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古代/止水无为/章 十四
钻心蚀骨
发表于 9个月前 修改于 4个月前

「章十四」

洞穴很深,越渐冰冷的温度令高止弃十分不安。烟池庄地底,应该流淌着许多热泉才对……

林孤凉没有在意这些,此刻他心情激动,同样也十分不安。激动因为要去救人,救的还是那个不得了的尚水宫少主。而不安当然是因为,被他救的人一定会以扑街收场……

“你这些面粉真能派上用场?”冰冷沉寂的气氛令人有些压抑,林孤凉按耐不住,找了点话说。

“记得小时候,我曾经炸过客栈的厨房……”高止弃淡淡回道,那目光一直望向前方,没有转头。

林孤凉也望着前面,随意跟他扯聊,“嗯,就那件事,你爹跟街坊四邻炫耀了好久,说你十二岁就能轰炸厨房,十年后必定轰炸武林!”

高止弃点了头,“可能选的地方不太对,但我当时的确只是在练习移影剑式。”

林孤凉也点头,“我跟你爹都在场亲眼见了,你把水瓢挥啊转啊什么的,弄得整个厨房风尘四漫,接着突然就爆炸了!那个威力啊,你爹高兴得几天合不上嘴,睡不着觉!”

“当时厨房里有两大袋面粉,炉头煮着面……”高止弃提及到一些细节。

“嗯,你家客栈的三鲜面不好吃!”林孤凉道。

“事情不能只看表面……”

正聊着,前方两道乎动的身影映入眼眸,话打止了,高止弃心间一悸,急步跑上前!

‘嘭’的声!高止弃咬牙抚摸着被撞痛的额头,发现那只是一堵透明的玉晶耸壁。

“没路了?!”林孤凉走过来,摸上这面坚硬的玉晶镜。

“不可能……”高止弃环顾四周,发现地上有堆衣物,他捡起来看,认得都是尚千水在蔷薇楼跳舞时所穿的衣袍和长裙!看着手中衣物,高止弃思绪纷乱。

“奇怪,百花侯把他带来这种地方做什么?”林孤凉不胜疑惑。他们似乎已走到洞穴尽头,却什么也没发现。

对上镜中模糊的影像,高止弃目光深沉,触摸在镜面的指尖传来丝丝寒气,冰冷凛冽,钻心蚀骨。这是一种,他已熟悉了的感觉。

“在里面……”高止弃沉声道。

“什么?”林孤凉讶然。

“尚千水在里面!”高止弃眯眼,一只手掌在玉晶镜上摸索不停。

林孤凉瞪眼使劲看,用力看,然而不管怎么看,面前的只是一壁透明玉晶而已……

“是这里!”高止弃声音一提,林孤凉转头看去,大吃一惊,“你的手!”

他看到,高止弃的手伸进镜子里了!?

“啧!”是那百花侯在蔷薇楼里耍过的把戏。不再多说,高止弃侧身走进两块玉晶的间隙中。林孤凉随即扛起两大袋面粉跟上,“真夸张,那家伙到底要藏什么?!”

两人绕过几重高耸的玉晶柱后,终于来到了烟池庄深处的烟水间。隐蔽密封的洞穴内,满布莹莹发光的玉晶,如同一面面镜子,映照着洞中景象。

“哇,这幅就是《百美图》了,好壮观!”看着盘绕在洞内的巨大画卷,林孤凉不禁称叹。但马上又想到自己是来救人不是来看画,便赶紧转回到更重要的事情上。

“奇怪,人呢?”他放下袋子环望四顾,这座藏于最深处的洞穴并不大,扫目已及一切。

“高止弃,这回你可能猜错了……”林孤凉道。

凌冷的空气飘荡着,浮了层薄薄的霜。洞内一目了然,没有百花侯,也没有尚千水,甚至找个人影都没有。

…………

“或许他们已经走了,我们要不回地上再找?”

…………

“嗨,你在发什么愣?”没见反应,林孤凉转身正想喊,却见高止弃沉默地蹲膝在一片寒烟冒散的冰面上……

冰面?!

林孤凉走近来看,才知原来这洞中有一口水池,池面结了层厚冰,他们刚进来时没有发现,从上面直晃晃的踩过几转。透过晶莹的冰面,高止弃看到一个水蓝色的身影若隐若现于水底……

“千水?!”心刹间绷紧,一种强烈的感觉直冲全身,高止弃抽出铜水瓢,手中劲风骤涌,猛发一击,冰面瞬间炸裂粉碎!

冰冷的池水四溅而起,高止弃屏息潜入池底,在钻心蚀骨的寒水中搂住了尚千水身体。池水很深,刺冷异常,身体浸在里面,片刻便能使人麻痹得失去知觉。高止弃将人紧紧抱住,拼命往岸上游去,一刻不容有缓!

“啊!”爬出水面后,随即发出一声喊叫。寒水消耗了他不少体力,高止弃撑身在池边抱着尚千水喘气调息,不料这人儿胸前依然有颗球,上身不觉一倾,心口往那球一撞!

五脏六腑,四肢百骸,是久违又熟悉的感觉!!

林孤凉没见过尚千水,当然也想看看尚水宫的少主长什么样子,就见高止弃扯了自己那件青灰的外披,把一个衣衫碎乱还满身细伤的青年裹起,紧紧拥在怀里。

“他,这已经……”林孤凉说不出那个字,然而人在池底不知浸了多久,此时捞上来像块寒冰一样,估计结果不太好……

“千水……”冰冷的水珠从发梢滴下,一点一点,落在光洁的额头,又缓缓淌过紧阖的双眸,最后化在如水柔和的脸上。“千水……”又反复唤了几声,不见怀里的人有反应,茫然无措。伸手抚上他冰白的脸颊,指间寒意刺心。

怎么会这样呢?昨晚见他时还在跳舞,好好的。还答应过他,今天要跟他打架……

“走吧!”高止弃沉色,横抱着尚千水的身体站起。

林孤凉追上几步,喊住他,“你打算怎么做?”

“带他走。”高止弃没有停下,双目直视前方,大步走向玉晶镜后的出口。

倏地,几点莹光闪烁,满布洞内的玉晶镜中,映出了无数重华美而迷乱的身影。高止弃眯眼,抱紧尚千水疾退两步,避过两边飞窜的丝线。移影索风绕身,涌聚成一把锐剑,切断了缠到身上的几根。

“百花侯。”眯眼厉视着从玉晶镜后款款走出的男人。

“这可不行哦,怎么能随便拿走别人家里的东西呢?”优雅的声音,笑意盈盈,

高止弃厉色不语,身周散发出一股肃沉的气息。

百花侯瞧着他那身湿淋淋的狼藉模样,轻笑,“东西从哪里拿的就该放归哪里,这才是入屋为客最基本的礼貌呀。”

高止弃横抱着尚千水,沉声一句,“让开。”

“你还没有脱鞋子就进来了,想要非礼?”百花侯瞟着他,继续笑道。

高止弃不予理会,“我要带他走。”

凝眸魅光点点,百花侯细眼半眯,“你知道他是谁吗?”

“尚千水。”高止弃双眸深眯,与百花侯凌厉对视。

“是尚水宫的少主,尚千水。”百花侯嘴角微勾,指尖牵过一丝莹线……

“那他应该属于尚水宫,而不是你这种人的东西。”高止弃立身不动,只把怀里的人又拥紧了些。

“高止弃……”百花侯语气转而阴沉。

“我要将他带回尚水宫。”

“奇怪,为何尚水宫主不亲自来接他的儿子,反而要你这种人替他瞎操心?”百花侯笑问着,眸光如同他指尖上的丝线一般锐利!

“不知道,或许因为你这种人太恶心,令他非常不愿意来呢?”高止弃仍站在那里,不动半分。

两人眼神撞击出炽火,在旁围观状况的林孤凉仿佛嗅到了烧焦味……


论坛讨论模式 2478/214/0
登录 后参与讨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