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古代/止水无为/章 二十六
他是他妻子
发表于 7个月前 修改于 4个月前

时下之势,唯武独尊,自那金册‘武林榜’应运而生后,世人趋之若鹜。为求登榜上位,各方竞夺名利,直把整个武林闹得风起云涌,暗逐不休。

至于榜上之人,更为江湖八卦的首选对象,当中不乏一位名垫榜底,有称‘废剩一成,十年不胜’的高止弃!

同为武林中人,在场一众当然都听过这‘高止弃’的八卦事迹,心中对他不以为然。但见其从腰间取出的一只铜水瓢时,却不禁一愣,纷纷猜测起来。

为首的张三里先道,“盟主之令不可抗违,不管你同意没同意,我们都必须在这里搜出人来带回去!”

高止弃道,“不管你们那个盟主有令没令,这里都没有他要找的人。那一百两黄金算我收下了,请带我高止弃之名回去谢他吧。”

“好大胆,一个无为之辈竟敢对盟主出言不敬!”当中有人忍不住愤言指斥,张三里抬手示止,只道,“高止弃吗?听说你武功已被废剩一成,若现在我们都一起围来殴打你,传出了怕被人笑是恃强凌弱。这样吧,就让你从我们当中挑一个做对手,可算公平?”

高止弃一脸云淡风轻,“要打即打,何须多言造作。”长衣拂起,剑气在握,一身颇有侠气风范。

武林盟一众先是按捺不动,见领头一步冲起时,随即挥剑齐上!

显然不同于一般的莽夫殴斗,这帮武林人个个是训练有素,攻击有序不乱,配合默契,很快便将高止弃包围于剑圈之中。

早已见惯了这类场面,高老板不惊不慌的在旁静观,还默默给儿子投去鼓舞的目光……

剑锋交鸣之音,响荡于摇摇晃晃的百通客栈之中。初料时,以为只耗两三下功夫便能把这叫高止弃的制服得五体投地,却不想此人身法极其敏捷利行,一招一式犹如萧风过境,唯快不破。几回交锋下来,毫不见其劣势,还越打越顺,使张三里等人都不禁意外。

而更令他们惊诧的是高止弃手中那只铜水瓢……表面平平无奇之物,竟在旋动挥舞间生出一股凌厉的剑气,其气息甚至与东方极的无剑之剑如出一辙!

众剑刺来,高止弃从容施展出移身换影之技,当亲眼所见,交织如网的剑锋穿过了一道残影时,张三里立即喊住所有人。

“停!”退身一步,定声问,“你是谁!”

“百通客栈高止弃。”

“为何你身上会有东方极的无剑之剑!”

“什么东方极的,这套无剑之剑是我高止弃的剑!”高止弃凛然而道,手中水瓢铜光闪烁,一身青灰拂吹飘扬。

张三里深深眯了眼他身后的九壁连洞,暗地予队中同伴道,“事态有异,先回去禀告盟主,再作行动。”

说走便走,连门也省了,只见这群武林盟之人一个个的直接从屋顶那口大洞跳了出去,倒叫那个来去自如。

“干得好!”高止寒走来给儿子一拍。

高止弃收回水瓢,自知全赖一股气势压场,但若对方难缠久战下去,这把未必能够装得如此潇洒。牵动了心底痛处,他落然低叹一声,“哎……”

“唉声叹气做什么,我在夸你这次干得好呢!”说着,那爹又给他一拍,“止弃啊,这回原河十城的女人都被你吸引过来了。”

高止弃一愣,“你要夸我什么?!”

“整座越良城被挤得人满为患,水泄不通。”

“我干得好?”

“可不是,就这两天咱们客栈挣到的钱,都能赶上整年的生意了!”高老板美滋滋道,“取人名声,借机哇众!早知道你有我经商的头脑,要不是时势所逼,遍天盖地唯武独尊,你一定就是个臭名昭著的大奸商!”

“爹,你……”高止弃顿了顿,低问,“难道不怕我烧掉那幅《百美图》后得罪全城女人,从此找不到妻子?”

高止寒听了脸上霎间肃沉,嗤之以鼻道,“哼,什么《百美图》!那百花侯选的是一堆庸脂俗粉,只顾追名逐利而已,算得了什么!我高止寒的儿子乃人中奇魁,将来定会找到世间最独一无二的妻子!”

“爹……”

“对了!”高止寒转过话,对儿子问,“前几天你去找那个尚千水打架的事情,弄成怎样了?”

“啊!”这声是高止弃的,一言方觉!

见他突然一副焦急不安的模样,那爹略带忧虑问,“你被他打败了呀?”

“不,还没打!”

“他嫌弃不肯跟你打??”连问。

“不是!!”

“喂呀,你这是要去哪?!”

不待解释,只见高止弃已一阵风似的跑了出门,匆匆背影只留下一句,“爹,晚饭多煮一碗面!”

当然的,再返回那小舍时,除了散落在地的一堆凌乱衣裳外,哪还见得半个人影!

好,好啊,这个可好了!!

。。。

“东方阿叔,这样子真的可以么?”尚千水提着腰下长裙,步子一踉一跄的,走得有些不自然。

他头盘发髻,还别了根带花的簪子,永凝珠藏在手挽的菜篮子里,橘色罗裙衬着纤瘦身影,路过所见正如一位买菜的年轻少妇。

东方极紧随其旁,一身青灰挺拔,行走如风,加之头戴斗笠,叫人只见英姿不见面貌。

二人正是乔装成一双出门逛街的夫妻,所换衣裳都是从小舍阁楼上的衣箱里翻来,从色调与尺寸来看,那套青灰长衣原属高止弃的无误,但东方极穿着意外合体。至于穿在尚千水身上的那套橘色衣裙,则是属于其母楚怀铃……

“放松些,人在江湖乔装打扮都是常事,但千万不能暴露气息,表情也不可慌张显乱。”见那发簪歪掉,东方极伸手替他正了正,又道,“过了这条大街便到城门,只要能成功逃出城外,一切云开见日!”

“阿叔你快看,城里都是武林盟的人,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呢……”尚千水不耐好奇的沿路张望,又熠熠看向身旁,“东方阿叔经常四处闯荡,跟百里盟主的感情又深又好,一定知道这件事情吧?。”

“当然的……”东方极按着斗笠边缘,低声道,“可惜现在并非讲故事的良辰,我们还是专心走路吧。”

“啊,看他们好像正在找东西??”尚千水又道。

原来并不只到过百通客栈的那批,整座越良城随处可见武林盟派出的小队。他们严守在各支窄巷,不管檐上瓦下,房里屋外,任何一处可藏身的空隙都没有放过。还在街上四面扫目,又询问过路行人,更专把那些独身在行的男子拦下查看。如此阵仗,比是捉拿武林重犯也不为夸张。

东方极瞥眼见着,又压低了斗笠,携着尚千水穿过人流络绎的大街,脸上沉默不言,把气息掩藏得一丝不露。

哪知尚千水看了这场面有感犹生,又道,“百里盟主已经很久没有上段瀑山找东方阿叔了,这趟逃出去后,你会找他见面吗?”

尚少主心思剔透如水,话中意味亦纯粹,岂料东方极听了后浑身颤栗,脚下竟生了个踉跄的往前扑去,时辰不好,无心抓到跟前一位花姑娘的长裙,只顺势一扯,闻见‘兹拉’一声,竟是从人家裙子上撕了块布下来!

那姑娘惊忙回头,一见这青衣斗笠的男人,花容大变,尖声高喊道,“是你!!”

光天化日又逢好戏,大街行人纷纷涌来围看,当见那身印象鲜明还极有煽情力的青灰衣衫时,是个女的都大呼起来,“糟糕!又是那个卑鄙无耻,低俗下流,品性不堪的高止弃啊!!”

一声呼八面应,只见事发周围是个女的都站了出来,手持扫帚锅铲,脸上大义愤慨!

“岂有此理,那个高止弃又在祸害良家了!”

“为解饥渴难耐,连这种不知廉耻的手段都敢用,此男实在可怕可恶可恨!”

“这次要狠狠给他个教训,让他再敢对女人下流!”

“姊妹们冲啊,不要放过他!!”

看着朝这边汹汹冲来的娘子大军,东方极一脸惊愕,无奈众目睽睽,不能脱下斗笠向这群姑娘澄清身份,只得扛起尚千水风一逃了之!

萧风吹起纤尘,呼呼掠过道旁一抹艳丽红衣……

恰好在街上买菜的十二笑回头一望,手里菜篮子‘啪’的掉地,一脸懵愕,“那,那是!?”

几回轻功跳纵,两人在高地错落的檐瓦上穿梭如风,身后不断有蕉皮鸡蛋生菜投来,接着是生猪野牛鹅鸭,甚至还带上‘悦芸坊’的大招牌,夸张得令人目瞪口呆。

东方极腾身飞跃,挥筷子削开那迎头砸来的花楼招牌,忍不住对肩上扛的尚千水问,“你那位朋友的名字叫高止弃?

还勃勃期待着下一个飞来的东西是什么,听了这问,尚千水脸颊不由微红,“嗯……”

“你跟他认识多久了?”东方极又问。

“几,几……”尚千水支吾着,脸上越来越红,“几天……”

“你可知他背后还有多少女人?”

不但身后一群穷追不舍,沿路还不断有女人加入,红颜之怒自那四面八方汹涌而来,这下连飞檐走壁都不够躲了,一阵阵‘卑鄙无耻下流龌龊低俗不堪’的喊声响彻在大街小巷,几乎覆盖了整座越良城,好不热情澎湃!

东方极施筷子招架着不绝投来的热情之物,只问,“小千水呀,你跟这个不堪男人的事情,你爹知道吗?”

尚千水一愣,愠道,“止弃他是个又好又厉害的男人!”

对上一双难得可见的坚定眼神,东方极很是诧异,心里略有猜想,却不慎给脚下的蕉皮一滑!

“啊!!”两人一同从瓦顶上摔了落地。

大群大群的女人汹汹包围而来,景象如同乌云盖顶,空气充斥压逼。

“当街猥亵黄花闺女不只,还妄图沾指良家少妇!简直下流无耻,天理难容!!”

见他怀中抱着个身段娇小的长裙少妇,双手还不知廉耻的揽在人家腰间,一众女子纷纷愤目!

“你个废男高止弃,还不赶快放开那只臭手!!”

“不!”尚千水突然蹦的站了起来,大声道,“不准你们说高止弃的坏话!”

“……你在说什么?”人群惊讶的退了一步,都看着这个浑身散发凛寒的奇怪‘女子’,眼神各异。

无顾众人目光,尚千水敢然挺身向她们道,“他宁愿屈居危楼也要助我修水闸,不惜身陷险境也要救我性命,还愿意陪我说话,送我小鸟,跟我打架!所以你们都误会了,高止弃是个又好又厉害的男人!”

这话别人听来是莫名其妙,一笑置之。然而话中感情真切,声音如水清澈,也教人无法指嘲。奇怪是的,这女子的声音怎听也不像是个女子呀……

一些女人感到疑惑,便指着他旁边那个身穿青灰长衣,头戴斗笠的‘高止弃’问,“你跟他有什么关系?”

“我……”尚千水愣了下,正想说‘朋友’时,四周有几个武林盟的人走来查看,东方极见状,忙暗地拽了拽他衣角,尚千水微微一颤,脱口而出,“我是他妻子!”


论坛讨论模式 3721/194/0
登录 后参与讨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