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现代/女主播上岸/轻食店

匿名咸鱼

发表于 5个月前 修改于 2周前

金涵幻想过红袖添香,不过活了二十多年也没实现,蒋鸳事情很多,没这个耐性给他添香,就算她没事,也会坐在沙发上玩他的游戏,这些都是好的,大多数大多数时候,蒋鸳根本不会出现在他家,他更没资格出现在蒋鸳的公寓,两个未婚青年不可以有太长时间私下相处,不知道谁说的。

蒋鸳要准备主播内容,金涵要码字,最近的小目标是给金涵换个键盘,他放购物车半年的那个,金涵对蒋鸳说我们好好努力,好好打拼,一定能成功的,蒋鸳觉得他语言真的干涩,比自己做的鸡胸肉还柴,一个人文章写得这样好,话也应该好看。这大概就是理想和现实的差距,跟你好好努力就会成功有异曲同工之妙。

蒋鸳的新工作没找,她原地踏步,继续、连续不断地苟,蒋鸳说等我签个大合同,等我们有钱,我就辞职不干,去旅游啊不进军娱乐圈,我买……买一个什么样的剧本一剧封神呢?她的这种春秋大梦自编自导自演自想自灭,金涵决定不会参与其中,他要码字,要更新,就是灌水写垃圾话也要死脑细胞啊。同理可得,金涵做梦写字成金也是假的,蒋鸳很肤浅,只想知道女主会喜欢男主吗?这一章没有,下一章呢?下下章呢?那结尾的时候有没有?你个烂人怎么可以没想过。金涵说他的出版梦,蒋鸳的兴趣也会以肉眼可见消失,突然问她你喜欢那个女配三十八吗,她好惨,我好喜欢她,两者无关。

“对啊,”蒋鸳在翻他的书柜,“不然你还等着我给你写高中阅读分析啊?”


他们的梦都是黑夜,是黑色的固体颜料,凝固的不是希望,是熬久了的心血,熬得烂掉了,黑掉了。蒋鸳和他面对面坐在街上的轻食店,蒋鸳说他下周有一个应酬,很大,很重要,还可以实现晚上做的梦。

金涵愣住,嘴巴一张一合像鱼嘴唇,连着他也变成鱼,不会说话了,他好久才说我们真的没钱,我的衬衫钱都省下来给你买衣服了。

蒋鸳皱眉,白眼,生气,告诉他不是这样的,是真的有这样一个机会,一个一步登天的机会。

金涵一边吃草一边说:“好的,我陪你去吧。”

蒋鸳思来想去,得出结论金涵甚得朕意。


要是不发生这件事,事后金涵一定会把他的直男思想发挥地淋漓尽致,说蒋鸳就不该去这种晚宴,不该穿这种衣服,你怎么可以……然后被蒋鸳暴打,金涵也是看她的脸嗅她的味喜欢的她,都是给她的搔首弄姿一掷千金,都是一样的下流东西。

蒋鸳自诩极能掌握分寸,她入席的时候可以,敬酒的时候可以,隔着衣服捏别人手的时候就不可以,然则她是做婊子立牌坊的,只准她眉来眼去勾三搭四,不准别人占一分便宜,你说怎么可能?

蒋鸳比金涵会喝酒,酒过三巡,人也是头重脚轻人发晕,酒席上继续碰杯,她脸上的妆容姣好,穿着得体话却已十分露骨,有人想要搂住她,被她一侧身,险之又险地逃走了。

“一直喝酒对身体不好,我们换饮料吧,以水代酒,聊表心意。”

金涵看蒋鸳,她微笑着接过满杯,正要递到嘴边。他说可以走了,蒋鸳太累,都不知道这句话是对谁说的,如同睡晕的孩子被刚刚叫醒,金涵夺过她的酒杯,他要为她领罚。


论坛讨论模式 1171/810/2
登录 后参与讨论
Angie 只看该用户 发表于 2周前 No.1

捉虫~(第一段)他更“没”资格~

星辰凝酒 只看该用户 发表于 5个月前 No.2

感觉略微不妙,别出了什么事啊!好看(。・ω・。)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