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page / Fan Fiction / 采访 / 02
02
但是格林德沃的反应和我们设想的很不一样。

2019-11-26 16:22:01

我拿出我的羊皮纸和羽毛笔,想着就算他从头到尾对我不理不睬,我也得硬着头皮做完我的采访。我开口了:“您好,格林德沃先生。”我说,“我想您已经知道了,我是娜塔莎·道维斯,正在撰写一部关于您的传记。我这次前来是想……”

他突然打断我:“在我得知你打算采访的内容时,我以为你是八卦杂志的记者。现在的历史学家都开始着眼于传记人物的私生活了吗?谁才是黑魔王最爱的女人?”

出乎意料,是吧,阿利克赛。弄清楚谁是黑魔王最爱的女人,这是我采访他的主要意图。我可没敢把这话写在申请表上,但我随申请附上了我的预设提问列表。没想到纽蒙迦德说的“审核”是让囚犯本人来审核。

还好,这点意外没有吓到我,我自己都佩服我当时的反应。我回答他说:“大势所趋,先生,人们不再满足于看那些关于您如何残暴疯狂的陈词滥调,他们希望更深入的了解您——譬如说,格林德沃先生,在我准备这次来访时,有人写信请我务必问问您:您的初恋是在什么时候——或者,我应该冒昧先询问一句,您有初恋吗?”

格林德沃终于转过头了。阿利克赛,他看起来和我们设想中的模样没什么两样——头发稀疏,苍白虚弱,骨瘦如柴,干瘪的皮肤上沟壑纵横。哪怕是一位杰出的巫师,囚禁生活也大大磨损了他的健康。他的表情也和我们设想中的一模一样——他对我笑,倨傲而轻蔑。

“我没有想到,”他说,“世人和从前相比竟变得更蠢了。”

“不,”我对他说,“只是您被囚禁的时间太长了,人们谈起您时已经不会再联想到血腥和杀戮——您已经过时了。”

我知道你肯定会很兴奋,阿利克赛,就像我当时那样。有什么比这句话能更好地羞辱他,一位曾经搅动整个欧洲魔法界局势的黑魔王呢?

但是格林德沃的反应和我们设想的很不一样。他大笑起来,那是没有一点恶意或嘲讽,极为爽朗的笑声。请求你的原谅,阿利克赛,大概就是从这一刻起,我很难说——我反感这个人。

格林德沃笑完了,转过身,坐到床边,正对着我。他打量了我一番,接着告诉我,他是有初恋的。接下来他根本不用我询问,直截了当给我拖出了他的初恋史——那是在他结束肄业后的旅行,回到欧洲大陆时,他遇见了那个人——”她“——据格林德沃所言,她和他差不多的年纪,一样才华横溢天资瞩目。“我像任何一个那个年纪的少年一样陷入热恋。”黑魔王对我说。他说他在每一次有据可查的行踪之外,都是和她呆在一起。他们彼此都对对方赞赏有加,相信对方就是那个将在以后的将来陪伴自己度过余生的人。

也许你读到这里会开始怀疑,阿利克赛,格林德沃可能只是临场编了个故事罢了。我只能说,那双眼睛里的怀念不像作假。

我当时有点晕晕乎乎。我知道人们总能找到相爱的闲暇,但是黑魔王在我心里不一样。虽然我们曾经不止一次开这种玩笑,但是……知道这真的发生过,还是不太一样。这样一个手段残忍,毫无良心之人,竟然也有过爱人吗?他居然也会有和恋人耳鬓厮磨的时候吗?我知道很多人为他着迷,他的一些部下中除了他的崇拜者就是他的爱慕者,但格林德沃从来没对他们中的某个人表现出过特别的感情来,他一直像个高高在上的君王那样,统治,索取,施舍,从来没有过爱。

“听起来您很尊重她。”

“她配得上我的尊重。”

“您会吻她吗?”

但是格林德沃听见这个问题后,尚还亲切的面孔立刻化为冷笑。

“你想问的不是这个吧?”

我意识到他在说什么,感到面颊如火在烧灼。

“无知的蠢人,”他骤然变得刻薄,“你根本无法找到重点。”

“您有过一位彼此钟情的恋人,我以为,这就是重点——”

“重点是爱,”他不耐烦地告诉我,“而不是我们是否‘做’过什么。我后悔把时间浪费给你,年轻的小傻瓜。你空有一颗不流俗的好脑子,却不知道该利用你的点子发掘什么——”

“我很清楚我要发掘什么。”我说。

我们很清楚我此行的目的,阿利克赛,我要采访格林德沃,我要挖掘他的私生活,我要写一本书,从一个刁钻的角度嘲弄他——他本来是一个才华横溢,长相漂亮的少年,为着他狂妄自大的性格,阴暗残忍的趣味,他成了黑魔王,然后成了纽蒙迦德最高的塔顶的囚徒。他是左右了欧洲魔法史的人,但是他没有亲人,爱人,友人。作为一个人,他是一个失败者,他所谓的崇高理想不过是他在为他的残酷扭曲受到打压后诞生出的黑暗的白日梦罢了。

可是,阿利克赛,如果这其实并不成立呢?

“我有过两情相悦的恋人,我还有过志趣相投的友人。”格林德沃对我说,“在我决定投身我要为之奉献一切的事业前,我拥有一个人可以拥有的一切——那些被称为‘美好’的东西。”

“我表示怀疑,”我试图最后维护自己一开始的观点,“志趣相投的友人?就我所知,您的部下里似乎并没有一个可以可以称得上是您的‘友人’的人。”

而格林德沃告诉我:“他当然不是我的部下。他是你们那边的。”

进入论坛模式 1906/36/2
2条直接评论<<    高赞评论    >>所有相关讨论
回复 但是格林德沃的反应和我们设想的很不一样。

这个姑娘是不是一个格兰芬多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The views, thoughts, and opinions expressed in the text belong solely to the author, and not necessarily to the author’s employer, organization, committee or other group or individual.
Report abuse at sosadfun@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