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现代/夜晚来/02
02
发表于 4周前 修改于 3周前

天晚到达会议室时,龙明来的人已经入座,两个身穿西装的男子正背对着她,隔着半圆的会议桌朝对面的李总、部门经理、唐婉点头低声说着什么。天晚没怎么听清,也看不清他们的长相,只觉得西服剪贴适当,显得他们的背影成熟稳重。

李总似乎与他们寒暄了几句,说完看到了天晚,朝她招手:“天晚,来,坐。”

天晚连忙走到李总旁,放下资料,李总便开始一一介绍起来。她抬头看向对面的男人,一抬头便望进一双黑色的眼眸中,久违的熟悉感与紧张感又再袭来,她顿时呼吸一室,真的是他!眼眸的主人似乎也感受到她的紧张,突然站了起来,看向她的眼神仿佛要钉穿她。

天晚在那一刻突然感到无地自容,她偏开了头,下意识地躲避男人的目光。

"这…?苏总?"李总对他的反应感到不解。

"嗯,只是觉得这位小姐看着有点眼熟,多看了几眼。"苏越阳收敛了神色,强压住内心的思绪,转头礼貌地朝李总微笑,接着把目光放在天晚身上,带着一丝歉意问道:“没吓着你吧?”

天晚闻言掉头看他,浓眉深目,鼻梁高挺,略微瘦削的下巴,唇线勾起一丝弧度,他有着精致的五官,此刻眉头轻皱,以略带担忧的眼神看着她,等着她的回答。

似乎,没有认出她?

天晚身上仿佛打开了某个开关,僵硬感与紧张感一点点褪去,她渐渐找回了身体的主控权。朝他摇摇头:"没事,您客气了。"

李总便继续向苏越阳与他旁边留着寸头的朝气西装小伙介绍:“这位是我们部门的宋天晚,小宋,后续有什么主要情况都可以找她沟通。”

"宋天晚。"苏越阳重复了一遍她的名字,嗓音低沉,而后笑道:“真好听,不过我是第一次听这个名字,看来今天是我第一次与宋小姐见面,怎么就觉得十分眼熟呢?”苏越阳话中带着打趣的语气,挑眉看她,伸出了手:"我是龙明的营销总监,苏越阳。"

天晚捉摸着他的语气,若是认出了她,恐怕就不会用这种轻松调侃的语气和她说话了,依他的性子,只怕下一秒自己就会被他拖走,哪会这么不急不缓地开玩笑?心中本应是松了一口气,却又感觉有着石子沉下心房的郁郁不快感,她是在期待什么,期待他会认出她吗?

当初离开他时想他忘了自己,现在他真的记不起来,不都是自己希望的吗?

天晚心中吐了一口气,回握住他的手,顺着他的话朝他点点头:“合眼缘是个好开头,苏总,合作愉快!”

介绍完双方后就开始了会议的正题,讨论了一个多小时基本敲定后,接下来就是紧密的跟进沟通直到合作项目上市,接下来的这些天都将很忙。

天晚心中盘算了项目的流程,心中有了底,整个过程中最重要的环节是产品的品质问题,其他的宣传,包装等都有专业团队负责,这次的产品采用了日本最新款的精密技术,需要技术层层把关。

"那么,产品质量还是重中之重的了,李总,不知道明天可不可以跟你们一起去工厂看看货?"苏越阳在会议的最后提出了问题,坐在他旁边的寸头小伙从资料书中抬起头,不解的看了他一眼,却没出声。

“嗯,可以的,”李总想了想明天的安排,顿了顿,接着说:"但是我明天要去外地开个会,不如叫唐婉和天晚和你一起去看看?"

苏越阳听完勾了勾唇,看向她们:“荣幸之至,那就先麻烦两位了。”

唐婉低头一笑,掩唇自带风情:"苏总客气了。"

天晚依旧朝他礼貌地点点头。

会议结束,苏越阳与寸头小伙被李总送出公司大楼,寒暄一阵便各自告别,唐婉娉娉婷婷地走上前,对苏越阳温柔一笑:“先前苏总说看天晚眼熟,我想了想该是半年前在贵公司举行的周年派对上对上面了吧,当时天晚非要争取名额去,还待了挺久的,怕是那时就见了面,后面忘了。现在看来真是有缘啊。希望日后能与苏总合作愉快!”

一旁的天晚本来心不在焉地在想事情,听到唐婉提自己,听着她的语气,好似自己要赶着往人家跟前送一样。龙明的周年派对?她记得好像有这么回事,但最后名额也没落到她头上,她对这个也不感兴趣。唐婉这么说,是要让她在苏越阳面前落下个什么印象?唐婉不会以为她之前找机会故意在苏越阳跟头露面的吧。

同样都是一个团队的,没必要这么坑队友吧?天晚默默地看向唐婉,不,如果是唐婉,联想到之前她对自己的态度,会这样也不奇怪。

天晚懒得与她计较,朝苏越阳微笑送别:"苏总慢走。"

苏越阳看着她的神情由呆愣转向平和,微皱的眉渐渐散开,与记忆中的那张脸一点点重合,让他有种冲动想上前细细抚摸她的眉眼,理智却死死的拉住了他。

“希望你下次再也找不到我……”她那时的声音还响在他的耳边,像一个诅咒让他日夜不安,他曾多害怕这个诅咒会成真。但在今天看到她出现在他眼前,他欣喜,却又恐惧,一种仍旧握不住她的恐惧却比找不到她时更甚。他面上表情不变,没有对唐婉的话发表意见,只是平静客套的朝天晚和唐婉点头笑了笑,转身上了车。

车开了出去,留着寸头的朝气男人坐在副驾驶,回头向后座的苏越阳问了他之前没在会议室问的问题:"你不是说明天不去工厂的吗?怎么今天就改变主意了,我明天还要陪你跑一趟。"何家成有些不满,明天他可是另有安排的,这下好了,又要取消了。

苏越阳听他颇有不满的语气,也没有生气,他与何家成曾经原是校友,之后断了联系四五年,最后又机缘巧合在一起共事,私下交情也不错,他回道:“你明天不用陪我去也可以,我一个人就行了,先初步看看。”

"真的?"何家成再次确认地问道,见他点点头,不禁笑了起来,露出两颗小虎牙:“你说你该不是看上哪个了吧?”他把双手枕到头后,想了想刚才的唐婉和宋天晚,自己接过自己的话:"那个唐婉长的倒是挺好看的,说话也温柔,另一个也还行,就是看着不爱笑,冰美人一样。"

“你看上的,不会是那个冰美人吧?”何家成想着苏越阳今天的举动,好奇地问道。

苏越阳没有搭话,他看向车窗外倒退的风景,心中想的是刚才临走时天晚那个淡淡的微笑。

她以前,并不是个不爱笑的人,也并不如此沉着冷静。

无论是年幼时的她,还是成年后的她,在他的记忆中出现最多的,都是一副笑容可掬的模样,蹦蹦跳跳的像只小兔子,遇到喜欢的东西就冷静不下来。和他说话时眼睛像藏着星光,而专注看向他的时候,让他感觉仿佛整个世界只剩下他们两个。

他喜欢她如此认真地看着他的模样。

她这三年,过的…好吗?

苏越阳不敢去问她这个问题,也不敢再像三年前一样强硬地把她拉到自己身边,不敢直接认出她,她今天…回想起今天天晚逃避看他的眼神,那一幕让他心中一空,重见她的欣喜感也一点一点地沉落下去,取而代之的是那仿佛会再一次失去的恐慌感。与三年前她离开他那晚看向他的眼神带给他的感觉一样。

如同沉溺于水中濒死之时氧气逐渐被消耗,眼前的光亮一点点消失,却无能为力。

越靠近,越害怕,咫尺可达的距离,缺失的三年时光,要以成倍的缺失的爱与耐心填补。

他会等,他会忍,他不会再放手。

徬晚下班时下了场小雨,天晚没有带伞,从地铁站跑回家时不可避免地被淋到了。她进了门先洗了澡,再随便煮点面吃掉后就四仰躺在床上,房间只留一盏昏黄的台灯,开始整理今天的思绪。

感觉自从苏越阳走后,今天一整天状态都有点不对,精神难以集中。

果然还是因为遇见了苏越阳的原因吧。他总能轻易让她紧张起来。

这是一场意料之外的遇见。

她从没有想过再次相见会像今天这样,以合作伙伴的形式,打了她个措手不及。不,或者说,她从未幻想过要再见到他。

毕竟当时下决心逃离他的是她自己,想再也不要回到他身边也是自己。

但他似乎不记得她了,不知是不是与她三年前为了逃离他给他下了药而造成了他的记忆障碍有关,她与他相交集的小时候和长大后的事……如果他忘了那些过去…

或许,也挺好的。

以一个陌生人的身份重新进入他的生活,说不定对他们都好。

天晚摸向床头柜,那里有一个相框,她拿过来,右手轻轻抚摸着相框上的照片。相片里的背景是一片长堤,几只飞鸟掠过天空,长堤的围栏前站着一个十一二岁的男孩,皮肤带着病态的苍白,面容清秀,前额的短发被风吹起,他看着镜头,笑意溢满了眼角。

"哥…"天晚呢喃叫道,声音轻颤,手指摩挲着照片中男孩的笑容:“三年后,我又见到了他。”

三年后,她又见到了他,这是结局,还是又一个开始?

天晚凝视着照片中的面孔,叹了口气,最终把照片放下,盯着头顶的天花板,慢慢地闭上了眼睛。


论坛讨论模式 3169/200/0
登录 后参与讨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