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古代/何惧轮回路/二、巧见

匿名咸鱼

发表于 2个月前

2.巧见

说是打算去找杨清轶,可上天偏偏和他作对似的,一连数天,都未曾见到这位轶仙君。周珵逛遍了住处周围的景色,闹腾了几天后又无聊了起来。方羽的住处雨荷居离他不远,想他应该没什么要紧事,就打算去骚扰骚扰他。

周珵天生方向感比较差,逛了这么些天也只对自己住处附近比较熟悉。想着,既然已经逛完了这附近,恰巧去雨荷居,不如先随便四处玩玩,再找个仙娥直接领路去雨荷居就是。

于是周珵出了他的放鹤居,撇下了服侍跟随的两个仙奴极目和晰耳,听了两人的指路,挎了件鹤飞冲天纹绣的白色袍子,自认风雅提了把白扇,就从容地迈着步子出门去了。

新晋的仙君住所并非安排在一处,是跟着自己修行的师傅府邸相近的。周珵拜的师傅玉莲仙尊是个喜好安静的女仙尊,常年不在仙界,不知躲在哪个深山老林修炼,极少管过他。第一次见面的时候,那玉雕一样面无表情的脸面,看的周珵心底发毛。好在人也是比较无所谓的,除去应该知晓的天规,不曾对周珵有过约束。周珵乐的清闲,卷轴法术结印戒律一个都不曾认真学过。

反观方羽,则是埋头扎根在戒律上,活脱脱一个好学生,也不知那干巴巴的条律有甚好玩的。周珵想到这,露了个哭笑不得的表情,还好方羽好学是好学,人还不至于太无趣,不然他可要郁闷死。

顺着极目和晰耳的指示,踩着脚底平滑的玉石板路,弯弯绕绕的走着,四处打量周围景色。

无一例外,处处都是花草掩映,路上偶遇几个同僚,嬉笑打了招呼。大部分仙君的住所都是朱瓦白墙,四周盈盈罩着一层光辉,有些有那么 几个仙娥仙奴守在门口。无趣极了。

周珵看的腻味,便收了视线,将骚包的扇子收起来背在背后敲敲,低着头看着自己的脚尖走路,一路闲荡。

突然听见右边不远处的竹林“扑通,扑通”两声,随后“哗啦,哗啦”的声音。周珵脚步一顿,一个转移之术到了竹林里。

没成想竹林里雾气茫茫,周珵看不明白,只见的不远处两个人影绰绰。或许是不小心撞见了一对仙侣?真是罪过。周珵正打算转身离去,身后的声音一字不差的传入了他的耳朵。

“这位同僚,能过来帮在下一个忙吗?”

周珵一怔,这清冷的声音,不是杨清轶吗?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可在他旁边的那个人是谁?听声音这应该有个汤池,他怎么会在这儿?再说,这地方离小路不远,怎么一个结界也不设?不怕别人误闯了去?

周珵满心疑问在口中打转,还是咽了下去。扬了嘴角,朗声应道:“清轶兄,是我啊。有什么事需要我帮忙的?”

既然人家都要求了,周珵只能向他们走去。

待走的近了,人影也渐渐清晰。两人站在一个还冒着热气的汤池边上,周围的水溅的到处都是。杨清轶深蓝的衣服全都被打湿了,沾了水的颜色更贴近黑色,倒显出紧贴衣服下身材的力量。头发湿湿卷起,贴在额头和鬓边两侧。眼睛也不像上次喝醉酒那样带着风情,反而是淡淡的,只是睫毛上沾了点水,有些氤氲雾气,看向周珵的目光湿润。旁边站了个紫衣女子,也是全身湿透样子,衣摆下还滴着水,低着头,有些发抖,楚楚可怜。

“这是怎么了?”周珵有些不知该作何表情。

“这位姑娘不慎落水,能帮我把她送回她住处吗?我还有急事。”

“行。”周珵反正也没事,趁机占了杨清轶一个人情,到时候找他玩也不至于没有借口。

旁边的姑娘却突然抬头,看向杨清轶,欲言又止,最终还是什么都没说,又把头低下了。

杨清轶点了下头,以示感谢,一个转移之术渐渐消去。只他站的地方还滴了一滴水。

没了说话声,剩下的场面就有些尴尬了,周珵只能先君子风度的将外袍脱下,打算披在低头不语发呆的姑娘肩上,先打破这尴尬。

边动作边问:“姑娘住所在何处?我送姑娘回去吧。”

姑娘慢慢抬起头,眼眶有点红红的,却抬手抵住了打算盖衣服过来的周珵的手。朝周珵道谢,道:“我唤鸾宁,多谢仙君。我也还有事,先走了。”说罢朝周珵行了个礼,又一个转移之术,这次连个水滴都没给周珵留下。

周珵略僵硬的收回自己衣袍,这算什么事?

好在周珵心大,摇了摇头又将衣服穿回身上。撑开扇子,扇了扇,打量起这竹林。

四周都是极高的竹子,不像正常的高度,并且每根竹子通体都发着幽幽淡绿色的光芒。又因为雾气干扰,看不到太远的地方。绕着这天然的汤池走了一圈,上面还蒸腾着热气。呆了一小会周珵已经开始有些热了,便打了个转移之术回到了小路上。

清凉的风让周珵舒服一些了。可是这姑娘没送到家怎么办呢?不过看那姑娘好像不是等闲之辈,那转移之术几乎是眨眼就没了,那鸾宁仙术还挺高。

周珵被这么一搅和,也没了闲逛的心思,看了看四周,只有几个仙娥和仙奴低着头走来走去,那片竹林看着离这只有一小段距离,以后看看能不能去玩玩,说不定还能碰到杨清轶。

周珵抛下这个小插曲,计算好了,就顺着路继续往雨荷居的方向去了。


论坛讨论模式 1853/90/0
登录 后参与讨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