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page / Original Novel / 求生 / 末世·简单08
末世·简单08
这是一个高速路上的休息站,前不着村后不着店,荒寂无人的公路旁孤独地伫立着这么个只留空壳的休息站,黄昏

2019-03-14 20:27:42

2019-03-23 11:41:23

这是一个高速路上的休息站,前不着村后不着店,荒寂无人的公路旁孤独地伫立着这么个只留空壳的休息站,黄昏为它镀上一层凄凉的橘黄色。透过被砸掉玻璃的窗户,我看到休息站的超市里一片狼藉,外面的墙上溅着深褐色的早已凝固的血迹,一些异样的味道在空气中飘荡着。

我看到A,也就是于墨雁,他们那伙人站在不远处,盖勒特——虽然我已经知道他的本名叫弗伦茨,但我还是习惯叫他盖勒特——他站在于墨雁身边,身上换了一件漆黑的风衣。看到我们,本来没什么表情的脸上立刻扯出一个笑容。我木然看着他,接着意识到他是在继续和我装“情侣”,勉强向他笑笑,低头不再看过去。然后我后知后觉地发现:原来刚刚车上坐在前面的不是盖勒特啊!那会是谁?

“我们今天在这儿过夜。”刚刚打开车门告诉我们下车的司机对我和江图说,和善地对我们露齿一笑。他年纪看起来和我差不多,像个大学生。

“太好了,”江图立刻说,“我可不想睡车里。”他语调轻快,苍白的脸上露出高兴的神情。他此刻双手插兜,宽大的白色运动服松松垮垮穿在身上像极了校服,活脱脱一个初中生模样。

“我也是,”司机开心地说,“每次睡车里脖子都酸得要命!啊对了,自我介绍一下,我叫白皓。”他说完,突然转头,脸上露出目瞪口呆的表情,对车后一块以我和江图的视角看不到的位置喊道:“嘿,美女!你又抽什么风?”我向他的地方跨了几步,看到一个梳马尾的女人背对我们,正把耳朵贴在越野车的外壳上,一只手在不同地方敲敲打打。她对白皓的问话毫无反应,敲完这里,又换了个地方接着敲。看起来她就是刚刚坐在前面特的人。

“美女,”白皓无可奈何地说,“现在不是研究的时候,雁姐还在前面等我们过去呢。”但对方显然把他的话当做耳旁风。

“她是谁?在做什么?”我问。

“她叫庄琳,”白皓面色稍显古怪,“我们不久前……在一个精神病院遇到她。她很能打,雁姐让她来保护你们。”

等等,是我会意错了吧!庄琳不是神经病是吧?……于墨雁让一个疯子保护我们?!开什么玩笑!

敲击声还在继续。我不可置信地瞪着白皓,他无奈地长叹一声,扭头对庄琳说:“那美女,我们先走了,等你玩完记得来找我们。”他正要转身时,庄琳终于停下敲她那古怪的行为,转身向我们盈盈一笑。

我一开始以为白皓叫的“美女”只是一个烂大街称呼,然而我错了。

庄琳很美,美得很干净,让人惊艳的同时又显得很和善,像一捧闪着碎光的泉水,或是一阵携着花香的春风。

我看见她轻启朱唇,温和有礼地对我们说:“抱歉,让诸位久等了。”

说真的,别说她看起来还算正常,就算她真的疯疯癫癫,这么高的颜值,我也很难不对她产生好感。更何况她的性格看起来还很好相处的样子。我听见站在旁边的白皓立刻哈哈笑道:“不久,不久,等美女等多久都不算久!”

耽搁了这么些时候,等我们走到于墨雁那里时,之前聚集在她身边的人已经散了。这个皮肤粗糙黝黑,行为举止颇有军人风范的女人似笑非笑地看着我们走来,那双漆黑的双瞳扫过我时,就像有一把刀刺过来,挖出我不愿回忆的恐怖记忆――盖勒特温暖干燥的手心,他的食指压着我的食指,扳机扣下,死……

我低下头,捋了捋头发,避免和她视线再接触。

“抱歉啊,雁姐!庄琳对那辆越野车很感兴趣,研究了会儿。”白皓自觉充当调和者的角色。庄琳也很识时务地跟着道歉。

“道歉就不必了。但我希望别再有下次,庄琳。”

“我知道了,雁姐。”

接下来于墨雁就开始给我们讲守夜顺序和暗号,最后叮嘱庄琳保护好我和江图的安全,然后就让我们自由活动了。

她走后,我听见江图低声嘟囔了一句我听不懂的鸟语,接着,他仰头对我露出一个灿烂的笑容,拉着我就往超市里走:“姐,我们去找盖勒特哥哥吧。”这时白皓凑过来,饶有兴趣地问江图:“你刚刚说的是什么语?不是英语吧?”

“荷兰语。我母亲就是荷兰人。”江图说,接着他脸上突然露出黯然的神色,“她是我一生中最重要的人,在我十岁那年,她永久地离开了我。”

白皓语塞了,他讪讪地说了声“抱歉”,之后一路没怎么说话,好像沉浸在自己的思绪里。真让我松了口气。我学过一点荷兰语,江图说的绝对不是荷兰语。

我走进超市里,简直要被里面轻松愉快的景象惊呆了:有人打牌,有人跳舞,有人在睡袋上滚来滚去,还有人在听收音机里放的小提琴曲……嘿,这不是末世吗!为什么电台还会放音乐?我看向江图想分享一下我的惊讶,但他完全没搭理我,皱着眉头扫视着周围。

“你们的睡袋在那里。”白皓指了指一个略显空旷的角落,放着几个背包和叠起来的睡袋。没有人在那儿。

“你男票被‘大王’派去‘巡山’了,”白皓接着说,“大概会晚点回来。别担心,有庄琳在你们不会有事的。”

我正要说些感谢的话,突然一个尖利的女声插进来:“白皓!你有完没有?”

我看见一个黑皮肤的妹子气势汹汹向我们走过来。她穿着深色T恤,运动裤,头发高高扎成马尾,明亮的大眼睛怒视我们。

“我等了你半天了!”她走到白皓面前,揪住他的领口。我看到周围有几个人视线往这里瞟了一下,接着就继续各干各的,音乐声聊天声嗡嗡不停歇,权当什么都没注意到。

“这是雁姐交代我的事,小妍,冷静点,冷静点!”白皓双手上举成投降的姿态解释说。

“雁姐让你告诉他们规矩,几句话的事就完了。你在这儿磨磨蹭蹭舍不得走几个意思?”

“没有没有没有,小妍我哪里舍不得走了?我巴不得赶紧去找你。其实我马上就完事了——庄琳!他们就交给你了!咳!”他的领口被重重一拉。那个“小妍”看起来力气颇大,竟然让比她高一个头的白皓向前踉跄几步差点摔倒——这看着可不像情侣间的小打小闹,他是真的差点重重摔在坚硬的地板上。

女生大摇大摆地走过白皓。白皓连忙站起来跟上她,顺便回头向我们歉意一笑——恰好这时“小妍”回头看他,已经缓和的脸色瞬间又布满狂怒。她抬腿给了白皓一下,看得我差点惊呼出声。

“恋恋不舍地笑毛笑?你想睡她是不是?”我听得胃里一阵不舒服,我下意识地看了一眼庄琳,看见她一脸笑意看着白皓他们,就像旁观好友打闹一样。我突然觉得庄琳果然是个疯子:那个“小妍”说出这种话她竟不恼?要是换做我……

结果接下来我就听到“小妍”继续说:“呵呵,可惜人家现在有靠山,那个金毛厉害着呢,哪会再卖你?”

远远传来白皓的声音,但已经听不清了。周围喧闹依旧,好像没人关注过这里。江图笑得古怪看着我,我面无表情盯着他,大概觉得我的反应很无聊,他把视线移开了。

之前我在想,要是换做我,我会如何?

我会冲上去和她对撕,扇她巴掌,扯她头发,把她踩在地上,让她记住以后把嘴巴放干净点。

可实际上,我什么都做不到。

有人过来拍拍我的肩,我听见庄琳说:“我们走吧。”

我转身,看见盖勒特站在我身后。他穿着一件七成新的漆黑风衣,金发整齐地扎起来,英俊得像个从油画里走出来的人。他灰蓝色的眼珠望着我,关切地问道:“(你怎么了?)”

那一刻我差点哭出来,我想这个世界还是有人会关心我的。

但紧接着我强迫自己把那些委屈和眼泪压下去。

这关心是假的,我知道,如果我真的去找他寻求关怀和安慰,即使盖勒特脸上不表现出来,心里也必然会感到厌烦。我在原来世界习以为常的东西永远不会再有了,这里没有尊重,没有信任,没有关心。人人为了自己的性命努力着,哪有时间去真心同情别人微不足道的悲情?

可是,我看着盖勒特,弗伦茨,这个被拉入游戏就开始到处救人的家伙,又觉得很开心。不是真的也没什么关系。总比没有好。

进入论坛模式 2925/116/0
0条直接评论<<    高赞评论    >>所有相关讨论
The views, thoughts, and opinions expressed in the text belong solely to the author, and not necessarily to the author’s employer, organization, committee or other group or individual.
Report abuse at sosadfun@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