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古代/止水无为/章 二十
重重遭遇
发表于 8个月前 修改于 4个月前

「章二十」

越良城内水泄不通,尚千水在人墙外绕了几圈,又踮着脚尖使劲跳,可惜还是什么也看不到。但见大家都在热烈讨论,似乎正发生着不得了的事情!

心中越发好奇,正要找个人问,又想起阿家叮嘱过自己不要跟陌生人搭话,但左望右望,周围没有半个不陌生的,一时不知如何是好。恰巧,几个豪放泼辣的姑娘家正聊话着这场八卦,尚千水便凑到人群旁边,细耳听她们讨论的内容……

“真想不到呀,这个高止弃长得一副玉树临风的皮囊,底里竟是个低俗不堪,辣手摧花的男人!”

尚千水愣了愣。

“听说他要挑战当今武林的第一大户尚水宫,还以为真那么有豪气,才知原来只是想找个比自己更废的人来揍一顿,这种男人呀,也算废得令人无语!”

尚千水又愣了愣。

“早传遍武林了,谁不知就是个‘废剩一成,十年不胜’的无为之辈,如今他为了这一胜呀,可谓不择手段,什么卑鄙无耻的伎俩都能用上!”

尚千水再愣了愣。

“哼,就凭他这点能耐,还敢去非礼人家百花侯,真是不知廉耻啊!”

尚千水继续愣。

“哎,果然……看人不能光看外表,像高止弃这种男人,千万不能托付终身的!”

“当然啊,谁愿意跟着个一事无成的男人过日子!”

“对对对,绝对不能让这种无为之男祸害我们女人!”

几位大姑娘你一言我一语,闲话八卦聊得带劲,小圈子逐渐扩成了大圈子,围来争相插话的女人越来越多,说的就是一个叫高止弃的男人何等卑鄙无耻,野蛮无赖,低俗恶劣,品性不堪之类云云。

尚千水在边旁听得一愣一愣,脑中久久消化不来,也就是只记得阿常叮嘱过他:陌生人的话,不能随便相信!

此时,前方传来一片喧嚣,‘隆隆’脚步响自远而近,就像有很多很多的人在疯狂奔跑,把地面震得抖了起来,好不夸张!如此声势浩荡,当即又引来了大片人群,面对一波波聚涌而来的人潮,尚千水显得失措,慌急抱紧永凝珠连连避让,生怕撞到别人。

眼见人墙又厚几层,尚千水被逼到了外围远远的地方,彻底什么都看不见,听不到了。虽然可惜,也没办法。

尚千水轻轻一叹,拿出高止弃留给他的那封信,打算快些找到工铺老板,好问百通客栈在哪。

“越良城永平大街,左侧第五家……啊,是这里!”很顺利地找到了那家门户最大的工铺,高兴之余,还有点沾沾自喜~

见有客人进铺,一个伙计走出来迎接,“欢迎欢迎,这位公子,请问是来订工项吗?我们这里包工包料,质量全行最好的!”

“啊……”只因不擅长与他人说话,听着对方一套说得溜顺,一时竟不知如何应对。

“公子?”伙计唤了声,见这位年轻公子生得白净清雅,没准是哪个大户人家养的。但不见他身后带来随从,手里还抱着颗奇怪的球,不禁多想了层……难道瞎撞的?

“咳咳,这位公子,请问你要修房,筑道,还是挖渠?”

尚千水紧张的抱着球,低声道,“我,我来找这家店的老板。那个……那越良城……百,百通越良……”

他努力着,想把高止弃交代过他的话复述出来,可工铺里的伙计都有活要忙,没那个耐心听他支支吾吾。

“老板出门去了,今天不在。”

敢情这家老板也没忍住,跑出去观看那场越良城百年不遇的热闹了。

“不,不在??”尚千水愣了。

那伙计道,“公子,你若有工项要交托,我们这能替你照办。”

听到老板不在,尚千水蓦地乱套,他事前并未有意料这种结果,此刻碰上了只不知该怎办?又有家常便饭的叮嘱徘徊于脑海,令他更不敢再与那伙计多说下去,只好道,“我,我下次来……”转身,脚步匆匆的走了。

那伙计看着他冒冒失失的身影,只道一声,“哎,果然又是个瞎撞的!”

窘迫地从工铺跑出来后,尚千水没有地方可去,游离浪荡在街头,不知如何才能寻到高止弃……

街上仍然拥挤,尚千水不适应人多,便到角落找了个僻静的地方歇着。不料,大街那头再次传出轰动,似有女人的叫声,带起连串铁盆砂锅的撞响,甚至还有烧火的硝烟味,夹杂在喧嚣人声之中,沸成了一煲粥!

人潮如同沸粥表面上涨起的水泡,滚滚冒着,还向尚千水这身逼了过来……

“哇啊!!”,“哇呀!”,“哇呀哇啊!!”

各种各样的怪叫声接连响起,使原本在观看街上热闹的人们纷纷转了过来,目光一下子都聚到尚千水身上。

“啊!”尚千水抱紧怀中永凝珠,一下子不知所措。

“怎么,怎么??又发生什么事了??”人群里有声音发起,各种八卦追问陆续而来,看热闹怎会嫌事大?

原来,在刚才那阵推推撞撞的混乱之中,有些人无意碰到了尚千水身体,岂知刹间就是一阵凛冽刺冷,把他们吓得面青嘴唇白,活像见了鬼怪似的,一个两个大呼小叫。

“妈呀,这个人是冷的!”

“他是活的!”

“快看,他要动了!”

人们闻声纷纷避开,不明状况却顺势起哄,闹得大家以为是哪个邪魔鬼怪要发功了,威力摧城拔寨!

尚千水左右茫然,只见自己这身周围与人群隔开了一圈空白,投来的目光又是疑惑又是惊讶,意味各样,却不像在看人,倒更像在围观一个从没见过的特别东西!

“是什么东西??!”来看的人们追问。

是个抱着颗奇怪玉珠的蓝衣青年,生得水灵白净倒没什么,毕竟另一面还放着原河大江的九十九位美人,光看一圈已叫人审美疲劳。而这青年之所以引人注目,只因他身体正散发着一股极之凛冽的寒气,充满生人勿近的气息!

武林中有不少性情高冷的奇人,已得人皆知。偏生这青年脸上温顺懵懂,一双水眸犹惊若羞,腰身看着还软绵绵的,叫那个人尽可推!就这种寒暖错乱,透着魔惑魅诱却又天真不自知的模样,实在惹人遐想。

陌生的视线越来越多,不断往他身上聚扎,尚千水孤身站在原地,不敢动也不敢说话,抱永凝珠的双手绞得发白。深居尚水宫的他从未遇到过这种事情,更不明白自己为何会被人这样看……

空气里渐渐充斥了压抑,旁人的话语声在空洞扩大着,高低喧嚣,杂乱无章,化为了刺耳的魔音,爬来缠绑着他全身,如同那夜的噩梦!

他害怕极了,急忙掉头,逃似的冲出人群。慌不择路,只拐进了一条偏僻的小窄巷里,为躲开所有的人。

“唔……”尚千水边跑边捂住嘴巴,不知为何,有种很想大哭的冲动。他拼命地跑,几点泪雾挂在眼角,模糊了视野。

蓦然,前方出现了一道身影。青灰长衫,高大挺朗,与那个男人一模一样!

“止弃!”尚千水呼出一声,情不自禁的扑了上前。

“哇啊!”感觉背后突然粘了个冷冰冰的东西,那男人被吓得一跳,转头看去,脸色更像见了鬼魂复活,又再吓得大跳,“哇啊!!”

“啊!!”当见着一张全然陌生的男人面孔时,尚千水同样惊叫起来。

他认错人了!

不仅如此,从背后看来没有发觉,转过正面后才见到这男人身上除了一层青灰长衫,里面什么都没有穿!

偏偏就在这时,不知哪来一阵不合时宜的风,飘来吹起了那层衣服的下面……

“啊啊!!”

尚千水满脸熟红,扭过头就要跑,却被男人一把抓住肩膀,挣不开了!

“喂,你别走!”

男人手中力度一紧,令尚千水更加恐惶,捧起永凝珠给他砸了过去!这颗寒气凛冽的玩意非同小可,但男人似乎早已知晓,闪身避过球面,抓着尚千水的手非但没有松开,扣得还更加紧了!

情急之下,尚千水另一手又在地上捡了块石头,再次使劲砸去,这回男人没躲了,石块撞在他头顶,一击碎成了灰!

“你冷静些,不要激动!”

见男人仍抓住自己不放,尚千水生怕真要遇上歹人了,无奈只有大声喊起,“救命……唔唔!”

呼救声还没喊出来,男人又一把捂住他嘴巴,“天啊,你不要这样叫!”

如此处境,尚千水整个人都不好了,眼眶湿的一红,在对方钳制中拼命挣扎起来,但觉这歹男身体硬得像块铁似的,根本脱不开。加之不明他这般对待自己的意图,更是害怕!

这回不但找不到高止弃,连自己也要遭遇歹人之害了!

又失落地想,还一心以为自己能做到这件事情,哪知现实给他的打击是如此接二连三,前呼后应!

泛滥情绪逼上心间,乃至寒阴失衡,经脉紊乱,连串剧烈的反应之下,心脏又一次掀起撕裂的疼痛!尚千水无意压制毒性,只任由身体承受,直至剧痛超过极限,让意识彻底奔溃……

“喂,喂!!你怎么?!不要呀!”

尚千水徐徐阖起了双眼,感觉周围的声音与景象都在离自己越来越远……

“喂,不要呀!!”赶在他身体倒下之前,男人手臂一捞,可算把人挽住了,却是个没呼吸也没心跳的!

不会吧?!他成杀人凶手了??!抱着尚千水冰冷的身体,男人吓出一背冷汗。镖界奇挫的诅咒又应验了,当真救谁谁扑街!

正是时,小巷尽头的一堵墙突然转开了,某位相貌难以言喻的女人冲出来,“刚才谁喊救命!?”

……诶?!

两道目光不约而同的撞上……

只见一个是衣衫凌乱,浑身水气淋淋的模样。

“不要误会,我洗澡时听见有人大喊,所以出来看看!”

又见另一个是衣冠不整,还抱着个昏迷不醒的青年。

“不要误会,我什么都没对他做!”

之后,两人再无言以对,只深深的对望彼此。沉默中,不知哪来一阵不合时宜的风,飘来吹起了男人那层青灰长衣的下面……

哇!


论坛讨论模式 3419/182/0
登录 后参与讨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