钻心蚀骨的一刀

乜水兔

发表于 1周前

 2944 /  38 /  2

蔷薇香气弥漫满室,肆无忌惮的充斥了每一口呼吸,焰火摇曳,四面垂落的帷幔绯色暗魅,深映着两道几乎贴合在一起的身影。如梦似幻,似是而非……

“还记得么?那日,你在百通客栈,我的房间,那张床上……”

“呜呜…不要……”

“当时就像现在这样……”看着人儿颤抖而微弱的挣扎,高止弃悠悠一笑,把锢拥住他的力度施加得更重,“四周围没有任何人,只有我和你……”

“啊!别这样……”突如其来的施力,把尚千水勒得生疼。

“没错,”高止弃脸上笑意越发深迷,“当时,我就这样靠近你,抱住你,而你也这样一直轻轻地挣扎着,低声对我喊着,别这样……”

满腔满腹的烈酒把欲火浇得炽烈高涨,他声音沙哑得干裂焦躁,瞳光却明亮异常!

“然后我教过你,面对不愿意接受的人,要马上推开他……千水,你还记得吗?”

“唔……”

炽热的呼息徘徊耳畔,男人的一言一语,逐渐在尚千水脑中描绘出深刻的一幕……

高止弃把脸埋入他发丝之间,在粉嫩的后颈重重咬下一口,“千水……你现在知道我是谁了吗?”

尚千水难抑地仰头呻吟出一声,眸眶已湿润,“啊……止弃……”几乎下意识的,尚千水呼出了这个名字。

“千水……”

高止弃搂住他腰肢,眯着深色眼眸,一手拔掉了那根发带,看长长青丝乱散满床,进而又撕开他胸前衣襟,不予对方反抗,温热手掌强硬地探入了衣下凌冷的肌肤,氤氲之气缭绕朦胧,俊朗的轮廓,在泪雾中发生了唯妙的变化……

尚千水望着眼前的男人,身体在对方温柔的抚摸中忘记了挣扎。

“那日,我还对你说过很多话,那些话……你还记得?”

他倾身把尚千水背压在床面,遵从着内心欲望,渴切继续那日那场未曾了完的事情……

茫然间,尚千水颤抖着回应他,“记得……”

大手顺脊背缓缓下移,直至滑入埋藏于尾端间的缝隙,为尚少主带来了懵懂未识的感觉。凝望着身下难耐不安地扭动的人儿,高止弃戏谑一笑,“记得什么,嗯?”

尚千水轻轻地,以已含着咽腔的声音,向他道出那句与那日一样的话,“记得……我答应过你,一定会记住你说的话。”

话落,一记酒气弥漫的热吻覆盖在了柔润的唇瓣上,深深吮入,辗转缠绵,让所有的惊呼与感叹都化作了低浅短促的呻吟。

“止弃…真的是你……”

熟悉的气息,属于他的味道。尚千水破涕一笑,双手攀上高止弃后脖,与他紧紧相拥在一起。

忘情的湿吻碎星散落,在稚嫩如初生的白净肌肤上印过点点绯痕,一呼一息间,尚千水的声音已然朦胧,“止弃,你为什么要来?”

“千水,你又为什么要走?”他声音也变得低沉而粗犷。

“唔啊……”已确定是他,尚千水不再抵抗,全然张开胸怀,任男人恣意放纵,只是语中难掩黯伤,“止弃,对不起……”

“为什么?”高止弃没有留情,啃咬的激痛使尚千水倒抽一气,仰起纤细的脖子,呼出呻吟……

“告诉我,千水……你为什么一定要走?”

“不…止弃……不要,啊!”感觉男人突然在腰间用力掐下,刺激的疼痛,令尚千水受不了而扭身挣扎起来。

“我一直不想逼你,但今晚……无论用什么手段,我都要得到真相!”

“啊,止弃!住手…痛……”

充耳不闻,男人只顾不停地,使劲地,把更深的痛楚施予他,甚至近乎疯狂的,想要从他那颗无情无感的心脏里挖出鲜活血肉一般!

“没用的,根本没用……”承受着心脏内激烈的撕裂,尚千水痛苦而迷惘的摇着头,口中反反复复只有那几句含糊不清的话语,“没用……我走不了的,哪里都走不了……什么都做不到……做什么都是没用的……”

这种难以理解的顽固坚持使高止弃失去了最后的耐性,长久以来积压着焦躁与恼怒的冲破了心闸,一发不可收拾的如汹涛般涌遍全身!高止弃瞪开赤红的双目,把身下的人儿狠狠掐住,吼声逼问,“为什么,到底为什么!!告诉我,尚千水!!”

“我……止弃…我…啊啊……”尚千水咬紧了嘴唇,强忍着身体一浪浪传来的剧痛,绯红脸颊湿满泪水。

“快说,说出来!!”高止弃突然将尚千水拉起来,再猛地翻身,以彼此面对面的姿势又一次把他重重压下去!大床在水面上失控地摇晃,那近乎癫狂的混乱,彻底打碎了满池止水……

“啊,不……不啊……”尚千水无力抵抗男人的摆布,更无力道出对方想要知道的那个真相……

“千水,告诉我!”

他狠力咬破了他凌冷如冰的血肉,蓦然真切地感觉到,那血液里一股至寒而纯粹的真气在幽幽流动,似有百年渊深,深不可测,不可思议!更不仅如此,其中还混杂着两种气息全然不同的寒阴真气,在流通心脏的经脉中不断窜乱交缠,剧烈抗衡……那蕴含着的内力,强大得能倾覆凡尘!

令人无法想象,如此剧烈堪比惊天动地的内功激斗,竟是每日每夜的发生在一个柔弱得仿佛轻捏即碎的躯体里……

那是怎样的痛苦?死去活来足够吗?

高止弃深深看着此刻被自己压于身下的尚千水,深深震惊着,脑海已在理智与疯狂中迷失了东西方向,心中只剩一种渴望……要逼他,逼他说出这一切的真相!!

“你身体里那堆乱七八糟又岂有此理的东西是谁放进去的?!是那个把你关在尚水宫不给走的尚天水吗?!还是那个一直缠扰你不放的男人?!他们什么关系?!他们跟你什么关系?!还有其他人吗?!!”

有个无理取闹的声音在波涛汹涌的心内叫嚣:他要知道!一定要知道!通通都要知道!!

“够了!!”

终于,尚千水再无法忍受的大喊出一声!

这不是他们之间第一次的较劲了,然而任如何两败俱伤的坚持下去,他与他注定不会得到任何结果……

“止弃,我的‘心’不是属于我自己,我不可能走得掉……”

一句话落,大床,池水,还有炽热的空气,所有这一切都静止了。

“……什么意思?”高止弃撑在他身上,哑声问。

“止弃……”微乎其微的声音,“止水之心,无爱无恨,无情无感。从我奉上这颗‘心’修炼止水心法那一刻开始,我的‘心’就与爹绑在一起了,永远不能离开他……”

对面男人无法理解与不可置信的震惊,他颤抖着,用尽挣扎的力气说下去,“止水心法是双修练成的心法,我体内的纯寒真气是爹渡予我的,我心受控于他,里面哪怕有一丝波动,他都会感受得到。无论我在什么地方,做什么,他都能知道……”

“千水,你……”高止弃哑着声音,干硬一笑,“你知道自己在胡说些什么吗?”

尚千水摇头,脸颊不住滑落泪滴,“还有那个男人,另一股纯阴真气是属于他的,他同样也能主宰我身体,我的心都在他们掌控之中,永生永世不可能再走……”

“千水,你在说什么梦话?”高止弃伸手轻轻拍打着他湿满泪水的脸庞,“乖,醒了…别胡思乱想的……”

“止弃……放弃吧……我们都放弃好不好……”

“那些又是你从书里看来的东西对吧?真是的,小傻瓜……”摇了摇头,高止弃温柔地搂他入怀,“好了,没事的,我来带你走。”

“不……不可能走的……”尚千水蜷缩在男人的怀抱中,身肩瑟瑟,泪如雨下,“止弃……我很害怕,害怕这样子的自己,怎么办……”

胸膛深深一吸,高止弃微笑安慰道,“别怕,千水,我在你身边,不会让你有事。”说着,他横抱起千水,正想带他离开这个越渐压抑的房间,却发现怀中人儿好像突然笼罩了一重阴气似的,气息森森,“千水?”

“止弃,痛……好痛……”

“怎么了?”见他脸色痛苦,高止弃连忙将人放回床上,握住他的手问。

“止弃,我突然感觉好痛,你再抱紧我些好吗?”

听到尚千水哭着哀求,高止弃随即张臂抱住了他,“千水,你……唔?!!”

一把匕刃,一把寒冰特制的匕刃,就在这一刻,捅入了高止弃的腹部之中。

极尽凛冽的寒气钻心蚀骨,无情地噬向全身上下,四肢百骸,令人痛苦得难以言喻……

他抬头愕然看着他,他对他深深一笑……

“止弃,你冷不冷?”

登录 后参与讨论
乜水兔 只看该用户 发表于 3天前 #1
回复 土豆吃萝卜 前面看到正深情都有些難過了突然來一刀 還…

没事啦~~峰回路转了~~(谢谢亲的留爪!!)

土豆吃萝卜 只看该用户 发表于 6天前 修改于 6天前 #2

前面看到正深情都有些難過了突然來一刀 還深深一笑 好可怕😱 太太你好壞 毛骨悚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