锦姝 只看该用户 发表于 1周前 #31

善与恶从来没有一个明确的界限。世事皆是混沌,善恶一体。同一件事,对一个人来说是善事,对另一个人却是恶事,可是最常见不过的了。真要去一一辨别,又要去权衡,那一个人的一生, 又能做些什么?


因果、天数以及力量……

不曾窥见因果,不知因果连绵无绝;不曾被天数裹夹,不知天数变幻莫测,不容驳逆;不曾失去力量,不知人力时有穷尽……

正如不见天,不知天空高渺无边;不见地,不知土地厚重无际;不见己,不知己心烦乱,常入迷障……


实力,才是一切的根本和底气。别的,都是锦上添花。


自由

那就是一种拥有的时候只觉得平常,直到失去它的时候才知道它的贵重的东西。

这样的东西不多,但无一不贵重,无一不宝贝。

譬如生命,譬如时间。


那个人蠢并不代表着好对付。而且相比起聪明人来说,蠢人有时候会更让人为难。聪明人看得清楚仔细,目光长远,精于谋算,善于取舍,所以除非到了把握十足的地步,他们不会轻易将人逼上绝路。而蠢人就不同,蠢人往往只看到当前,轻重不分,更容易惊慌失措,进退失据,所以有时候他们会直接狠下重手,行为更难以把控。


哪怕再是保养得宜,凡人,总是有着寿数终尽的那一日,且每一日,都是他们走向那最后一日的脚步。

无可挽回,无可阻拦。

时光,就是这样的无情。

这一日,终将会到来。

——《重生之出魔入佛》

锦姝 只看该用户 发表于 1周前 #32

人,皆有生老病死。甚至不仅仅只是人,但凡是生灵,都是这样的。

这是生灵的宿命,是天地规则所定,无可更改。

而且哪怕是天地,也一样有着生老病死的时候。

就像是每一个星球,它出生,它成长,它繁荣,最后,它也会落入归墟……

修行,是所有生灵所知道的,唯一能有机会从这条有着既定结局、无可抵抗的道路上超脱出来的方法。

然而,修行也是艰难。

自这方宇宙开辟至今,岁月轮转,无数璀璨夺目、煌煌如大日的骄子从天地的各个角落走向中央,踏上道途,但至今为止,真正能够超脱出生死轮回的,不过两掌之数。

那等的存在,无须询问,无有人解答,但凡存在智慧的生灵,也都能从冥冥中自然而然知晓他们的存在。

这些存在的光辉,洒遍了宇宙的每一个角落,能令芸芸众生敬仰膜拜。

而除了这寥寥的为数几人,其他的生灵,哪怕是曾经声名赫赫,镇压一方,也早已被岁月冲刷掉了他们所有留存下来的痕迹,再不为人知。

这就是道途。

大道门前,白骨累累。

而这些堆垒在大道门前的白骨,哪一具又不是艰难跋涉才走到了他们最后倒下的那个地方?

或者说,没有真正的推开那一大道门户之前,没有人能确认自己走到了终点。

更何况,谁又说,大道门户,就真是这一条修行道途的终点所在呢?

大道之上,是否还有别的存在?道门、佛门、魔门每一位至尊前方,是否也还有一道或几道身影在踽踽前行?

不知道。

没有人知道。

知道的人也不会说。

世人所见所知的,只有自己目光所能触及的最远方,也只有自己感知、认知所能接触的终点,可谁又知道,在视野的尽头、感知与认知的终点所在,是否还有更大、更遥远的天地?

吾生也有涯,吾知也无涯。

以有涯求无涯,实在是一种愚蠢。

可是人,生灵,到底又要怎么样,才能算是不愚蠢?

吾生有涯,所以就要缩困一隅,在自己所见、所及的地方,为着一些细枝末节的小事且喜,且怒,且悲,且痛,且恨?然后,到得寿元终了,撒手踏入地府,转入轮回,再继续上演一场相似的戏剧?

不过是各人追求不同而已。

且哪怕是他,落在旁人眼里,也或许就只是一个傻兮兮的向着一条没有终点、看不见结果、不知道成败的道路一遍又一遍不回头第往前冲的蠢货而已。

其实真计较起来,他和别的那些人又有什么不同呢?

是,他所想要追求的东西或许更高大上,他所看到的、所知道的东西确实比别的人更多更广,可是,谁又不知,那在道途最顶端位置的大道门户,根本就是一个少有人能够到达的位置?

为着那一个水中银月一样的位置拼尽一切,为了往那个位置靠近而迈出一小步这样的小事且喜,且怒,且悲,且痛,且恨?

然后,到得他再也没能往前迈出一步的时候,寿元终了,孤单走入地府,再转入轮回,再继续上演一场相似的戏剧?

看看,都是一样的生死轮回,谁又比谁高贵?

是,他这样的人,走到最后会有力量相随,哪怕到了他再也不能往前的时候,他也还能有他一生积蓄下来的超凡力量相伴相随。可是,除了力量,除了财富,他还有什么?

伴随着他走了一路的人走着走着忽然就在某一个位置上走向了另一条道路,曾经与他有过种种因缘牵扯的人随着寿元终了踏入轮回几经轮转,便连世界的环境都会随着时间的流转发生变化,人、物两皆非……

撇开修士皆有的这些力量和康健肉身,他还不如他们呢。

好歹他们哪怕到了这一段生命的最后,也还有一个人会和他们相依相偎到最后。

人,生来孤独。

每一个人,都是一个点,他们随着自己的人生向前,在所经过的道路上留下他们的痕迹。偶尔会与别的点相交又或是平行,无一例外,到最后都会散去。到得那个时候,走下去的,也还是只有自己。

父母,会散;妻儿,会散;挚友,会散;哪怕是仇人,也都会散……

到得最后,剩下的也只是一个人。

只有自己。

旁人的相交相伴,因种种因缘而生出的欢喜仇恨,到得最后,其实都是一场空。

——《重生之出魔入佛》

锦姝 只看该用户 发表于 1周前 #33

人的欲望太多了,有人自身没有能力, 所以希望佛让他们升官发财;有人本就药石无医的绝症, 以为不断折磨自己彰显信仰便可痊愈;有人笃定供奉神佛便可安稳一世, 世间所有不幸都是来自不敬神佛, 自己所受苦楚皆是因为不够虔诚;还有人一生失徳作恶太多,惧怕死后受苦, 更是倾尽全力恳求佛赐他们功德……

土地无人耕种, 佛不能凭空填满粮仓; 人的身体衰竭,佛也不能让它重获新生;人所做的一切恶行,更不可能因捐献钱财修建寺庙而消失。这些道理很浅显, 可人就是看不清。他们只看见了佛修不需要天资,不需要如道修一般消耗大量灵材,简直就是获得永生的一条捷径。

曾经与凡人无异的僧人成了佛,所以凡人相信自己也可以,为了这臆想出的成佛之路,无数人倾家荡产妻离子散,最后甚至入了魔障,选择自裁以进入十方明宗口中的极乐世界。

凡人强加给佛的职责太多,他们只是在西天极乐世界探求世界真谛的另类修士,却被人当做世间主宰,仿佛天地命运皆在佛的五指山之中。佛怜悯苍生,每逢人间遇难便命优昙婆罗赐人救世之力,这份仁心却令人越发索求无度,只想从佛手中得到更多。

——《徒弟他就是不吃药》

锦姝 只看该用户 发表于 1周前 #34

人这种生物,不论多么辛苦,有了目标就能活下去。


所谓掌门,就是和宗门相守一生的人。


争是物种存续的必要条件,就像草木之间争夺土壤雨露,人亦要依靠争斗进化生存。人天生有欲,欲望必生恶念。


君子论迹不论心,论心世上无完人。


炼狱之中,只有报应,没有原谅。


曾道落花有意流水无情,待到骤雨落尽,终是落红含笑水含情。

——《徒弟他就是不吃药》

锦姝 只看该用户 发表于 1周前 #35

他观尽人间险恶,亦不曾忽略人性之光华,哀世人之不幸,怒世人之不争,却也怜世人之辛苦。

人间黑暗,我自己做一盏明灯;世人皆恶,我便做这第一个善人。滴水之恩,永世不忘;恶当惩治,善亦必扬。这就是他的正道。


所谓圣人,首先要是个人,其次才是圣。有情才懂情,懂情才共情,共情方知怜取众生。


人矛盾且复杂,他们能寻出得道飞升之路,亦能竭尽生命恳求神佛庇护;人能扫地恐伤蝼蚁命,亦能一将封侯万骨枯;至善是人心,至恶也是人心。所有人都是如此,有感情就会有爱恨,有利益就会产生纠纷,世上没有完全干净的人。日夜相继,阴阳共存,谁也不能让人间黑白分明,你不能,我不能,诸天神佛都不能。

——《徒弟他就是不吃药》

锦姝 只看该用户 发表于 1周前 #36

存货暂时发完了,等以后有了再更。

其实开始做摘抄也没多久,以前很多小说只有映像深的几个留有痕迹,其他都是近半年来看的小说留下的摘抄。

小说虽然大部分都有童话主义,但也有很多具有人生哲理或者对社会现状反思的语句,所以我做了摘抄用来纪念。

锦姝 只看该用户 发表于 1周前 #37

我欲乘风向北行,雪落轩辕大如席。

我欲借船向东游,绰约仙子迎风立。

我欲踏云千万里,庙堂龙吟奈我何?

昆仑之巅沐日光,沧海绝境见青山。

长风万里燕归来,不见天涯人不回!


——《少年歌行》

锦姝 只看该用户 发表于 4天前 #38

在愚民眼中,神明的存在与否并不重要,他们只是需要信仰什么来抑制内心的不安,倾诉做过的恶事。

他们想要的是善有善报恶有恶报,生前不能得到的公平,会在死后补偿。

但其实这些都是假的。生前的不公死后也不会公平。善无善报,恶人活得更好。

所有人在死亡面前都是平等的,死亡本身,就是一种赏赐。

永生不死才是惩罚。


善恶是不能用同一个标准衡量的。善未必能被人感激,像是水中的倒影,太容易消失。恶却是人心里的荆棘,除不尽,烧不灭……

——《奉你为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