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同人衍生 / 旧梦

作者 只看该用户 2个月前 /2个月前   276312

银灰没有预料到,自己还能再见到他。

在罗德岛,带着腥味的海风迎面而来,扬起沉黑外罩的下摆。

他看着那个在梦中千百次徘徊的身影,只停顿了片刻,便微笑着伸出手,黑色的胶质手套暗沉无光,道:“没什么变化啊。”

“我的盟友。”顷刻间,他便定下了双方的关系。


时隔多年,银灰仍会怀念学生时代维多利亚的冬天。

维多利亚被誉为泰拉的明珠,贪慕荣华者痴迷于她不夜的艳丽,追名逐利者则无法抵挡站在世界中央的诱惑。但维多利亚终年气候湿冷,伦蒂尼姆的冬季尤甚,甚至没有那总与诗歌联系在一起的雪,只有缠绵阴冷黏腻如蛇的雨雾。相应的,冬季自然也不受伦蒂尼姆人欢迎。这或许是这颗明珠上唯一的缺憾,美中不足之处总令人分外可惜,但这却是银灰最怀念的季节。

阴沉的冬雾里,他总是奔走在伦蒂尼姆的街头,阴冷的气候总让人心情低沉,更何况他还在这最繁华的伦纳克区上遭遇了总共三十七次碰壁,在毫无变化的阴沉雨雾里吃饱了千篇一律的闭门羹。

多余的情绪早已为现实消磨殆尽,绝对的理智才有助于打开局面。他眼睛总是向下看似不经意地一瞥,确认未曾在仪态上有分毫差错。少年时代的情绪半点不由人,他总会升起几分接近于绝望的愤恨来,但很快,他低下头,只是盘算着该如何维持足够的体面而不至于拮据。

上流社会的圈子封闭而冷漠,新党和旧党争斗不休,却出乎意料情理之中地在顽固的阶层壁垒前保持默契。没有足以打动人心的利益又或者足够高贵的能带来利益的身份便永远只能当个局外人。

不幸的是,二者都不属于他。

他至今都记得那个下午。阴云游走着压蔽天空,杂絮一般的云雾缠绕着不远处钟楼的尖顶,天气不好也不坏,街角传来中年男人的对天气的抱怨声,平常至烂俗。行色匆匆间他撞在一个男人身上,良好的家教让他迅捷而不失礼仪地道歉,他还没有抬起头,便听见男人的笑声,男人的笑声清澈而舒朗,像是谢拉格短暂而明媚的夏,耀目的阳光照在剔透的冰雪上折射出瑰丽莫测的彩光。他不由得一悸,听得男人说。

“源石研究院的天才也会不注意脚下的路吗?”

于是他有了打动人心的利益与足够高贵的身份。

仰赖于那个清俊、谦和、灿烂如阳光的男人。

作为他的学生。


导师总是对着他说,“年轻人要有年轻人的活力,你为什么总是不愿意多笑笑呢?”

恩西迪欧斯翻着笔记,手指灵巧地转着笔,在导师看不见的地方他的尾巴摇得欢快。

他答道:“因为不需要。”

在外人面前才需要虚伪矫情的面具,在你面前我不需要。

这个时候,他的导师总是长吁短叹,显得万分忧郁失落。

室内光线明亮,柔和的灯光倾落而下,纸页翻得微皱,时光变得温和而沉默。


于是有一天,他的导师搬了张椅子到他身后,清了清嗓子,念道:“总是这幅心事重重的样子可不行,看见我难道不值得你微笑吗?”

恩希迪欧斯转头,抽走了他手上捧着的笔记,封面上赫然写着《与高冷学生打好关系的一百金句》

落款还是他导师的名字。

导师尴尬地咳嗽了一声。

他终于没有忍住,噗嗤笑了出声,他导师顿时忘了先前的尴尬,哼哼道:“恩希迪欧斯,你既然会笑,为什么不多笑笑呢。”

他忍着笑意,半晌才缓过气来,承诺说:“那我以后,会多笑笑。”

因为你值得。

还因为......我想为你改变。

夕阳的余晖里,他的笑容灿烂,有着独属于他这个年纪的热烈明媚,导师看着他抖动的耳朵,愣了愣,忽然觉出几分愧疚。

我应该对他更好一些,他心想。


闲暇的日子短暂如伦蒂尼姆的晴天稍纵即逝。他的导师带着他做实验,在相应的论文上署上他的名字;他公开表明对他的欣赏,并宣称自己的研究专利将由他这个欣赏的学生决定所有权;最后,他将实验的核心产品,纯度极高而稳定至极的源石冰晶赠给他,寄予着某种难以宣之于口的美好祝愿。

他珍藏至今。


他越来越多地出席在上流晚会上,挽着各式各样的女伴,彬彬有礼、言笑晏晏。他聊狩猎、聊剑术、聊古老的收藏品,贵族们纷纷惊讶于他的涵养,也乐于卖他导师个面子。喀兰贸易,这时候还只是幼弱的小兽,但它的脉络在一场场宴会中如蛛网般张开,无声无息间自伦蒂尼姆扩张覆盖了整个维多利亚。


在他离开维多利亚的前一天,他的导师来送他,但他的导师如以往一般睡迟了,衣冠不整,连领带都没有系好,他只好先下船,走上去,低着头无奈地替他整理衣领,再系好领带,像是过去每一个兵荒马乱而准备出席学术会议的清晨一样。

他的导师忽然说:“恩希,以后我们还能再见吗?”

他心中一颤,因为他唤他恩希,于是他毫不犹豫道:“一定可以。”

少年人一心赤诚,满腔孤勇,或许他早熟地认识到现实的残酷,但仍坚信情感的坚固。

他不这么想,但还是和往常一样温和道:“好,那我相信你。”

他揉了揉恩希迪欧斯毛茸茸的耳朵,说:“上船吧,晚了该来不及了。”

仿佛他来这里,只是为了见他一面,告诉他,他一直在被人毫无怀疑地相信着。

他刚刚站在甲板上,便迫不及待地转过头来,几乎没有花费多少时间,视线便捕捉到了那个熟悉的身影。他的导师站在原地,也在看着他,在察觉到他的视线后笑起来,挥着手,大喊道:“恩希迪欧斯,做你真正想做的事情,你一定做得到的!”

“导师永远相信你!”

他心头一热,几乎想放弃一切回到他身旁,身形瘦削而单薄的少年仿佛一瞬间被注入了澎湃而无可匹敌的力量,可以与那座圣山和圣山下无数匍匐的民众相斗。

可他什么都没有做,只是回过头来,同样向他挥手告别。

这让他后悔至今。


之后不久,据传他外出遭遇天灾,同行者无人生还,自此再没有人听到过与他相关的消息,这个年轻的源石学与天灾学的双料天才博士仿佛一夜之间销声匿迹。而按照他之前立下的公证书,他竟然将名下所有的研究成果转到他的学生名下,让他的学生不得不怀疑这是否是他精心策划的逃离。

在突如其来的离别面前,人总会倾向于逃避。

也直到那时,他才发觉,他对他...一无所知。

于是他把那块源石冰晶打造成坠子,随身携带。

一个月后,一个叫做罗德岛的注册医药公司悄无声息地成立了。


银灰认真审读过这份合同,揣度着其后主事人的意图,他心知肚明,这份合约只是罗德岛的试探。但对于政治的卓绝嗅觉仍然让他嗅到了熟悉的野心的味道。他几乎是习惯成自然地思考着政治的套话,但当他抬起头见到那熟悉的身影时,一切都不再重要。

失而复得,总是分外珍惜。

“这份合约,我可以签署。没错,我确实看到其中每条条款都对你和罗德岛有利。”

他微笑着,满意于对面的惊愕,说:“但我有个附加条款。”

“博士,我要求他作为我唯一的对接人。”


随时可能改 没人看就...后续随缘


进入阅读模式 2532/54/1
回复 昨日种种譬如昨日死

有啊!!有人看的呜呜呜求后续ಥ_ಥ这是什么样的旧梦我的天

点评 求后续,5555搞他!…

噫。。。居然突然多了好多留评 那我康康能不能补一下后续

叶夷则 3周前   C.569840
点评 噫。。。居然突然多了好多留评 那我康康能不能补一下后续…

好的好的,等你哟!!!(挥手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