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古代/止水无为/章 三十八
暗夜来袭混乱
发表于 5个月前 修改于 2个月前

通常,夜袭者会潜伏于屋上,揭一隙瓦片窥察动静。然而百通客栈的屋顶早已漏满大小窟窿,要看什么,那是适随尊便。相反,若屋外有人经过,哪怕丝毫异动,亦会立刻被发现。

“门前挂牌,休栈三日,侠士可有见?”铜水瓢于高止弃手中,凛凛剑气。

倾刻,地面晃晃一摇。

客栈地基仅由一根桩柱撑起,稍有移动便会引发摇晃,高止弃深眉,凭此感知来者已落在与他正对的另一端!

夜幕低垂,那爹已回房入睡,此时客栈内漆黑一片,伸手不见五指。高止弃站在房间里,尚千水靠他身旁,烛灯烘映着他们错叠的影子。

风停了,万籁无声,一切平静如空……

刹间,黑暗中闪出一线锐利的光,直穿过二人,烛光映照,两道身影在原地消失了,不过虚像。

高止弃回步至墙角,将尚千水护在身后,铜水瓢于手中旋过几转,嘴边浮起一笑,自是胸怀信心。敌在暗,己在明,敌为实,己为虚,这人他定能拿下!

正要挥出剑气还击,对方先手再发一枚,目标直取那盏静静燃烧着的烛灯!高止弃心下一顿,已知对方意图,但剑气冲向迟了半拍,火光熄灭,恰时乌云闭月,四周彻底漆黑无光。

无光则无影,得意的移影九剑使不出来了,高止弃料此人定是在屋外偷听了不少时候,这下才一击即中他剑式的破绽!

可恶!

尚千水抱紧永凝珠,“止弃,是来找你打架的人吗?”

“嘘……”高止弃划了道噤声手势。不明来历的身影隐藏在黑暗,无声无色。习武之人五官敏锐,他根基不差,却完全察觉不到对方气息,可见这人身段极为诡秘,而有这种能耐的,多半是刺客或杀手……猜测着,沉声对尚千水道了句,“跟紧,不要离开我。”

尚千水点头靠近些,高止弃倏地避了下,只因感觉他那身寒气骤然厉害了许多!以为又是那个情绪不安,内功不调所致,便哄着道,“我在的,你别害怕。”

“不……”尚千水低道,“我刚才自行运功了,现在这样子真气收不回去……”

高止弃疑问,“哪个真气?收不回去又会怎样?”

此时只见尚千水身上不断冒起丝丝白雾,冷寒渗入空气之中,冰霜飘荡,“这些真气是爹……”那一字刚道出,立即又含了回去,只好伸手扯开衣服。但布料受寒气侵蚀,已凝成薄冰,他手胡乱一扯,簌簌碎落,当下无措,“我,我怕自己控制不了,也不知会发生什么……”

凝冰幻光点点,白皙剔透的身子缭霜绕雾,朦朦胧胧之间,高止弃没来由的热了热,急地脱出外袍给他披上,触到那裸露的酮肤时,只觉一股强肆的烈寒直冲五脏六腑,感受何其汹涌激烈,叫他险些气绝!

掩藏暗中的那人不失时机,发来数枚锐光,高止弃连忙旋动水瓢,挥出剑气击开,然而体内遭受寒侵,力道乏下,当中一枚冲脱了剑气,正中他中脉玉堂穴!

刺麻的感觉先至而来,高止弃蹲下身,眉宇拧紧……

“止弃!”尚千水来扶起他,不料这一扶非同小可,肌肤接触间烈寒叠增,高止弃彻底倒了在地,脸容惨淡,气息奄奄……

“啊,止弃!对不起……那,那怎么办?”尚少主急啦!

内忧外患的,如何是好??!

好不容易缓过气来,高止弃喘息问道,“好好,那你告诉我,要怎样才能收回去?”

尚千水裹着止弃的衣袍,抱起永凝珠,尝试以己身内力引导真气回溯经脉,却是不行,“要水……”

“水?”高止弃左右两看,视野蒙漆一片,但记得桌上摆了壶茶水的,于是冒着隔岸暗器飞梭,摸去倒了一杯满的回来,“然后呢?”

尚千水摇头,“不行,这点不够的……”

高止弃又来回了一遍,这次提了整个水壶,“如何?”

还是摇头,“要一个水池。”

“水池?!”这里不是尚水宫,房间哪来个水池!

见尚千水那身寒气越来越浓重,凛冽难抵,四周事物已然凝冰结霜,更有一股冰封天地的势头,高止弃只好咬牙,“厨房有个大水缸!”

话落,黑暗中窜出一束密密麻麻的闪光!心道不妙,高止弃一把将尚千水逼向墙角,以身挡护。

“止弃!”多发暗器击中高止弃后背,尚千水脸色刷白,心跳险然紊乱!

“我没事……”高止弃让他冷静别乱。

这‘没事’并非逞强安慰,而是真的没事!对方招式疑似刺客杀手,以为袭来之物定是毒针锐刺之类,却出乎所料的,竟是一堆不三不四的硬物……

到底是些什么东西,四周太暗无法看清,但觉身背被击中的地方皆是运功大穴,且每一处都精准无误!这人,是个点穴高手,想要封他功体!

很快,又一束不明硬物袭来!尚千水突然抢出一步,挺身挡在前面。高止弃见状,使力将他推回墙角,“你别乱来!万一对方先虚后实,发的真是根毒针怎办!”

“可是……”

“我带你去厨房!”那儿有水有火,都是此刻迫切所需。

不待犹豫,高止弃拿衣袍给千水又裹了层,前身横抱起他。这不吃任何东西的人儿分量单薄还轻得很,提劲单以一臂即可应付,而腾出的另一手则取过那杯茶水,便是准备就绪。

凝冰散发着幽弱的蒙光,隐见高止弃神色肃沉认真,尚千水不敢多话,由他抱着自己一纵跳出房外。

空气沉静,借助冰点蒙光,高止弃瞟了眼左手的水杯,水面正缓向左侧倾斜,嘴角弯起,不出所料,一个闪点刹间从右面发出,直取二人!他不慌不忙,带尚千水往左一靠,轻松避开。又顺势蹿过回廊,疾步如风般落在楼梯口处。

黑暗中,虽不视对方身影,却可从‘水面’获取暗示!杯中茶水左右摇晃,当重心倾于左,证明对方左身着力,由此投出的角度则为右,反之则然。如此方法,效果不差甚多。一波过后,全例闪避,高止弃已带尚千水横过客栈大厅,以最短距离直冲厨房,对方见状停了手……

突然间,震荡掀起,是那人用力给地板大跳了几下,杯中茶水因而抖溅浑浊,倾向难辨。高止弃一诧,对方逮中机会,再次投出一束,封了他手足三阳经穴道!

三阳经属十二经脉中的六脉,对方刻意针对,显然是忌惮当中东方极所入的阳性内力……

“可恶……”高止弃暗暗咬牙,但见厨房大门已近,正打算扔开水杯,与那人豁出一拼。

尚千水在他怀中没想太多,手指给杯壁轻轻一点,抖溅的茶水霎然静止,任地面震荡不已,始终澄清如镜,波澜不起!

“千水?!”高止弃眼中尽是惊讶。

尚千水回望他,“止弃……”

两人笼在一层幽幻蒙光中四目相对……

“啊!”这声是高止弃。

烈寒穿皮入肉,钻心蚀骨,那抱着千水的手臂就要被寒气凝结成冰!只因方才贯注于杯水动向而未得感知,当下心神一荡,才惊觉情况竟严重如此!他难抑痛苦的吟出一声,臂弯脱力松开……

“啊!!”这声是尚千水。

他从止弃怀中掉了下去,那身已然结霜冷脆的衣袍砸到地面,‘呯’的粉碎成粒粒冰颗!爬起来后,尚千水以双手紧紧捂住胸前心口,长发披散半掩酮体,千丝交错,透着凌乱而难喻的美感……

高止弃别开脸,血气上冷下热的,把牙一咬,抽水瓢一击削碎厨房大门,带人往里奔了进去。此时,那黑暗中的身影倏间逼近,一缕蔷薇花香嗅入鼻息,芬芳馥郁,娇艳欲滴,令他一个激颤!

“止弃?”尚千水低声唤他,自个无措。

高止弃强行扭回恍惚的心神,指向角落地方,声音夹带沙哑,“那有一大缸水了,要怎么做?”

尚千水抱着永凝珠,光身子的小步跑过去,见水缸口径足有半丈宽,便回头道,“来一起浸进去!”

“什,什么?”刚摸到的火折子滑手掉了,高止弃连忙蹲身捡回,只怕自己没听清楚,再问,“我也要浸?!”

“快点。”尚千水催道。

“这……”犹豫中,一股热流在体内涌荡,高止弃暗地怪罪在东方极那些阳气上,强自镇定道,“要么……还是先说清楚些……我们到底要做什么??”

事态迫切,尚千水无法向他详说,只得从简而道,“要让真气融入水中渡予你身,再以止水回溯我体内,这样才能把流出的真气收回。”

“什么你的来了我,我的去了你?!”高止弃听得唇干舌燥,满额大汗……

尚千水已先浸入水缸,但见他还在那莫名纠结,心急呼道,“止弃你快点,不然我怕要……”

话未完,一道猛闪破出,来势似要打碎水缸,高止弃反应迅速,挥剑气一击撞开,却觉另一只手背传来扎痛,所拿的那根火折子被暗器打碎了。

“你是什么人!”高止弃肃紧眉宇,手中水瓢聚起剑气。漆夜无光,于他的移影剑式劣势,所以这道不为问名,是要引出对方声响,寻声攻击。

那人显然并不买账,依旧潜于暗中无声无色,高止弃呼风作试,无奈不得结果。懊恼间,赫见一线绿光窜来,扎入了他左心天池穴,顿时难以呼吸,伏跪在地……

穿过屋顶窟窿,高止弃仰首望天,只见云闭天月,滴光不施,感丧而问:天不与他乎?

“止弃……”

听到千水的声音,高止弃回头淡笑,“没事的,我只是在想办法……”话半,脸上霎时目瞪口呆,“千水,你,你,你?!?!”

只见眼前一片凝冰浮荡闪烁,尚千水身体浸于水中,竟散发着冰蓝的光芒!

他的人生谷底在发光诶!!


论坛讨论模式 3321/148/2
登录 后参与讨论
乜水兔 只看该用户 发表于 5个月前 No.1
回复 前面看到正深情都有些難過了突然來一刀 還…

没事啦~~峰回路转了~~(谢谢亲的留爪!!)

土豆吃萝卜 只看该用户 发表于 5个月前 修改于 5个月前 No.2

前面看到正深情都有些難過了突然來一刀 還深深一笑 好可怕? 太太你好壞 毛骨悚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