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page / Original Novel / 缺氧 / 22 完结
22 完结
他们终于走到了这一步。 一周前,家中。杨韶在上网,林商在睡觉。他吃完药后总是乏得很,再加上吃东西不自

2019-05-16 18:57:51

他们终于走到了这一步。

一周前,家中。杨韶在上网,林商在睡觉。他吃完药后总是乏得很,再加上吃东西不自觉就会想睡觉,所以林商他现在处于“吃了就睡”状态。杨舒康催促杨韶快回公司上班,可是杨韶还是愿意和林商赖在一起。宁可发呆也不愿意动,这就是现在的年轻人。

必须要承认人有心血来潮要“做事”的本领。他打算背着林商偷偷撸|一发,杨韶于是趁着林商睡着了打开了小网站。但是小网站的内容露骨则露骨,勾不起他的性/欲。他需要一些更强的辅佐——林商。

他于是去求林商给他一点快乐,他也会给林商一点满足,可是遭到严词拒绝。失败是成功之母,哪里摔倒就在哪里站起来,可是林商没有给杨韶“站起来”的机会,他似乎看起来是很不情愿的。杨韶总不能逼迫他?杨韶这么想着,这一天的“做事”以失败告终。

四天前,杨韶买回来了工具和工具,他又要尝试了。不过这一次显得信心十足。他先是软磨硬泡林商同他一起看片子,这一步带着威逼利诱所以成功了。杨韶答应如果林商和他一起看电影,他就会把林商最讨厌的那种药和医生说换掉——虽然已经换过了,再换药是不可能的了,但林商还是答应了。毕竟这个条件听起来这么诱人,而他要做的只是看场电影。

当林商意识到这是什么电影时,他已经无法拒绝了,因为他不可以爽约,瞧,强迫症也可以很好骗。

本来看着索然无味的片子有了林商的加持,不知道变得多动人。他听着电影里时不时露出的呻/吟声,别说耳朵了连脸都是通红的。然后杨韶就顺其自然叼住了他的耳朵。

林商的耳朵很干净,因为他每天都会很细致的清洗,包括自己身上每一个地方。杨韶的舌头顺着林商左耳的耳廓舔舐着,然后时不时还会试图往里钻动一般,搅得林商整个人都化了。

他懒在杨韶的怀里,脑子一片空白。是药的原因嘛?他不知道,他只知道自己的身子现在全然叫嚣着要同杨韶做/爱。

但是林商又打住了,因为他虽然爱干净,但不至于每天里里外外都洗干净。他想,自己应该是被攻陷的那一个,那也就是说那个会那样进入到那里。他暂时还没有做好心理准备。杨韶只好掰过林商的手来抚慰自己,他是不敢对林商生气的,但是林商问他:“你生气了吗?”

“是,我生气了,你怎么补偿我。”他却这样回答。

林商很吃这一套,只要别人生气了他的讨好型人格就会出现:“那下次吧,过几天好吗?”等我洗干净……他最终没有说出最后半句话,但是足够令杨韶内心窃喜了。

杨韶算是了悟,对林商不能顺着只能呛着。他想到之前偷看到的林商的日记,他说他的自由就是他的牢笼。现在杨韶稍微理解了一点这句话的意思,虽然卢梭说我们每个人都是活在自由和枷锁之下,但是对林商而言自由让他去做什么反而是对他最大的禁锢。

他活在三个“我”中间,想要放肆又追求乖巧,他是超我的,但是他正因如此才想追求本我。所以让他自由的选择,不如拉着他一起沉沦。

所以,沉沦。

就在三天后。

一天前,杨韶被他爸爸杨舒康逼出门去,说他再不出门对林商也毫无好处。而杨韶其实乐得出门,因为林商看起来要在家做点什么不敢叫他看到的事情。事实上也确实如此,林商清洗自己的时候,旁边多一个人的呼都是污染。

他一个人待在屋子里一切准备就绪,差点忘记吃药,是杨韶打电话回家才看着他吃的。顺便看到了他那通红的耳朵和脖子。

林商因为没有好好吃饭,晚上吃了药有些干呕,这一幕恰好被回来的杨韶看到。杨韶瞬间打了退堂鼓,似乎没有什么东西比林商的身体重要。可是林商已经做好准备了,这是不是说明他其实,也是想要的?

事实证明林商没有给太多杨韶思考的空间,因为他实在是太可爱了,杨韶想。

于是乎他们就做了。

做完之后温存了一会儿,又做了一次。没有太多花样,也没有太多波澜,这是一个救赎的故事。

他曾经写下那些文字之前有所顾虑,现在他时不时也会感觉自己很脏,就是负面情绪,倒是没有别的意思令人恐惧。但是他知道一件事情,那就是他爱杨韶,也会有一天爱他自己。

他接受了杨韶的爱情,就等于他接受了他自己。而他的病历本,就是他们的“婚书”。这比所有人都浪漫不是吗?林商心里想着,迷迷糊糊睡了过去。

曾经的林商是这样的——我不想看到人世间美好的爱情,因为看着别人的苦难我才能有一点我或者林商有意义的感觉。我不是瞧不起他们的爱情,也不是想要插足他们的爱情,而是我没有办法接受我自己。如果所有人都很幸福,那么我就会看到我的痛苦。

“有一天你会爱我……”林商躺在床上喃喃说。

杨韶听见了,但是因为林商要睡着了,所以他只是轻声回了一句“我也爱你”。

“林商。”

进入论坛模式 1781/96/0
0条直接评论<<    高赞评论    >>所有相关讨论
The views, thoughts, and opinions expressed in the text belong solely to the author, and not necessarily to the author’s employer, organization, committee or other group or individual.
Report abuse at sosadfun@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