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

小可怜

reindeer

发表于 6天前

 1800 /  53 /  1

最近的天气预报很准,说好晚上会下雪,第二天外面果然成了白茫茫的一片。

早晨的起床铃早就响了,可贺汀并没有起床的意思。

阎澍早就已经洗漱完毕,从柜子里找了两个暖足贴,放到了贺汀的床头。

“还有五分钟就来检查早起了。小哥哥赶紧醒醒,外面雪都有五公分厚了。”阎澍扯了扯贺汀的被子,心想这漂亮小哥哥怎么还爱赖床呢?

贺汀是一个前一秒还赖在床上不肯起,下一秒听到外面下雪了就能迅速爬起来的主儿。

一听到下雪了,贺汀立刻睁开了眼睛,坐起身,揉了揉蓬松又凌乱的头发问阎澍:“真的?你别骗我。”

“我骗你干嘛?快起来吧,记得贴上暖足贴,外面冷。”

阎澍指了指床头的两片暖足贴。

贺汀的视线随着阎澍的手指落到了暖足贴上,他抿了抿嘴,摇头。

“谢谢你啊,你自己用吧,我不怕冷的。”

阎澍知道贺汀不好意思拿,也不跟他理论,随手往兜里一放。

“行吧。”他又指了指手表,“你还有两分钟的时间穿衣服叠被子。被查到赖床要扣班级考核分。”

大雪过后,天终于放晴了。然而,冬日的太阳在寒意面前并没有什么作用。

阎澍和贺汀一前一后地在雪地上走。卡擦卡擦的声音,让贺汀一天的心情都好了起来。

两人没去食堂吃早饭直接回了教室,阎澍说付婷婷给他们带了早饭。

“阎澍!!!!!!”

阎澍的凳子还没坐热,教室门口就传来了付婷婷的怒吼。

“你大爷的!明明来的比我早!还让我给你带早饭?!还两份?!”

付婷婷把两份早饭扔在阎澍桌上,继续吐槽,“你是不知道,排我后面那几个高二的女生对我买三份早饭有多不满。我他妈回头说了一句,这是给你们的阎澍哥哥买的早饭。”

“你猜怎么着?一个个的学姐学姐叫得我都要吐了。”

阎澍没理付婷婷抽疯,把其中一份给了贺汀。

“哎呀,这早饭是给贺汀的啊。我说你今天怎么要吃两份呢。”

付婷婷双手托脸,语气瞬间放软,笑眯眯地看着贺汀,“贺汀以后来不及买早饭跟我说啊。我起的,可以给你买的。”

“啊…不用了,我自己可以的。还有,谢谢你给我们带早饭。”

怎么好意思让女生带早饭呢?也只有阎澍做得出来了。

“没事没事!为帅哥服务是我付婷婷的荣幸!以后有什么要用到我付婷婷的地方,尽管开口!”

付婷婷偷瞄了一眼阎澍,狠狠地瞪了他一眼,小声bb,“我就不爱给这种傻大个带早饭!哼!”

“差不多行了啊。”阎澍轻拍了付婷婷的脑袋,“终于请你吃饭,这个星期的数学作业不会的我都讲给你听。行了吧?”

付婷婷一拍手。

“痛快!”

今天的数学课,贺汀依旧是浑浑噩噩度过的。直到最后一分钟,老师宣布下午的两节自修课用来数学小测时,贺汀才打起了精神。又在下一秒耷拉下了脑袋。

自修课前,贺汀都打不起精神来,哼哼唧唧什么东西都没学进去。

阎澍看贺汀实在开心不起来,放柔了声音安慰他,“只是每周一次的限时训练而已。就当平常的练习,嗯?”

“没事。”贺汀趴在桌子上,闷闷地,“我每次遇到考试…数学考试,都这样。”

阎澍乐了:“哎,小哥哥。人家都是产后抑郁症,怎么到你这就成了考前抑郁症了啊?”

“我才没有…”

“你有。”

“我没有!”

“你就有。”

“阎澍,你好幼稚啊!”

阎澍揉了揉贺汀的头发,“是是是,我最幼稚了。”

被阎澍这么一闹,贺汀差不多把对下午数学测验的烦躁感抛到了脑后。

周围的女同学们似乎早已对每周一次的数学考试习以为常。写作业的写作业,聊天的聊天。似乎没有一个人在为考试作准备。

平时测试的难度不大,以阎澍的水平,花了一节课的时间就做完了。当他检查完试卷后,就时不时观察贺汀的做题情况。

选择题能做前面五题,后面能蒙对两题。填空题做了三道都对了。第一大题做对了,立体几何第一小题证明需要花很长时间来思考,第二小题不知道怎么建立空间直角坐标系。后面的三道大题做了等于没做。

啊,看来得下一番功夫啊。

收卷后,贺汀又不开心了。

“嗯…考前抑郁成了考后抑郁了,小哥哥?”

阎澍跟贺汀一起趴在桌子上,两人面对着面,挨得有些近。贺汀觉得变扭,把头转到了另一边。

“等卷子发下来,我帮你一道一道的分析好不好?”

“小哥哥?”

不理他。

阎澍站起身,绕到贺汀面前,低声细语,“我给你补数学,你别不开心了。行吗?”

“我没不开心,我一直都这样。过会儿就好了。”

贺汀也坐了起来,给了阎澍一个比假笑男孩的笑容还假的笑。

阎澍揉揉贺汀的头发,真是个小可怜。

“我出去一趟,过会一起吃饭。”阎澍不知道从包里拿了什么,对贺汀凶巴巴地说,“要是我过会回来你还是不开心,那我就真让你不开心了。”说完,还装模作样瞪了一眼贺汀。

贺汀看着阎澍离开,心想,阎澍看起来那么好,怎么会打自己呢?

晚安!

登录 后参与讨论
土豆吃萝卜 只看该用户 发表于 6天前 #1

賀小哥哥是軟萌易炸屬性 好可愛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