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古代/止水无为/章 三十二
无剑对无剑
发表于 6个月前 修改于 4个月前

“阿叔你误会了,我不是他的那个……那个娘……”尚千水涨红脸的解释道。

“娘,你不要跟他走!”见‘娘亲’不认自己了,高止弃大喊叫唤。

东方极指去,坦直道,“他喊你作娘!”

“我也可以你喊作爹……”尚千水鼓起脸蛋。

“你爹是我师兄,尚水宫主。你这喊了我作爹,那你爹的儿子是谁?”

“东方阿叔!”尚千水急了,只恳求道,“止弃他又醉又疯的清醒不来,你想办法救他吧,好不好?”

“唔……”东方极瞧着对面那个又醉又疯的男人,摸下巴问道,“他就是高止弃?”

“娘……你为何一定要跟他走?是怪爹不会武功,不能保护你吗?”见‘娘亲’与这么个英俊潇洒,器宇不凡的男人亲密在一起,两影相伴不离,高止弃难过得咬牙切齿,抽起铜水瓢指去,“爹让我练武功了,我一直都在努力练,拼命练。因为只要练好武功,娘亲就会回来,再也不走了!”

“止弃……”尚千水动容,有种想走去抱住他的冲动,步子刚迈开,却被东方极轻轻一拦,“阿叔?”

东方极瞥过那只铜水瓢,自个抽出一双青玉筷子,以剑式相向,说道,“我也会武功,自然也会保护你娘亲。而你的武功不如我,你娘亲当然要跟我走。”

“阿叔,止弃他是……”正要解释时,东方极给他打了个噤指,尚千水只好抿紧嘴唇,在旁默不作声。

高止弃见着,心中百味翻腾,敢情要比那个红黑醋包子的味儿还浓烈百倍。他咬牙愤道,“那我就打败你,把娘带回家,你这人从此不准再来找我娘。”

“嗯,你能打败我……”东方极一笑,“的话!”

为让场面效果更佳,他还故意拉起了尚千水的手,可这一碰马上就后悔了……好一股直教人钻心蚀骨的凛冽寒气呀!暗地缓解过窜流于手臂的肆寒,东方极自问并没有忽略这点,只一时忽略了而已。

那边,高止弃早已忍无可忍,还怎经得如此挑衅?!便是厉目煞色,疾风起剑的冲了过去!东方极执筷而嘴角一弯,凌空跃起,轻松避过。又顺势借助百通客栈独有的摇晃力摆,轻巧回跳于横梁之间,竟是全不费力的闪过了挥来的剑风。

有心试探对方剑术,东方极不急还击,只迂回闪避,其间看着那只铜水瓢回旋生风,又带风挥起剑气数重,节节势逼。

高止弃横过剑影,以水瓢使劲劈去一击,咬道,“为何不还手!”

东方极敏身闪避,不沾方寸,笑道,“你不出手,我何以还手?”

此话气度从容,恣意傲然,高止弃听得心胸郁结不爽,出招越发急躁起来,只恨不得立即把这男的彻底打个落花流水!此念之下,手中铜水瓢劲力挥舞,生起呼风乱刮,当场尽是横七竖八的飞风剑影。

玉筷执手一旋,东方极在空中划出一道明亮的弧线,聚风成刃,弧线穿过满屋凌乱的剑影,从高止弃头上削出了一根长长的发丝!又见发丝被那道弧线卷起,于风中竖直的一分为二,二分为四,四分为八,八分十六……发丝越削越细,眼看无影无踪,却是一直存在,被风刃不断分削,仿佛无穷无尽,无止无境。此剑法之惊人,简直无以形容!!

东方极执筷一笑,“你来我往,这招以表回敬。”

高止弃脸色沉下,当知敌我实力悬殊,取胜渺茫。尽然愤而不甘却无能为力,深感挫败自弃之时,不由地望向了角落处,发现‘娘亲’一直在那望着自己,目光切切专注……

见高止弃忽然看过来,尚千水心间一颤,脸颊两缕乖巧的垂发晃了晃,抱球向他呼道,“止弃,别放弃!”

‘咚’的一声,铜水瓢掉落在地,高止弃停了下来,一动不动,目光定在那抹醉眼中的纤细身影上,深迷不拔,情迷不解……

东方极见了这出,双眸眯了眯,隐约猜到什么似的,朗声道,“高止弃你听着,这场比试若是你输,我便带走他,从此天涯海角,让你再找不到。”

话未落,一道剑气已给他迎面冲来,东方极原地不避,锐利的剑气从他身体中间穿过,破开成影!

“移影剑式!”

高止弃喊出一声,铜水瓢回到了他手中,剑气凝聚。日光透过屋顶上的大小窟窿而投下,把高止弃包围在重重光影中,成了数十道虚实扑朔的剑影。

“移影剑式。”

东方极也喊了声,玉筷执于手中,以剑气在身前划开一方圆孔。一孔分二,二孔分四,四八十六的如此类推。只见光穿孔而生像,一孔生一像,千万孔生千万像,不过霎间,剑影之像铺天盖地,纵横颠倒!

剑式取名归一,两者异曲同工。尚少主在旁观战,他不会剑术,更不懂那移影九剑,只知此时此刻,眼前充斥了数十个高止弃和成千上万的东方阿叔!

且不论双方功力差距如何,单以剑影的数量直观,可知那个正被打得落花流水的人是高止弃无误。

数十剑影很快就被击溃殆尽,看着东方极的无剑之剑破风直向,高止弃捏紧拳心,硬迫功体运功,迎撞冲来的剑气!无奈实在不行,这一勉强冲击,反而倒创了体内残碎的经脉,内伤复叠,丹田淤塞闷痛,给对方的剑气一捅,随即便是一口乌血!

“唔……”咽着口中腥苦,在闭眼等候败局来临前,高止弃不禁又再望了眼角落处的……人呢?!

发现一直站在那的人儿消失不见了,高止弃整颗心猛地提起,当即扭头四处寻望。唯见满屋剑影飞梭,明暗缭乱迷目,独独没有他要找的那抹身影。或有自知之明,终究技不如人,注定只成败局,那‘娘亲’亦已早早舍他离去,此生再无相见可能。这么想着,凄殇交加,黯然幽咽憋泪。

此时,忽闻‘叮’的一声,如玉石敲钟,高止弃睁眼讶然所见,身前漫开了一色幽蓝冰遁,寒气凛冽,染得四周霜雾弥漫,东方极的无剑之剑撞上冰遁,刹间化为了点点碎屑……

“不准伤他!”尚千水持永凝珠运出功体寒气,挡在高止弃身前。

东方极从容收回玉筷,释然一笑,“千水你不用误会,我正是在救他。”

“救他?”尚千水愣了不解。自是很信任东方阿叔的,但刚才见到高止弃被打得吐血,眼泪都洒出来了,实在于心不忍。

“他这不是疯也不是醉,而是中了心术‘醉生梦死’的后遗症,所以才会一直神智不清,错乱认人。”东方极道。

“娘!你别乱听那男人的花言巧语!”得见‘娘亲’不离不弃,挺身保护自己,高止弃感动不已。看那个男人又试图来把‘娘亲’骗走,便毫不犹豫的抱上身前人儿,占入怀中,情深真切地道,“娘亲……我是武功不如他,打不过他……但我能向你发誓,就算豁尽我所有的一切,哪怕是性命也没所谓,都一定会好好保护你的!”

“止弃……”尚千水由他抱着,有感犹生。

东方极一脸震惊,倒不是听了高止弃话中那份以命相许的深情决心,而是看见他竟然单凭血肉之躯抱住了尚千水的身子!

可知尚少主体内蕴藏百年之深的纯寒真气,其身冰冷异常,所散发出的凛寒更钻心蚀骨,就是一般的功力深厚者亦不耐抵受。方才比试,东方极已知这高止弃的功底不余一成,当下能做出如此抱拥之举,除了一方痴执沉沦的意志,便无话可解释。

不由地,东方极又望了望那幅‘九壁连洞’的景致,心下灵感一亮,有了番打算!

尚千水心思纯粹,全无在意别样,只被高止弃的深情打动得心跳怦然,双手回抱他道,“止弃,我会武功的,也可以保护你,有我在你身边,谁也不准再欺负你!”

“娘亲,你能答应我……以后再不要跟男人走了,不会再离开我了?”高止弃急问。

“嗯,我不走了。”尚千水点头。

“娘亲!!”

“止弃!”

“好啦好啦,你们够了……”东方极摆摆手。论剑术造诣他可谓独当一面,但论演戏功底自认远不如门里那个师弟的强,这出已算奉陪到底,也该是时候重回正轨了,便道,“千水,他这身酒气是被人泼上去的,其名‘里糊涂’,一种特殊的酒味香料,闻者即使滴酒不沾亦会受其气味侵扰而陷入醉梦之中,糊里糊涂。此时若再加以使用心术‘醉生梦死’,即可操控醉梦人的意识,让他说出或做出任何事情……”

“什么?!”久居寒宫,尚千水自然不懂那些,只担心的问道,“止弃他被歹人暗算了?”

“是不是歹人不好说,只知他惹上了一个非常非常麻烦的人……”东方极摇头,心中明了那个‘麻烦人’是谁,却不便将此人告出。他从衣怀里取出一个布包,打开后里面是一颗丹药,形状有拳头那么大,光滑的表面上还印着个‘梦’字。

解释道,“这颗是‘逍遥丹’,可以化解‘里糊涂’的醉意,喂他吃下后,很快就能清醒回来了。”

“太好啦,谢谢你阿叔!”虽然一波三折,但总算有办法救醒止弃了,真的太好!于是,只见尚千水高兴的拿起了那颗‘逍遥丹’……

“等!”东方极喊慢了,这回可不好。

“啊!”看着手心一颗被自身寒气凝固成了冰的药丹,尚千水焦急问,“这……这样还能吃吗?”

东方极试着以筷子戳了戳,只觉其表面坚硬异常,估计不可轻易削开,说道,“普通情况下,这药只需削取小片服吃即可,若一下子吞掉这么大的整颗,我也难准说会有什么后果……”

“那怎么办?唔……都怪我不好,又笨又没用,什么事情都做不成……”尚千水自责起来。

高止弃哪见得‘娘亲’伤心,连声柔哄道,“娘,你别为我难过,见你哭得伤心,连我自己也想哭……”

“止弃……”

东方极越看越头痛,只好问,“千水,你能试一下解掉药上这层冰吗?”

“我……我不知道那该怎么弄……”尚千水有些为难。

只知止水心法克制情愫,修练者的心境必须平静止水,而每当发生动情,体内寒气便会紊乱失控,乃至冰封万物。但问如何化解寒冰,尚千水自己也无从知晓……

此时,房外忽然传来脚步响,还带上一道中气十足的叫唤,“止弃,你是不是回来了,在里面吗?”

是高老板的声音!


论坛讨论模式 3574/141/2
登录 后参与讨论
乜水兔 只看该用户 发表于 6个月前 No.1
回复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怎么这么好看,又好…

感谢亲的留印~~(啊啊啊啊啊 啊啊啊……凑字)笑。。

leopara 只看该用户 发表于 6个月前 No.2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怎么这么好看,又好笑又让人伤感!我超爱超爱超爱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