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不是要去表演系吗,导演系好不好跟你有什么关系?」

麟杙公子

发表于 6天前 修改于 6天前

 1791 /  101 /  2

九。演员

肌肤间的触碰,陌生又熟悉,哪怕只有一瞬,都仿佛将指纹印上后颈。

陈甯下意识地缩了下脖子,转而对主持人笑道:“辜导太抬举我了,哈哈哈。其实辜导的爸妈,以及这么多年来学校的老师,都很支持他的导演梦的。”

辜子传坐姿更放松了些,“后来我技术成熟了点,班上有些大大小小的活动需要出个视频,就也是我来弄。甚至陈甯他们班有什么活动,租了正儿八经的摄影装备,也叫我去拍。”

他话是冲着记者,却一直看着陈甯,“我们俩上的学校一直挺鼓励学生搞这些课外的东西,后来学校要拍个宣传片,也是想要个噱头,就让我去当导演。我刚上初二,天不怕地不怕地,让我导我就导了。”

陈甯不敢面对辜子传的注视,身子往边上侧了些,表情却仍兴致盎然:“学校还挺重视这个宣传片的,也不完全相信他,还找了个技术指导。结果辜导谁都不听,就要按照他自己的想法拍,还让我去当宣传片的男主角。不知道当时他的分镜本儿还在不在,一页儿页儿的,整整齐齐,拿去给校领导看,得,技术指导也不需要了!后来这片子传上网,可把我们学校炒红了一把,记者啊什么的都来了,我还当上个小网红呢!”

记者不由打趣:“你这男主角,还真是从小当到大哦?”

陈甯摆手:“那不是原来找不到别人嘛!”

记者垂头不语,在本子上匆匆记录。陈甯说完这句,就莫名陷入了冷场。他不敢去看辜子传,一双手搅在一起,心里莫名地不安,觉得自己说错了话,却又不知道错在了哪里。

记者抬头,朝陈甯体谅地笑笑,换了个话题,“我的感觉啊,辜导似乎很早就确定了自己的导演梦,那陈老师您呢?您是央戏毕业的,那您是什么时候,决定去报考表演专业的呢?”

陈甯:“其实……也就是那个宣传片之后,才有了这个想法。”

“高二文理分班之后,我的成绩一直不是很突出,高考的话,是上不了太好的学校的。家里看我给辜导演个宣传片,还挺有模有样,就问我要不要艺考试试。我当时,就是个半大孩子,对电影、演戏的想法,都是跟辜导有样学样,依葫芦画瓢来的。那个时候,对以后的人生也没什么想法,觉得演戏就是一件挺好玩儿的事儿。家里人说,你长得也可以啊,镜头里不丑的。我一想,是个出路,正好不用天天做题了,行,那就艺考去吧!”

陈甯28岁了,换下拍摄的华丽衣饰,就穿一件宽松的蓝色毛衣,他把袖子撸上去,露出来的脖子、手腕,都白得刺眼。他头发有点长了,耷拉在额前,没有一点成名演员的优越感,说起十年前的事情,眼神里的温柔与羞涩,就像一个,能在麦当劳里偶遇到的,普通的、有点帅的、能引起路人注视片刻的,大学生。

记者被陈甯这说法逗得笑出声来,“那辜导呢?辜导对你艺考的想法支持吗?”

陈甯一愣,下意识侧头,撞上辜子传的视线。

十年了。他都快忘了。

他的演艺事业,他依附辜子传而生的演艺事业,其实从一开始,就并未得到过,辜子传的祝福啊。

“艺考?你在搞笑吗?艺考要考什么你都不知道吧?要考形体锻炼,要朗诵,要台词好,要唱歌跳舞,甚至还要给你一个情景,你现演给他们看!不要以为有一张脸就可以当演员!你专心学习不行吗?非要去凑这个热闹?”

陈甯确实不知道,艺考要考的东西有那么多。可辜子传拍了他这么久,给他编了那么多故事,自己在他眼里,却依然连演员的边都挨不上吗?

那日,两人不欢而散,陈甯一口气下不去,回家就宣布自己要报考表演专业。家人迅速托关系给他找了央戏的任课老师,从头给陈甯掰形体,练台词。他决定下得晚,于是休学,脱产准备考试;而辜子传上了初二,课业渐重,登记了住校,一周才回来一次。

两人至此,便很少见面了。

陈甯形体不算好,可受辜子传这些年调教,台词、演技、一点就通,进步飞快。专业的老师带了他一年,考学前松了口,说陈甯央戏、京影都没什么问题,让他考虑考虑,哪所更为心仪。陈甯自己更倾向于央戏,但京影的导演系却好得多。虽然上次被辜子传那样贬低,他内心深处,还是抱着和辜子传同校的念想。于是,陈甯犹豫了两天,还是给辜子传发了短信。

「诶,你觉得央戏和京影,哪一个比较好啊?」

辜子传回得很快,也很简短。

「央戏。」

意料之中。陈甯接着试探:「可是京影的导演系更好一点……」

辜子传这下回得更快了:「你不是要去表演系吗,导演系好不好跟你有什么关系?」

陈甯扭头,不假思索地回答:“支持!他当然支持!”

他笑起来,眼睛弯弯的,“我学校都是辜导帮忙选的呢!”

目光打在脸上,比白炽灯更烫。陈甯不去看辜子传,对着记者,笑意盈盈,好像盛着满室的日光。

十年了。小传,十年后的我,总该是个演员了吧?

登录 后参与讨论
念辞 只看该用户 发表于 4天前 #1

呜呜呜好扎心啊 心疼陈甯(⑉꒦ິ^꒦ິ⑉)太卑微了⑧

匿名咸鱼 发表于 6天前 #2

都离的很近啊,但是感觉陈甯还要受打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