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古代/止水无为/章 四十一
半夜三更去洗澡
发表于 5个月前 修改于 3个月前

“半夜三更去洗澡,此人必有神经病!”

话毕,高止弃拉过张破木椅子一坐,长发披散,衣沾酱油,洗过了的脸上玉树临风,神情严肃。与他正对坐着的是林孤凉,打光胳膊,袒露胸膛,神情凝重。

再看那张隔在二人中间的破木桌子,上面堆满了高止弃从面粉袋里倒出的杂物:吃剩的鱼头,带牙印的大骨,炒焦了的姜蒜,咬过一口的红椒,发黄的菜头……诸如此类。

“这是什么?”林孤凉问。

高止弃随手拿起桌边放的茶壶,给自己倒了杯茶,然后问,“这是什么?”

“茶。”林孤凉答道。

高止弃仰头把茶一饮而尽,举起杯子再问,“这个呢?”

林孤凉眯眼,“茶杯。”

高止弃点头,指向桌子上面的一堆剩菜残羹,咬出两个字,“暗器!”

林孤凉深起眉头,“直接说重点!”

“重点就是……”晃了晃手中茶杯,“你家里何时多了茶具和茶叶这两种东西?”只见对面损友浑身一抖,高止弃乘势进问,“是那个‘女人’买回来讨好你的?”

“十二她说想喝茶……不对!”重点并不在此,林孤凉立即转回话锋,“你问的事情跟这堆……这堆‘暗器’有什么关系!?”

高止弃又道,“他住在这里,每天给你洗衣做饭?”

“说重点!”林孤凉红了脸的气道。

高止弃定声,“若我猜的没错,这堆‘暗器’就是你们前晚吃剩的饭菜!”

话说那日尚千水无顾失踪,高止弃怒气冲冲的赶来长生镖局找人,结果只遇上林孤凉与那个十二笑同在一桌吃晚饭。当其时,他随意瞥了眼饭桌,却是将那摆的每一道菜都清晰记下,绝无错漏!

林孤凉凑过去仔细观察了一番,那颗红椒上的牙印确实有几分眼熟……

“就说那个‘女人’身份可疑,让你看好他的!”高止弃用力直瞪。

林孤凉无奈道,“能看的都看了,但也不是什么都能看的呀……”

“你看到他晚上去过哪些地方,做过哪些事情?”

“她说蔷薇楼里有跳舞的花仙因病缺场了,要马上回去替位,而刚好又有个大客雇我去那当保镖,完事后我们恰巧在路上遇着,便一起回来了。就这样而已,有何不妥?”敢情事中存有不少难以告人的私隐细节,林孤凉削枝去叶的,只道了棵主干。

“还有呢?”高止弃眯眼继续问。

“还有……”林孤凉想了想,“回家前,我们一起在街头吃了碗三鲜面,那味道啊……比你客栈的要好百倍!”话中带着回味无穷的陶醉。

“还有呢!”

“这工作完了,饭也吃饱了,还有的当然就是回家洗澡睡觉啦!”又多余的补了句,“她睡楼上房间,我睡地下这里。”

高止弃一拍桌子,“你没看见吗,他刚才偷偷溜了来我的百通客栈!”

“她去找过你?!”林孤凉讶问,“找你做什么??”

“他跑来我家,用‘暗器’掷我!”高止弃指着桌子上那一堆玩意,咬牙切齿。

“唔……”林孤凉埋头沉思了一会,然后抬头,“不懂。”

“这人身法鬼魅,在黑暗中游走自如,一手点穴技巧精准犀利,百发百中。”高止弃以二指夹起一颗蒜头,挥手击向林孤凉右肩静穴,“所以,我怀疑他是蔷薇楼里养的杀手!”

林孤凉聚气至肩膀穴道,把蒜头反弹回去,“为什么蔷薇楼的杀手要向你掷蒜头?”

“这么说,暗器最大优点是可以乘人不备,直取要害。但最大缺点,则是东西使出后大多不可能再捡回去,所以一定会在场留下证物!”高止弃又夹了那颗红椒,指间运风,以更快的速度击去。

然而还不够快,林孤凉闪手接住了,“你意思,那杀手用这些东西代替暗器,是为避免身份暴露?”

“但他低估了我……”高止弃不放弃,又挑了块菜头,再试一次!

这次速度快得几乎无影,林孤凉未及看清就给砸中了脸额,可惜并不是高止弃目标所取的抽舌穴。强求速度便会失去精准,隔空点穴的绝技非一日而就,如此看来,对方也是个根基深厚的人……

又道,“还记得当日在烟池庄,最后把尚千水抢走的四个女人?她们身法极致,且跟这个叫‘十二笑’的一样,肩背有蔷薇刺印,定然都是蔷薇楼的人。”

礼尚往来,林孤凉扔了条鱼骨过去,正中对面损友的脑门,“你在蔷薇楼嫖吃赖账,得罪那里的女人,惹她们来寻仇了?”

把鱼骨扫开,高止弃一字一重,咬出三字重点,“尚。千。水!”

“什么??”

高止弃挑了根骨头扔去,“很明显,这是因为尚千水而来警告我的!”

“警告?”林孤凉接过骨头细看。

高止弃一手劈掉那骨头,扯开胸前衣襟,露出上身矫健的肌肉。

“你要做什么?”林孤凉不为所动的看着他。

“看这里!”高止弃两指并合,对准胸口右下运力一按,一丝墨绿隐浮于浅麦的皮肤表面。

林孤凉凑近一看,眼睛瞪开,“毒针!”

“你也记得在夜街遇上的红衣女杀手吧?”

蔷薇暗香,墨绿毒针从指缝穿漏而过的一幕霎现于林孤凉脑海……

高止弃按指在胸下,“这根毒针混在那堆乱七八糟的东西里面,亦是我疏忽不备,被他这一针刺入了要脉,若然不慎运功,毒性当即直灌心脏!”

林孤凉倒吸一气,只想到使出这种手段的人是十二笑,心里极不舒服……

…………

与此同时,楼下的澡间里面……

尚千水看着身前一桶满满的清水,好一会儿才回过神。轻轻一叹,解下披身的青灰衣袍。袍上沾满了面粉,白花花的抖落一地。又把束着长辫的发带扯了,千丝如浪散开,发丝间沾满了面粉,同样白花花的抖落一地……

又发了会呆,才把那件青灰衣袍放到一边,抱回永凝珠在怀,抬脚迈进沐盆。半身缓缓浸入水里,深深一吸,在水下憋过了好一阵,才小心翼翼地坐起出水。

他仰头轻倚在桶沿,垂目浅息。凌乱的发梢挂满了晶莹水珠,滴答滴答的滑落在湿润的双臂……

半响,澡间木门被推开,尚千水倏地一颤,回头望去,见一位红衣男子捧了套水蓝新衫走进来,在他跟前蹲膝跪下。

“属下失礼,让少主受惊。”

话未,男子抬起头,尚千水看见了一张风华绝艳的美丽脸庞,“啊,原来是你……”

“是我,少主。”

十二笑微微一笑,把那套衣衫搁上架子,拿过一套梳洗的器具走来,蹲身在沐桶前,轻轻执起几缕散落桶边的发丝,细心洗抹着……

尚千水乖顺地转回身,背靠在沐桶上,“真的是你吗,阿灮(同‘光’)?”

“少主,我名字就是十二笑呀。”男子笑了笑,木梳一遍又一遍地打理着手中长长的发丝,动作细致耐心。

尚千水浸泡在冷冷的水中,漫过胸前的水面一片静止无澜,止水心法犹运。白净的酮体泛烁着淡淡幽蓝,凝冰晶莹,剔透如玉。一朵殷红滴血的情花深深扎于他心口内,映在几欲透明的肌肤之上,艳色刺目……

“还痛?”十二笑有些担心的问。

尚千水抱起永凝珠,以此挡掩着那抹刺目的红色,只摇了摇头,低声问,“娘亲让你来找我了?”

“少主不让‘家常便饭’四人跟随侍候,在外风雨无常,夫人是担心你会受歹人伤害,才特意安排我在暗中照顾少主的。”

尚千水转过头,目光在男子美艳而亲切的脸容上,想着从初遇蔷薇楼一直至现在,自己竟完全不知道那位浓妆艳抹的‘十二笑’便是他……

低低地,又问,“阿灮,我这次又犯错事了,是不是?”

只见十二笑连忙放下木梳子,修长的手掌轻捂在千水双唇前,“少主请一定要记着,‘十二笑’才是属下的名字。这次是属下失责,让少主受伤了。”

尚千水抿住唇,双眸湿润的点了点头,只等对方那手刚松下,随即呼出一声,“不!”

十二笑一愣。

“不,我没有受伤,止弃他没有伤害过我!阿……十二,请你别把今晚发生的事情告诉娘亲,可以吗?”目光充满切切的恳求。

十二笑苦眉道,“你身怀有尚宫主亲予的纯寒真气,寒躯凛体,本应不可随意近人的,为何要让他碰你?”

“……碰?”尚千水脸上愕然,懵惑不解。

十二笑叹下,贴近低道,“少主,那种事情并不是普通的事情,你不能随便与他人做……”

想起止弃与他也说过这样的话,尚千水怦然一颤,淡蓝幽散,半身几乎站出水面,紧张问,“这,这事情……是不是要有感情才能做?”

“有了感情,你们更加不能做!”十二笑把他摁回水里,也是紧张。

千水越发不解,又回想到爹的说话,便问,“那是像爹说的,要没有感情来做??”

当知小少主心性单纯,生而不谙尘世之情,哪好解释何谓‘以身相许’呢?十二笑只与他道,“无论有没有感情,你都不能与尚宫主以外的任何人做这种事情。”

“可是……”千水抱紧着永凝珠,“止弃他救过我,我很想在走之前,帮他做一件事情……”

“你这样帮不了他,只会给他惹来更大的麻烦……”十二笑黯色一叹,继续为小少主梳理着长发。

“十二,求你……别把止弃的事情告诉娘亲……”千水咬了咬唇,转来再次求道,“他对我很好很好,绝对不会伤害我的,你们千万别要伤他!”

“千水……”十二笑只得又问,“刚才你与他打架了吗?”

“不……”

但见尚千水摇了的头又点,点了的头又摇,一头摇摇点点,那长长的墨发在十二笑手中溜来溜去,拿不好了。最后,他抱球低头道,“我们吵了几句而已……”

“吵得厨房也爆炸啦?”

千水脸蛋一嘟,“止弃那混蛋出口骂我爹,我打了他一下,但他竟然点了把火说要来看清楚我的胸,所以我才跟他争起来,结果不小心烧着了厨房的柴草,然后我们都急着想办法救火……”

又道,“那火救着救着,止弃突然又不救了,只站在大水缸旁边愣看。看着看着,他还搬柴生风扇火的用那口大缸烧起了水来,弄得好热好热的,然后……”话时,千水的目光很带激动,“然后就‘轰隆’的大爆炸了,我第一次看见,好厉害!”

每听见一声‘火’字,十二笑那身便微抖一下,手不由自主地摸向自己的脸……然而当留心到话中事态时,又叫他额间划了滴汗。

…………


论坛讨论模式 3613/132/2
登录 后参与讨论
乜水兔 只看该用户 发表于 2个月前 No.1
回复 我突然想起我好久没来看了都忘记了……😅…

谢谢!之前感觉不怎满意,而且很多预设的脑洞都没有发挥出来,翻来覆去,还是决定把这篇重修了。。。OTZ 。哎!

土豆吃萝卜 只看该用户 发表于 2个月前 No.2

我突然想起我好久没来看了都忘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