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小说/无题/无题
发表于 1个月前

Ⅰ.

今日的天气还是老样子,雨下个不停。偶有穿着凉鞋的女生提着裙子,一脸厌恶地淌过地上的泥潭,嘴里抱怨着诸如“昨天天气预报不说是晴天吗”的话语。

“对不起。”

我默默地在心里道歉,并竭力露出抱歉的表情,但那女孩注意到我后,只是烦躁地翻了个白眼,便皱着眉头绕远开去。

乌云低低地压在头顶,臌胀得似乎随时会被撑破,街上奔跑着的人们一边张望躲雨的地方一边小声咒骂着这乱糟糟的天气。我在湿热的空气里也微微有些不爽快,啪嗒啪嗒地抖掉身上的雨水,狼狈的样子让远处一个老太太扑哧一声笑出来。

大概是因为我的工作是“经手死亡”的缘故,每次执勤都会碰上不合常理的坏天气。不过其他工作同事似乎并没有这样的遭遇,明白说出去会招来怎样不信任的目光,我从未对他们讲过自己没见过晴天的事情。

雨势丝毫没有减弱的迹象,雨点笔直地从天上砸下来,毫不拖泥带水,却让人有种这场霪雨将会永不停歇的错觉。

我拖着湿淋淋的身子踱步到附近一家音像店旁,脚上的泥印会弄脏地板,所以我只是靠在门边,聆听店内缓缓流淌的音乐,这就是我的目的。打工的小姑娘跑出来,拍拍我的头,然后亲昵地伸出手掌说:“握手。”我扭开头不予理睬。

这次情报部给予的设定是一只不讨人喜欢的流浪狗,如果要扮作乖巧的宠物犬,我还真有些犹豫该不该把自己的手放上去。

情报部给的外貌和身份是配合工作来进行。只做好自己份内的事情,往大了说,这就是我的处世哲学。小姑娘见我不领情,只好尴尬地笑了笑,悻悻地回到店中。

舒缓的旋律伴着温馨的灯光从门扉中漏出来,刚闭上眼睛欣赏,却忽地听到有人靠近的脚步声。大概是工作对象来了吧?我缓缓地抬起头。

Ⅱ.

作为观察对象的男人出现了。

男人的名字叫做丰田,他穿着整洁而廉价的西装,脸色苍白得像鬼魂一样,落魄地从刚进行过面试的公司中走出来。情报上说,这已经是他求职第四十次失败了,光凭这一点,我便很是佩服他的毅力,但明显丰田先生并不这么想。

他撑着一把老旧的雨伞迷茫地站在雨里,眼神涣散。几个说笑的女高中生走过,瞥了我一眼,纷纷窃窃私语:“看,那条脏兮兮的狗,呜啊,好恶心!”听到“狗”这个字眼时,他神经质地抽搐了一下,抬起脸四下张望。我有些惊讶地看着他的反应,因为情报中并没有提到丰田先生的名字与狗有什么联系。

“那是自卑感。”上司如此告诉过我,“你的观察对象是一个自卑心理严重的失业者。”

什么是自卑?情报部的家伙不肯回答我的问题,他们总是轻笑着说:“你没有知道的必要,千叶,这和工作没有关系。”然后挥挥手把我打发开。我们的任务仅仅是在工作对象身边呆上七天,决定这个人是否应该死去。很轻松,所以大多数同事也明显是草草写好报告,想方设法躲懒。尽管我对人类没有什么特殊的感情,但是至少每一次的工作也会认真对待,很多人不理解,这也是我讨厌他们——特别是情报部的家伙——的一点。

丰田先生慢慢地向这边靠近,在不到二十米远的地方停住,挑了个长椅坐下。大概是失去了躲雨的心情,他随手一扔,被粗暴对待的伞咕噜咕噜滚到了满是积水的地上。

“啊呀。”

他轻轻地惊呼了一声,然后疲惫地弯下身去拾捡。再一次小心地将伞靠在椅子边上,但刚刚放手,又是啪嚓一声溅起水花的声响。他好像放弃了一般直起身子来,他的脸上镶嵌着一双死人的眼睛。

“我真是什么都做不好。”

他自虐地咀嚼着这句话凄惨地笑起来。

“好想工作啊。”

雨点毫不留情地浇洒在他整洁的西装上,留下深色的印子。

我想抖抖身上的水,凑到丰田先生的身旁,但此时视野里出现了一只沾满泥点的高跟鞋。一个看起来并不很年轻的女人蹲在我面前,手里拿着一把大剪刀。她脸上的笑容有些奇怪,明明是短发,发尾还翘得一塌糊涂。她嘴里嘟囔着“剪断”“切成一块一块的”“再黏起来”一类模糊不清的词语,剪刀咔嚓咔嚓地在我眼前晃来晃去。

这是某种最新的打招呼方式吗?我疑惑地直盯着她。

她并没有做出任何回应,只是亢奋地打量着我的全身,手里的刃器越逼越近。

Ⅲ.

“仙台市里有个精神失常的女人。”

“什么叫精神失常?”

“你的流浪狗形象会刺激她的神经,迫使她攻击你。”

“这次的工作对象不是个男人吗?还有,什么叫精神失常?”

“让她发狂只是为了促成你和丰田的接触。”

“你还没有回答我,什么是精神失常?”

“你的问题太多了,千叶,这和工作无关。”上司不耐烦地揉了揉太阳穴,看起来并不想继续这个话题。太让人伤心了,他管这个叫解释。

“总之,那个精神失常……”他开始考虑选择能让我闭上嘴的措辞,“脑子有病的女人,会企图干掉你,而你的外表——”他好像故弄玄虚的样子刻意停顿了一下,露出一副不大讨人喜欢的嘴脸,“浑身泥浆、瘦骨伶仃的可怜流浪狗,正好是丰田形象的映射不是吗?”

“这条狗和我是一样的。”

“没有人喜欢。”

“什么都做不好。”

“被强权威胁着。”

“孤身一人。”

“所以他会产生一种同类意识,保护你,就是他从现实中假借来自我拯救的妄想。”怎么样,这个获得接触的计划很不错吧。上司得意洋洋地挑着眉毛问道。

“顺便一说,你也不用过多和那个拿着剪刀的疯女人纠缠,她好像也是最近的工作对象,我记得的确是……”手指划过工作记录簿上密密麻麻的人名,“是交给鸟取负责的。那么,还有什么疑问吗?”上司像是处理完一个大麻烦一样,放松地倒进椅子的靠背。

“什么是同类意识?”

“千叶,现在就离开我的办公室!”

“喂,你在干什么!”

一条长长的影子罩住了我们,丰田先生站在那里,但是看到女人不正常的笑容,似乎又有点后悔自己一时冲动的多管闲事.


论坛讨论模式 2187/36/0
登录 后参与讨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