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page / Original Novel / 师门第一渣 / 断崖
断崖
难道师父已经恨我不成器恨到想把我扔下去清理师门吗?

2019-09-22 21:21:40

2019-09-22 21:22:10

师父向我微笑。他身后是云海翻滚,山峦如出水岛屿般孤独地冒出一个个孤立的顶峰。这里是极高的山巅,断崖之外就是万丈深渊。

我真不敢过去。

当机立断,我扑通跪下,扯起嗓子干嚎:“师父啊!您是我亲师父啊!饶了徒儿这次吧!!徒儿知错了!!!”

“哦?”师父收回手,挑眉道,“说说,你哪错了。”

“上月徒儿不该在您罚我没晚饭后逮麻雀吃。”

“还有呢?”

“……上上月徒儿不应该偷吃您放在案几上的桂花糕。”

“还有呢?”

啊?还有什么啊?

我脑子飞快一转,突然呼吸一滞,莫非——

我咬牙,向师父供认道:“……新、新年时,徒儿不应该偷喝您藏在厨房里的那瓶竹叶青!”

“果然是你!”

“师父啊啊啊徒儿再也不敢了。”

师父久久没有回答,看来是为这事儿没错了。我心里泪流满面,早知师父这么看重那瓶竹叶青,我当初就不贪一时之快了……然而那酒确实是好酒啊,入口绵软,回味无穷。

我这么想着,突然听见师父的轻笑声,笑声在我耳中比这山巅上的冷风还让我浑身凉飕飕。

“你起来吧。”师父说。

我心中警钟长鸣,以往师父不是这么个心慈手软简简单单就放过我的人啊?反常必有妖。我倒是不敢起来了,伏得更低以表忏悔之情,接着嚎:“师父——”还没嚎出那个父,我便听见长袍破空之声,心里暗道不妙,左手撑地跃起,右手立掌抵挡。奈何啊奈何,我是徒弟,师父是师父,我还没撑过半招,大穴已被他老人家封住。师父提着我的领子,我才不至于直接倒地上。

我喉咙里的假嚎变成了真嚎。不点穴的时候师父都能把我打得满地乱跑,点穴这我得被打成什么样啊。

师父没打我。不过他拖着我往断崖边上走。

整个山顶都是我的嚎声。

“楂儿啊,别嚎了。”

“师父啊——”

“楂儿,”师父向下瞥了我一眼,“为师让你别嚎了。”

我立刻收声。

我看着越来越近的云海,冷汗唰唰唰往外冒。我努力蹬腿,发麻的肌肉没有任何反应。我运转真气,然而还是冲不开师父的禁制。

师父拎着我站在崖边。

我紧闭双目,知道面前就是万丈深渊。我害怕。我就是害怕。我害怕师父一个手滑让我跌下去,我害怕我一个脚滑跌下去。摔落,腾空,摔死。我不知道我为什么这么害怕,我对高空坠落的恐惧清晰得如同我真的摔死过。

可能我上辈子就是摔死的。

师父松开了我的领子,我一下子跪坐在地上,膝盖被碎石硌得生疼。风一阵又一阵从耳边刮过。我感到师父为我解穴了。

我立刻噌楞楞往后撤,接着又被师父拎回来。

“楂儿,睁开眼睛。”师父说。

我不睁。我不睁。就不睁。

“楂儿,你从为师学武多久了?”

“回、回师父,下月就整十五年。”

也是我十五岁整。我爹把我交到师父手里,都没告诉他我叫什么,自然也不会记得告诉他我哪天生的。我去问师父我的生辰,他也不知道,也懒得编故事,就直接把他捡到我的那个日子告诉我,说就当那是我的生辰吧。

我有多少岁,就当了多少年他的徒弟。

“楂儿,论资历,你其实比你三位师兄都大,”师父继续说,“可论武功,为师实在不好意思让他们喊你师姐。你看看现在,就连比你后入门的伍宁,武功也超过你了。”

我竟从师父话里听出痛心疾首的意味,不禁纳罕——我不学无术游手好闲又不是一两天了,师父不是一向懒得管我了,怎么今天突然为这个开始教训我了?

不过,不管怎么说,我先从崖边下去再说吧。

“师父啊!徒儿知错了!徒儿向您发誓,一定从今天开始勤学苦练……”

我听见师父长叹一声。

突然,我被师父提起来,双脚悬空。我立刻抓住他的手腕,感觉他举着我往前走了一步。他脚前的碎石被踢出断崖,发出几声轻响,就再也消失不见。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楂儿,睁开眼睛。”师父说。

我不得不睁开眼睛。我看到荒凉的山巅,无尽的云海。这是绝对能把我摔得粉碎的悬崖。

我觉得我快被师父吓哭了。难道师父已经恨我不成器恨到想把我扔下去清理师门吗?

我后悔了。我该好好练功,好好练剑。

“师父,徒儿真的知道错了……”我嗫嚅。

师父笑得温和。

“楂儿,为师思来想去,觉得你可能是因为从小在山上拘着,才懈怠的厉害。今年,你也十五了,在普通人家的女儿里呢,这都到了嫁人的年纪,在江湖儿女呢,也是时候出师门,到武林中历练一番,见见世面。”

“我都听您的我都听您的求您把我放下来吧别吓我啊师父我不禁吓的我现在就立刻去收拾行囊准备准备和小师妹告别明天——啊!”

我被师父提得更高。

“楂儿,现在就出发吧。”

我睁大眼睛,不知道他是什么意思。

师父松开了我的领子。全靠我死命抓着他的手腕,我才没掉下去。

“师、师父……”

“为师知道,轻功的口诀你已经背得滚瓜烂熟了,”师父说,“这条路最近。掉下去的时候,记得运功。”

他用内力震开我的手。我向后飞出,挥舞着双臂和双腿,除了空气什么都没碰到。我开始下坠,我知道我会摔死。师父站在那里,居高临下地看着我,微笑的模样丝毫未变。

这是我所能记起的最后画面。

进入论坛模式 1956/35/2
2条直接评论<<    高赞评论    >>所有相关讨论
回复 难道师父已经恨我不成器恨到想把我扔下去清理师门吗?

期待期待!收藏了,就爱吃师徒这口,太太加油!

The views, thoughts, and opinions expressed in the text belong solely to the author, and not necessarily to the author’s employer, organization, committee or other group or individual.
Report abuse at sosadfun@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