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随笔  /  脑洞  /  落灰
汶汶乡 只看该用户 发表于 4个月前 修改于 4个月前 No.101

帕雷萨觉得自己后背疼得厉害。

“什么呀,”把他摔在石壁上的龙很轻蔑地说,“你敢用那种口气对我说话,我还以为你很厉害呢。原来不过就是一个羸弱的凡人。”

帕雷萨发誓,他刚刚没摔出的内伤现在要被这个幼化的赫莫斯气出来了。

他抓住龙的手腕,誓约的力量顺着他的怒意倾泻而出。

“松手。”他发出了命令。

幼龙的嘲笑僵在脸上。

他不可置信地看着自己手臂上浮现出的绿光,不得已松开手。

结果他就被这个凡人恶狠狠地过肩摔在地上——凭借龙自己从那个魔法链结递过去的力量。

“我他妈真的很后悔答应下这份差事,”第七听见这个人类说,“你他妈小时候一点也不可爱。”

——

第七并不在乎这个人类是谁,对他什么态度。他在乎的是过去的自己——那个魔法,他虽然见所未见,但他第一眼就能看出,它是凭着强大而纯粹的愿望结下的。那个他不甚了解的自己是自愿分享力量和生命的。

他为什么要这么做?

——

这个走向好像又太刚了……

可是之前的走向七又太软了

——

“只有你们这些有性繁殖的生物才把爱当做不可或缺之物,”第七说,“真龙不是有性繁殖,爱不是我们的必需品。”

帕雷萨告诉自己不要和小孩子一般见识。

——

“我想要的东西,我为什么不能直接拿?”它金色的眼睛危险地注视着他。

“因为你直接拿,你会一无所得。”帕雷萨告诉他。

“我会无所得?”龙轻蔑地笑起来,“我想你对现在的情况可能不是很明白——力量差距决定一切,而我的力量高于你,就算你再来十个誓约,你也打不过我。”

“打不过你可不意味着要服从你。”

“如果你打不过我,你最后肯定会服从我,不管过程如何,结局是注定的。如果你不是个蠢货,你现在应该立刻服从我,迎接既定的结局。”

帕雷萨挑眉:“你难道不觉的,要是什么都是既定的话,人生该多无聊啊。”

——

“上次我们见面是什么样子?”

“你想杀了我。”

“……你不是说你死了我也会死吗?”

“嗯。你说你要和我同归于尽。”

“……我觉得我不是这样的人。”

“你以前确实不是。后来是。现在又不是了。”

——

“小七这个样子我真的很怀念,”洛尔说,“我永远也忘不了那一天,他差点把我打死。”

“……”

“所以您要明白,海泽拉姆先生,我很理解您现在的烦恼。没了伪装的第七一点也不好相处。”

汶汶乡 只看该用户 发表于 4个月前 修改于 4个月前 No.102

“我看了你的梦……”

“你看了我的梦!?”

赫莫斯点点头:“我看到你……”

“你给我等等!你看了我的梦?”

龙仿佛不满意他这么大惊小怪,皱了皱鼻子。

“一个对我来说很简单的精神感知——我看到你和……”

“不是!妈的!”帕雷萨觉得自从赫莫斯变小以后自己爆粗频率直线上升,“你怎么能看我的梦?!”

“我就是能啊?”这头龙还挺不耐烦,好像觉得帕雷萨居然不能理解这么显而易见的事情。

帕雷萨崩溃地捂住脸,不知道自己该说什么好。

赫莫斯于是继续说:“……我看到你——”

“打住,”帕雷萨做了一个停止的手势,“我昨天梦到了什么不用你复述。”

要是原来那个赫莫斯呢,这时候就识趣地换个话题了。可现在这个真的非常非常讨人嫌。

“我不明白你为什么要装成你本来不是的样子,”这头龙说,“你明明就很顺从我。”

“操。那不是你。”

“那是我。”他说完,突然变成了成年人类的模样。这是一层幻术,并不是真正的化形。这层幻术却和真正化形出的赫莫斯一样逼真,有他的气息和眼神。

第七并没有变得太久,他不喜欢这个人类的眼神——盯着他,却在想着另一个他。

“那是我。”他又说了一遍。这不常见,真龙不喜欢把话重复第二遍。

——

“这很好理解,”龙王说,“我们的精神和我们的肉体是一体的,肉体是我们精神的体现。你可以理解为,龙的精神和肉体的关系就像一个物体不同方向的投影。”

“……所以聚拢是什么意思。”

“就是字面意思。有些龙受到重伤后,它的朋友可能会把它聚拢在一起,然后,就看技巧和运气。不能碾碎,不能拖太久——我是说,你想象一个雪球,砸在地上碎了,又被阳光烤化了些,然后我们把它重新攒成一个新的球——这就是龙王对第七做的事情。”

“……您说的很生动。那他幼化是什么意思?雪球变小了,它就返老还童了?”

“也不是,”洛尔说,“我们的成长并不是靠能量数级决定的。其实幼龙的概念是一个后天概念,我们从蛋里破壳时就能独立生存了。我们开始吃我们遇到的一切,但进食对我们也不是十分必要,只是进食对刚出生的龙来说很好玩,不过之后我们就会喜欢上别的好玩的事物了……”

“……非常有趣。”

“说回正题。第七是一个整体,他受了很重的伤,但不是有了残疾,我们没有残疾的概念,我们没有固定的形态,只是选择一个形态在世界里活动对我们比较方便——顺便一提,黑渊第四就一直呆在梦境里,可能你以前就在梦里见过她——总之,第七现在也是完整的。他退化并不是因为他失去了什么,而是因为他选择表现出这个形态。但对于表现出来的他来说,他对完整的自己的意识没有意识,所以也不能说他能控制现在发生的这个情况,但毫无疑问,完整的他希望他以现在的面貌醒来。”

“……”

“或者我更确切点说,我认为他不想面对你,所有他造出一个不认识你的他来面对你。”

“……我实话实说,我觉得他脑子有病。”

“真龙没有脑子,”洛尔说,“不过我理解您的意思。我也觉得他病得不轻。您知道吗,他曾经造出一个您出来——用他自己为材料。”

“……”

“如果第七是人类,他就是精神病了。幸好他是真龙啦,真龙没有精神病。或者应该说,真龙的精神病很好治,把分出来的东西塞回去就完事。”

“……”

“您不要露出这种表情。那个他造出来的您精神也不正常,像个人的残缺仿冒品,缺乏一些真实的性格。它的头脑里只有第七和他们的爱情,它知道第七把它割出来后变得异常虚弱,可能有性命之忧,就哭着喊着要第七吃了它。”

“……”

“啊,我好像说了太多多余的事情。总而言之啊,海泽拉姆先生,解铃还须系铃人,您去陪小七一段时间,让他实实在在地感受到面对您一点也不可怕就成了,我们的第七就回来了!”

——

他曾经见过第一和他的妻子做过。第一和他的妻子做任何事情都不回避他们,甚至喜欢他们的注视,好像那个黑渊外一抓一大把的雌性人类是什么独一无二的稀世珍宝,值得他好好地为能拥有她而向他们炫耀一番。他实在不能理解第一。他不能理解第一对他的那些妻子们的喜爱——那种喜爱甚至延伸到了他们生出来的沾染着龙的血统的弱小生命来。明明洛尔和他们不一样,明明洛尔不是他生出来的,他却还要把洛尔当成他的孩子一样庇护。

他差点为了洛尔杀了他。

这个陌生的他自己和第一比起来太不一样了。他看上去一点也不想炫耀,不想向全世界展示他占有的人类。仿佛他对他的占有就是他最大的满足。

他感到困惑。那是从很小的时候就有的困惑。第一为什么要讨好一个人类,为什么把她的笑容当做无价之宝;第二为什么要津津有味地毁掉他轻而易举就能毁掉的那些人类,为什么乐此不疲;第三为什么羡慕第一的那些妻子,为什么觉得当那些被第一宠爱着的短寿又羸弱的生灵比当一头龙幸福;第四的目光为什么总要追逐着第一,为什么说她可以为了第三的愿望化为乌有。

——

还是微妙的崩人设了

废了废了

汶汶乡 只看该用户 发表于 4个月前 修改于 4个月前 No.103

你的叫帕特里克·亚当·赫斯拉姆。亚当是你父亲的名字,如果你的母亲知道她最终会放弃你的抚养权,她不会同意把“亚当”作为你的中间名。

——

你叫海恩·卡尔·莫尔特。你父亲是这么解释你名字的来历的:海恩是他小时候养的牧羊犬的名字,卡尔是你母亲小时候养的鹦鹉的名字,莫尔特是你外祖母的姓。你听了后愈加坚定你父母是中二病的观点,并且庆幸自己没跟他们姓——洛夫莱斯。

——

普尔基涅曾经嘲笑洛芙娜听起来“像个妓女的花名”。这话惹得艾萨克直皱眉,可西蒙娜本人倒是一点生气的样子也没有,跟着精灵哈哈大笑起来。

——

你有一个乐队。严格来说并不是你“有”。你是主唱,有些人吹你是这个乐队的灵魂人物。你知道他们错了。你可以被代替,被任何一个可以把无病呻吟写得恰好能戳到你们粉丝G点上的人。

——

你的母亲(有血缘关系的那个)是设计师,一些无聊的人就找准这一点,说就是这种血缘的魔力,你现在成了个歌手。你觉得可笑至极。

——

好吧,你也不是完全不能为你的工作感到得意。你站在台上时,确实会从那一双双狂热的眼睛里得到巨大的快乐——你觉得他们为了你写出来的那些垃圾兴奋成这样,太他妈搞笑了。

——

你作词,编曲,你对于它们该有什么效果有精准的认识,像一个制作陷阱猎人。猎人不会高看陷阱里的猎物,你也从不高看你的粉丝。你觉得喜欢这些歌的人都是傻子,被这种档次的货色影响情绪。他们像那些被你泡上又甩掉的妞一样傻。

——

你的男朋友不是傻子。不是因为他不喜欢你的歌。虽然他确实不喜欢。

你的男朋友不是傻子。不是说他不像你泡过的那些小傻瓜一样好拿捏。你的男朋友其实很好哄很好骗。

你的男朋友不是傻子。反正你知道他不是。

——

史蒂夫是你的朋友,但你知道史蒂夫不喜欢你。史蒂夫只是佩服你,而得到他的佩服别提有多他妈的简单——史蒂夫佩服任何一个能大段大段背诵莎士比亚的人。

汶汶乡 只看该用户 发表于 4个月前 修改于 4个月前 No.104

第一代寒冰堡公爵的死给第七的教训就是,不要认为你高于这些脆弱的生灵,你就能像轻易碾碎他们那样轻易地和他们达成你想要的关系。

——

就像耻辱,痛苦,绝望能成为第二的粮食。信任,自豪,喜爱也能成为你的粮食。

汶汶乡 只看该用户 发表于 4个月前 修改于 4个月前 No.105

明知患当初开玩笑说,如果以后他有一个女儿,就给她取名叫明忘机。

——

言炬晨上学时是个小胖子,明却疾每次叫他言炬晨时,其实心底是叫言“巨沉”。后来他们成了好朋友,明却疾就更大胆了,叫他言好沉,言超沉,言你怎么那么沉。

——

明竑澄不喜欢自己的名字。他觉得这个名字毫无内涵,纯粹是为了和哥哥的名字部首一样强行凑的。他哥叫靖涛,多帅气,多好听。到他这儿就瞎凑出来一个竑澄,竑澄竑澄,咋不再生一个叫青蓝紫。

——

“我没有为他开脱。”奥利弗恢复了漠然的神情,“我只是为了团队的效率在开解你——我希望以后你面对拜瑞时保持正常,你也看到了,他对这个问题很敏感。”

布兰奇发出一声嘲笑:“他当初犯罪时怎么不想到这些呢?!”

奥利弗勾了一下唇角。他没有说话。

他当然觉得布兰奇现在的样子幼稚极了,而且显然没听进他的话,以后拜瑞必定和她矛盾重重,这不利于他们的效率……

可是,说实话,她现在的样子多可爱啊!他真的希望她能永远这么愤愤不平,天真无知下去。

——

作为特殊案件调查局的长官,奥利弗一直都认为他们的责任从来不是“拯救”。

他甚至觉得,就算从整个社会的层面来考量,“拯救”也是毫无必要的,它带来的价值远小于其代价,而“消灭”正好相反。

麦克斯维尔部长认为这是他的缺陷,奥利不以为然——他又不是不会装样子,蠢到去支持砍掉所有福利政策。他很清楚民调的分量。

但拜瑞就不同了。如果拜瑞出了什么“乱子”,奥利弗一定会快刀斩乱麻——哪怕他知道,拜瑞一直视他为恩人,他自我认同的支柱,如果他弃他而去,这个极度在意他人看法的黑客一定会垮掉,会崩溃——可是说实话,如果拜瑞最终自杀,那其实是最干净的结局了。

不过这样收场挺令人遗憾。所以奥利弗一直暗暗希望,拜瑞能永远无辜下去。

是的,他只能希望,不敢保证。无人能保证人性。

——

血珠像珍珠一样挂在她的皮肤上。

汶汶乡 只看该用户 发表于 4个月前 修改于 4个月前 No.106

我有的时候觉得写车像个带感句段随机组合,可以交给AI批量生产。后来又想,哪个故事不是随机组合,他哭,他笑,他爱,他恨。

我想起裘丽亚的那个部门专门生产小黄书,里面有一个生成情节的机器……我想我也可以做一些抽签,以后写车时就按照抽签顺序写好了。可能是先奸后杀,也可能是先杀后奸。

——

My name is Legion: for we are many.

我觉得翻译成群的那位前辈太超神了。

汶汶乡 只看该用户 发表于 4个月前 修改于 4个月前 No.107

“他们配不上您,”艾伦咬着德修伊的耳尖,说,“他们配不上来毁掉您。”

——

“我是一个骑士,”艾伦说,“我言而有信——现在,您问吧!——王国,神殿,兽人,精灵——任何人的黑料,任何不可告人的秘闻,只要我知道,我都会告诉您。”

——

垩克拉斯达米尔向他们走来,越走越近。亲王突然发现,这个什么也吓不住的神官突然不可抑制地颤抖起来。

“连这神殿的走狗也屈服于您的威能之下。”亲王恭敬地垂下了头。

“黑暗至高无上,黑暗永存不衰。”面具下的人回答说。

——

您那时站在所有人的前面,向那位新诞生的精灵小王子献上光明的祝福。我那时一下子就被您迷住了,您实在是太美了——美得让我涌起一股强烈的渴望。我渴望把您锁进最黑最冷的地牢里,用最残酷最恶毒的手段折磨您。我渴望看您无瑕的皮肤上出现层层叠叠的伤疤和淤青。我渴望千百次地划开您的皮肤,让千百颗血珠冒出来,装点您的身体。我渴望掐灭您清澈的眼眸中的神采,打碎您挺直的脊柱里的骄傲。我渴望听您亲口说出,您不再信仰您的神,因为他听不见您的祈祷,看不见您的苦难。我渴望把您拉到我所处的地狱里,在永恒的死和罪孽里完成我对您的求爱。

——

我们这些纯粹之恶,对纯粹之善总有野狗一样敏锐的嗅觉。

——

德修伊握住了艾伦的手。

“我也想念我的母亲。”他对骑士说。

汶汶乡 只看该用户 发表于 4个月前 修改于 4个月前 No.108

我突然意识到,既然我不擅长写车,我为什么要在如何里强行写车呢,不如还是

反正我也不是为了写车才要写

但其实我一开始就是想写车

但反正我写不出来

好吧一开始是因为一个想法,如果他不退让,夺走他的一切,他反而会爱他

我现在怀疑这个想法了,难道不是所有在他这个处境的人都会爱上强奸犯么。斯德哥尔摩。

——

我又对如何有了新的想法

我想我可以先写你如何定义悲剧的新版本,再写未选择的路,然后去写重逢里需要补写的剧情……

汶汶乡 只看该用户 发表于 4个月前 修改于 4个月前 No.109

下任教皇的九位候选人里有三位是真的候选人,剩下六位都是凑数的。这六位里,有两位是绝对没希望当教皇,剩下四位是特殊情况可能被选上。这四个人里,只有一个看不出立场,剩下三个都被看做那三位真正候选人的盟友。

——

异端审判所的红衣主教迦勒(迦勒·爱德华·林珂)。圣地守护军团的红衣主教德修伊(德修伊·辛洛姆)。大神殿祭司、红衣主教阿莱金(阿莱金·克茵纳斯)。火绒花王朝王都大主教、王都神殿司铎、红衣主教尼可勒斯(尼可勒斯·尼古拉·艾德维斯)。圣地图书馆的神官德修伊(德修伊·马丁·怀特)。精灵之森大主教、栖风之城希修斯神殿司铎泰特(泰特·阿尔伯特·伊内特)。苦修会的神官波洛特(波洛特·克茵纳斯)。绿原大主教,金币之城奥歌恩神殿司铎亚诺(亚诺·瓦尔森)。裁决骑士团团长,圣骑士迈克林德·厄恩德尔。

——

克洛伊是一名圣骑士。

——

德修伊是认为神殿充满问题,但他并不认为神殿业已堕落

——

好了现在迦勒这个随便编出来的龙套实力抢戏

汶汶乡 只看该用户 发表于 4个月前 修改于 4个月前 No.110

艾伦骑士很久不睡觉了。

——

哈哈哈我才发现晋江上这篇一句话简介是我关心您的灵魂

——

我觉得我要忘了怎么写神棍了……

——

我要把自己绕进去了

德修伊认为神殿的规章制度绝对正确,所以他要遵守√

德修伊认为神有祂的大计,所以他要遵循神的指示√

神殿认为神会从万事万物中展示祂对你的启迪,所以德修伊……

德修伊他咋不去苦修会啊……

——

德修伊在我心里就是我的梅什金公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