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古代/止水无为/章 二十三
感情之事
发表于 7个月前 修改于 2个月前

独藏水宫,不染纤尘。如水清冷,纯净无瑕。

予诫之:勿愤怒,勿哀悲,勿愁忧,勿泣喜。

不为情而波动,不为感而生愫。

止水之心,无爱恨,无情感。

……

永凝珠的寒气不断渗入情花根深的心脏,顺其血液而缓缓扩散至全身经脉,寒阴两道交缠的内力平息解开后,波澜化作止水。

尚千水又‘活’回来了,然而‘死’前的痛苦犹存体内,挥之不散,令他身心迷失,分不清自己是生或死……

“千水?”

耳畔有个声音响起,朦胧视野中出现了一张玉树临风的脸庞。眉目俊郎,长发玉冠,衣襟一丝不苟。看得出,他来见他之前,还特意细心梳整过一番。

男人凑近着他,气息几欲相闻。他平静地躺在四平八稳的床上,凝望眼前之人,意识渐渐清晰鲜明……

“我们终于见面了。”男人道。

“我们见过面了吗?”

“我们曾经见过面,但很久没有再见面了,现在又能见上,所以说‘我们终于见面了’。”

记起这是他们初次见面时说过的对话,尚千水一笑,但觉心脏隐痛,只可把笑意咽下。他轻轻转过身,目光凝凝望向对方。重逢不易,却是独望无言,然而这望得久了,脸颊不觉有些烫红……

“千水,你冷不冷?”高止弃又道。

尚千水顺着接道,“不冷……”

“饿不饿?”

“不饿……”

“吃面吗?”

蓦地,尚千水又笑了。

高止弃不解他笑什么,只道,“这里什么都没有,先凑合着吧。”

一小碗素面捧至跟前,尚千水呼道,“哇,真的面?”只以为是随便说说。

“真要吃的面怎能是假?”高止弃笑道。

尚千水从床上坐起,伸手正要接过递来的面碗。不料指尖触及一碰,热腾腾的面竟霎间固结了硬邦邦的冰!

“啊!”他连忙缩回手。

看着手中冰碗,高止弃问,“你平时如何吃饭的?”

尚千水低道,“我……我很少吃东西,但要吃的时候,能控制着感情就没问题了。”

“控制感情?”

“爹告诫过我,修练内功心法的人不宜动情,否则容易乱寒难调。”

“你爹?”高止弃语气平静,眸光却稳稳染了层愠色。

发现无意提起了那个令二人吵架的事情,尚千水先声打断道,“不……不准你再说我爹的坏话!”

高止弃轻问,“千水,你是来找我的?”

闻言,尚千水话语转而明亮,“对不起,那天我一个人跑走了,没有遵守约定跟你打架。”

“既然是你答应了我的,这架就一定要打。”高止弃认真望着他。

“嗯,我答应你!”尚千水点头。

“那好……”高止弃蹲身在床前,“这一次,就由千水你来决定吧。”

“我决定?!”

“由千水你决定,我们这一架什么时候打。”高止弃与他道,“可以是现在,也可以是明天,或是将来你想到的任何时候。而我会一直跟在你身边,只要你说准备好打了,我们就打。”

尚千水似懂非懂的听着,心脏怦怦直响。长久以来,他只顺从家人安排,纵使几番自作主张亦要挨罚反省。没想到高止弃一来便把选择的机会给了自己!

“我,我真的可以吗?”

高止弃自知这是欺他单纯天真,使以难缠的手段不免无耻,然而内心有股焦躁难以克制,使他渴切想得知这个尚水宫少主背后的各种!

“我们就这样约定,好不好?”

尚千水眸光闪烁,“好……”

声音真切明亮,一如初见时的清澈好听。高止弃听了,心有暗愧同时,又带了某种不可言喻的感情……

尚千水脸浮淡红,看得他莫名的紧张,便转去看手中那碗冰。甩了甩,见面条和汤都被冰沾在碗底,使劲倒不出来。心道:算了,给林孤凉那家伙当午饭吧!

“千水,想不想到外面逛?”高止弃问。

“外面?”

“嗯,去吗?”

“我……我那个……可是……”回想自身被人群惊奇围观的景象,怯生犹豫。

“不用担心,我说过会一直跟在你身边的。”高止弃向他伸出一只手。

“止弃……”

厚实的掌心血色红润,看起来很温暖,充满令人安心的力量。不再犹豫的,尚千水伸去一把握住了它!

“啊!”这一声,是高止弃的。

这事他并没有忽略,只是一时忽略了而已!!

“止弃!”那极度痛苦的表情把尚千水吓得慌,急忙松开手,为他撑住倾遥欲坠的身体。

“啊!!”这一声,也是高止弃的。

在他倒向尚千水身上时,心口撞到他胸前那颗球了!

熟悉的套路,此刻感觉更带强烈。前一浪五脏六腑,后一浪四肢百骸,浪潮翻腾不息,简直好不痛爽……

“啊啊!!”这声换成是尚千水的。

林孤凉和十二笑在楼下听见有人惨叫,都冲进来看,始料未及的场面,大家都吓了大跳!

“我,我,我们要吃面,于是起床,然后一握,就,就这样……”尚千水涨红脸,竟不知自己为何要向他人紧张解释??

“你们……”看着叠在床上东歪西倒的二人,林孤凉困惑道,“吃面就吃面,非要弄得这么情苦……啊!”

挺着一道内劲,高止弃抄起边上那碗结冰的面,向林孤凉扔去,“吃你的面!”

手疾眼快,林孤凉一把接住,见高止弃还想再找东西继续扔,十二笑瞄过他那盆蔷薇花,随即推了林孤凉出去,“呵呵,大家都没事就好了,你们继续吃面吧。”

走时,随手关门。

好,真好,实在太好!

。。。

临近午时,烈日当空,艳阳高照,街上行人不多。只因大家都在茶馆里闲饮解暑,顺便听说书人绘声绘色的讲述那段,越良奇魁高止弃与原河大江九十九美人的传奇故事。

故事细细描绘了‘废剩一成,十年不胜’的越良奇魁高止弃,如何在九十九美人的狂热追求下,打破三十二户房子的门窗,踏平五十九座院子的花草,摧毁八十七家店铺的货物,撞穿一百零三栋楼房的屋顶等等。彰显了影响之轰动,过程之剧烈,结果之淋漓!

除此以外,更添加不少节外生枝的情节。比如,城内人满为患,应接不暇,一日之中有数百家客栈酒楼断水断粮,大批茅厕盛情难载,坑中事物堆积如山无从处理,邻近居民受扰严重诸如此类……

当然,那些只为衬托而衬托,重头大戏,必定就是不枉人间一趟的高止弃何以倾尽风流,化解一夜之间凭空而生的九十九段爱恨情仇??

所谓,

情到浓时情更浓,恨至深切便是爱。

爱恨难解世间情,唯将多情作无情。

越良城八里踏遍香尘,倾国回眸掀得翻雨覆云,天仙下凡缘诺海誓山盟,人间几许轰轰烈烈!

只道风云幻变后,一切又如旧。那三生有幸的男人独凭一身放诞不羁,竟招架住了这浪滔天情劫,此能此耐,怎不令全城为之称奇叫绝!日落黄昏,人比花瘦,筵席终有散,与君临别时,九十九美人一人一句,对高止弃说了九十九遍……

多情,自古,空余恨!

此恨!绵绵!无绝期!!

如此看来,高止弃这九十九段风流油生的爱恨,将永无绝期!

啊,好一个妙趣横生,引人深思,惹人发指。更且,这段传奇已记录在越良城百年大事之中,估计再传唱个一百几十年不成问题。

…………

“止弃,这故事里的主角也叫高止弃,真巧?”

“嗯,很巧。我们走吧,快些去吃面。”

尚千水还想继续听,可惜高止弃似乎没那个耐心陪他,硬要把人搬走。

“是在说,一个男人和很多个女人之间的感情?”尚千水驻足在茶馆门前,目光熠熠的往里头张望,不肯挪步。

“你还饿不饿,要不要吃面?”

“进去听一会儿吧,就一会,不可以吗?”

“你想听故事,我知道很多,保证是你从来没听过的。”

千水告诉止弃,自己从来没听过‘外面’的故事。他对这世间的一切认知,都是从尚水宫的藏书里看回来。

有感而生,尚千水道,“止弃,我好羡慕他……”

“咳,羡慕什么?”

“他有女人。”白字意思。

“女人……”

此时刚好有位花姑娘路过,高止弃连忙把斗笠按低,腹中有锅液体在滚酿。鲍参翅肚纵然味美,一顿吃下百斤也教人作呕。倾国倾城虽悦目,但一下子来得太多,加之受宠若惊过度,害他现在见到女人……有些反胃……

不解他那忽白忽青的脸色,尚千水自个感叹道,“有那么多女人,他此生一定是拥有精彩丰富的感情,真令人羡慕。”

“千水……”想不到,这个看起来单薄柔弱的尚少主,倔了性子时还挺难搬,高止弃边搬边问,“你羡慕他有女人还是有感情?”

“啊,不是先有女人才有感情吗?”尚千水脚下扎根不让他搬。

“感情这事,并不分男女。”坚持要搬!

“可是,书里说的感情就是男人和女人。”尚千水不走,跟高止弃相互较劲。

“你看书太少。”或说,尚水宫里的藏书太少,远不足以包罗这个万象的世间。

“止弃看过不分男女感情的书了?”

高止弃力气较大,但尚千水手中有永凝珠,强来不得。两人由此各持一道,谁也不肯妥协,话题更拐进了某个奇怪的方向……

“那用不着看书,当今就有。”既然使强不行,高止弃于是抛出诱饵。

“哪里?”尚少主柔和乖顺,逢饵必接。

高止弃颇有深意的睨向他一眼,“还更加刺激的,是关于……一个男人和很多男人之间的感情!”

“啊!??”那眼神把尚千水怔住了。

“但凡那些刺激的故事都不可在外传扬,要等回去后我才能慢慢说你听。”感觉手中身体放松了些许,高止弃不失时机,立即将他拖离了茶馆大门,嗅到胜利气息,隐隐得意。

“可是……我现在还想听那一个男人和很多女人之间的故事!”

好不容易搬过的几步,又返了回去!

高止弃彻底没辙,懊恼间,目光瞟到街旁几处小杂摊,灵机一动,“千水,在这等我。”叮嘱了句,转身走去。

尚千水抱着球,只能乖乖站在原地等他。

正是时,一个手举稻草棒的老翁走来,胡须花白,声音倒厚亮,“这是最后一根了,公子可要?”

“啊?”尚千水被吓了小跳,只见这老翁拿的稻草棒上插了一串红通通的圆果子,丝丝甜香。

“这是什么?”他自幼在尚水宫长大,从来没见过这种东西。

老翁嘴角浮出一笑,“是江湖儿女常备在身的寄情之物,公子可要一根?”

“寄情之物??”

看着那鲜红的颜色,仿佛有某种诱惑的吸引力,尚千水犹豫了片刻,正要伸手去取,耳边响起一道沉声!

“我们不需要!”

转头,发现高止弃已回来了,就站在他身旁。

“止弃?!”又被吓了小跳。

“走吧!”

高止弃厉光扫了那老翁一眼,握住尚千水手臂大步把人拖了走。老翁也不难缠,只在后面望着两人的背影,嘴角徐徐勾起……

“止弃,那个是什么?”尚千水还想知道。

“糖葫芦。”

“吃的?”

“是。”

“和感情有关系吗?”

“千水,你看这个。”高止弃拿出一只手工精巧的风车。

“哇,好有趣!”接过他给的风车,尚千水随即好奇地玩起来。

形如小鸟的风车,由一根细线牵垂,轻风一吹,翅膀扑扑扇动,唯妙生动。

“不但会动,还能飞。”

“真的?!”

不出所料,只须拿个新奇玩意诱惑一下,尚水宫少主便会忘乎所以,全无自觉,任人摆布。这个‘人’,还不管是谁,实在可恶!

“来,我弄给你看。”高止弃不露神色的接过纸鸟,指间运生风力,一双轻薄的翅膀频扇,带动鸟儿身体窜飞,竟像有生命一般!鸟儿从高止弃指间飞起,缓缓落到尚千水手心上。

“哇,再来一次可以吗?”尚千水兴奋得像个孩子。

“那看好了哦……”把玩间,高止弃不着痕迹的将人一路带着走。

鸟儿又一次飞起,落在尚千水手心,“啊!止弃,我想再看一次。”

“嗯……”

如此,二人拿着只鸟儿风车,边走边玩,边玩边走,不知不觉,就来到了他们要吃面的地方。

百通客栈。


论坛讨论模式 4181/211/0
登录 后参与讨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