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读写交流 / 众交界线 /
16 是的,我觉得男女之间有什么不对劲的东西。女人对男人再也没有魔力了。 而男人对女人呢,有没

2019-05-14 15:42:40

5-8

"是的,我觉得男女之间有什么不对劲的东西。女人对男人再也没有魔力了。"

"而男人对女人呢,有没有?"

她考虑了问题的那一面。

不甚有。"她诚实地说。

那是她的青春反叛了。这些男子仿佛是这样的老,这样的冷淡。一切都仿佛是苍老冷淡。蔑克里斯是这样令人失望,他是毫无用处的。男子们不要你,他们实在不需要一个女人,甚至蔑克里斯也不需要。

而那些坏蛋们,假装着他们需要女人,而发动那性的把戏,这种人比一切更坏。多么悲惨呵!可是一个人不得不忍痛迁就。

劳伦斯说,眼下,没有一个男人需要女人,也没有一个女人需要男人,这是多么悲惨的情形。也许我们这个时代的人读来并不觉何等悲惨——这正是我们悲惨之处。

我们的社会上,并不缺乏那些仅以异性为人生某个阶段的必需品的人。这不是男人需要女人,而是家庭需要繁殖者,或者无聊寂寞的人需要共同取乐的伴侣。但极少有充分的连接和彼此接触。

甚至,在童年和少年时期,接触已经是罪恶的了。又经过制度的威逼,两性不得不互相利用或敌对起来。因此我们社会的两性通常视彼此为仇雠,或动物,或道具,或可怪的现象。


这并不是爱情的问题,那是找一个"男子"的问题。呵,你私下也许要恨这个男子。但是,如果他是个你所要的男子,那么一点私人的恨有什么重要!这并不是恨与爱的问题哟。

这一段向我们指出一种全新的男女关系——可以在精神上、社会身份上完全不匹配,但可以而且愿意彼此接触,这就够了。


那是一个独居着而内心也孤独着的人的完全的、纯洁的、孤独的裸体,不单这样那是一个纯洁的人的美。那不是美的物质,更不是美的肉体,而是一种光芒,一个寂寞生活的温暖的白光,显现而成的一种可从触膜的轮廓:肉体

而那个守猎人!他的纤细的白皙的身体,象是一枝肉眼不能见的花朵里的孤寂的花心!

这是康妮第一次看到了守猎人的半裸体,以及后面第八章回忆起该裸体得到的印象。

我给这里的肉体起一个别名吧:“姿态”。

不是面孔,不是身体的形状,而是身体的姿态,它试探着做某个动作而获得的暂时的矢量。

一个处在运动中的身体——一个举手投足表现出其孤寂的身体。


"我实在觉得如果文明是名副其实的话,便应该把肉体的弱点大加排除。"克利福说,拿性爱不说,这便是很可以不必有的东西。我想,假如我们可以用人工在孩子里培养孩子,这种东西是要消灭的。"

有趣的是,这类论点在当下极其流行。好像所有人都因肉体受到挫折,所以一定要消灭掉肉体的某些功能。但这其实正表明,我们对身体太忽视了,忘记了它原本能做什么。现代人是不会与自己的身体相处的人。


她多么憎恨这些空虚的字,它们常常站在她和生命之间:这些现成的字句,便是奸污者,它们吮听着一切有生命的东西的精华。

被奸污!唉!一个人是可以不待被人摸触而被奸污的!一个人是可以被那些淫秽的死字眼和鬼缠身似的死理想奸污的!

字眼如何奸污或者说亵渎一样东西,一个人?通过概念的暴力。通过庸俗化和笼统化。通过强制性代理。通过低贱的暗喻和诠释。

0条直接评论<<    高赞评论    >>所有相关讨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