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古代/止水无为/章 十一
尚水宫主
发表于 9个月前 修改于 4个月前

寂夜无边,云天细卷,风过玉楼,雷鸣之中,千丝晶莹的雨水,降落到了人间……

水蓝色的优雅长袍逶迤于水影之上,男子温柔地将一个熟睡的小婴儿抱在怀里,给他取名,尚千水。

千水成长在一个叫尚水宫的地方,每天被水包围,无论头顶的天花,或脚下的地面。他习惯了这一切,与水为伴,度过朝朝夕夕。

尚水宫很大很大,对于小小的尚千水来说,像个迷宫那么有趣。在只有一个人的时光里,他跑遍了每座亭台楼阁,每个房间密室,每处秘道角落,尚水宫的每一寸领域都有他踏过的痕迹。但是,他从来没有离开过尚水宫,这座偌大的白玉宫殿。

夜临时,小千水坐在房间的楼台上,悬着一双小脚丫晃啊晃,辽阔的碧湖倒映着壮丽的盆山,他目光眺望着山外的天空……

男子静静地走过来,问千儿在看什么。

千水回头,高兴的扑进男子怀里,对他唤了声,爹!

男子将千水抱起,脸上有点不悦,因为看到千水手中没有拿他给的永凝珠。

必须一直拿在手里,不能放下!

是,爹……

千水抱回那颗球,紧紧的,不敢再放手了。

尚水宫有处很特别的地方,建于尚水宫地层下,湖底一座隆起的高丘之内。地宫由寒冰砌成,这些冰不会融化,散发出的寒气极为凛冽。

那地方常人进不去,因为根本没有‘路’通往里面。唯一与地宫入口相连的,只有从洞顶四壁涌出的几条大湍瀑!湍瀑水势凶猛,一旦被卷入其中,便会把人直直砸往百尺之下的硬地,粉身碎骨。

尚千水很早以前便知道家里有个这样的地方,还知道,那是爹经常去练功的地方。但他自己从来没进去过,一直十分好奇。

有次,千水偷偷跟在爹身后,想知道进入地宫的方法。结果看见了,原来爹是脚踏在湍瀑的汹流上,一步步的走下去!

气如霜,息如冰,此乃极寒之内功----止水心法。是为:水心合一,心水无澜。止水之心,心如止水。当功体达至此境之时,可使其身隔与水又融于水,化为水而控驭水。

能修练成止水心法的,尚水宫里只两个。一个是尚水宫的宫主,尚天水。而另一个,就是尚水宫的小少主,尚千水。

夜深人静时,千水再次偷偷的来到这个地方,学他爹那样,踏着汹涌而泻的湍瀑,一步一步地,走进了地宫里面……

当再次醒来时,千水发现自己又趟在那张无数次把他翻进水里的大床上。但这次意外的,并没有翻。

侧过身,看到爹伴在他身旁,带着幽深的眼神,轻轻问他,千儿现在感觉怎样?

千水摇了摇头,抱紧怀里永凝珠,天真笑着,什么感觉也没有呀?

从那夜起,爹每晚都会陪着他睡。千水偶然睡不着,想让爹跟自己多聊点东西,什么都可以。当然,最好是‘外面’的故事。

大家都说,尚水宫主是整个武林最首屈一指的冰山大美人。独创神秘绝学止水心法,武艺登峰造极,一览众山,不出其右。

可惜啊,尚水宫主那张美如冠玉的脸上从来不哭不笑,不喜不怒。寡言少语,冷若冰霜。所到之处还总是凝聚着一股凛冽寒气,叫人只可远观而不敢近亵……

放眼武林,似乎还真没哪个谁能令尚水宫主破功。

直到有天,一个叫‘南宫竞天’的白衣男人来到了尚水宫。他的要求,就是跟尚水宫主打一架。

尚天水没有理会,甚至一句话都不跟他说,只冷冷的把人拒之门外。

夜里,千水套了件单薄的衣袍,光着脚踝,独个又爬到飞瀑楼上,向远方眺望。却发现那个男人依然站在湖畔,没有离开。

他眨眨眼睛,奇怪的望向那个男人,不料恰恰撞到了男人回望自己的视线!

一双细长的凝眸魅光闪荡,刹间凌厉挥来,千水被这道眼神摄得怯退几步,心内莫名压抑起来……

千儿,回房里睡觉!

千水转头,发现爹在身后严声叫他,于是低头抱着球,快步走回了自己的房间。

之后的一连几晚,千水无法睡得踏实,长夜里做了许多迷迷糊糊的梦,时常会惊醒,醒来后什么都记不清。

湖畔上,那个男人依然没有离开……

已经过了十日十夜……

这一晚,千水没有做梦,却是被体内一股剧烈的感觉生生痛醒!

啊啊!!!

一道阴冷尖锐的力量刺进了他身体,不可逆抗的蚀入血液之中直灌心脏!如同万针穿心般的感觉狠狠扎于深处,在那柔弱的血肉里撕裂吞噬,更反复的一次又一次,一次比一次更深更强烈!

这种痛楚远远超越了意志所能承受的极限,令他无法压抑的哭喊起来!

不要!爹,救命!!

千水捂住心口,痛苦挣扎着,胡乱地扯开被褥,想向床边的父亲求救。不料有手臂突然伸出,狠戾的掐住了他脖子!

唔……唔呜……

剧痛让泪水瞬间迷蒙了眼前的一切,此刻他所能做到的,只有紧紧抱住怀里那颗永凝珠……

爹……爹……

微弱的声音,一声又一声地叫唤着。掐在他喉间的大手不断收紧,心脏内的剧痛不断蔓延,有两道抗衡的内力在他经脉中猛烈冲撞,难以忍受的折磨,肆虐遍身,意识逐渐朦胧……

千儿,开门!

他房间的门被锁了?!

用尽最后一分气力,千水瞪开双眼,甩去迷蒙的泪雾,见到……

那个男人对他邪魅一笑。

冷,好冷……痛,好痛……

身体沉进了冰冷的湖底,体内两道内力化成两只狰狞的勾爪,扎入他心脏,然后狠狠向两边撕开!

啊……

寒水不断灌入肺腹,他无法叫喊,身体动不了,鲜血从嘴中涌出,越来越多,染红了他眼前一切……

千儿!

“爹!”

尚千水从梦中惊醒,张开眼睛的刹间,看到头顶有个男人,正望着自己。

细长美艳的眼眸,泛漾点点魅色……

“啊!”尚千水惊叫一声,坐了起来。

“醒了吗,千水?”柔美的声音,是那位百花侯。

“是你!?”发觉自己正睡在一床月白淡香的被褥上,尚千水连忙捂住嘴巴,两颊发红。

周围轻纱帷幔纷垂,片片花瓣悬舞于半空。一尘不染的房间,还布满了大大小小的镜子……

“这里是?”

“我的烟池庄。”百花侯看着他,笑了笑,“昨晚回来时你在马车上睡着了,我想你是太累,所以没有唤醒你,只将你送来了房间。”

哪有人会在房间里放那么多镜子?这本来是件很奇怪的事情,然而尚千水从来没见过别人的房间,再说自己的房间,不也到处是水吗?所以,这只算见怪不怪,不见过怪也就不见得怪了。

“啊,不好意思,麻烦到你了……”他微红着脸,低头时双手习惯性地抱在胸前,但这回感觉有点不对……“永凝珠呢?!”蓦地发现自己的球不见了,尚千水大惊跳起,全然不顾的掀起满床被褥,急得将之通通扫落地上!

眼看床板要被撬开,百花侯不得不拦住他,“千水,你要找的‘永凝珠’是那个吗?”指向床边,一颗晶莹剔透的球正放于案上,霜雾幽散,寒气凛冽。

“啊,是!”尚千水扑上去,把球紧紧抱回怀里。

“我知道,它对你很重要。”百花侯走上来,轻对他道。

尚千水回头一笑,“是爹给我……”意识到自己正要脱口而出的话,他连忙抿住嘴唇,不再说下去。

“嗯?”百花侯侧头,凝视在他如玉柔润的脸容上,似要等他再说。

尚千水不知该如何绕过,只好模棱两可的回了声,“啊?”

房间布满镜子,从不同角度映出了一幕画面:男人缓缓地伸手到尚千水胸前,修长的手指利落避开了永凝珠,掌腹贴在他怦怦跳动的心脏上……

这是颗寒冷无情的心,与那个男人一样的心!

“你真的是尚水宫少主,尚千水。”

“啊?!”愕然望向面前的男人,华美的百花长袍绚丽迷目,狭长凝眸微眯,泛漾着点点冶魅的光。不知为何,这种目光让尚千水心里隐隐压抑……

“千水,让我们开始吧。”

“啊?!”闻言,又一次错愕。

百花侯轻笑,“诶,你不是答应我了?”

“啊!”尚千水反应过来,“要画画吗?”

“是的,”百花侯笑道,“你愿意给我画一张吗?”

“当然可以!”他点头道。这很简单呀!而且,他也应该答谢对方帮自己寻回遗失的鞋子。还有,昨晚一直在瑶台看他跳舞……

“那个,画画的事,我需要做些什么?”尚千水眨起水亮的眼睛。他从来没和别人做过这种事情,未知的体验,总令他心情激动不已!

看他像个小孩子似的兴奋,百花侯侧头,认真打量起来,“嗯,让我看看……”此时千水身上仍穿着在蔷薇楼的舞衣,长裙水袖,华丽鲜艳,很美丽,但并不适合。“最适合千水你的,果然还是水啊……”

“啊?”这男人说的话,为何总令人如此难解?

“千水愿意换套衣服吗?”百花侯道。

“嗯……”尚千水很乖的点了头,顺从配合。

“那好,”百花侯温柔一笑,“来吧,我带你去烟水间。”

……烟水间?尚千水走下床,正打算随他一同去看看那个地方,却发现自己的鞋子不见了?!

“那个……”他脸颊微红,正要问,但见百花侯脚下也没有穿鞋子,懵了。

猜到他心里所想,百花侯轻笑,“烟池庄里,不能穿鞋子。”

“啊,原来这样。”奇怪的规矩,但没什么关系,尚千水想,他在家里也时常光脚四处蹦跶。

“你的鞋子我替你收好了,回去时会还你。”百花侯走在前面,给跟在身后的尚千水领路。

“谢谢……”沿途,尚千水抱着永凝珠四处张望,不敢做得太放肆,又按捺不住内心的好奇!

雅致的烟池庄里,遍布了其形各异的温池,热气与花香冒散。园林景观,兰亭小桥,周围幽芳四溢,烟烟袅袅,令人悠然惬意。

这个地方好美……

“作画这段期间,你需要一直留在烟池庄。”

前方传来百花侯的声音,尚千水正陶醉于四周新奇别样的环境,心不在焉地回应道,“啊……”

“千水,你想先沐浴吗,再吃点东西?”

“啊……”

“我替你准备了新的衣服。”

“啊……”

这里是‘外面’的世界,他从来没到过的地方……啊!他竟然真的就这样,自己一个人跑出来了?!

脑海里纷纷扰扰,又紧张又混乱,又兴奋又害怕,男人对自己说了些什么并没在意去听,恍惚间,尚少主只忽然想到一个问题……

啊!!他还答应过高止弃,要今天跟他打架的,现在找不到他了,怎么办?!!


论坛讨论模式 3656/235/0
登录 后参与讨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