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古代/止水无为/章 三十三
重振雄风
发表于 6个月前 修改于 4个月前

“止弃,你躲在里面做什么?”那爹在房外又唤了声。

听着门板被敲响,尚千水跳了个,顿生慌急,定是自己偷包子还打翻厨房的事情被发现了!这下若给那爹走进来,先看见他这模样,又看见高止弃那模样,还加东方阿叔的这样那样……如此局面,怎可解释得了?!

情急之下,顾不了那么多,尚千水一手拿起整颗拳头大还冷成冰的逍遥丹,直接喂进了高止弃嘴巴里,心里只望他能快快清醒过来,好挡下这道难题。

此举过于冲动乱来,东方极不及阻拦,只见得那高止弃被尚少主强迫喂药,左面翻来的无奈是欲拒还迎,右面覆去的痛苦是欲迎还拒,一幕二人的欲迎欲拒,翻来覆去,其间还“啊啊啊”的呻叫不停,叫得他头顶落下一排黑线……

话说这颗逍遥丹集百药所成,用料十分稀有珍贵,虽不能夸称治愈百病,也是可解不少异功奇毒的。制得这么大的一颗需耗十年时日,且仅于武林盟存有,是江湖人都欲求得之的一件好物。或有问,这颗玩意有何令人抗拒之处?便是它味道异常十分的那个……恐怖!

所以此时此刻,高止弃他神情挥洒出的那种无以言喻的空洞忸怩,便是对个中恐怖滋味的淋漓表达。当然,还包含了药上那层凛冽寒气所附加的双重折磨……

“啊啊,啊……啊……”

看着如此,东方极心里道:真没想到,这颗十年熬成的珍贵逍遥丹就这么给个小子一口吞掉了,该说便宜了他呢还是折苦了他?罢啦,情形所逼已是没办法的事情,待日后还有机会,再到武林盟去偷颗出来便好。当下反要担心的是,这小子功体颓废,定力极差,却偏生又是个血气方刚的盛年之躯,这股没头没脑的吞下了整颗百药大保丹,怕不知会生出什么状况来……

咯!咯!咯!

“止弃,快开门。”敲了半天不闻有应,那爹高止寒兀自推门走了进去……

“啊!!”

“你‘啊’个什么劲!”一巴掌拍过儿子头上,“刚才喊你半天不应,躲在房里面做什么!”

“爹,你怎么突然回来了?”高止弃深吸一气,若无其事地整理着身上凌乱的衣冠。

那爹瞧到他身后那张凌乱的床铺,双目半眯,“一笔还一笔,现在是爹问你,刚才在做什么?”

“练功。”高止弃一脸平静。

练功好啊,那爹最欣慰的事情便是儿子肯勤练武功,然而,“你怎么满头冷汗?!”

抹过额上潺潺渗出的汗,高止弃依然平静,“天气热,练功流点汗,不正常么?”

不正常呀……

高老板蹙了眉头,想这时正值暑夏,外头烈日当空,就算屋内也闷热得很,然而,“你这房间怎么凉飕飕的,还像有股寒气?!”

“练功时不小心发寒了。”高止弃继续保持平静。

反之,那爹脸上显得不太平静了……且不说自己从没见过儿子练的功会发冷发寒,就以他现在这身衣冠不堪还满额淋汗的模样……忍不住问,“天气热你还发寒??发寒你还能冒汗?!”

“天热就练功,练功就冒汗,冒汗就发寒!”高止弃卷着三寸烂舌,淡定的跟他这位‘不是亲生爹’绕下去。

“我刚才听到你在里面‘啊啊啊’的凄叫个不停,又是怎么回事!?”

“练功要使劲,使劲时叫几声,不正常么?”

不正常呀……

“练功要叫得那么凄丽??”

“练功也需要情绪,情绪能带内力,多叫几声还有助功力增长。”

“你练什么功,又发寒又凄丽?!”

眼看快绕不下去,高止弃索性双手一摊,“武功的那些东西爹你又不懂,深问干嘛?”

“臭小子!”高止寒又一巴掌的拍他过头,“敢来耍你老爹么,从实招来!”

“爹,实情就是我真的在练功啊!”高止弃抚着自个被拍得星斗颠旋的脑壳,不肯屈打成招,又是胡道,“这功可厉害的,必须苦其心志,劳其筋骨,让人彻底沉浸在波涛汹涌之中,感受出痛苦的极乐后方得领悟。而且中途绝对不能打断,否则走火入魔,后果不堪设想!”边信口胡诌的说着,边不着痕迹的把那爹往门外送去……

偏生那爹把话听得仔细,心中顿然猜到一丝头绪,便把脚顶在门边,问道,“止弃啊,你是不是有什么重要的大事情想告诉爹?”

“……什么?!”被那爹的眼神一瞄,高止弃身躯一颤,竟不自觉的往房间里偷了眼……

这微乎其微的瞬间可没逃过高老板的利眼,这下对心中的猜想更加肯定了,嘴边随之浮起一丝笑意,这回拍了拍儿子肩膀,好说道,“哎,爹又不是外人,有什么事情不好直说,还用得着拐弯抹角呢?”

糟糕……高止弃脑中窜出这个词,背生寒汗,“总之……那个……我就是在练功啊,紧急关头不能打断的,爹你快回避一下,到厨房煮碗面什么的都好。”

“好好……那你继续练下去吧,别要断掉了呀。”那爹倒叫通情达理的,转身便离开了房间,等门关上后,又意犹未尽的再敲了敲,“那么,今晚还要多煮一碗面吗?”

“煮吧!”随口道的。

“嗯,那样好……很好……”

听那脚步声逐渐远了,高止弃背身靠在门板上,脖子微微缩紧,退避了横在自个咽喉上的那道无剑剑气。

“好个必先劳苦心志,方得领悟极乐。”东方极一笑,旋手收回玉筷,束缚在高止弃身上的剑气消散了,接而抱起尚千水从顶梁轻身跳下,风度翩翩,器宇不凡。

“我名百通客栈高止弃,敢问你这位高姓大名?”不问尚千水为何穿了母亲的衣裳,只问这个擅自带了他跑路的男人是谁!

东方极潇洒一笑,“无剑之剑,手执是为剑。我于世道不留名,只道世人唤我无剑君子。”

暗诧一惊,面前的男人,便是斗魁四星之一的天玑星,无剑君子东方极!高止弃捏着拳头,同为剑者,自能感受到对方索绕于身的超然剑气……

无青锋寸尺,自有剑气长存,是为真正的人在剑在,人剑合一!剑者的至高境界,天赋的非凡造诣,令世人望尘莫及。自己与他的差距,远不止天星与地砾……

尚千水抱球走来他身边,高兴地笑道,“止弃,这回全靠有东方阿叔的帮忙,才把你从那糊涂里救醒过来,真要好好感谢他。”

高止弃看着尚千水,看他高兴地对自己笑着,烂漫又单纯的,真心在为自己能平安无事而高兴地笑着……

心中有问,为什么是他?

这个,让他注定万劫不复的,尚千水!

“我刚才给他掩藏行踪,不算还了人情么?”高止弃昂首直面,不见客气。

“哈哈!”东方极朗声一笑,“既然如此,那我再奉你一道人情,又敢收下?”

“什么?”高止弃沉色。

先问,“你的功力是被谁人废剩一成?”

一言戳至痛处,高止弃冲声道,“与你无关!”

“怎么,你不想重振自己的无剑之剑吗?”话间,东方极目光转深而望向房侧那处九壁连洞,“为了练就这套移影九剑,你一定付出过不少血汗吧?就此枉遭废去,没有半分不甘?”

“哼!废剩一成亦有一成,世间之事,为我高止弃决心要为,一成足矣!”意志坚强,全不为对方的语言所动容。

很好,够气概,够骨气,也够讨厌的。见这小子硬不肯识趣的把人情给自己,东方极揉了揉额角,不由瞥过在他身旁乖乖笑着的小千水,灵感一亮,又道,“我听千水说,你是他的那个……朋友?”

听到此话时,尚千水望向了东方极,脸颊生起淡晕……

高止弃迈前一步,以身躯隔断两人之间的眼神交流,只道,“你又想说什么?”

东方极笑道,“实不相瞒,其实我也是千水的朋友。”

“阿叔?”尚千水一愕,清澈如水的眸子眨了一眨。

东方极又道,“所谓朋友的朋友亦是朋友,既然你高止弃是千水的朋友,而我也是千水的朋友,那么你我也算一场朋友。朋友之间理应互相帮助……”

没等东方极顺势把这‘朋友’交上,只见尚千水脸带的笑容一凝,忽而甚是紧张的问道,“啊,这么说……自己的朋友交了朋友以后,别人的朋友也是朋友的朋友了?”

“呃……”东方极把他这话反复想了又想,最后决定不想了,干脆问,“千水,你何解为朋友之事如此紧张?”

尚千水低声,“那个…如,如果…东方阿叔和我做朋友就是做了止弃的朋友,那我不要做阿叔的朋友了……”那单纯白净的水灵脸儿上,片刻又染起两抹淡红。

哦,东方极总算明白……原来小千水把‘朋友’当成那么一回事了。不觉又瞥了眼那高止弃,见他神情平淡,怎不知心里其实暖开了花儿!

好啊,这俩双剑合璧的,都不肯让他好办,东方极心里好气地想着。然而他无剑君子又是何许人也,岂会让两个情窍懵懂的小娃娃给难倒?这下也好……

一道不成又换一道,这回东方极是大大咧咧的绕开高止弃,走来与尚千水道,“千水,止弃他是你一个人的朋友,对吧?”

“嗯……”尚千水点头。

“那他一定对你很好,还帮过你很多,对吧?”

“嗯……”点头,心间怦跳。

“若能有机会,你愿意好好答谢他,也帮助他吗?”

正中靶心,尚千水用力点头道,“我愿意的!”

“不要愿意!”见这尚呆瓜被人三言两语的就套进去了,高止弃气得冲声打断。

东方极眉梢一挑,指间玉筷挥旋,一发无声无影的剑气直打入他任脉,刹间一股暗痛自下体窜过全身,那种是个男人都懂的痛楚让他淋汗直冒,几口大气进进出出,却叫不起一声来!

忍俊瞥过,东方极续而柔声与小千水道,“止弃他遭遇歹人暗算残害了,一身苦练的武功就此被废,失去能守护至亲所爱的力量,心中定然痛苦极了。千水啊,你会助他恢复功体,重振雄风吗?”

尚千水专心听着东方阿叔说话,没见高止弃在身后紧捂下体痉挛的痛苦极了模样,只目光烁烁的问,“我真的可以帮助止弃他……他那个…重振雄风?!”


论坛讨论模式 3505/159/1
登录 后参与讨论
leopara 只看该用户 发表于 6个月前 No.1

天若有情天亦老 希望二位赶紧在一起啊啊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