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原创小说  /  古代  /  止水无为
土豆吃萝卜 只看该用户 发表于 6个月前 No.51
评论 章 三十七移影九剑“啊……”尚千水身子…

不小心看点十二点半了……啊不想起床上学啊

乜水兔 只看该用户 发表于 6个月前 No.52
回复 不小心看点十二点半了……啊不想起床上学啊…

诶,不是已经放寒假了?~~(微笑)

乜水兔 只看该用户 发表于 6个月前 修改于 3个月前 No.53
章 三十八
暗夜来袭混乱

通常,夜袭者会潜伏于屋上,揭一隙瓦片窥察动静。然而百通客栈的屋顶早已漏满大小窟窿,要看什么,那是适随尊便。相反,若屋外有人经过,哪怕丝毫异动,亦会立刻被发现。

“门前挂牌,休栈三日,侠士可有见?”铜水瓢于高止弃手中,凛凛剑气。

倾刻,地面晃晃一摇。

客栈地基仅由一根桩柱撑起,稍有移动便会引发摇晃,高止弃深眉,凭此感知来者已落在与他正对的另一端!

夜幕低垂,那爹已回房入睡,此时客栈内漆黑一片,伸手不见五指。高止弃站在房间里,尚千水靠他身旁,烛灯烘映着他们错叠的影子。

风停了,万籁无声,一切平静如空……

刹间,黑暗中闪出一线锐利的光,直穿过二人,烛光映照,两道身影在原地消失了,不过虚像。

高止弃回步至墙角,将尚千水护在身后,铜水瓢于手中旋过几转,嘴边浮起一笑,自是胸怀信心。敌在暗,己在明,敌为实,己为虚,这人他定能拿下!

正要挥出剑气还击,对方先手再发一枚,目标直取那盏静静燃烧着的烛灯!高止弃心下一顿,已知对方意图,但剑气冲向迟了半拍,火光熄灭,恰时乌云闭月,四周彻底漆黑无光。

无光则无影,得意的移影九剑使不出来了,高止弃料此人定是在屋外偷听了不少时候,这下才一击即中他剑式的破绽!

可恶!

尚千水抱紧永凝珠,“止弃,是来找你打架的人吗?”

“嘘……”高止弃划了道噤声手势。不明来历的身影隐藏在黑暗,无声无色。习武之人五官敏锐,他根基不差,却完全察觉不到对方气息,可见这人身段极为诡秘,而有这种能耐的,多半是刺客或杀手……猜测着,沉声对尚千水道了句,“跟紧,不要离开我。”

尚千水点头靠近些,高止弃倏地避了下,只因感觉他那身寒气骤然厉害了许多!以为又是那个情绪不安,内功不调所致,便哄着道,“我在的,你别害怕。”

“不……”尚千水低道,“我刚才自行运功了,现在这样子真气收不回去……”

高止弃疑问,“哪个真气?收不回去又会怎样?”

此时只见尚千水身上不断冒起丝丝白雾,冷寒渗入空气之中,冰霜飘荡,“这些真气是爹……”那一字刚道出,立即又含了回去,只好伸手扯开衣服。但布料受寒气侵蚀,已凝成薄冰,他手胡乱一扯,簌簌碎落,当下无措,“我,我怕自己控制不了,也不知会发生什么……”

凝冰幻光点点,白皙剔透的身子缭霜绕雾,朦朦胧胧之间,高止弃没来由的热了热,急地脱出外袍给他披上,触到那裸露的酮肤时,只觉一股强肆的烈寒直冲五脏六腑,感受何其汹涌激烈,叫他险些气绝!

掩藏暗中的那人不失时机,发来数枚锐光,高止弃连忙旋动水瓢,挥出剑气击开,然而体内遭受寒侵,力道乏下,当中一枚冲脱了剑气,正中他中脉玉堂穴!

刺麻的感觉先至而来,高止弃蹲下身,眉宇拧紧……

“止弃!”尚千水来扶起他,不料这一扶非同小可,肌肤接触间烈寒叠增,高止弃彻底倒了在地,脸容惨淡,气息奄奄……

“啊,止弃!对不起……那,那怎么办?”尚少主急啦!

内忧外患的,如何是好??!

好不容易缓过气来,高止弃喘息问道,“好好,那你告诉我,要怎样才能收回去?”

尚千水裹着止弃的衣袍,抱起永凝珠,尝试以己身内力引导真气回溯经脉,却是不行,“要水……”

“水?”高止弃左右两看,视野蒙漆一片,但记得桌上摆了壶茶水的,于是冒着隔岸暗器飞梭,摸去倒了一杯满的回来,“然后呢?”

尚千水摇头,“不行,这点不够的……”

高止弃又来回了一遍,这次提了整个水壶,“如何?”

还是摇头,“要一个水池。”

“水池?!”这里不是尚水宫,房间哪来个水池!

见尚千水那身寒气越来越浓重,凛冽难抵,四周事物已然凝冰结霜,更有一股冰封天地的势头,高止弃只好咬牙,“厨房有个大水缸!”

话落,黑暗中窜出一束密密麻麻的闪光!心道不妙,高止弃一把将尚千水逼向墙角,以身挡护。

“止弃!”多发暗器击中高止弃后背,尚千水脸色刷白,心跳险然紊乱!

“我没事……”高止弃让他冷静别乱。

这‘没事’并非逞强安慰,而是真的没事!对方招式疑似刺客杀手,以为袭来之物定是毒针锐刺之类,却出乎所料的,竟是一堆不三不四的硬物……

到底是些什么东西,四周太暗无法看清,但觉身背被击中的地方皆是运功大穴,且每一处都精准无误!这人,是个点穴高手,想要封他功体!

很快,又一束不明硬物袭来!尚千水突然抢出一步,挺身挡在前面。高止弃见状,使力将他推回墙角,“你别乱来!万一对方先虚后实,发的真是根毒针怎办!”

“可是……”

“我带你去厨房!”那儿有水有火,都是此刻迫切所需。

不待犹豫,高止弃拿衣袍给千水又裹了层,前身横抱起他。这不吃任何东西的人儿分量单薄还轻得很,提劲单以一臂即可应付,而腾出的另一手则取过那杯茶水,便是准备就绪。

凝冰散发着幽弱的蒙光,隐见高止弃神色肃沉认真,尚千水不敢多话,由他抱着自己一纵跳出房外。

空气沉静,借助冰点蒙光,高止弃瞟了眼左手的水杯,水面正缓向左侧倾斜,嘴角弯起,不出所料,一个闪点刹间从右面发出,直取二人!他不慌不忙,带尚千水往左一靠,轻松避开。又顺势蹿过回廊,疾步如风般落在楼梯口处。

黑暗中,虽不视对方身影,却可从‘水面’获取暗示!杯中茶水左右摇晃,当重心倾于左,证明对方左身着力,由此投出的角度则为右,反之则然。如此方法,效果不差甚多。一波过后,全例闪避,高止弃已带尚千水横过客栈大厅,以最短距离直冲厨房,对方见状停了手……

突然间,震荡掀起,是那人用力给地板大跳了几下,杯中茶水因而抖溅浑浊,倾向难辨。高止弃一诧,对方逮中机会,再次投出一束,封了他手足三阳经穴道!

三阳经属十二经脉中的六脉,对方刻意针对,显然是忌惮当中东方极所入的阳性内力……

“可恶……”高止弃暗暗咬牙,但见厨房大门已近,正打算扔开水杯,与那人豁出一拼。

尚千水在他怀中没想太多,手指给杯壁轻轻一点,抖溅的茶水霎然静止,任地面震荡不已,始终澄清如镜,波澜不起!

“千水?!”高止弃眼中尽是惊讶。

尚千水回望他,“止弃……”

两人笼在一层幽幻蒙光中四目相对……

“啊!”这声是高止弃。

烈寒穿皮入肉,钻心蚀骨,那抱着千水的手臂就要被寒气凝结成冰!只因方才贯注于杯水动向而未得感知,当下心神一荡,才惊觉情况竟严重如此!他难抑痛苦的吟出一声,臂弯脱力松开……

“啊!!”这声是尚千水。

他从止弃怀中掉了下去,那身已然结霜冷脆的衣袍砸到地面,‘呯’的粉碎成粒粒冰颗!爬起来后,尚千水以双手紧紧捂住胸前心口,长发披散半掩酮体,千丝交错,透着凌乱而难喻的美感……

高止弃别开脸,血气上冷下热的,把牙一咬,抽水瓢一击削碎厨房大门,带人往里奔了进去。此时,那黑暗中的身影倏间逼近,一缕蔷薇花香嗅入鼻息,芬芳馥郁,娇艳欲滴,令他一个激颤!

“止弃?”尚千水低声唤他,自个无措。

高止弃强行扭回恍惚的心神,指向角落地方,声音夹带沙哑,“那有一大缸水了,要怎么做?”

尚千水抱着永凝珠,光身子的小步跑过去,见水缸口径足有半丈宽,便回头道,“来一起浸进去!”

“什,什么?”刚摸到的火折子滑手掉了,高止弃连忙蹲身捡回,只怕自己没听清楚,再问,“我也要浸?!”

“快点。”尚千水催道。

“这……”犹豫中,一股热流在体内涌荡,高止弃暗地怪罪在东方极那些阳气上,强自镇定道,“要么……还是先说清楚些……我们到底要做什么??”

事态迫切,尚千水无法向他详说,只得从简而道,“要让真气融入水中渡予你身,再以止水回溯我体内,这样才能把流出的真气收回。”

“什么你的来了我,我的去了你?!”高止弃听得唇干舌燥,满额大汗……

尚千水已先浸入水缸,但见他还在那莫名纠结,心急呼道,“止弃你快点,不然我怕要……”

话未完,一道猛闪破出,来势似要打碎水缸,高止弃反应迅速,挥剑气一击撞开,却觉另一只手背传来扎痛,所拿的那根火折子被暗器打碎了。

“你是什么人!”高止弃肃紧眉宇,手中水瓢聚起剑气。漆夜无光,于他的移影剑式劣势,所以这道不为问名,是要引出对方声响,寻声攻击。

那人显然并不买账,依旧潜于暗中无声无色,高止弃呼风作试,无奈不得结果。懊恼间,赫见一线绿光窜来,扎入了他左心天池穴,顿时难以呼吸,伏跪在地……

穿过屋顶窟窿,高止弃仰首望天,只见云闭天月,滴光不施,感丧而问:天不与他乎?

“止弃……”

听到千水的声音,高止弃回头淡笑,“没事的,我只是在想办法……”话半,脸上霎时目瞪口呆,“千水,你,你,你?!?!”

只见眼前一片凝冰浮荡闪烁,尚千水身体浸于水中,竟散发着冰蓝的光芒!

他的人生谷底在发光诶!!


前往文库阅读 3321/153/2
土豆吃萝卜 只看该用户 发表于 6个月前 No.54
回复 诶,不是已经放寒假了? (微笑)…

還沒呢55555555還要上12天

土豆吃萝卜 只看该用户 发表于 6个月前 修改于 6个月前 No.55
评论 章 三十八暗夜来袭混乱通常,夜袭者会潜伏…

前面看到正深情都有些難過了突然來一刀 還深深一笑 好可怕? 太太你好壞 毛骨悚然了

乜水兔 只看该用户 发表于 5个月前 No.56
回复 前面看到正深情都有些難過了突然來一刀 還…

没事啦~~峰回路转了~~(谢谢亲的留爪!!)

乜水兔 只看该用户 发表于 5个月前 修改于 3个月前 No.57
章 三十九
止水心法

“千水…你身体怎会发光……”

见缸中静水逆升,一缕一缕的宛如星汉银河,连绵淌绕在千水身周,粼粼闪烁。纤细白净的酮体莹莹剔透,于光芒笼罩之中,纤尘不染,玉洁无瑕。此生从未有见的景象,让高止弃看得定了眼……

忽间,蔷薇花香拭过鼻息,激灵回神,高止弃执起铜水瓢,旋动生风,一道剑影已倚光映现,与此同时,黑暗中亦有一发锐光果断迸出!

一声细锐的尖响回荡在漆黑的厨房……

青灰长衣徐徐飘落,不见了高止弃身影,藏于黑暗中的人还在错愕,倏觉大腿处被风刃刮过,不禁发出一声痛吟,“唔啊……”

沉忍在喉间的声音,是个男人!

“无影之影,无剑之剑。仁兄可想领教在下独门的移影九剑?”

冰蓝光芒幽映,剑影交织迷离,只闻有声,不见其身。

寂夜一股凉风吹过,百通客栈‘吱呀’的晃了几晃,再无声息……

“他走了?”

尚千水在水缸里缩了缩,身旁涨起‘咕咕’气泡,然后‘哗啦’的,高止弃从那冒出了水面。

“是的,他吃了我一剑。”仰见皎月出云,照到手中一双湿淋淋的筷子,上面还残留着淡淡血迹。对方定然没有料到,他会以水瓢虚晃,执筷移影至这个地方。

“止弃……”千水轻轻唤了声。

“嗯?”转过头,随即对上那雾光湿腻的身子,还带一双水灵剔透的眼眸向他眨了眨,高止弃喉咙忽热,声音略略沙哑,“你身体这……这样,不要紧吧?”

“没事的,”尚千水轻笑,“只要在水里,我就能以心法控制这股真气了。”

“心法……真气……”高止弃喃着,目光从那双白滑的肩膀移向笼罩于其上的一层冰蓝光芒,低问道,“这都浸进来了,然后要做什么?”

尚千水道,“不用做什么,你抱着我就这可以了。”

“……抱,抱?”见他倾身倚来,高止弃只好顺势张开臂弯,把人环抱在怀,紧张的道,“这样吗?”

“嗯。”尚千水乖乖地点过头,抱永凝珠于胸前,阖眼运功。

水缸半丈,恰容二人浸于其中,身躯紧靠,肌肤抵贴,彼此长发在水里交缠荡漾。此刻夜深恬静,唯闻水声幽幽,某位只觉缸里的水冷得要命,体内却热得不适,乃至冷热徘徊纠缠,心绪波澜起伏……

但见千水在那凝神运功,专注而心无旁骛,高止弃极力收敛着情绪,挥开脑中某些纷乱的想法。

水面缓缓平静,如镜般倒映着一双依抱的身影。半顷,一圈幽蓝光丝在肌肤与水的触界间划开,化作涟漪,漾漾荡向水缸环壁,再反荡回来,为二人身体所吸收。过后,又有一圈光丝划开,荡去,荡回……

反复之间,高止弃感觉有丝丝寒气正缓慢融入体内,如水淌过全身各处经脉,渗化深里,被一道温柔的内力引至奇经,源源不断,愈复碎伤。另有凛寒迫临,穿游迂回于阴阳十二脉,功体因而自觉运转,生阳热与寒气调和,不知不觉,内力得效升长……

如此,真气融水而穿流对方体内,驭水而归返己身,最后回溯心脏深处。待一切循环潜进,平静不乱,尚千水张开眼睑,微微一笑,“好了,就这样子,可以继续下去。”

…………

长夜漫漫,离那日出还有好些时辰,两人抱在一缸冷水里无所事事的,气氛虽算融洽,可这种相处过于安静,难免有些别扭,总得找些话来沟通……

高止弃先问,“千水,你冷不冷?”

“不冷……”

“那饿不饿?”

“不饿……”

‘你不吃东西,为何总是不饿呢?’这句只在心里问的,没有道出口。高止弃轻咳了声,看着水面那荡来荡去的光圈,是问道,“我们这样子,还要继续多久?”

“只要感情平静稳定,真气不乱,这样可以一整夜。”尚千水道。

“一整夜?!”想着两人要一整夜的这样抱在水里,好不容易冷静下的心绪,又再热起……

“明天晚上也要继续这样。”尚千水又道。

这一听,不只热了,还乱……百通客栈平日招待各路武林人士,这厨房水缸的水自然用于烧菜款客,如此这般的给两人每晚泡过一夜,岂不叫整个武林都来吃他们的洗澡水?!

当然,此事于高止弃来说也不算回事,他真正所关心的事情是,“这样子的,要继续多少个晚上?”

“东方阿叔说的,刚开始时就一天一次,还要一点一点的,不可操之过急。”尚千水抱球道,“但我想,若能每次都多一点的话,就可以快些看到止弃你一身砸穿九墙的雄风了……”

话未时,想到过不久自己便要回段瀑山的尚水宫了,此去山高水长,不知何时才能再有机会与止弃见面,千水那活泼的话语渐渐低落。

但见高止弃蓦地沉了脸,“千水……这时候别要提你的东方阿叔,可好?”

“啊……”尚千水低过头,不解为何每当提起了与自己亲切的人时,止弃都不太高兴的样子。父亲是的,东方阿叔也是……

默默猜想了片刻,恍然有些感悟,只道当自己犯错了事要受父亲责罚时,心里会不高兴,但还是喜欢父亲的,过了后便叫自己不要再提 。所以同样的,止弃被东方阿叔打了一顿,心里定会不高兴,但其实也是喜欢阿叔,只不想让别人再提糗事罢啦。啊,原来如此!

这么逻辑一通,千水便笑了笑,心思单纯的在他怀中轻蹭了下,温言道,“止弃,你刚才好雄风,好厉害啊!”

本意是想让对方高兴点,殊不知这声一夸,把良辰美景都给夸亮了,还险些夸出不得了的反应!

几回深深的大呼大吸,高止弃拼劲才镇压住了涌动的体热。回见那尚呆瓜笑得像个呆瓜似的,低叹一气,稍稍挪了身肩,把僵硬的双臂放松下来,抱着的动作变得随其自然。他柔声道了句,“谢谢你,千水。”

“啊?”愕然望向。

高止弃轻道,“这个话,我是绝对不会对其他人说的。”

“止弃?”尚千水不解。

“外面骂得也没错,我确实是个品性不堪的男人……明明一事无为,衰到贴地,却偏要装着云淡风轻,不待见别人对自己好……”

“止弃不喜欢别人对自己好?!”千水微微一讶。

“是的……我这人像个有病,就是把自己摔进泥里狼藉,让别人来鄙夷冷笑,心情不好但还觉得理所当然。反倒有谁要来安慰施助了,我便浑身难受不畅,不管真心假意,也只觉厌恶至极,甚至宁可让自己废得更加彻底,叫别人想帮都帮不了……千水你说,我这种性子是又糟糕又讨厌又恶劣,对吧?”

这是高止弃生来第一次向他人坦白了自己心底的秘密。

“不是的……”尚千水听了,还想告诉他,自己的性子才更加糟糕讨厌恶劣----他帮人只会越帮越衰,而帮他的人还会越帮越惨!

高止弃却先一笑,“我就是讨厌附和人群,不喜欢别人好心来帮自己,而且越废越不喜欢,损惨了更好!”话间,他不禁把千水在怀里的身子拥紧几分,“但不知怎的,这次我自己也很意外,竟然一点都不讨厌千水你帮我……”

尚千水似懂非懂的,“我答应过东……”顿下,意识到不要提阿叔了,又道,“止弃说过的,朋友之间应该互相帮助。止弃就是我唯一的朋友,我不会讨厌帮止弃,也不讨厌止弃来帮我!”

听着这呆瓜的呆话,高止弃温柔一笑,低道,“谢谢……你为我做了这件事情。”

生性怪癖,他从不怜求于人,更不与人道谢,哪怕大恩大德,亦只当别人闲事。然而这一次,也是他有生以来的第一次,真心接受了一个帮助他的人,然后又真心的想对这人道声‘谢谢’……

尚千水得意而高兴道,“说来,这还是我来到‘外面’后,第一件做到了的事情诶!”

话未,见高止弃脸色略肃,微沉了语气道,“但千水你以后要记着,有些事情,即使朋友之间,也不可以随便乱帮……”

“啊?”千水歪头。

两人依抱于止水之中,一圈又一圈的蓝光涟漪绕在他们抵贴的肌肤间,幽幽划荡,半空凝冰点点闪烁,意境迷幻深邃。

高止弃凝望他身上散发着的幽幻光芒,想来这便是让无数武林人不择手段,争要夺取的百年真气。

此真气超然世外,穿流于功体之中,如浩瀚星河,纯粹缥缈而又生生不息。不禁深叹,果真是个玄奥千万的珍贵秘宝……只想不到,这份极神秘的宝物竟就此近在他身前,为他亲眼所见,甚至亲身得到,简直匪夷所思!

然而的,高止弃心中并没有为之感到半分狂悦兴奋,反倒暗涌起一股浓浓的焦躁不安……

“比如……”他对千水说道,“就像现在这件事情,你是千万不能再与别的人做,知道吗?”

“为什么?!”尚千水一怔,心里骤起忐忑。只不敢告诉止弃他,自己与父亲双修止水心法,此事为二人合一真气互渡,于尚水宫中每夜必做……

高止弃见他神色有变,微蹙了眉头,但不解他此刻心中所虑,只道,“那因为……这件事情不是普通的事情,会产生感情……”

“感情?!”尚千水蓦地抬起头,目光惊疑困惑。

高止弃在水中拥了拥他,“就是说,做了这件事情,就会有感情。又或,要做这件事情,需要有感情……明白吗?”

不盼这个不谙红尘的尚呆瓜能明白他话的意思,但还是想亲口把话告诉他。

尚千水突然问,“那,那么……若是没有感情,但做了这件事情呢?又或,做了这件事情,但没有感情……”

高止弃眉宇蹙深,“人怎么可能会没有感情?”

尚千水一愣,颤道,“但……就是没有感情的呢?”

“千水,什么意思?”直觉他这话不对劲。

尚千水颤颤低声,“那个…是说……若两人没有感情的做了这件事情,会怎样?”

高止弃一震,“你与谁没感情又做过这件事情?!”

“没,没有的……但爹说修练止水心法不会有感情……”

“你爹?!!”

霎然,只觉心脏跳得猛快,尚千水无法说话,双手放开了永凝珠,紧紧捂住胸口……

划漾在水面的光圈骤间碎散,四周寒气溅乱,一缸止水生澜起涛!

高止弃一把抓过他手腕逼问,“什么叫修练止水心法不会有感情?!尚天水到底对你做了什么!”

“止弃,别这样……”

尚千水拼力把手抽出,紧张地掩在胸前,却被对方猛的又再抓起!

“你真是他亲生的吗!!”

“够了!高止弃,你放开我啊!!”

尚千水急的挣扎起来,半身夺出水面,强要摆脱对方。混乱之中,他掩盖在胸前的双手被用力扯开,一朵美艳的情花在那片白净无瑕的肌肤上贲绽而出,殷红如血的颜色,强烈地冲进了高止弃震惊的目光中……

“千水,你心口这个花是什么?!”

“啊!!!”

。。。


前往文库阅读 3764/127/3
土豆吃萝卜 只看该用户 发表于 5个月前 No.58
评论 章 三十九止水心法“千水…你身体怎会发…

我上章白难过了……真是尴尬?

乜水兔 只看该用户 发表于 5个月前 No.59
回复 我上章白难过了……真是尴尬…

下篇要结局了,还带番外的说~

《止水》是第一篇从同人过渡至原耽的试水作,在创作过程中发现了很多不足之处。

(非常谢谢,很感动啊~~自觉这篇作品真的很一般,居然有人留爪……呜呜,实在感动!)

新年有个新坑《龙凤门》,也是古风耽美,很惊喜的,内容精彩很多,自觉也算进步不少了~(诶呀诶呀。。不是打广告啦! >M

乜水兔 只看该用户 发表于 5个月前 修改于 3个月前 No.60
章 四十
午夜窥魅影

半夜三更,半个越良城的人被一道突然传出的巨大爆声惊醒,大家纷纷涌上街头四处躲难,但问谁都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何事?!

最后,虚惊了一场的人们总算发现,爆声源头便是那远近闻名的百通客栈!

诶呀,高老板的儿子又炸厨房了?

十二岁炸厨房,炸了十年,还是炸厨房……

大家唏嘘着,倒不见有谁激愤怒骂,都只各回各家,蒙上被单,继续睡觉也。

高老板摸黑走进厨房,发现里面整个被热腾腾的水气蒸得湿淋淋,那口盛水的大水缸不见了,遍地碎瓷。又见高止弃浑身僵硬的愣在地,连头带身挂满面条,衣服给酱油染得红黑不分,看着还真不像亲生的……

但这些在高老板看来都不外如是,关键的,他又感觉到了那股颇为熟悉的寒气,在热浪滚滚的厨房里散发着!

“儿啊,你冷不冷?”那爹望着高止弃问。

“睡得有些饿,所以来这煮碗面吃。”高止弃答了句,淡定地整理起身上狼藉。

“你刚才不是吃过了吗?”

“不够。”扫下挂满在头顶和身肩的面条后,又自觉收拾起乱七八糟的厨房。

那爹眼望四方,总觉儿子那左右晃摆的身影,似乎在刻意遮挡着他要看去的方向,“记得你刚才还多拿了一碗上房吃的。”

“不小心泼了。”利落又不失淡定的把场面收拾好了后,高止弃扛起一个大大的面粉袋子,“爹,我去把垃圾扔掉。”

“这还是半夜三更。”那爹叫住他。

高止弃脚步不停,“我去去就回。”

“止弃……”究竟唤了声。若放平常,那爹绝不会过问什么,但总觉儿子去了趟尚水宫回来后一直不对劲,心里难免担忧,“止弃啊,爹对你是有些期望,但也知道凡事不可强求。你这趟去找那个尚千水打架的事情,爹其实早已心里有数,所以……”

高止弃身肩微微一颤,脚步顿了顿,正要回头,那爹又接道,“所以,就算你被他打败了,真衰得坠穿谷底,从此以后都找不到好妻子,但爹是不会介意你娶只猪回来。”

“啊!”

高止弃一把扑倒在地,随之发出的一声痛呼又柔又细,质感软绵绵的,听着还好像是从那面粉袋子里传出!?

“啊!”

高止弃连忙又大喊出一声盖回去,还刻意在声线里装得柔柔细细,本想蒙混过关,不料到嘴时一下歪了个调,竟成阴阳怪气的呻吟,把那爹生生吓得个脸白如纸!

原来这并不是妻子的原因,却是另一个更严重的问题!

那爹急的对儿子道,“止弃啊!爹虽然不懂武功,但也听说过,有些邪魔外道的秘籍一旦练得太深,是会走火入魔,甚至把人弄得雌雄混淆!!”

“啊!!”好不容易刚爬起来,又再一次扑倒在地。

那爹果然不是亲生的!

“止弃啊,爹只希望你人生过得开心,就算娶不到猪,哪怕是块猪油,只要你喜欢的,爹都不会介意!但你千万千万别要为了一时的求胜心切就铤而走险,拿自己下半身作玩笑,去碰那些东西……”

“爹!”高止弃抬手一把打断!只因知道,继续让这‘不是亲生爹’说下去,自己的下半身就别想再站起来了!

“总之,你懂爹的话就是了。”见他肯听劝,那爹也就是适可而止。

高止弃站起来,把那面粉袋重新扛回肩上,走过几步,回头淡笑道,“爹,那妻子的事情不用操心,我自己会解决的。”

“那好吧,早去早回。”那爹叹道。

“知道了。”

说过后,高止弃转身扛起那胀鼓鼓的面粉袋走了出去。看着儿子挺朗的背影,那爹又低叹了一气……

忘记提醒了,他现在这身炸得不修边幅的模样,走到外面挺吓人!至少也该打理一下再出门呀,不过罢了,反正现在街上也没几个人。

那爹摇了摇头。

夜色三更……

…………

隔几条大街外的长生镖局,林孤凉不例外的被爆声吵醒了,和许多人一样,得知是高老板儿子的所作所为后,又再若无其事的爬回桌子上,继续倒头睡去。

之所以是桌子,因他将家里唯一有床的房间让给了十二笑,自己每晚睡在楼下的这张桌子上。反正也早习惯了以天为被地为床的生活,这点事情自然不算什么。

房子里很暗,也很安静,睡意渐渐回笼,林孤凉盖了张薄被,在桌子上半蒙眼睛……

突然想到了什么!

“不好!”他跳起来大喊,“尚千水啊!!”

刚才那响爆声听着威力不小,该不会把那个柔柔弱弱的尚少主给炸没了吧?!想到此事攸关重大,搞不好还会被受牵连,从此得罪上势慑半壁河山的尚水宫,林孤凉一个冷颤,只觉自己的下半生已开始在瑟瑟发凉!

“就知道一定会搞出事啊!十二笑也真是,怎能由着尚千水留在那个百通客栈里面呢?!高止弃那种家伙又怎可能靠谱?!!”

唠恼着,林孤凉顾不得自己还光胳臂赤胸膛的模样,直想跑到百通客栈那去看看,却不料就在门打开的瞬间,迎头撞上了个东西!

“什么?!”

一道暗影在他面前拭过,速度极快,不待反应,闪间就消失不见了。林孤凉以为自己眼花,使劲揉了揉双眼,四周什么动静也没有……

难道错觉?还是见鬼了??林孤凉蹙起眉头,他这人信了天上有神就不信地下有鬼。

忽然,又闻屋外响过一股呼风声……不,那不是风声,是有人以轻功跃上二楼的声音!

想到十二笑此时正在楼上睡觉,林孤凉左望向大门,右望向楼梯,如此左左右右的扭了几回脖子,最终选择了跑上楼梯!

别问他为什么!

踏上二楼时,又嗅到了那股熟悉的蔷薇花香,从唯一的房间里面幽幽飘去。焦急的脚步忽而缓下,林孤凉在房门前顿了顿,竟有几分犹豫……

片刻,他手不由自主地伸出,轻轻推开一线门缝,小心往里窥探。岂料入目的画面,叫他当场僵硬!

房间里,烛火昏暗,十二笑背对着门,像还没察觉到有人偷窥似的,在床头把身上的衣物一件件脱下,从嫣红的丝袍到半透的内衫……

正是时,不知哪来的一阵风,吹熄了烛火,视野彻底暗下。贴在门外的林孤凉后退了一步,听见房里的脚步声往他这边走近,正想躲起,门板被敲响几下,十二笑阴柔妩媚的声音传出,“凉凉,是你吗?”

“我……我是,是!”站在门外的林孤凉浑身发硬,硬得几乎连嘴巴都动不了。

“找我有事吗?”轻笑地问。

“十二你……”深呼吸几下,林孤凉努力放松了身体,好让自己的声音显得沉稳些,“这么晚了,你还不睡?”

“睡着的,突然被个爆声惊醒了。”

他本想问:你醒就醒了,醒来还脱光衣服做什么?!

但这么问不就承认自己偷窥了吗?自然不成!于是拐弯问道,“我刚才在楼下听到声音,好像窜进你房间了,我担心你那个……那个,所以来看看。”

十二笑在门内呵呵的一笑,“凉凉,你担心我什么?”

“我……”大意漏了个话隙,被对方抓着反问了,林孤凉只得搔头挖理由,“担心有贼!”

“贼?”

哪个不长眼睛不长脑袋的贼,会来光顾这家连蟑螂老鼠都不屑的长生镖局??

“咳,咳!听说最近不太平,有那啥……采花贼出没!”

“采花贼?”

哪个不长眼睛不长脑袋的采花贼,要来领教十二笑浓妆艳抹的花容?!

林孤凉额上湿了一帕汗,“也不必担心,我长生镖局卧虎藏龙,威震四方,谅那些鼠贼也不敢冒然来犯,所以呃……总之,你没事就好!”

奇怪呀,他这是光明正大的来,怎会反被逼进窘境,最后还得给自己打圆场?!林孤凉越想越纳闷。

门板颤动着,隔在另一面的人似乎正在憋笑,“不用担心,我没事。”

“噢,没事……不,尚千水!!”

这声突然喊出的‘尚千水’,把里面的十二笑惊了个跳。

林孤凉急道,“高止弃那家伙又炸厨房了,我担心尚千水有事。现在你没事了,我这要去看看他有没有事。”

“这样吗……”

房门打开,十二笑穿一身半透的嫣色长袍走出,丽影颀长高挑,娇娆动人。手里还拿着套红裳衣裙,幽幽暗香弥溢。因为没有灯火,在昏暗的走廊里看不清那脸上是否抹过胭脂。

“十二你……”林孤凉咽了咽口水,闻到空气里除了飘溢的香气,还渗着股薄薄的寒气……

“凉凉,你不是还想来问我,为何要半夜三更醒来脱衣服的吗?”

“你怎么知道?!”糟糕,林孤凉马上自打嘴巴!这么说不就等于自认偷窥过人家了吗?!心虚羞愧,使他整个像缩小了一圈似的,弱弱道,“你……你为何半夜三更脱衣服?”

等等,这情况不对!半夜三更脱衣服是可疑的行为,他大可理直气壮的质问对方,怎么气势比被质问的还弱几截?!

“我脱衣服是因为醒来后觉得太热,再睡不着了,所以想去洗个澡。”

这道理好像是通的,但对方语气似乎藏有些隐瞒,向来不放心思在察言观色上的林孤凉只道,“那好,十二你留在这里慢慢洗,我去一趟百通客栈!”

见他拔腿就跑还不回头,十二笑忍不住唤道,“现在是半夜三更!”

“半夜三更去洗澡……”

?!!

这话的声音不是林孤凉,也不是十二笑。

那是谁??

两人对看一眼,然后不约而同的转头望向走廊尽头,黑风呼啸而来,卷起一串直透脊背的冷寒……

昏暗的火光在漆黑中幽曳,森森映出了两道人影,一个蓬头垢面,一个满身惨白!

“啊啊啊啊!!!!”

任林孤凉这人信了天上有神就不信地下有鬼的,此刻也扯开喉咙大叫,“有鬼啊啊!!!”


前往文库阅读 3360/13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