水见他来了,有些惊又有些喜,有些安心又有些愠恼。彼此刚闹翻,还处于互不理睬的阶段,尚千水以为他不会主动出现的,更没想过要他来帮自己……

两三步走上水闸,高止弃脸带笑容,用力踩了几脚,只闻‘咔啦’的,那些被砸开的裂缝又深了几寸。他遥了遥头,走到尚千水身边,问候道,“千水,你冷不冷?”

尚千水愣愣看着他,“不冷……”

“那饿不饿?”高止弃又问。

“止弃,你……”

抬手打住他要说的话,继续问,“千水,这里真的是尚水宫?”

“………”

“你真的是尚水宫少主,尚千水?”

“………”

尚千水突然又很想骂高止弃是大混蛋了。

“你是什么人!!”

卢工头举起大铁锤,冲高止弃怒喝。然而手是抖的,脚也是抖的。只觉这男人出现后,当场气氛骤变,无怒自威的气势,叫所有人不敢向他靠近半步。

高止弃没理会四周的人,只看着尚千水,似乎也猜到他心思,于是笑道,“知道吗?千水你这么做不对。”

“什么?”尚千水愣然。

“这是别人垫钱修的水闸,要砸要拆当然也就是别人的事情了,你没付工钱,还要跑来这里碍着别人砸,实在是蛮不讲理。”

被他这一说,尚千水顿觉语塞。心里难受起来,只得低头道,“可是,没了水闸,家里很快会被浸没的……”

“千水啊……”高止弃一叹,柔声道,“我看这水闸都已快被砸坏啦,你也阻止不了,等下他们定然会再向你敲钱修闸,你付不清工钱,隔几个月后他们又回来继续砸。砸了又敲,敲了再砸,他们就这样一直缠住你不放,如何了事呢?”

尚千水恍然抬头,目光凝凝望向高止弃,尽是惊叹……

卢工头瞪开双目,靠着怒吼掩饰怯色,“你是谁,敢来多管闲事!”

高止弃也不瞧一眼,由他自个吼去。柔声又道,“千水,这事由我来替你做个主,好不好?”

“止弃……”尚千水望着他,心里百感交集,情难自禁。甚至还没想清楚对方的话,只听他问自己‘好不好’,便不由自主的点了点头,“好……”

高止弃笑了,取出腰间铜水瓢,握到手上。

卢工头盯着那只铜黄水瓢,突然狂咆大笑起来,“哈哈哈哈哈!!都上啊,给我把这装模作样的臭小子砸个粉碎!”怒骂一声,举起大铁锤冲向高止弃。手下那群丁工随即一哄吼起,数排大锤千斤坠,直往那二人所立之处临头砸来。

高止弃淡定的伸手环过尚千水腰身,脚底施力一跃,带他腾上了半空中。其间,那软绵绵又冷冰冰的感觉还是令他不禁蹙了眉头……

“止弃?”尚千水不解的看向他。

高止弃不语,臂腕灵活地带动水瓢旋转,一股气流升起,劲风越聚越大,形成了一道风壁包围着他们两人。

风吹尘沙,迷蒙了那群铁锤子的眼睛,劲风聚拢,逼退了他们冲前的脚步,高止弃双眸一眯,水瓢翻了个转,猛地挥出一击!

瞬间,狂风大作,轰隆巨声响彻天际,尚千水心一诧,往下望去,不禁大叫,“水闸啊!!”

与此同时,躲在远处避风头的家常便饭也齐齐同声大叫起来,“水闸啊!!”

高止弃这一击,把整座水闸都撼碎了啦!!

石壁崩裂而开,湖水从缺口处冲出,撞开更大的窟窿,汹涌之势一发不可收拾!大闸彻底倒塌了,砖块泥沙土石通通坠入湍流之中,连带着卢工头跟他那群怒骂疯吼的铁锤子们,全被大水冲出了盆山以外,场景可谓叹为观止……

高止弃收回水瓢,在半空打了个转,双手横抱尚千水,非常小心的避开他胸前那颗球,然后纵身落到一根树干上。

大风过境,落叶纷飞,夕阳之下,一双深影依依……

“止弃……”

“嗯?”高止弃低头,看徐风吹拂着尚千水脸颊两旁的丝发,一双如水明亮的眼眸正凝望着自己。

“你不生气了?”尚千水轻声问。

“那千水呢,还在生我的气吗?”

“不会……”

“那就好。”

“可是,家里的水闸……”

高止弃点头,“嗯,我知道。”

“怎么办,连二楼也要浸水了……”

“没事,飞瀑楼上还有更高的房间。”

心头一悸,尚千水目光凝凝的看着高止弃,只觉眼前这张玉树临风的脸越来越近。

“止弃……”

“千水……”

二人彼此渐渐靠近,越靠越近,近近近……

“啊!!!”

这是,尚千水胸前那颗球撞到了高止弃的心口!

“啊啊!!!”

这是,两人一起从树上掉了下来!

“啊啊啊!!!”

这是,家常便饭四人跑来看见他们满脸泥浆的可惧模样了!

好,好啊,怎么能不好呢?

。。。

水流渐缓后,此地已成一片狼藉,损破不堪。家常便饭四人表情各有各的复杂……

阿饭在想:太好啦!少主平安无事,他们四个不用被宫主杀了剁,剁了炒,炒了蒸,蒸了……

阿常在想:糟糕啦!被鲶鱼撞碎的那段楼台还没修,这里又被搞成乱七八糟,家里越来越入不敷出了……

阿家在想:诶呀呀!这个男人头脑好,武功也高,看着还挺可靠的,要不要请少主把他留下来呢?诶呀呀,好像不对啊,说话这男人跑来我们家是为干嘛的??

阿便在想:唔……太阳快下山了啊,我要不要开声提醒一下少主,他‘开工’的时辰要到了……

这头,四人各怀想法,陷入了思索之中。

那头,两人已从泥泞的地上爬起来,蓬头垢面的模样,好生狼狈却有趣。

尚千水抱回那球,用沾满泥巴的袖子擦了擦沾满泥巴的脸,左右四顾,只见大水冲过后,颓塌的闸口堵满了碎石枝丫,若再有大雨的话,湖水定会涌涨上来。

“还是需要一座水闸……”尚千水低叹道。

“没问题,”像早有准备似的,高止弃从怀里取出一封写好的信,“越良城永平大街,左侧第五家门口最大的工铺,拿我这信去找老板,就说,百通客栈的高止弃要在盆山十九瀑环湖修一座水闸。”

“止弃?”尚千水不可置信的看向他。

高止弃把信抛给那头的阿家,“此家勤工重质,童叟无欺,我可以向你保证,这里很快就会出现一座无坚不摧的新水闸。”

“这样真的好吗?我可能会欠你很久……”说着,尚千水垂下了头。

高止弃挥掉手上的泥巴,轻轻替他抹了抹脸颊,“没关系,只要你肯答应我,莫说一座水闸,就是一百座都不成问题。”

“答应什么?”感觉男人指间传来的温度,尚千水微微颤抖。

“千水,我们既然已成为朋友……”

尚千水眸中水色一荡,“我们要做朋友做的事情了??”

高止弃点点头,柔声道,“朋友之间,就是需要互相帮助。比如说,我帮千水修好一座水闸,千水答应我一个要求。”

“好的!”尚千水笑着,马上答应了。

闻言,高止弃心内破涕激动!连场努力总算没有白费,此刻仿佛已看到十年来的第一场胜利要来临!

稳定着情绪,高止弃柔声与尚千水道,“千水,请你答应我,以武林之名,尚水宫少主的身份,你和我高止弃在此打一场架,好不好?”

“好!”尚千水一口答应。

听了,高止弃脸上谦谦一笑,波澜平静。然而,其内心世界是这样的……

啊啊啊,这是多么不容易啊!

他终于答应了啦!!

他答应了啦!!!

答应了啦!!

啦!!

“那我们现在就开始吧,好不好?”心里激动着,高止弃目光炯炯的逼近一步。

尚千水被他这目光摄得一怔,退了退,正当要说‘好’的时候,阿便走上来,小小声在他耳畔道了几句……

高止弃眉心一凝,有了极不好的预感!

果然,只见尚千水表情骤急,脱口而出的是,“啊,现在不行啦!”


论坛讨论模式 4561/285/0
登录 后参与讨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