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page / Original Novel / 旧时云起 / c53
c53
“辛苦了,欢迎回家。”

2019-11-20 00:54:43

李朝阳陪林洵异去了趟医院。他猜林洵异是这几天一个人在家没好好吃饭休息,每天又惦记着不开心的事,导致胃不太舒服、头也晕得厉害。

他们在点滴室找了个靠边的位置坐着,林洵异替李朝阳看着外套,李朝阳去帮林洵异取药。

取完药回来,李朝阳就忍不住第无数次问:“到底发生什么事儿了?哥。”

林洵异笑了笑,说:“你怎么也这样了?”

说的是李朝阳以前从不追问别人某件事,这还是他跟林洵异学的。

“没办法,不知道的话没法儿帮你啊。”李朝阳皱着眉道:“别说你能自己处理,那天要不是我们发现得及时,谁知道后来还会发生什么?”

林洵异却低着头闭上了眼睛,拒绝回答这个问题。

能说什么呢,被季城隅拥抱亲吻、被他在镜头前强迫着换了身衣服?说出去好像也不是那么刻骨铭心,何况李朝阳是熟悉的人,可以信任,但林洵异还是不愿意。

储存卡还在季城隅手里,季城隅到现在都没主动联系过林洵异,林洵异根本想不到季城隅会用这个把柄来威胁他什么,但终归是太不体面了,所以不想被任何人发现。

“也不打算告诉季南崎吗?”李朝阳又问。

林洵异摇摇头,“他们兄弟关系已经很差了。”

李朝阳有些不解,“已经很差了,那也不会在意更差那么一点儿吧。”

林洵异总算转头看李朝阳,苦笑了一声,说:“我有时候也会很迷茫,在很多事情发生以后,经常反思自己是不是做得不对,总有人说我理智,但我其实总在冲动。所以会想,如果我从来没爱过季城隅,南崎会不会像后来那样爱我。”

李朝阳不知道他们三个人完完整整的过去,也没跟季南崎熟到像林洵异这样的地步,不好轻易说这些,于是问:“那你爱季南崎吗?”

林洵异说:“接受他的时候可能是因为感动,但我当时已经做好了慢慢爱他的准备,至少不会再回过头去爱季城隅,或者突然去爱别人,我能保证只对南崎忠诚。”

李朝阳试探着问,“那,现在已经爱上了吗?”

“我明白你的意思,你是不是想说,没爱上的话,现在分开还来得及?”林洵异见李朝阳低着头,还有些心虚地摸了摸耳朵,不禁莞尔笑道:“南崎是有一点幼稚,很多事情都考虑不到,但他对我的感情很纯粹,现在还和最初一样热烈,我都能感觉得到。而且幼稚一点也没关系,慢慢就会长大的。”

李朝阳只能说:“你觉得幸福就好。”

“那你呢?”林洵异问:“不想继续了吗?”

李朝阳沉默了一会儿,还是把当初跟程酌分开的始末告诉了林洵异,详细到程酌每做一件事的目的,和多年前未满一周的恋爱关系,还有那三条遗失的短信。

说起年初在B市时见程酌的那几次,李朝阳的表情还是不好看,尽管没做错什么,仍觉得抱歉。

林洵异听完后紧紧皱着眉,抬起手想摸摸李朝阳的头,李朝阳一见那只手上扎着针,忙把他的胳膊扶着放下了,笑道:“谢谢哥,我已经痊愈了。”

“傻啊你。”林洵异说:“我是真的不知道这些,程酌根本没告诉我,只说是他的错,不然这个主编我也不会答应做了。”

李朝阳在心里默默地鄙视了一下:他还知道是他的错啊!

但脸上还是刚才那副神情淡淡的模样,说:“所以我也会很迷茫。我已经相信他是真的喜欢我了,不然有那么多人喜欢他,他没必要把时间浪费在我身上这么久,但是,怎么说呢……又有一点儿不敢。”

林洵异问:“对之前的事情还有顾忌?”

李朝阳笑着摇了摇头。

他其实没有恨过程酌,那本身就是父辈之间的纠葛,何况程酌虽然答应了他的父亲,但最后却仍因为某些原因,想尽了一切办法让他脱离那个漩涡。他后来的一次次拒绝,不过是对程酌当时决定放手感到失落。至于别的事情,欺骗也好,做戏也好,他当初就说过都无所谓。

“不该那么卑微的。”林洵异说:“你比他优秀得多,只可能是他配不上你,你不会配不上他。”

李朝阳连连摆手,“这真是很难苟同。”

林洵异道:“他自己说的,我就是转述。”

李朝阳有些诧异地望向林洵异,露出个不可思议的眼神来,“他可不像是会说这种话的人。”

林洵异就把程酌那天高烧不退的事情告诉了李朝阳,还重点强调了那句“他是为了接你的电话才把手烫伤的”,尽管那个电话其实不是李朝阳打来的。

李朝阳不禁想到某天出去外拍,那群八卦的工作人员里竟然还有个猜程酌是“自杀未遂”的,也不知道是从哪个角度把程酌那点根本没在外人面前展现过的脆弱看出来的。

“我没有要帮他说话的意思。”林洵异补充道:“就是希望你考虑的时候能去想的东西可以多一些,他的优点毕竟还是太少了。”

李朝阳笑着抓了抓头发,不太好意思说“我能看到的他的优点实在太多了”,于是改口道:“他要不是程朝羽的哥哥就好了。”

“你在意的是这个?”林洵异皱着眉想了想,记得程酌叮嘱过宋婉言住院的事情不要告诉李朝阳,现在只好先不说,“你跟你……跟朝羽妈妈说实话只是陌生人了,程酌一定会保护你不再被她伤害,就算以后牵扯出来其它有关利益方面的问题,程酌也有能力替你解决,或者替你出面。”

“嗯……我知道。”李朝阳说:“但目前还是有一点儿不能接受。”

林洵异道:“时间问题,会好的。”


两个小瓶很快就空了,护士给林洵异拔了针,左右张望着看了他们两眼,一步三回头地走了。

李朝阳跟林洵异出了医院,路上拦了辆出租车,先往林洵异家的方向去。

林洵异在车上说:“你下次出门该戴个口罩了。”

“不用吧。”李朝阳说。

他一直觉得自己辨识度不太高,扔进人群里虽然个子很突出,但现在一米八一米八五的人也不少了,不至于引人注目。

“之前不是总被粉丝认出来吗?”林洵异说:“你好像不太上微博,其实经常有人在路上认出你,但是她们不敢上去打招呼,所以会偷拍一个侧影或者背影,然后放到微博上去,隔天就会有人去那个地方试着偶遇你。我虽然不太赞同这个做法……但确实有很多人知道你。”

李朝阳可以说是大吃一惊,“不至于吧。”

林洵异笑着抬抬下巴,“你现在上微博搜搜看就知道了。”

李朝阳立刻把手机拿出来。

林洵异在旁边告诉他怎么操作,“点那个搜索框,输入你自己的名字,然后点上面那个实时。”

李朝阳一边输入名字一边好奇,转头笑着问:“哥你平时好像也不上线啊,你怎么知道这些的?”

林洵异回答得十分自然,“程酌说的,他每天都这么搜你,有几次看见几条不好的言论,他还拿他助理的号过去跟人争论,你是没看见他那时候的表情,真的很有趣。”

李朝阳手边的动作顿住,心跳却隐隐加速了。

然而他并没能顺利地搜索自己,程酌这时给他打了个电话。

林洵异无意间瞥到了李朝阳的手机屏幕,见程酌的备注前还有一个字母A,一下就能猜出来是什么意思,忍不住抿唇笑了笑。


“你现在跟林洵异在一起吗?”程酌问。

慌张的语气让李朝阳也跟着紧张了,“在的。”

“在哪儿?在家吗?”程酌话一说完就听见电话那头有汽车鸣笛,忙道:“先别去林洵异家,去个安全的地方。”

李朝阳想也不想,立即抬头对司机师傅喊了声:“麻烦您调个头!”

“我晚一点给你打电话,保持手机有电。”程酌说。

李朝阳连一个“好”字都来不及回答,电话就匆匆挂断了。

不回家,举动很明显,林洵异很难不往自己身上想,不禁问:“怎么了?”

“不知道。”李朝阳说:“先不着急,程酌应该在处理,但他先让我们去个……”

话音在这里停顿了一下,李朝阳怕直接说“安全的地方”被司机师傅听到,会被误会成别的意思。大脑飞速运转,等停下来的时候,李朝阳给司机师傅报的竟然是程酌家的地址,他自己都觉得有点荒唐。

林洵异知道这是什么地方,于是问:“程酌找我们?”

李朝阳摇摇头,“没有,他应该不在家,但我希望这个决定是正确的。”


事实证明这个决定的确是正确的。

程酌家附近很安静,应该是程酌所说的“安全的地方”。

林洵异跟在李朝阳身后上楼,犹豫着问道:“他要回来?”

“不知道,虽然不太好……”李朝阳露出个哭笑不得的表情,然后拿出口袋里的钥匙,直接开了程酌家的门,“但我暂时想不到别的地方了,总之我们先进来吧。”

李朝阳不清楚现在为什么不能回林洵异家,但他记得自己家的地址已经不是秘密了,所以只能把希望寄托到程酌家来。

好在这里似乎的确能承载住他的期望。

程酌家的狗一听见声音就从房间里跑出来了,林洵异蹲下来跟它握了个手。

李朝阳的情绪还不太放松,坐在沙发上拿出手机想看看微博上有没有什么动静,结果程酌的猫也从角落里慢悠悠挪了过来,跳上沙发,趴在了李朝阳腿上。

“别看。”林洵异走过来说:“是不是想看网上有没有相关的消息?别去看。”

李朝阳问:“可是为什么啊?如果跟季城隅有关,他名气不小了,一定能查……”

“别看好吗?”林洵异只是反复说:“别看。”

紧接着他的手机也响了,他低头看了一眼屏幕上季南崎的名字,不知道怎么面对,干脆直接关了机。

坏事发生的时候,大部分人都会选择逃避,林洵异也不例外。

李朝阳看了他一眼,最后也还是把手机放下了。


而另一边的季南崎,愣愣地听着电话里传来的忙音,张了张嘴,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好大的一盘棋。”程酌莫名笑了一声,“我看你就是真没吃过苦头,一点防备心都没有。”

“对对对,我的错,都是因为我,那现在该怎么办啊?”季南崎坐在程酌车里,无奈地把手机扔开了,“能不能都推到我身上来,大不了退圈,没什么舍不得的。”

“退圈不就等于默认了?”程酌说:“去找你哥,你敢吗?”

季南崎沉默了。

网上突然爆出消息,说“Z”的主编林洵异,跟季城隅多年前就是情侣,但被季南崎从中间插足,导致两人分手。于是季城隅跟肖令仪在林洵异的清吧接吻的那张照片也被网友“理解”了,认为季城隅是在气林洵异而已,何况那时两人已经分手,季城隅跟谁接吻都是个人自由,不算劈腿。

而肖令仪早期的微博没有删过,稍微看两眼就能知道他是季南崎的粉丝,这就莫名其妙又自然而然地演变成,一个真正失恋的男人和单方面失恋的大男孩儿在互相疗伤。

毫无三观可言。

后来又有人查到,那间清吧是季南崎送给林洵异的,日期明确,这就更坐实了是林洵异出轨在先,季城隅是“被害者”,肖令仪最多是无辜。

总之罪大恶极的只有林洵异和季南崎。

林洵异家楼下现在被记者围得水泄不通,甚至有季城隅和季南崎的粉丝往他们家阳台窗户上扔生鸡蛋。

“现在就是这样的时代,藏在家里并不安全,你哪怕没跟别人说过你家住哪儿,但一发生什么事,全世界连你全家的手机尾号都能一清二楚。”程酌说:“你就先庆幸一下林洵异平时保密工作做得还可以,目前没什么照片流出去。”

季南崎颓然道:“还不是早晚的事。”

“那你能怎么办?事情已经发生了,想想怎么挽回吧。”程酌又给季城隅打了个电话,确认始终是关机状态后,转头看向季南崎,“现在给你两个选择,一,找你哥,二,先躲着,有解决办法了再出面。”

季南崎苦恼道:“找那个肖令仪不行吗?”

程酌说:“没用。”

季南崎说:“那我选二。”

程酌便开车往自己家去。  

刚才去某电视台把季南崎接出来也费了番工夫,最后还是助理穿着季南崎的衣服,司机穿着程酌的衣服,被季南崎的助理护着从后门出去吸引了记者注意,程酌才赶紧跟季南崎从侧门溜走。

“我哥他真的那么恨我吗?”季南崎在路上说:“我从没做过什么对不起他的事吧,哪怕是他跟洵异哥……在一起的时候,我也是保持沉默保持距离从没想过要抢啊,我是在他们分开以后才继续追洵异哥的,何况他又没爱过洵异哥,那我应该有追洵异哥的权利吧?”

“你当然有,没说你不能追。”说起季城隅,程酌倒是比季南崎还了解,但发生了这么多事,程酌不至于还想着帮季城隅说话,于是只道:“但任何人都可以怪你哥,你暂时不行。”


到了家门口,程酌才稍微放了点心。他住的地方治安很好,除非记者是这里的居民,否则轻易进不来。

他重重地舒出口气,结果刚把钥匙拿出来,门就从里面打开了,李朝阳抱着猫站在他面前,微微皱着眉,但眼神却很好读懂,是在说:你总算回来了。

程酌心里有种陌生的感觉,一下子让他忘了现在不应该松懈,还是季南崎在身后推了他一把,他才连忙进屋。

季南崎一走到玄关就看见坐在沙发上的林洵异,错愕片刻后,忙上前去拥抱他。

程酌跟李朝阳不约而同地看了一眼,又同时转过头来看对方。

“我们是不是也得来一下?”程酌张开双臂说:“我还打算回家后给你打电话呢,直接省了,电话省了,担心也省了,真好。”

李朝阳摸了摸怀里的猫,道:“不抱了,不太方便。”

程酌笑了笑,也没强求,但说:“谢谢你来这里,真心的。”

这两个字对他来说很少有机会说出口,可一时竟想不到除了这句还能说什么。

“嗯。”李朝阳也笑了笑。

这时猫突然从李朝阳怀里跳下去,大概是饿了,方向直奔它的小房间。李朝阳的目光追随过去,还没看到它进房间里去,就猝不及防被抱进了一个温热的怀里。

“快说点什么。”程酌在李朝阳耳边道:“不然我就要哭了。”

说的当然是玩笑话,李朝阳没信,可却轻声回应了一句:“辛苦了,欢迎回家。”

程酌把李朝阳抱得更紧了,“真的哭了啊。”

李朝阳像程酌平时那样摸摸他的头,莞尔道:“好的。”

进入论坛模式 5165/408/13
13条直接评论<<    高赞评论    >>所有相关讨论
回复 “辛苦了,欢迎回家。”

哎哟朝阳真的真的太温暖了。哥哥真的做得太绝了,就算这样,林也不会再回去和他在一起,明明一开始是哥哥不想要的

回复 “辛苦了,欢迎回家。”

其实想说很久了,太太你真是良心作者,每一章字数都很多。我每次看到喜欢的文的时候,每次更新都不敢看太快,就怕这段看快了,下段就没了。但每次看你的更新的时候就会惊喜的发现,咦真好还有一段呢,很幸福的感觉,谢谢你哦,辛苦了

回复 “辛苦了,欢迎回家。”

感觉哥哥是喜欢上了林,或者说只是觉得爱自己那么深的人突然不爱了 觉得生气吧,可是你拥有的时候不珍惜,失去了却想用这种方式去破坏 太讨厌了ψ(๑∩⌓ ∩ ●)y

回复 “辛苦了,欢迎回家。”

呜呜呜呜摸头真的好戳人啊还“欢迎回家”呜呜呜呜,对小太阳来说程酌身边就是安全的地方qaq呜呜呜我哭的更大声了!!

The views, thoughts, and opinions expressed in the text belong solely to the author, and not necessarily to the author’s employer, organization, committee or other group or individual.
Report abuse at sosadfun@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