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原创小说 / 大魔王与他的小娇妻

第三章这么劝退吗?😂😂😂

作者 只看该用户 1个月前 /1个月前   462096

洛克菲尔抱起饿得奄奄一息的母猫,母猫感受到一股可怕的威亚,全身无力地颤抖着。

“哎呀,你不要怕我,我是来帮你的”洛克菲尔端详着这只猫,这是一只花猫,耳朵比普通猫要尖一些,大一些。

“你想要为你的孩子报仇吗?”

“咕噜咕噜”猫的喉咙里传来一阵怪声。

“嗯,我觉得你的仇人不是那个烧小猫的人,你杀一个,还会有第二个,只要国王‘杀猫’的命令一天不撤销,迟早你也会死的。你的仇人应该是国王,杀了国王,你和你的后代才能继续生存下去。”

母猫耷拉着脑袋,似乎在思考。

洛克菲尔用身上的衣服擦拭着她身上的脏污,从怀里掏出一块牛肉放在地上。

“你有一顿饭的时间可以考虑要不要和我做交易。”他笑了,半跪在地,抚摩着母猫粗糙的毛发。

“咕噜”母猫没有吃他的肉,而是把爪子放到了他的手里。

半夜三点,皇宫的厨房已经忙碌起来,御厨们有条不紊地把菜做好,摆盘,厨具碰撞和木柴燃烧的声音充满着交响乐式的协调感,每一个动作都一秒不多,一秒不少,这是保证菜肴端上桌时展现最佳口味的秘诀,他们如此地按部就班,如此地专心一致,像是完美的机械一样,以致于没有注意到任何异常。

等候上菜的宫女安娜正坐在一条板凳上打瞌睡,一个半人高的黑色怪影贴近了她,怪影嗅了嗅她的气味,然后钻进了她的耳朵。

安娜打了个喷嚏,在热气蒸腾的厨房内竟感觉到一丝阴冷。

裘德每天六点起床,七点半开始用早餐,他有许多情妇,没有皇后,因此每日都是独自坐在巨大的餐桌前用餐。

宫女安娜有着一头棕色的卷曲的长发,她听候吩咐拿着刀子和叉子在为国王切牛排,她将牛排递到了国王的手边,姣好的脸蛋猛地抽搐了一下,眼睛闪过黑光,一瞬间变成了兽瞳,裘德赶忙起身,但是来不及了,安娜就像是一只迅疾的猫一样,用“爪子”在裘德脸上留下三道抓痕。

国王卫士把安娜刺死在饭桌边上。裘德捂着脸,封魔印被破坏了,魔力还有“长生不老”的法咒像是被风吹跑的沙子一样以他能感觉到的速度消失了。

法师解剖了安娜的尸体,惊讶地说,安娜被“魔影”附体了,所谓魔影,是一种怨恨聚集所产生的的怪物,普通的魔影在几天之内就会消失不见,高级的魔影可以附体,还有灵智。

高级魔影无法天然形成,要由法师炼制,被炼制者必须全程自愿,要忍受千刀万剐的痛苦,将恨意提炼到极致,魔影在复仇后会在被附身者手臂上留下一个七角星。

“是堕落”裘德咬牙道,侯赛因静静地跪在一边问道“还需要继续捕杀黑猫吗?”

裘德看着侯赛因没有什么表情的脸,可真是个年轻英俊的小伙子,他一点儿也不相信像他这种人对更大的权力毫无野心。裘德隐约地察觉到侯赛因对他的欲望,也许每一个被踩在脚下的可怜虫都不可遏制地想,终有一天要把上位者摔到泥泞之中狠狠蹂躏。

裘德有时候觉得侯赛因就像从前的自己,费力地去伪装,卑微地苟活着。他活了两千年,活过了二神,活过了他的仇人和朋友。然而命运之轮还是开始碾向他,堕落这条狡猾残忍的毒蛇不会轻易地让他死。

预言魔法师做了预测,随着魔王的复苏,他的爱人,仇人,奴隶也会渐渐地苏醒。

裘德画了几幅画像,他看着其中一幅道“我以为我已经忘了他的脸,呵呵”他用手抚摸着画中人的棕色长发和碧绿的双眼。

“找到画里这个人,然后把他活捉,如果遇到了阻拦,全杀了”裘德对皇家护卫队下了命令。

悬赏榜上挂着一个棕发碧眼的少年已近两月,皇家护卫队以“辱骂国王”和“信奉邪教”的罪名关着许多棕发碧眼的少年少女,他们日日吃不饱穿不暖,还要忍受毒打和每日做不完的苦力。

孩子们的家长聚众在骑士厅前抗议,另一条街上,绑着黑狗的火刑架子已经架起来了。

首都魔法学院和皇家护卫队已经经历了非常久的拉锯战,魔法学院拒绝交出棕发碧眼的学生,他们每日都会派人去确认每一个学生的安全。皇家护卫队再三解释只是把人带走问话,不会把人关起来。

魔法学院的历史比这个国家要悠久得多,现任的几位院长都是当世的大魔法师,他们放话,少了一个孩子,他们就闯进皇宫去找国王要人。

埃里克不满地说“国王自从被行刺之后,就恨上棕发碧眼的人了。”

鲁道夫道:“厄温,你可真倒霉。”

厄温早已将头发染成黑色,还戴了个黑框眼镜,他道“国王怎么可以胡乱抓人?街上到处是杀猫杀狗的,真是疯了。”

三人在教室之中闲聊着,一个黑发黑眼的少女从后门悄悄溜了进来,她蹭到厄温身边,开心地道“表哥,我来找你玩了。”

厄温有点生气地说“你搞什么鬼?”

鲁道夫眼前一亮“哇,厄温,你妹妹真漂亮,介绍一下呗。”

厄温拉着洛克菲尔离开了教室。

“你干嘛跑到我学校。”厄温不满地说。

“我在家好无聊,来看看你”洛克菲尔穿着一条碎花蕾丝长裙,带着草编帽子,帽子上镶着一从野甘菊,和国都之中普通的时髦女孩并无两样,只是女孩子们帽子上的花是假花,他的是路边摘的。

“还有,别这么拉拉扯扯的,你好歹是个贵族,绅士一点儿。”洛克菲尔撑起了一把纸伞,这种伞是一种十分廉价的装饰品,一下雨就变成一堆破烂。这身行头全是用厄温给他的零花钱买的,虽然钱不多,但魔王还是十分讲究的置办了全套。

“最近国王的人到处抓人,你小心一点。”厄温已经习惯了洛克菲尔的女装,他搂着魔王的腰,担忧地说。

“哎呀,我特意来找你,你居然不高兴,我下次还要来,不找你,找你的同学好了,刚刚那个打招呼的是不是叫鲁道夫,我看他长得挺英俊,比你好看,看着比你有钱多了,我要买百货公司那条金紫罗兰设计的裙子。”洛克菲尔优雅地拉了拉自己的裙摆,心情似乎不错。

学院外突然爆发出一阵骚动,皇家护卫队的人想冲进来抓人,国王的宠臣,侯赛因,亲自带队抓人,他们打了起来,院门塌了,学生们惊恐地四处逃散。

护卫队的人抓了两个学生便迅速离开,院领导赶到的时候只剩一片残垣。厄温没见过这种场面,吓得手微微发抖。

反而是洛克菲尔兴奋地甩开他的手,冲入滚滚烟尘中,推开一块石头,拉出来一个昏迷的学生,大喊道“厄温,快来!”

厄温这才反应过来,洛克菲尔随意地拍打着伤者的脸“好像快死了。”他眼里带着点笑意。厄温突然感到一阵寒意,洛克菲尔完全不在意人类的生死。他像猫玩弄死去的鸟儿一样,纯粹觉得好玩而已。

洛克菲尔催促厄温“走了,他们打了两分钟不到,这里没别的好看的了。”

厄温心像是火烧一样,他不担心洛克菲尔心里一直想着从前的爱人,死魔物不会复活把人抢走,他唯一担忧的是,洛克菲尔并不是将他看做“爱人”,人类对于魔物而言,是“玩物”一般的东西,人会喜爱自己养的猫,但不会讲猫当成“爱侣”,同理魔物对人也是如此。

洛克菲尔如何看待他呢,他有没有成为“爱侣”的资格呢,如果他拼了命地对洛克菲尔示爱,对方只当做是没有安全感的宠物在撒娇,那会是多么绝望的事。

进入阅读模式 2633/169/3
回复 洛克菲尔抱起饿得奄奄一息的母猫,母猫感受到一股可怕的威亚,全…

好看,又发现一篇好看的文,每个写文的大大都是我的天使啊!爱你爱你^3^

作者 只看该用户 2周前   631326

首都魔法学院闭校了,厄温每日呆在家里看书做笔记,倒也不如何无聊,只是洛克菲尔越发见不到人影。

偌大的房间里装满了寂寞,厄温开始研究起法术来,例如,如何放倒一个魔物,如何与魔物签订契约,如何不被契约反噬。人有时候是种非常奇怪的动物,在厄温的想象中,他自己是一个善良,不乏勇气和毅力的人,在认定了爱人之后,可以保持永久的忠贞。

但自从一天之内对两个人一见钟情后(其实是一个人),他发现自己的道德感和是非观并不是那么地高于他人。其实这也没有什么可笑,一直住在象牙塔里的少年如果没有做过一件坏事,即使偶尔说过善意的谎言,都觉得自己以后可以拥有圣人的道德感,并且活得像一个圣人。

但只要这种幻想被打破,成为一个世俗中人就很容易了。只是有些人是天生的懦夫,而有些人是天生的战士。

厄温想要洛克菲尔一直留在自己身边,却发现如果洛克菲尔不想让他碰一下,他连猫形的一根毛都碰不到。他早早地失去了自己的父母,外公外婆给予的爱是富足的,然而失去至亲的伤痕永远无法弥补,一个见过光的盲人,到死也会渴望再见一次光彩绚烂的世界,就像指南针一直指向南方,他渴求爱人给予的爱,在未得到前就不停歇地恐惧着失去。

洛克菲尔从窗台上跳进了他的卧室,在房间里逡巡了一圈。

厄温今天为他制作了一把专门用来梳毛的刷子,他趴在柔软的羊毛毯子上,发现厄温的被窝有一股奇怪的香味,厄温说他用猫草熏过被子,然后他又去厨房拿出了一碟冷虾,还有一杯甜酒。

“睡前喝一点点酒有利于睡眠。”他说道,手轻柔地将猫的身体摸了一遍,确认没有任何伤口,然后他开始用毛刷顺着洛克菲尔的毛按摩起来。洛克菲尔有一身乌黑茂密的毛发,但他从不掉毛,身上有一股冰雪消融时冷气蒸腾的气味,厄温越发地沉迷于这个味道,洛克菲尔不在时,他会疯狂地思念这股气味。

“你刚刚去了哪里?”厄温假装不在意地问。眼中有几分哀切。

“去拜访了一只老乌龟,他的壳可真硬。”洛克菲尔照常开始胡诌,这也不是真的在瞎说,他只是把侯赛因比喻成乌龟,喜欢躲在壳里,爬一步退三步,好在他已经掌握了他的死穴,很快就可以收割成果,他不止要裘德求死不能。他复仇的怒火烧得十分旺盛,以至于不够重视厄温日渐深沉隐忍的眼神。

洛克菲尔以为厄温是个单纯善良的孩子,就像他以前以为艾文是一个乖顺的“宠物”一样,人总是会因为自己潜意识的偏见而栽在同一种困境中。

一个涉世未深的少年的爱太轻巧脆弱了,洛克菲尔十分怜悯地想着。

侯赛因的住处离皇宫只有一墙之隔,他借着满月之精光,正在磨洗着他用于雕刻咒文的工具,他是当世最厉害的咒文师之一,同时精通锻造魔法道具和炼制魔药。他最杰出的作品现在正在皇宫的心脏处和另一个人被翻红浪。

他习惯了被忽视,被侮辱,被当成狗呼来喝去。所以他也习惯了忍耐,前提是没有人把他的伤疤一条一条扒拉出来嘲讽。

“侯赛因先生,国王已经快一个星期没有召唤你了”他的耳边又传来一个非常甜蜜的男声,如同呓语一般,他对这个声音非常熟悉,这是国王的声音。

“国王的魔力好像流失了不少,你一点也不担心吗?”国王的声音如有实质一般在他耳边呵气。

“有一个千载难逢的机会摆在你面前,你可以选择踏出未知的一步,也可以缩着脑袋像个绿毛乌龟一样躲进污泥里,哦,或者说,裘德已经彻底打折了你的脊梁,吓破了你的野心,让你觉得永远做一只夹着尾巴的狗比较快活。”国王的声音说完开心地笑了起来。

侯赛因的手一用力,折断了一只画笔,他额头冒出了冷汗。

“国王失去魔力的消息很快就会传开来,你的同族已经悄悄地派人潜入了皇宫,而你这条忠心耿耿的狗将连一根骨头也捡不到。”

“你真是只可怜虫,裘德做梦都在提防你,让你住在这种冷冰冰的地方,一个亲信也没有,只能靠暴力从那些比你弱小可怜千万倍的小男孩那里发泄欲望,裘德是不是连一个温和的眼神也舍不得赏赐给你?”

侯赛因站起身,他说“你不要再说了!”

“呵呵”那个声音又笑了起来。侯赛因眼前便出现了裘德与一个年轻男子赤裸着交缠在一起的画面,他有足够的能力解除这种“窥视共享”,但他死死地盯着国王红潮泛滥的脸无法动弹。

“你的雕工是他手把手教出来的,也是他强迫你在他的身体上雕满印记。”

“他是你最完美的作品,他也同意了的。”

“明明你们才是天生一对。”

侯赛因靠近了幻象,透过虚空抚摸着国王的脸。他知道自己最终还是落入了陷阱之中。

进入阅读模式 1761/135/8
榴莲 2周前   P.631597
回复 如题,额

写的好好啊,期待ing......

厄温有点可爱啊,哦吼吼吼吼

回复 如题,额

期待期待啊啊啊啊啊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