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page / Original Novel / 我们都是光明的孩子 / 沉思
沉思
你有罪:你不珍惜你的命。

2019-08-22 23:23:26

德修伊德修伊跪在他房间里的小神像面前,注视着这尊神像。要是艾伦骑士在这里,他会把神官的这种目光称为虔诚,因为这雕像雕得实在不怎么样,别说比不上那些繁华之地的神殿里细腻动人的精美雕像,连这里大堂处的那尊神像也相差甚远。是,能看出,雕刻者很虔诚,雕的很仔细,打磨得很细致,但无奈他手艺的高度实在配不上他信仰的高度,结果让这神在人间的形象显得五官僵硬,造型抽象,不像一个人像,仅仅只是一个象征,在昏暗的烛光里乍一看,它甚至有点吓人。

但就像任何一个一丝不苟的神官一样,德修伊看着它,并不感到它有什么可怖或滑稽之处。毕竟再滑稽的东西,习以为常后你也会觉得它可亲。

德修伊很小的时候,就是对这种做工简单的神像祈祷的。那时候,他和母亲隐居在一个偏僻的村落里,那里见不到什么精致伟岸的白石雕像,能见到的只有这种:用粗糙的材料,通过粗糙的工艺,打造出的粗糙的神像。

你可以指出他雕的不好看,他的母亲对他说,但你要尊重他那颗虔诚的心。

那是他父亲雕的小神像。

德修伊不是在神殿长大,但他像那些在神殿长大的孩子一样,从记事起就学会了如何向神祈祷——他的母亲把这一切交给他。她同时也为他诵读那些神殿的典籍,圣徒的故事。精灵少有光明神的信徒,爱情并没有改变他的母亲的信仰,然而,她相信,虽然他们的儿子不能在父亲的陪伴下长大,但他仍可以在祈祷和礼拜中接近父亲——既然这位父亲决定,要把自己的信念和光明神的信念合二为一,那么接近神,就是接近他。

于是后来,看上去似乎是顺理成章的事,刚刚步入少年期的德修伊对母亲说,他也要和父亲一样,在大地上贯彻神的信念。

精灵回到她的故乡,她的孩子被带到圣地,成为教皇的养子。

这个影响一生的决定就这样定下,哪怕做决定的人当时根本还不明白,他所选择的到底是一条怎样的路。

德修伊闭上眼睛,寂静的房间里只能听到烛花爆裂的声响。几个月前,当他在禁闭室时,同样也只能听见这个声响。圣地的禁闭室同样有一尊小神像,他也同此时一样跪在神像前冰冷的地板上,彻夜未眠。他不是在冥想,而是在思索,绞尽脑汁的思索着,神的旨意到底是什么。他背诵着那些自小熟悉的典籍,神殿的规则和教条。他跟着这些前人定下的规范升起一个又一个念头——每一个看起来都那么正确,每一个看起来都拥有正义,可每一个都不赞同另一个,根本无法判定它们谁是谁非。

神殿的教条绝对正确,他如此对艾伦骑士说。他没对他说的是:神殿的教条不仅绝对正确,还彼此矛盾,每一条都指向着截然不同的方向,有的时候你根本分辨不清,你究竟应该按照哪一条做,怎么做。你所能做的仅仅只是祈祷,祈祷,祈祷,祈求神的启迪降临,祈求神的指引降临,祈求当你需要做出选择的那个时刻,你不会犯下大罪大过。

你有罪——

这是迦勒给他的信里写的头一句。

——你不珍惜你的命。

德修伊的嘴角短暂地上扬。

那是他刚刚踏上战场,清除黑暗的余孽时,他的老师给他和他的同伴的第一句教导。他的老师,就是他的养父,现在的教皇;他的同伴,和他并肩作战的少年,就是迦勒。

如果你看轻神给你自己的性命,你就会更加看轻神给其他人的性命。

德修伊的眉头再度皱起来。

他不能理解教皇,他教导他珍视性命,自己却放任异端审判所的严刑峻法。他不能理解迦勒,那个曾站在他身边的少年,青年,中年,而现在那个老人写信指责他的妄为在减损他们的势力。他不能理解整个神殿,他们所有人怎么能看着那双双绝望的眼睛,心安理得地安慰自己说,这是必要的牺牲。他甚至——不能理解神。神殿是神在地上的象征,是神意的体现。可这难道是神意吗?这一切——漠视,酷刑,屠戮——这难道是光明神为了阻止黑暗重临所作出的冷酷的抉择,这是祂所认同的必要的牺牲吗?

他其实理解他们。他只是承受不了那个小女孩儿看他的眼神。

可如果——如果神意真的是如此残酷,如此无情,需要用如此血腥的手段维持正义,阻止黑暗,那么,为什么,在那个小女孩儿的眼睛望向他的那一刻,神要启迪他,让他抱起那个小女孩儿,对他们说出“她不是女巫”?为什么,神要启迪他,让他在结束禁闭后站在教皇面前时,仍旧当着所有人的面,对这位父亲说出“我不为此忏悔”?

那时,他相信自己是获得神启的。因为他心意坚定,毫无疑虑,迎着迦勒的愤怒,教皇的失望,周围人形形色色的眼神,他知道他没有做错,就算被剥夺一切职位,沦为一个普普通通的小神官,被逐出圣地,他也心甘情愿。

但现在……他希望神能再给他一些答案。

迦勒在信中告诉他,他在边陲之地面临的是神殿已经觉察的一场阴谋,大陆各地包括精灵之森都报告了大规模野兽异常魔化的事件,而就在不久以前,异端审判所已经查明,这些异常魔化事件都有一个共同点:它们的发生地或发生地的周围都有兽人驯兽师出现,有几个地方甚至抓住了携带黑暗圣器进行魔化操作的驯兽师。

——如果你想做那个深入兽人之国,将阴谋调查清楚的暗探,我相信,哪怕是你,也极有可能殒命于此。

珍惜你的性命。那个记忆中正值壮年的教皇对他们说。

——但如果你执意要犯这样的罪,那么我,迦勒,发誓,我会尽我所能,减轻你的罪孽,让你的生命不白白损耗。

就像那之前无数个已经为神殿的大计,为神的大计无声消逝在黑暗中的生命一样。就像那些普通的人,那些被认为是值得牺牲的人一样。

他是一位红衣主教,一位实力匹敌圣骑士的神官,一位仍旧处于壮年期的半精灵,一为可以全心全意抗击黑暗的战士。他要把自己消耗在此吗?

他并非不理解迦勒的选择,教皇的漠视,整个神殿的麻木。他自己也曾做出过影响别人生命的决定,他自己也曾有过残酷无情,但相信这是为大义所必须的构想。

神啊,请启迪我。

他想到了他曾得到过的启迪。

那是错的。神从那个女孩儿惨白的尸体上告诉他。没有什么必要的牺牲,只有他们自己的骄傲,居然满足于这种下作的手段,居然认为止步于用这种手段换来的公正就可以安歇了。

他不会为此忏悔。那是错的。

他接着再想到:神也通过教皇,让他成为一个普通的神官。

他豁然开朗,明白了神给他的答案。他感到自己平静下来,从神像前站起。

不再心安理得接受,自己是不可牺牲之人,这是神给他的启迪。不再作为红衣主教,而是成为一个普通的神官,这是神为他安排的道路。如果寂寂无名的死去,就是神给他指引的方向,那么,他,德修伊,将欣然踏上这条道,并且尽最大能力,完成神的所愿所求,为神在人间的大计奠上一块基石。

*

进入论坛模式 2570/22/0
0条直接评论<<    高赞评论    >>所有相关讨论
The views, thoughts, and opinions expressed in the text belong solely to the author, and not necessarily to the author’s employer, organization, committee or other group or individual.
Report abuse at sosadfun@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