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page / Original Novel / 小公主 / 小公主
小公主
你的女儿会成为一位王。

2019-07-25 17:52:02

2019-08-07 20:51:55

小公主是国王最小的女儿,她有一头浅黄色的头发,被阳光一照,闪闪发光,看起来像极了柔软而昂贵的金羊毛。国王的头发是黑色的,王后的头发是褐色的,他们的六个孩子,也就是小公主的六个哥哥,有的头发是黑色的,有的头发是褐色的,绝对没有哪一个拥有和小公主一样金羊毛般的浅黄色头发。

小公主的母亲不是王后。

小公主的母亲是国王的情人,一位女爵,有一头和小公主如出一辙的浅黄色的头发,像柔软顺滑的金羊毛,披散下来直垂到脚踝。国王最幸福惬意的时光就是枕在这又长又柔软的头发上,闭上眼睛,聆听这位佳人悦耳的歌声。于是,在一个新月的晚上,他们有了小公主。

小公主出生时,正值一场盛大的庆典,窗户外人群的欢呼声盖过了屋内分娩者的呻吟。女爵身边只有她的朋友,一位占星师。她握着占星师的手,平安生下了小公主。然而,占星师看着啼哭的女婴,忧心忡忡地告诉朋友:你的女儿会成为一位王。

女爵很奇怪:成为王不好吗,我的朋友,为什么你的表情要这样忧虑?

占星师眼神悲伤,可紧闭了双唇,一句话都不再说了。

小公主的母亲没看到她的女儿成为一位王。小公主一岁的时候,王后死了,人们说小公主的母亲毒死了她。小公主两岁的时候,她的母亲死了,人们说王后的哥哥毒死了女爵。王后的哥哥听到流言,总是沉默不语,这更坐实了人们的猜想。

但是国王没有惩处他的公爵,他对他委以重任,信任他,爱护他。当王后的哥哥故意接近小公主时,国王从来都不加阻拦。

小公主叫王后的哥哥舅舅,就像她的异母哥哥们那样叫他。她的舅舅不苟言笑,总是沉默不语,就像当人在他面前暗示女爵死因的传言时那样,让人难以想象他在枢密院的会议上是多么滔滔不绝,能把其他大臣驳得哑口无言。他很少和小公主说话,但他总给她带礼物,一朵金蔷薇,一只金丝雀,一块琥珀,一颗水晶。很少有人会特意给小公主带礼物,所以小公主第二喜欢的人是舅舅。

小公主第一喜欢的人是她年纪最小的哥哥,六王子比她大三个月,和她就像孪生兄妹那样亲密无间,形影不离。他们的舅舅给小公主带的每一份礼物都会给他玩上一玩,他们的哥哥们每次遇见小公主时他也都在场,于是他的哥哥们不得不对小妹妹和颜悦色起来。

小公主就这么在宫廷里长大了。她的舅舅仍旧给她带礼物,从小孩子喜欢的东西变成小女孩儿喜欢的东西。她的哥哥们渐渐忘了她的母亲,真心把她当一个年幼的小妹妹来宠爱。小公主多值得爱啊——她像初雪一样洁白,像露水一样纯净,她从来不会计较你从前的过失,只要你对她笑,她就会对你笑,那笑容比阳光更温暖。

小公主十四岁的时候,大王子突兀地病故,他曾带着小公主和弟弟们去训练场上骑马。三个月后,二王子因为谋反被国王五马分尸,他曾在绿荫下给小公主和六王子讲王国过去的掌故。三个月后,三王子被发现在府邸中自杀,他曾经让小公主踩在他的肩头,去摘菜树上的熟透的浆果。国王秘密地埋葬了大王子,把二王子的头挂在城门上,焚烧了三王子的尸体,把骨灰洒进横穿王城的那条河里。国王还以一件小事为由,惩处了公爵,他故去的王后的哥哥,他的挚友,他孩子们的舅舅。他剥夺了他的职位,不再听取他的建议。

小公主十五岁的时候,她母亲的朋友,那位占星师不请自来,出现在她的生日晚宴上。

“你将为王,”她高声唱着,“阻碍你的将毁于他们自己,帮助你的将奉出他们的一切。你将为王。你将为王。”她干枯如骨的手放在小公主浅黄色的,金羊毛一样的长发上。她的头发已经留得如她母亲当年一样长了。

国王愤怒的下了命令,卫兵一拥而上。占星师的血溅到了小公主的花瓣一样的面颊上。第二天,国王宣布,小公主将嫁给他的仇敌,邻国的一位国王。他休战的请求和丰厚的陪嫁让这位国王答应了婚约。

小公主出嫁了,出嫁那天,她剩下的三位哥哥每人送给她一枚金叶子,祝福她会幸福,许诺他们会成为她的后盾。她的舅舅沉默地站在远处,在时候到的时候下令车队快点出发。

小公主成为了邻国国王的王后,她的丈夫对她浅黄色的头发爱不释手,他喜欢枕在那些柔软的金羊毛一样的头发上,听她唱歌。他喜欢给小公主许许多多的赏赐,用丝绸和珠宝装点她的娇容。他喜欢看她对他笑。

但他不会对她的王国心慈手软,他再度对小公主的国家宣战了。

消息陆陆续续传来。带她和六王子偷偷跑出去看狮子的四王子死在战场上。教她和六王子如何冥想的五王子刺杀国王,和父亲同归于尽。六王子成了新的国王,他们的舅舅成了宰相。但是为时已晚。很快,新的国王与他们的舅舅一起,成为俘虏,一同被押解过来。

他们全都被处死。小公主的丈夫没有让他们见面。

人们说,王后也会被处死,因为国王要娶一个新的公主。

一个国王不能处死他的王后,除非她对他犯了罪。小公主没有犯任何罪,但法师和牧首轮番向国王谏言,说王后是一名女巫,她的美貌带来魔鬼的诱惑,她的歌声可以祸乱人心。证据就是她直到今天还没有为国王生下一儿半女,显而易见,她和魔鬼做了交易。

王后被废黜了,但没有被处死。人们摇头叹息,说她果然就是女巫。国王并不在意人们的看法,他执意要保住小公主的命,把她安置在一间覆盖着藤蔓的房子里。他同时也在这里放置了许多的侍卫和侍女,确保小公主被好好照顾,插翅难飞。

国王迎娶了新的公主,她来自一个富庶的王国,比小公主的更富庶。他们的婚礼也比小公主的更盛大,灯火彻夜不灭,歌舞通宵进行。

那天晚上,谁也不知道那个藤蔓覆盖的房子里发生了什么。人们只知道第二天天亮,那里门窗大开,窗帘飘动,地上全是东倒西歪的侍卫和侍女全,他们沉沉地睡着,直到被人粗暴的推醒。

他们谁也说不清发生了什么,所以他们全都被处死了。

小公主在岩石上醒来,身边卧着带她出来的魔龙。这头魔龙就像童话中描述得那样,通体漆黑,双瞳血红,声音低沉,一看就是与神所敌对的邪恶。可是他面对小公主时,语气温柔,话语充满诱惑——

他对小公主说,在世界上最深的深渊里,有一把漆黑的剑,只要拔出那把剑,你就能实现你的一切愿望。

只要我拔出那把剑,小公主问他,我就能实现我的一切愿望了吗?

是的。魔龙说。

我需要付什么代价吗?

一切,魔龙回答,你将不复存在,所以,如果你没有坚定的决心,你不能拔出那把剑。

小公主没有犹豫太久。

怎样才能找到那把剑呢?她问。

我会带你过去。魔龙回答。

现在,小公主站起来,她很容易就找到了那把剑——它插在漆黑的岩石里,它比那些岩石更加漆黑,没有一丝光亮,如同黑暗凝聚而成。她向它走过去,因为她的靠近,剑上的花纹浮现出鲜亮的血红色,如同血正在上面沸腾。

只要我拔出这把剑,我就能复活我的哥哥,我的舅舅,我的那些在战火中惨遭屠戮的子民吗?她最后一次扭回头,看向魔龙。

深渊的魔龙向她点头:是的,只要您拔出那把剑,您就能达成您的一切愿望。

小公主握住了剑柄。

它比羽毛更轻盈,比灵魂更沉重,握住它需要永不回头的勇气,拔出它需要放弃一切的决心。

小公主拔出了这把深渊君主的剑,她浅黄色的头发变得漆黑,海蓝色的眸子变得血红。小公主获得了魔王的力量,也获得了魔王的知识。她知道了魔龙欺骗了她——魔王无法使人复活,只有神才可以。

魔龙深深地俯首,恭敬地迎接王的归来。小公主张张嘴,眼泪沿着嘴角滑进去,是咸的。

进入论坛模式 2878/139/0
0条直接评论<<    高赞评论    >>所有相关讨论
The views, thoughts, and opinions expressed in the text belong solely to the author, and not necessarily to the author’s employer, organization, committee or other group or individual.
Report abuse at sosadfun@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