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古代/止水无为/章 十二
尚少主被拐了
发表于 9个月前 修改于 4个月前

「章十二」

烟池庄五百步外,出现了两道非常高大高大的身影。一个挺拔健朗全身是黑,腰间一把大刀。另一个玉树临风青灰长衣,腰间一只铜水瓢。

之所以说’高大高大’,是因他们高大的身肩上,还各自扛了一袋高大的面粉!如此,这两人正向着烟池庄的大门步步逼近。

“高止弃,你确定抓了武林斗魁四星之一强大且神秘的尚水宫主尚天水的儿子尚千水的人,就是当今金册‘武林榜’名列位七其貌俊美超群,堪称女人见了要疯狂男人见了想撞墙的不世奇才千丈画仙,百花侯?”林孤凉扛着面粉,边走边问,问的同时,不掩疑虑。

高止弃侧目,深深鄙夷着这位自幼一块长大的好兄弟,只问,“你昨晚接的镖,是那个百花侯指派送去蔷薇楼笑字间?”

提及那盆蔷薇花,林孤凉不禁扶额,“镖书上只写了蔷薇楼笑字间,我怎知道蔷薇楼有多少个笑字间!只能听那个女人说的,把花放在她房间里,还说百花侯一定会亲自来取花。”

高止弃眸中闪过一道光,不说任何。

然而话及此处,林孤凉情绪骤变激动,“但后来不知哪个家伙,竟然将那盆花扔了下楼,害我又翻镖不说,还连带给个自寻短见来跳楼的女人给压了!可恶,岂有此理!世间怎能有这种卑鄙无耻,野蛮无赖,低俗恶劣,品性不堪的人存在!让我知道他是谁的话!!”越说越气愤,忍不住的一拳捶到路边大石上,‘轰隆’一响,大石瞬间成了尘沙……

“嗯,我敢肯定,进了尚千水那个笑字间的人,就是百花侯。”高止弃扛着面粉,一脸平静。

林孤凉泄完愤,冷静一点,“我听说过,那家伙一向只喜欢画女人,这回他抓个男的回家做什么?”

高止弃顿了顿,一道阴霾染上额间,“只怕是尚千水主动跟他走的。”暗地咬牙,那个傻瓜好哄得很!

“你说那个尚千水,真的是尚水宫少主尚千水?”林孤凉仍禁不住,又再问了遍。

高止弃垂目一叹,“是吧……”

“若百花侯知道自己摊上的是尚水宫,估计不敢对他轻举妄动。”

“万一求之不得呢?”高止弃冷着脸,“他不是个好人!”

“嗯,这个我知道。”连连点头道,“当时他已经把你打得毫无还手之力,最后还无声无色的踩你左右两脸各一脚,手段确实阴险!”

高止弃额间那道阴霾直沉到了下半脸,“是好几年前的事情。”

“也是,自你十二岁名录金册以来,这十年间踩过你脸的人也不少了……”林孤凉替他感慨道。

“你在看什么?”见他单手从怀里取出了本小册打开看,高止弃凑了眼问。

“我一个‘运镖必翻镖,保谁谁扑街’的镖界奇挫,加之你一个‘废剩一成,十年不胜’的无为奇魁,想要从一个‘武林榜’位七的高手手中抢人,必须有方有法!”

听他讲完一通,高止弃只认同了最后四个字,“你的方法跟这本册子有关?”

“知己知彼,敌人弱点就是我们优势!”林孤凉道,“我翻查过百花侯以往极少的败绩记录,在与‘鬼咆哮’一战中,他嫌对方口气太臭不战而败。又跟个乌衣丐帮打到一半时,突然说要回家洗澡!”

“所以?”望向前方,烟池庄大门已近,高止弃把扛的那袋面粉抛到对方身上,自个松了松肩膀。

“所以啊!”林孤凉没在意,扛起两大袋百斤面粉,自顾投入的道,“我敢肯定,这百花侯是有洁癖的!传闻他一天要洗澡十次,每次时辰都排好,这册子里有他沐浴的记录,只要我们掐准机会,说不定可以趁虚而入!”

“趁虚而入偷窥他洗澡?”高止弃随意拍了拍肩上沾的面粉。

“话说此人每天就是在不停地洗澡画女人,当个男人弄成这样,是我真要疯狂撞墙!”

“男人也有很多种,比如放在你家里二楼的那个……”

本想轻描淡写地提一下而已,不料林孤凉反应大,“她是男人?!”

“或者呢,女人也有很多种。”高止弃耸肩。

“哎,不过也奇怪,从来没女人找过我……”

两人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不觉已到烟池庄大门,阵阵花香扑鼻而来。高大高大的身影笼罩了竖立于门前的一块牌子,上面写着:内进脱鞋,非礼勿扰!

“就是这里。”高止弃眯眼,手中捏紧拳头。

林孤凉放下两大袋面粉,只道,“或者背两桶马粪来更具恐吓力?”

高止弃一笑,“那些只是田市之谈,为招引热论罢了。与其靠那旁门歪道,不如用更实在的方法。”

“你确定这方法能对付百花侯?”林孤凉瞧着地上的面粉问。

“不能。”高止弃深吸一气,“但我们不是来找他打架,只要能将尚千水救走就行了。”

。。。

洞穴很深,四周清爽干净,光脚踩在地面,凉冰冰的。

尚千水随百花侯在洞内走过一段后,隐约望见前方出现了两道模糊的身影,在幽暗中乎动着,朝他这边渐渐靠近。先是一惊,然后一悸,竟情不自禁的跑了过去。

“千水!”百花侯在后面叫住他,可惜已晚一步。

‘嘭’的声!抚摸着被撞疼的额头,尚千水退后几步,才发现自己撞上的,是一面镜子。更准确来说,是一壁被削得光滑莹亮的玉晶镜面。

尚千水茫然看着映于镜中的自己,有些失落。不知为何,来到烟池庄后,他心情一直惴惴不安,难以平静。

“来,千水。”百花侯走到他身旁,手里捧过一套水蓝色的新衣裳,“在这里换上它吧,然后我带你进去。”

“进去?!”摸着身前的镜面,尚千水以为这是已走到了洞穴尽头。

百花侯含笑,轻倚在镜面上,侧身一转,竟走进了镜子里面!接而又一转,从镜中走回出来。

尚千水惊奇道,“你会法术?!”

看他又像个孩子似的激动起来,百花侯嘴角微弯,“别急,等换好这套衣服,我就带你进去。”

“好!”尚千水接过衣服,心情迫不及待。然而当正要解下衣服时,蓦地又想到什么,抬头看向对方,脸上不由地红了……

他不懂那话该怎说,但见对方浅笑着,平静地转过身背对自己。尚千水低头看了看手里衣服,只好也转身脱下所穿的衣袍与长裙……百花侯不语,待耳畔响过一阵窸窣,再回头看去,很满意。

薄薄的轻衣如水荡漾在纤细的身姿上,凌波流淌,衬得这柔和白净的人儿更加纯结剔透。深藏于思忆中的那份神韵近乎眼前,令男人逐渐兴奋……

穿好后,尚千水抱回永凝珠,透过镜子看这身熟悉的水蓝。单薄宽松的衣裳不太得体,更像沐浴后用以披身的轻袍,跟他在家闲溜时穿的那件不但一样,而且一模一样!啊,这是原本收在他父亲房间里的衣服!不对,这套衣服是全新的,没有被穿过的痕迹,是巧合吗?

暗自镇下恍惚的心神,尚千水弯腰打算捡回地上那叠衣物,百花侯倏然伸手挽起了他背后的长发,尚千水一怔,微微颤抖。

“别怕,很快就好。”水蓝发带穿绕于柔滑的发丝,男人动作轻快利落,只片刻已替他编好一道蓬松的长辫。凝望镜中之人,美好的身影令他不禁赞叹,“你这样的打扮最好看……”声音温柔得不可思议。

这不就是他平日闲在尚水宫里的打扮?!尚千水在脑海翻过所有曾经到尚水宫‘投宿’的人,包括高止弃连同被扔飞的那些,却找不出一张与跟前男人重合的脸。更是疑惑,为何从未见面的男人会谙知他的家常?

“来吧千水,我们要进去了!”百花侯的手在那颗永凝珠前稍滞了一下,转而轻轻牵过他袖边,柔声道,“很简单的,像我这样做就可以了。”

百花侯侧身,缓缓步入镜境之内。神奇的画面令尚千水无比好奇,跃跃欲试的走到那面玉晶镜前,小心翼翼地把手伸进镜里……

“啊!”尚千水惊呼,发现原来是两层相对错隔的镜面!一面透明的玉晶在前,另一面映照的晶镜在后,人走进其中,如在镜境!“哇,好有趣!”

百花侯微微一笑,眸光越发幽深,“进来吧,千水。”

未待回神,尚千水已被他牵起穿过镜面,来到了洞穴最深最神秘的地方……烟水间。

水气缭绕,百花香气弥漫。光滑洁亮的玉晶岩石被切制成数不清的镜面,从顶至底,四面八方,纵横林立。莹光闪闪的玉镜,映照着洞内绮丽的景象。

一幅巨大的画卷盘绕于环壁,蓬莱彩霞烟波缈,九天揽月星银桥,千姿百态的美人漫舞于各界仙境,画墨洒脱飞扬,在琉璃玉晶的迷幻光影中,灵动似活!

真是个不可思议的地方,让人感觉仿佛走进了一幅画卷里面,又或说,进入了一个不属于人间的幻境!

然而,当尚千水身处于其中时,只觉那股压抑越来越鲜明强烈,甚至乎,他的心脏又开始隐隐作痛……

不好了!


论坛讨论模式 3091/250/0
登录 后参与讨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