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现代/大哥是我的狗/12.星火复燃七
抱歉
发表于 5个月前 修改于 5个月前

一直到下楼,我在路口等着楚令尘把车开出来,我坐到副驾驶上——我也没有再和楚令尘说一句话。

我满脑子都是戚臣——原来他在骗我。

什么早年爸爸就死了,什么家庭多年不睦,什么直到遇到我才和妈妈修复关系——全他妈都是骗人的。

还有那颗痣——我才反应过来——我遇见他的时候,可没有那一点黑色在他的左眼下盘踞。

骗人的骗人的全是骗人的。

这个事实简直要把我逼疯了——我想不明白他为什么要骗我,或者说我不敢想。

但更让我不安的不是戚臣,而是我自己,是我心底的某种情绪正在悄然滋生——一种名为“侥幸”的心理。

这让我很害怕——似乎我早有预料、又似乎我早盼着真相来临。

那些我曾经有意无意忽略的细节和那些未知全部搅在一起,像是黑色漩涡,我逃无可逃。

“小七。”楚令尘突然地开口,把我从黑色的漩涡中拉扯了出来。

我漠然地看向他。

不远处是一个红绿灯,他把车停在了斑马线之前,手指搭在方向盘上,目视前方,并不看我——“小七。”他重复了一遍。

我等着他的下文。

“那个护士告诉我了,床位太紧缺了,你还没收拾完东西的时候就有新病患住进来了…… 你根本没地方呆……”他右手的中指轻轻敲着方向盘,我记得那是表示他在思考的下意识动作。

他在思考什么?有什么好想的——我问他:“所以呢?你是想向我道歉吗?”

问完我自己都觉得好笑,我算什么,这又算什么,我为什么会觉得楚令尘会…… “我向你道歉,”楚令尘说,“小七。”

“你有什么好向我道歉的?”我轻声问。

“我不该凶你,”他歪头想了一下,一只手搭在车门上,“也不该误会你是故意给我找麻烦。”

我说:“我就是故意给你找麻烦啊——”

也说不上故意找麻烦,但是我也不想被他当成什么乖孩子。

他转过来看我,似笑非笑:“那就当作是为了我语气不好道歉吧。”

我没忍住笑出了声。

这简直太可笑了——“楚令尘,”我笑得眼泪都快出来,“你现在在做什么?嗯?”

我问他:“你现在是真的想和我作对兄友弟恭的好兄弟吗?”

我问他:“你那是什么蠢样子?是不是觉得自己特别善解人意?”

“你是不是忘了我们是什么关系?”我笑得快缺氧,我把车窗摇下来,任由窗外凛冽的寒风灌满整个驾驶室。

然后在马路上的各种喧嚣声里,我问他:“你忘了,我们是想要对方去死的那种关系吗?”

红灯跳到了黄灯跳到了绿灯——车窗外的景色开始后移。

楚令尘的声音却没能跟着倒退的风景一起被我丢在身后——他说:“是你想要我去死,我可从来舍不得对你下手。”

我把下巴抵在车窗上,在呼啸而过的风里小声地骂他:“……放屁。”

你可从来没对我手软过。

楚令尘没有把车开回他原来住的地方——而是开到了一个新开发的小区。

我开始是怀疑他走错了——但在看到他他熟练地和门口保安打招呼并非常顺利地找到车库并把车开进去后我推翻了这个想法。

“怎么?又换窝了?”

“什么换窝,”楚令尘打开后备箱,我才看到不止我住院时候的行李还有一大袋其它的东西,“这叫搬家,懂吗?”

我看着那些零散的小玩意,勉为其难地捡了几样抱着,楚令尘看到了,直接往我手里塞了两大袋东西。

“别臭着个脸,一次把东西拿完,省得跑两趟。”

我刚想发作,但看着他大包小包就差没在脑袋上顶一个的份上还是闭了嘴。

他走在前面,我跟着他,一路上都在想怎么才能在现在的体重基础上高效率地偷袭楚令尘而不被打死。

新房间在二楼——新过头了,一路走上来看到的几乎都是门都没关的毛坯房,油漆和胶带堆得到处都是。

“怎么搬这种地方来了?”

“你说呢?”楚令尘掏钥匙之余甚至有余暇白了我一眼,“便宜的学区房就这儿了。”

“学区房?怎么,你把哪个姑娘肚子搞大了要当爸爸了吗?”我跟着他走进去,随便扫了两眼,装修得怪简陋的,“哇塞,你考虑得也太早了吧?”

咚的一声,楚令尘把手上的东西扔在地板上,阴测测道,“现在这个房间里,需要上学的还有别人吗?”

我一时愣住了,下意识往卧室里望,“谁啊…… ”

反应过来的时候我满脸不可思议。

“喂喂,我不需要上学了吧?”

再说了,我这么大了,上学还需要靠学区房吗?

“初中文凭的人好意思说这话?”楚令尘抱着手臂看我,满脸写满嘲笑,“我没记错的话你根本没拿到高中毕业证书吧?”

士可杀不可辱!

我据理力争:“…… 那我至少上了两年高中的呀!”

楚令尘的皮笑肉不笑实在嘲讽力Max,我一时口不择言道,“…… 再说了我他妈没毕业还不是因为你吗!”

楚令尘一怔,我也愣住了。

其实话还没说出口我就后悔了——这话好像是在撒娇一样。

怪到别人身上有意思吗,我自嘲地想,学也不是楚令尘逼着我不上的。

但是我根本不敢承认是自己的原因——似乎只有把所有错都怪到楚令尘身上,我才能好受一些。

因为那十年里我总是忍不住地想如果我还在上学,一切是不是会变得不一样——我心里清楚,不会变得更好了,我不学无术不是楚令尘的错,我浑浑噩噩不是楚令尘的错,我喜欢男人更加不是只针对楚令尘,不是他也会有别人——但是我还是会想,如果我还在上学,是不是一切会变得好一点。

就是靠着这样的妄想,我才能转嫁对自己的责难——只有把一切怪罪于楚令尘,我才能好过一点。

那样的话我至少还是一个为了爱情奋不顾身的人,不至于一点优点都没有。

楚令尘慢慢地坐到沙发上,靠着沙发背,抬起一只手捂住脸,轻声道:“…… 所以这一次,我一定要送你去读书啊。”

他语速很慢,每一个字我都听清了,可是藏在他话里的感情我却不太懂。

楚令尘——“你对我感到抱歉吗?”

真心诚意地、感到抱歉吗?

他移开挡住眼睛的手,看向我。

他一字一顿道:“我、一、直,都对你感到抱歉。”

“小七。”

我死死盯着他的眼睛,妄图从里面找到哪怕一丝一毫的戏谑或者是虚伪——可是没有。

他像一个陌生人一样——一个我看不懂的陌生人一样,真诚地向我道歉。

我好像哭了——有什么冰凉的东西在我脸颊上划过,我好似浑然不觉,仍然死死地盯着他。

你是向我道歉了,可是啊,“我不接受。”

我狠狠道。

我真的哭了——但是我没什么感觉。至少我不是因为悲伤而哭泣的,我很清楚。

是别的什么原因——大概是委屈?或者是愤怒。

当然也可能是单纯地因为我瞪他瞪太久了,眼睛涩。

这该死的眼泪导致我的狠话一点气势都没有——我甚至怀疑楚令尘根本没听到我的帅气发言。

他一看到我哭就慌了,从沙发上跳起来,捧着我的脸一副无从下手的样,甚至想用他的袖子给我擦眼泪。

如果不是门铃响了的话,他可能真的会尝试用他的皮衣袖口来给我擦眼泪——我怀疑他是趁机想用袖口的薄片纽扣毁我的容。

“去开门。”我深感丢脸,正好推开他,然后悲催地发现嗓子好像也劈了。

说话声音像个被家暴过的疯女人一样又尖又细。

按门铃的是送外卖的——楚令尘可真有先见之明,因为我绝对不会吃他亲手做的饭,一是因为我有骨气,二是因为他做饭难吃得像是生化武器。

刚好外卖袋里送了一包纸巾,他飞快地把它掏了出来递给我。

不知道是什么劣质纸巾,我第一次竟然没拆开,楚令尘还在看我,我恼羞成怒,一气之下把纸巾袋子撕了个稀巴烂。

为了掩饰尴尬,我只好使用连同袋子一起被我搞得稀巴烂的纸巾来擦眼泪。

然后就是沉默。

或者说是一种僵持。

我坐得笔挺,拿着一大坨纸巾往脸上按,楚令尘低着头不知道在想什么。

他手机好像响了一下,然后他看了眼手机,说:“我出去接个电话。”

呵,又不是什么大人物,接电话还要避人耳目——我在心底冷笑,面上依旧高冷地用纸巾按脸。

楚令尘经过我身边的时候似乎想拍我的肩膀,手伸过来又停住了。

最后对我说了句,“你先吃。”然后就去了阳台。

还把阳台门关上了。

真不愧是警察出身,反偷听措施做得真到位——我真是看他哪哪儿都不顺眼,可惜嗓子劈了,不然我一定要高声朗诵阴阳怪气内涵楚令尘的名言警句一百八十条。

我还真的有点饿了——我没什么等人陪我一起吃饭的好习惯,我拆了外卖,正准备为长身体补充能量的时候,好巧不巧,茶几上的座机响了。

新家的号码都知道——不会是物业吧?我放下筷子,走过去把电话接了起来。

“喂——”

“……”那边沉默了一会儿。

“没事儿我挂了啊?”还忙着吃饭呢。

那边响起了一个爽朗的少年音:“啊,我找楚大哥。”

有些失真的声线伴随着嘈杂的杂音,我莫名感觉有些熟悉,我问:“找楚令尘?”

“是的。”

“他现在有事儿,”我望了一眼阳台上没有结束之意 的另一名电话接听员,说,“我待会儿让他给你再打回来吧?”

“哦是吗,那谢谢了……”

“你叫什么啊?”

我随便从桌上摸了只圆珠笔,想把他的名字记下来。

我偏头夹住听筒,摊开一只手掌,想要把名字写在手上——“戚臣。”

听筒那边的声音遥远得像是从北极传来,冻得我浑身发冷

“……悲戚的戚、俯首称臣的臣。”

圆珠笔扎进了手心,有点疼。

“是你啊。”我说。


论坛讨论模式 3413/895/7
登录 后参与讨论
唔。 发表于 5个月前 No.1

心痛了

枉我还坚定的站过戚尘qwq

仰头 只看该用户 发表于 5个月前 No.2

大大你真棒 mua

唉 戚臣也…… 心疼小七,假如和戚臣的那段也像镜花水月一样,他还有什么美好可以回忆呀

愿醉沙场 只看该用户 发表于 5个月前 No.3

我哭了我不占戚臣了,气死我了这个大猪蹄子,妈个鸡枉我这么喜欢你,把小七当傻子耍,呜呜呜呜呜

若狭 只看该用户 发表于 5个月前 No.4

啊啊啊啊啊好久不见啊太太!越来越好看了!

木叶丸 只看该用户 发表于 5个月前 No.5

啊啊啊我哭了为什么会这样!!!我看错戚臣了!站小楚和小七!虽然我有点不明白小楚过去对小七是什么想法

春江月明 发表于 5个月前 No.6

啥时候能日到老大啊…漫天妄想(*σ´∀`)σ

端牧 只看该用户 发表于 5个月前 No.7

我哭了呜呜呜呜戚臣个大屁眼子嘤嘤嘤,真的是前面多甜后面多虐,太太我爱你【词穷我不会夸只能酱紫表白请别嫌弃我呜呜呜,晚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