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现代/你在和谁说话呢/第七十九章
发表于 3周前

僵持的空气中,温烈丘憋闷且失措。

趴了片刻,李负代慢吞吞撑着自己坐起来,他垂头愣了一会儿,转而又笑出来。以前,他无所谓,被谁看到这带着耻辱的疤痕他都无所谓。可现在,温烈丘不行,唯独他不行。

“对不起,我……”温烈丘看着李负代迈下床,随手捡起不知是他俩谁的t恤套上,驼着背,在思考什么。

“那个。”李负代侧过头,脸对着温烈丘却不看他,他手在后脑勺挠了挠,“……能忘了吗?”说着说着,他像被自己逗笑了,又轻轻叹了一声,“算了。”

“……对不起。”隔着一件衣服,即使是自欺欺人的掩饰,也是维持完整的防护。温烈丘知道,他掀开的,是他最后的尊严,比掀开皮肉,都疼得多。他却只能无力地重复这三个字。

“又不是你弄的。”李负代耸耸肩,说得轻松,“干吗要道歉。”他光脚走到门边,手搭上门把转开,门开了一条缝隙,“我先出去了。”

“你去哪儿……”温烈丘急了。

他这么问李负代才想起来这是他的房间,他颤着睫毛,“……要不,”他始终不看温烈丘,还若无其事的模样,“你先出去?”

温烈丘跳下床去推门,却没推动,李负代默默用力抵住了他。

温烈丘说,“你让我去哪儿。”

“你的家,你想去哪儿就去哪儿。”李负代牵强地笑着,“我没事儿,我就想自己呆会儿,然后就、睡了。”

如果他一副都快哭了的样子是没事儿的话,温烈丘想不出什么算是有事儿了。

“你们、需要我的帮忙吗。”他们的争执再次惊动了对面的宁见渊,从李负代被拉走后他就没再关门。再次听见声响探头出来,就看见了两个半裸的少年,一个光着上半身一个光着腿,模样都不愉快。

仿佛在井底看到了一根绳子,李负代迈开步子就往宁见渊那边走。

温烈丘面色一变,立马抬手揽着腰把李负代截了回来,把人塞回门里挡住,他盯着宁见渊温和的笑脸,客气又疏离,“不好意思又打扰你。”他不理会身后人的抵抗,任他推撞也不挪开一丝空隙,开口依旧是对着宁见渊特有的寡淡,“但我们的事情,和你没关系。”

话说完,温烈丘顶着身后压力,挤进去并关了门。

一晚的时间,剧情跌跌宕宕。宁见渊看着紧闭的门莫名笑起来,两个都还没成年的崽子,再怎么折腾,看起来也只像没长出鬃毛的小狮子。

门关上了,温烈丘在门前挡着,认真道,“我们谈谈。”

“谈什么,我的疤?”笑着说完这话,李负代的情绪明显到达了一个崩溃的临界点,却又被他自己活生生压了下去。他站了一会儿,垂头把剩下的衣服穿好,“……我不想和你呆着了。”

温烈丘一滞,“……想去宁见渊那儿?”

“嗯。”

“这些都随你。”温烈丘快步站到李负代面前,掰着他的双肩让他看自己,“但要等我们谈完。”

“可以啊。”其实不用温烈丘钳着,李负代也没力气挣了,“……明天,你想谈什么都行。”

他有气无力的模样再次让温烈丘不忍心了,但他知道有些话必须此时此刻,说清楚。

“真的,我保证。”李负代一直看着别的地方,近乎祈求,“明天肯定好好和你谈,现在我只想自己呆会儿,行吗。”

他没了半点儿神采,像被厌弃又像厌弃着世界。看着这样的李负代温烈丘心里狠揪,他皱着眉,突然把李负代收进了怀里,“我哪儿也不去了。”

怀里的人没有动作也没有反应。

“……我哪儿也不去了。”温烈丘紧搂着李负代重复着,也是肯定着,“……哪儿也不去了。”

“什么……”下巴压在温烈丘肩膀,李负代终于有了回应。

“我要留下。”温烈丘抱着李负代一刻不松,这话一出口,憋闷了许久的情绪在这一瞬间似乎都得到了宣泄,那些让他为难的烦躁的,在这些话说出口之后,无疑都找到了最好的解决办法。说完这话的同时,他也认定了,困难挫折也好,磕绊徘徊也罢,他想和李负代一起经历,他依旧想让李负代参与他的生活,也想参与他的所有。

李负代喃喃又问,“为什么。”

“……你说过你要带我回家。我得留下,免得你说话不算数。”李负代的脸贴在他颈窝儿,温烈丘能感觉到他的呼气很轻缓,“我陪你一起找家,然后跟你回去。”

两人之间良久沉默后,李负代缓缓抬手抓住了温烈丘的衣侧,“……要是找不到、回不去呢。”

“我说过,你想做什么就做什么,即使回不去,我们还是可以一起考大学,一起生活。”这些话几乎是下意识的,说完温烈丘自己都一阵失神,“……只要你愿意,我可以收养你一辈子,我就是你的家。”

实际上,真正让温烈丘不想离开的原因,在他心里,很复杂。他的复杂在于,他不允许叶贺这样的存在,也不能接受宁见渊这样的存在。

仔细去看,李负代身上有很多细浅的疤痕,不用想,温烈丘都知道拜谁所赐。李负代不是疤痕肤质,随着时间的洗涤,那些大小伤害留下的疤痕都没有特别突兀。可那个如同诅咒一般存在着的刻痕不一样,像是白绸上的茶水渍,显眼又碍眼。

被那样对待过的李负代,再萎靡再颓废再悲观,温烈丘都觉得不为过,可他没有,他不仅没有,他还在为靠近自己而尝试。

只是在这段儿尝试的时间里,宁见渊出现了,并成为了李负代可以信任的人。温烈丘不敢想,他不在的时间里,会有多少这样的人出现在李负代面前,成为宁见渊然后淹没自己。他能尽他所能不让李负代再受伤害,但宁见渊之类,想要杜绝,他就要守在李负代身边。

他要亲自看着他。

“温烈丘。”李负代听着闷闷不乐,开口的嘲讽力度却不低,“你是不是把考大学想得太简单了,你的成绩,毕业都有问题。”

温烈丘几乎被他气出笑,让他说出这些话不容易,他本以为,或多或少,李负代都会有些感触。他分开了些距离去看李负代,发现,这人不是没有情绪,只是在心口不一地逞强。

李负代不喜欢被温烈丘看到他现在的表情,压上去也咬在了他的侧颈,力度很大,留下一个牙印。

算还给他了。

李负代知道,在温烈丘的思维里,自己的找家和他所设想的一切,不冲突。也是因为温烈丘,李负代觉得,或许留在这里上大学也未尝不可。


论坛讨论模式 2262/338/2
登录 后参与讨论
碧窗有鬼 只看该用户 发表于 3周前 No.1

好疼人俩小孩儿,所以宁见渊只是助攻么?

Marionlin 只看该用户 发表于 3周前 No.2

耶!!更新了!爱你太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