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古代/止水无为/章 二十七
尚少主被丢了
发表于 7个月前 修改于 2个月前

“我是他妻子!”

此言一出,满场安静!

是那种……连根针落地都能听见声音的静!

尚千水那脸颊红得如同涂了胭脂的新娘子,虽说换了套曼妙裙裳,到底还是男儿身,大庭广众的当面道出这句话来,怎不叫人甚难为情?

然而双手未及捂住脸庞,心脏已传来一股烈痛!慌知自己又触动了情花毒,尚千水急忙从菜篮里抱回永凝珠,颤颤低声,“东方阿叔,我……”

“千水!”东方极一手为他稳住欲坠的身躯,另一手握的双筷霎间凝聚剑气,厉然在唐突安静的人群前肃出一声,“谁!”

他当然知道,人群并非被尚千水那话撼得道不出声,而是全被点了穴道。

点穴武功不属稀罕,但能够在神不知鬼不觉的片刻之间定住这片为数可观的人群,手法速度皆可称绝。如此之人,东方极不会没有注意,只因暗地观察到他点了那些武林盟之人的穴道,便先以默不作声。

“是你吗?”聚满剑气的双筷直指一抹藏于五颜六色之中的红!

“吾名蔷薇十二笑,有幸见得无剑君子真容。”话落,十二笑从人群里走出,揭衣展露出肩背一枚嫣艳的蔷薇刺印,以明身份。

“你是蔷薇笑?”东方极蹙眉。但知此刻并非与他细问的时辰,只道,“尚少主体内情毒发作,可有个清静无人的地方给他运功缓毒?”

“恰巧,我知道有一处地方适合暂避。”十二笑道。

。。。

傍晚时分,太阳落山,盛夏的风吹过,仍十分闷热。

长生镖局内,林孤凉正埋头在厨房,对着一碗面陷入深深沉思……

不错,那便是给尚少主的寒气冷了成冰的那碗面!

想着不要浪费,林孤凉打算把它热回成面当晚饭吃。但从午时到日落,这碗面已在酷热下放置了三个时辰,竟一直未融,始终是一碗硬邦邦的冰!

炉火燃得旺盛,铁锅也烧得通红,煮了半柱香时辰,林孤凉开始心疼被浪费的柴木,于是熄了炉头,取回那碗冰放桌子上面。想了想,运功给它一掌劈下!

这道力气不算猛,撼碎石头足矣。但见手举势落,一击之下,没有意想中的粉碎场面。摆在他跟前的,仍是一碗完整无缺的冰!

摸下巴又想了会,伸出舌头,很是小心的在碗上舔了一下,“唔……”冰凉的寒气融进腹中,顿时化解了满身暑热,感觉极其爽快!

神奇呀,这玩意!!

林孤凉托腮,边舔着碗里的冰,边陷入另一层沉思……

此时,十二笑提了一篮子菜肉回来,刚进厨房,正撞见他捧着尚千水那碗冰在舔!

菜篮‘啪’的掉到地上,“凉凉你……”

闻声扭头,见十二笑在门前直盯着自己,林孤凉当场也僵了,连舌头也忘记收回……

二人静滞了片刻,林孤凉突然发出一阵痛呼,“唔唔呀!”他舌头粘在冰上拔不起来了!!

“凉凉!”十二笑晃回神,急忙上去帮他。

“唔呀呀啊!!唔呀啊呀啊!!!”

此时,有人经过长生镖局门前,当听到那一声声自里面传出的悚栗怪叫后,无不匆匆避而远之。

好不容易,一场无中生有的混乱过去,十二笑摆弄好一桌鲜热饭菜,与林孤凉面对面而坐。

林孤凉看着面前的碗筷,“这……”

这套新碗筷是十二笑买回来的,连带柴刀,菜刀,锅铲等等。

“来,趁热吃吧。”十二笑给他碗里夹了块鱼肉,脸上浓妆带笑。

林孤凉心内纠结,倒不是对方相貌的原因,反之,他觉得自己更拙更逊……

见他不愿动筷,十二笑微笑道,“凉凉,我给你缝了几件黑衣服,待会吃过饭后,来试试合不合身?”

“……衣服?”

“我用旧布缝的,怕你说不喜欢买新……”

如此一来,林孤凉只觉更加纠结,吃不下饭了。

“诶……凉凉,你要去哪里?!”见他起身欲走,十二笑连忙叫住。

“没事,你先吃吧。”林孤凉淡道,“这屋子好像突然有些凉,我到外面热一会。”

目光移至他手里一直捧的那碗冰,十二笑轻问,“凉凉你……是不是在担心他?”

“呀??”

“感情这事,最难勉强。”

听到‘感情’二字,林孤凉一把额汗,“谁?”

十二笑别过脸,“尚千水……”

那天林孤凉以不着方寸的下体把尚千水吓‘死’了,趴在床头嚎啕大哭了好几个时辰,仿佛毕生冀望也随尚千水的消逝而化为乌有……

“幸好他没事!”林孤凉心有余悸的道。

“嗯,他没事了。”十二笑坐回椅子。

“也幸好你劝我不要乱动他,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作为镖界奇挫,他一直有自知之明:救谁谁扑街。

十二笑道,“他体内阴寒紊乱,经脉两道异力冲撞,你若再强行渡气予他,只会加剧功体负荷,绝不可取。”

林孤凉搔头,“我对内功这门深奥的东西不太懂。”

“轻则经脉受创,重则是彻底废掉,不可挽救。”

听到‘不可挽救’时,林孤凉猛咽口水,仿似刚与一场人生浩劫擦肩而过,冷汗直流。又道,“说来,什么吞毒吐焰,制蛊炼尸的奇门异术我也算有见识,但这样子能死能活的实在不可思议。看似柔柔弱弱不堪一击,身体里竟藏了这种神功!”

“那是止水心法……”

“止水心法?!”林孤凉双目一瞪,捧起那碗冰,“十二你知道这种武功?”

“当今势下,武林竞逐疯狂,这是传闻能翻覆武林的武功绝学,又谁人不知呢?”十二笑只打呵呵的道。

“什么!这个能生能死的武功还能翻覆武林?!”林孤凉惊讶道。

只因一心从镖,他对武林事儿甚少有问。加之身困镖界挫咒,自个郁郁不得其志,更是管不了他人那些争逐。所以说,此事于他不知亦不出奇。

见人跑来坐回身旁,一脸想听的样子,十二笑给他夹了片青菜,徐徐道,“此内功属性至寒,以水为介,融水于心而驭水于意。修练者必须心意清明,心水无澜,亦最忌动情……”

林孤凉越听越糊涂,“练了这种内功的人身体会像寒冰一样,能死能生,还能把所有东西都变成冰??”

“不……”十二笑迟疑了下,“不知道……其实止水心法是个秘密,尚宫主只传予尚少主一人,不遗凡尘的。”

凡尘?!林孤凉在想:难道说,尚水宫主是个天人?!

“那个,你知道尚水宫的事情?”

十二笑打了个颤,呵呵的又给他夹了块姜,“名撼原河大江,势摄半壁武林的尚水宫,谁人不知呢?”

林孤凉对着那碗冰看了又看,表情认真的夹起那姜一口吃下,“唔……这个玩意真的能翻覆峰武林??”

“可惜呢,天枢星的秘宝又岂容那些凡夫沾指……”

林孤凉举碗道,“你意思,武林现在有很多人对这玩意图谋不轨?!”

十二笑手一抖,夹的红椒‘啪’掉落,大意说出不得了的话!

“呵呵,毕竟也算是个传闻秘宝嘛,越得不到的东西就越想得到,人之常情而已。”

本想打个笑就结束,不料林孤凉大跳道,“天啊!早知如此,就不让高止弃把他带回百通客栈了!那地方龙蛇混杂事非多,尚千水在里面就是一块猪油抛了鼠窝!”

尚少主是块猪油?十二笑抹过额汗,“所以说啊,让他四处乱逛是很危险的,万一被人认出身份就不得了。不过听那高止弃说,他会对少主负责到底……唔!”又咬了舌头,怪自己大意暴露了称谓,幸好对面情绪紧张,并没发觉不妥之处。

“怎么负责任?!经百花侯那桩一闹,他现在就是原河大江所有女人的众矢之的,自身难保呀!”林孤凉抓乱头发,在碗中夹了块东西放嘴里一咬,是红椒!

“水啊!!”

正是时,门外响来一道急声,“他在不在!”

两人同时起立看去,见那高止弃一脚踹开大门,冲来时手里还抓了团衣物。

“发生什么事?!”林孤凉有不好预感。

“岂有此理,又没了!”高止弃一拳捶在饭桌上,新买回来的碗碟碎了。

见他打算连饭菜都不放过,林孤凉忙出手截住,“你说什么没了?!”

“还能是什么!”高止弃咬着牙,气得一手把衣服甩了过去。

林孤凉接来一看,是件水蓝轻衣,还跟某少主所穿的那身甚为相似,“他,他,他!?”

“他脱掉衣服跟人跑了,又!”最后一字咬得肝肠寸断!

“才找回来一天你又弄丢了?!!”林孤凉拔声高叫。

“什么‘我弄丢’的!?”高止弃一掌拍在东墙,把带来的另一套高大青衫扬开,气愤道,“现场证据确凿,分明又是跟个男人跑了!!”

“有何区别!?结果就是人丢了!”林孤凉对着那个深深的掌印抓头,他镖局的墙呀!

“其实……”面对两男在那捶手顿足,仰天高鸣的景致,十二笑有些不忍视睹,悄声道了句,“我今天上街买菜时见过他……”

话落,高止弃目光一刹瞪来,十二笑抖了抖,浓妆艳抹的脸上了几块厚粉。

“快说,你看到他和谁在一起了?!!”

逼来的煞气过盛,十二笑不得不向林孤凉那边挨了点借避,“跟个青灰长衣还戴斗笠的剑侠走着,身影与你像得很,当时也以为那个就是你……”

闻言,高止弃如雷劈顶,脑中一片空白。待回过神来,双手已掐住了十二笑那粗而不可理喻的脖子!

“可恶,怎么又是你!!”

“这种事情……大家都不希望的呀,呀……”

“别想又来绕圈子,你知道为什么不早说!还三番四次的岔开我和尚千水,到底有什么企图!你又是什么人!谁派你来的!”

见十二笑脸色憋得红去青来,林孤凉连忙拉开高止弃,推到一边道,“那些以后再想办法问吧,现在先把人找回来要紧!”

高止弃眸光一眯,抽出铜水瓢指向十二笑,“你还知道什么!”

“武林盟主落令禁闭越良城门一天,若无申领特许,任何人不得进去,所以我想尚千水还在城内的,你找个高的地方大喊几声,说不定马上就有回应了……”

“哼!”

高止弃捏拳转身便走,林孤凉跟上时还不忘回头给十二笑道,“饭菜别倒了,留着我回来吃!”

目送二人身影消失于夜色中,十二笑浅浅叹下一气,回到了长生镖局里面。走上居楼时,感觉寒气飘散,气息不算强烈,没使人发现。

十二笑走到房门前,敲了几下,“是我。”

“啊!”房内响起一道叫声,尚千水一把推门夺出,与十二笑急道,“不好了,东方阿叔他,他!”

“发生什么事!?”

“东方阿叔他,他,他……”

十二笑紧张问,“怎么了,让我看看。”

走入房内,只见东方极身如咸鱼似的,整条横在地上,有气无力,奄奄一息……

“他,他,他?!?!”

十二笑指间夹出三枚银针,正要施救,尚千水上前大吸一气,总算把话道出,“原来阿叔他已经十日没吃饭,是一直撑到现在的,刚才突然一晕就再起不来了!”

“十,十日……”十二笑可惊讶了!难道那个‘无剑无尘无分文,筷不沾炊十日人’的传闻是真?!

当下情况不好办,若林孤凉回来发现饭菜都没了,定会生疑的。冷静想了片刻,他对尚千水道,“别担心,我知道有个地方可以给他吃饭!”


论坛讨论模式 3885/194/0
登录 后参与讨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