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page / Original Novel / 白塔手札 / 幕间·欢宴
幕间·欢宴
“愿我们的英雄在诗与梦中永世长存。”

2019-09-07 22:15:03

2019-12-31 23:55:27

“你好,我可爱的朋友。”公爵亲昵地拥抱乔伊,“见到您真令我开心,这是我收到最好的生日礼物了。”

“生日?……!”

“今天是我的生日,现下大厅里正在举办宴会呢……您想参加吗?我可以送您一套裙子穿。”

“我觉得……”

“您有任务吗?您只是路过还有别的急事?那我——”

“不,没有,我是专程来见你的……我想告诉你一些事情——”

雷蒙娜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翠绿的眼睛狡黠地望着她。

“今天可是我的生日啊,”雷蒙娜拉着她的手,“您非得要在今天推我去思考那些伤脑筋的问题吗?让我在今天得到一些特权吧——明天,好吗?您参加我今天的生日宴会,在这里留宿一宿,明天,您有一天时间和我长谈,怎么样?”

乔伊睁着她金黄色的眼睛,一时没想出拒绝的辞令。

于是雷蒙娜就让女仆带她去换衣服去了。

女仆不仅给她换上宴会的礼服,还把她的长发编起来。虽然乔伊反复催促,仍旧花了不小一会儿功夫。但她们的手艺确实很好,乔伊走进大厅,除了那双金黄色的眼睛比较另类外,和其他盛装的贵族夫人少女并没有什么区别——精致,优雅,漂亮。

也许是因为这样,雷蒙娜没有注意到她。

欧兰女公爵身边簇拥着一大群人,这一大群人围绕她和另外一个男人——看上去和她差不了几岁,头上戴着一顶金王冠。他和雷蒙娜谈笑,雷蒙娜报以全神贯注的倾听,兴致盎然的微笑。

乔伊努力倾听他们到底在谈什么。这里太吵了,她难以分辨……她抓到了雷蒙娜的声音……陛下,雷蒙娜这样称呼他。

“那是小莱昂王。”一个声音突然在她旁边出现。

乔伊瞪着不知何时起站在她身旁的男人——穿着宴会需要的礼服,白色礼服,眼睛在对上她时闪现了一丝金色,又恢复成平庸的褐色。

“哦,不对,”第七更正,“不小了,是莱昂纳特王了。”

“你认识雷诺西斯的国王?”乔伊问第七。

“你不认识吗?”第七反问。

“我不认识。”

“我可不觉得,”第七回答,“你的老师把什么都给你们讲过,你可能比在场的很多人都要清楚他的底细——他在他的父亲年纪很大时出生,他的父亲在他年纪很小时死去,他作为一个傀儡度过童年和少年,他表现出的手段和天性倾向——反倒是他旁边那位,艾尔可不会告诉你她的底细。”

“她的底细,她自己都告诉我了。”

“是吗?”第七反问。

乔伊紧抿着嘴,撇开头,接着去看雷蒙娜和国王。

可第七也没有离开。

过了一会儿,有个声音插入僵局:“你在这儿啊,我找你找得——这位是?”

乔伊想装作不认识第七,抬脚就走,第七却抢先回答了:

“这是我妹妹,亲妹妹。”

乔伊只好收回步子,向第七的朋友行礼。

“哦?”那人看着她,表情有些古怪,“为什么你妹妹会在这儿?”

“她喜欢在人间玩。”第七回答。

乔伊觉得第七的遣词有些奇怪。

“和你一样的爱好?”

“不,比我口味要窄,还是个没成年的幼崽呢。”

乔伊终于明白:“他知道?”

“知道应该对你敬而远之吗?”这人摇着手里的水晶杯,“是的,我知道。”

乔伊抿着嘴看着他。

他噗嗤一笑,对第七说:“你妹妹比你可爱。”

“也比我愚蠢。”第七说。他与乔伊对视。

“内海的风浪要刮到这儿了,”第七意有所指地说,“你不呆在那个真正值得你关照的人身边,却跑到这里来——”他看了一眼远处谈笑的女爵,“和一个不需要你关照的人打交道。”

“我所认识的人都有关照自己的能力,不需要我额外的保护。”乔伊回答。

“那你来打扰女爵干什么呀?”第七问她,“你看她和国王走在一起时,笑得多开心啊。”

“我知道她不爱那个男人。”

第七望着她。他身边的男人忍不住笑出了声。

“你妹妹真可爱。”他又说了一遍。

乔伊从他们两个的表现里察觉到了轻视。

“他们也许会结婚,也许不会,”第七轻声说,“但不是看他们间有没有爱,而是看结合的利益够不够多。”

“人与人之间的感情是更宝贵的利益。”乔伊回答。

第七勾勾嘴角。

“那么你觉得,她和谁有宝贵的感情?不要告诉我你认为你是其中之一。”

“我就是其中之一。”

“你感情用事,人类的贵族从不这样做。换个角度揣度他们吧,我的姊妹。想想他们在渴求什么,在攫取什么,在畏惧什么,在避免什么。”

“这个人站在你身边,又是在渴求什么呢?”乔伊问。

第七不说话。

这个旁观者倒是开口了:“不是每个人都有和我一样的渴求,小姐。不是每个人都认同,坚不可摧的感情是更为宝贵的财富。”

“你又如何知道,她与你不是同类人呢?”

对方笑着摇摇头,喝着杯中的酒浆,不再开口。

第七这时候插嘴:“你可以去找女爵了,她注意到你了。”

乔伊对上远处那双翠绿色的眸子。她敏感地察觉到——雷蒙娜不止在看她,还在看她身边的人。

她后知后觉地想起来——

“你们认识。”她对第七说。

“我们不认识,只是她小时候,我抱过她。”第七拍拍她的肩,“去吧,自寻烦恼的小殿下,但愿你寻到的烦恼只是小小一份,顷刻就能化解。”

*

“你抱过雷蒙娜女爵?”他问。

对方盯着吊灯,不回答。但他忍不住刨根问底:“你认识的人是她的父亲,帕雷萨将军?”

可对方仍旧不回答,而是问他:“他的大名到现在还这么如雷贯耳吗?”

“再过几百年,也还会如雷贯耳。”

“再过几千年就不会了,”对方摇着酒杯,“没人会记得他。”

他哑然失笑。

“怎么,你不喜欢他?”

“怎么,你仰慕他?”

“是。”他坦率地承认了。

“为什么?”对方这下子奇怪地看着他,“我以为你是那种对世俗的功业不感兴趣的人。”

“我是,但我不能对那样一个人物不感兴趣,”他回答,“如同从古典戏剧中走出来的英雄形象,强大而俊美,骄傲地要以一己之力违抗命运的洪流,最后却以悲剧收场。”

赫莫斯听到最后,轻轻叹了口气。

“这不是他。”

他于是低下头,看着水晶杯里的酒浆。

“也是,”他说,“真实的人不能长存不朽,美丽的传说才会代代不衰。不过,这对我们这些短寿的凡人来说倒是足够了。”他举起酒杯,向吊灯上一千簇摇曳的火光致敬。

“愿我们的英雄在诗与梦中永世长存。”

他把红酒一饮而尽。

*

进入论坛模式 2388/24/2
2条直接评论<<    高赞评论    >>所有相关讨论
回复 “愿我们的英雄在诗与梦中永世长存。”

带上王冠的是乔伊不是尼尼吗?我依然相信安迪这么做是有原因的,可能是为了战争的消失,可能是为了更多人的福祉,就像黛恩的父亲,上任教皇一样。老师的死或许是他为了什么而自愿做出的牺牲,乔伊会向前方而去。

The views, thoughts, and opinions expressed in the text belong solely to the author, and not necessarily to the author’s employer, organization, committee or other group or individual.
Report abuse at sosadfun@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