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的一点感想

发表于10个月前

昨天上课时候,老师让我们讨论一个很有趣的话题。

是“少年” 。

她说起近日接到一个编辑的电话,要写一份关于少年主题的稿子,她已经完整构思好了所要写的内容,结构,且觉得很精巧。

那时她人在外地,回来的火车上看了一本书,恰好也是讲少年的。

一个女人回忆少年时候,狂热的去追逐一种邪教组织,为某个人奉献情感,肉体,爱。

后来她说,她再去写那篇稿子,总觉得无论如何写也到达不了她希望达到的那个点。

她觉得非常沮丧。

这里她说的一个观点我非常认同,就是当创作某个作品时,可以阅读相关资料,但最好不要读与自己创作题材相似的作品。

“那种短兵相接时,自信被打破的感觉不是很好的。”

虽然我在写一些拙劣的小玩意的时候,常常是因为学业的问题每天被压缩到只有一点时间来写,但是也许果然还是封闭状态能保持创作的连贯吧,当然我觉得阅读一些严肃文学是很能放松的。

然后老师让大家开始聊一聊如果他们写少年,会怎么写。

前面很多说了自己读书时的班级趣事,幼时冒险,高考的压力,经历的人际关系。

不过有个男同学很有意思,他讲性。

一是性别认知。他说小时候常和一个女孩子一起上学,两人常常手挽着手,并没有觉得有什么不对。然后有一天,就是突然走在路上,他的脑海里电光火石般地清醒过来:哦,我是男生,她是女生啊!

然后小小年纪的他,就有些凶狠地扔开了女生的手。自己走开了。

“你可是女生,我才不和你走!”

大致是这个意思。

大家听了都笑得很开心,他自己也笑着。

我觉得真的很有趣。

二是性欲初识。这里大致回忆了一些幼时的黄色录像带,和其他与性欲相关的经历。我觉得这些涉及个人隐私,细节就不说了。

在我听到老师说少年的时候,我脑海里的第一反应就是肉体与性欲。

课后我和朋友聊起,我说写少年怎么可能不写性,少年的肉体是很美好的。

说完,我又加了一句:“你大概是不能理解我这个变态的。”

她微微笑了笑:“我有点理解。”

少年的具体年纪定义我没有详细了解,但我认为大概是12,3到17.8岁的年纪,人生中最为新鲜的时候。就像春天冒得第一茬芽,很嫩的绿色,到后来就老了。

这段时间是少年的自我认知形成的关键时期,尤其是性的认知,无论是少男少女,身体与心理上应该都经历的性欲的从无到有。

我清明回家的时候,和父母聊天。有时候真的很奇妙,曾经觉得是天大的事情,如今摆在一张饭桌上,也能心平气和地谈。

一开始我们对着些历史问题漫无目的地高谈阔论,后来还是聊起往事。

我问我妈妈:“我从小到大,你一点对我教育方面都没有尽责啊,尤其是性教育。”

她很老实地点头:“是的,我没有。”

我从小时候到现在,关于性的观念居然都是自己摸索出来的,我的父母对我并没有做出什么帮助。想想也觉得有些惊讶。

此外我觉得少年期,把内心剥开来,去窥探里面的隐秘,是很有意思的。

我在看《金阁寺》的时候,发现三岛把一句话前后提了两遍,大约是说,人往往是在一个阳光明媚的春天,心里会有破坏的欲望。

那时候我悚然一惊,觉得简直这就是在写我。

我的老师说有时候在作品里你可以找到你自己,这是确凿无疑的。

如果掺入我自我少年期的内心感想,那大概就是破坏感,凌虐感,以及自我厌恶感。

不过我一直把我的内心想法掩藏得很好,身边的人都觉得我是个很守规矩的人。

我的自我厌恶感也许正是来自于我的破坏感。

从小学开始,每隔一段时间,或短或长,我都会在走路的时候,突然被一股强烈的自我厌恶感所吞噬。

那是一种突如其来的,灭顶的,窒息的。我在那一刻简直没有办法走下去。

但是往往,还是不露声色地,把路继续走下去。

383/0/0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