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现代/情深不念/第三章
发表于 5个月前 修改于 1个月前

结婚前宋焉行花光当时自己所有积蓄买了这套房子,买完户头上的钱总一总就只剩三位数。

陆矜得到他买房的消息后也没多问,只在偶然的闲聊时无意提起,宋焉行见他反应如此平静也就自认为他不把这当回事,便打趣道:“我的秘密基地,私人专属空间。”其实买这房子的理由还真的很简单。

小区的各类条件还不错,房子格局也好,学校老师还有内部价很实惠,那时候很多老师在通讯群每天都在讨论,宋焉行转念一想离学校近午休方便还可以自己做饭吃,脑门一热也就买了一套。

但陆矜一直都认为他买那套房是有自己的小心思,想要有自己的独处空间,没再追问,为了尊重宋焉行的想法从没踏入过那个所谓的“秘密基地”。事实上那不过是宋焉行的玩笑话,说完他自己都忘了。

不过,现在的“秘密基地”又多了一项功能,陆矜的私家小厨房。由于今天在教室门口多耽搁了一小会,比平时迟点,还要赶上与陆矜约好的午饭时间就有点紧张。

宋焉行刚进家门换上鞋子,拖鞋还没穿妥帖就小跑的进了厨房。宋焉行的手艺没有很精湛,级别为“能吃”的程度。大多都是家常小菜,翻炒两下就出锅,没有太多技巧性地东西。煮米饭更是经验派,水倒多倒少没个准头,有时偏干有时偏湿,宋焉行认为介于大米粥和锅巴之间的范围都是可接受误差范围。

陆矜看似从小生活优渥,但却对吃没有过高要求,来啥吃啥,也不挑,吃得特别香。结婚前没人能管得住他,恨不得一天就早上一顿饭。忙起来什么都不顾,中午不吃饭,晚上还有应酬。十多年前在饭桌上是这样的,什么都还没吃就开始你一杯我一杯的敬酒,酒喝到了事才好谈,几年下来胃就受不住了。

俩人刚开始一起生活时,宋焉行并没有发现陆矜的这个毛病。结婚很久后偶然的一次起夜,发现床的另一侧没人,宋焉行有点诧异,打开卧室门看到楼梯口有微微的亮光,下了几级台阶客厅印入眼帘扫了一圈看到陆矜正皱眉躺在沙发上,便慌忙疾奔。

陆矜听到他匆忙走近的脚步便开口说:“老毛病,别慌。”

宋焉行走向前俯下身看着陆矜额头上渗出薄薄的细汗,右手紧抓心脏下方的位置,指关节有点泛白,眼眶微微泛红道:“吃药没?”

“吃了,缓缓,一会就好。”

宋焉行顺势蹲下,手轻轻覆上陆矜那只捂着胃部的手,说:“你在公司没好好吃饭。”

宋焉行说的是肯定句,没想让陆矜回答,但陆衿怕他多想还是说:“前几年应酬多,做生意的谁还没个胃病。这几年好点,那也得养上个个把年才能见好。”

宋焉行知道在陆衿这里问不出什么,索性也不问了。

第二天他就给陆矜的助理小周拨了个电话,陆矜最初把周时的电话给宋焉行是为了以防在陆矜忙碌时接不到宋焉行电话,以备的不时之需,到后来是希望他也可以把周时当作自己的助理,有什么事情都可以找周时处理,为此陆矜还给周时加了两倍的薪资。宋焉行嘴上应着但从没通过周时找过陆矜也没麻烦过周时,那次也是第一次与周时通话。

周时看到是老总家属来电,快速抬头看了一眼此时正站在他旁边给他安排工作的陆总。

“接,公放。”陆矜说。

“周先生,我想问一些关于陆矜在公司的琐碎事情,请问您现在有空吗?”宋焉行温和的声音从手机扬声器中传出,语气也非常的温柔,没有一点上位者的傲慢。

“有时间,您请说。”

“陆矜在公司有没有好好吃饭?”宋焉行直截了当的说。

周时为了陆总的吃饭问题操碎了心,陆矜虽然现在应酬少酒更是不怎么喝,但忙起来不吃午饭的习惯一直都在,早饭还好在去公司的车上解决,午饭就没人能管住他了,中午送到他办公室进去什么样,下午清洁阿姨打扫卫生端出来还是什么样,阿姨家喂养的流浪猫猫狗狗伙食好到胖成球。

陆矜用眼神示意他不要乱说话,但周时为了自家好说话的boss可以长命百岁多给他开几年双人份的薪资,临时倒戈,视若无睹的说“陆总在公司很忙,没时间吃午饭。”还要说些别的就被陆矜挂断,周时不敢与陆矜对视只说想起一些事还没处理,很急。脚底抹油似的溜走了。

这件事过后宋焉行强行让陆矜空出中午一点到半的时间,给他送饭,看他吃饭,陪她吃完。陆矜本不想让他这么麻烦,想要拒绝,但刚一说“不需要”三个字,看见宋焉行的眼眶又瞬时变红,嘴角往下耷拉,马上就改口道:“行吧,随便你。”

到了陆矜的公司,宋焉行刷脸径自走进了陆矜的办公室,陆矜盯着电脑正专注的处理文件,宋焉行看他正忙也没走上前去打扰,自己先把饭菜摆在了办公室另一侧的茶几上。准备妥当发现陆矜还在电脑跟前敲敲打打,于是忍不住开口道:“来吧,吃完再忙。”

陆矜非常不耐的抬起头看见是宋焉行,愣了一下,脸上露出奇怪的表情:“放下就走吧。”

“走什么,我还要盯着你吃完呢,今天抽什么风,从早上开始就奇奇怪怪。赶紧的,别磨叽,我今天下午还有课。”

陆矜的视线从电脑转向宋焉行,微愣了几秒,一脸不可思议,拿起内线电话就打给周时,不耐烦的对着电话讲:“周时,这人怎么放进来的,赶紧给我赶出去。”

周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当走进陆矜办公室再三确认陆总让他赶走的人是宋焉行时,脸上的表情非常丰富,眼睛瞪得老大来回在两人身上穿梭,一时不知如何是好,眼看陆矜脸色越来越差,只好小心翼翼的打开办公室的门陪着笑弯腰一脸歉意的说:“宋先生,这边请。”

宋焉行身体僵硬的往门口走时听到陆矜在他身后说:“以后外卖放前台,不用再送上来。”

宋焉行此时才恍然,他的爱人有点不对劲。


好似再写流水账,我是在给宋焉行写小学生日记吗?

希望可以来个老师批改一下我的作业。

论坛讨论模式 2098/393/0
登录 后参与讨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