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同人小说  /  小说  /  英国路人
05410 只看该用户 发表于 1个月前 No.61

我想给级长灌迷情药5555555是强大,迷人,优雅,引人注目,是魂牵梦绕的级长。谁不爱他呢!!!(暴言)

Aspirin 只看该用户 发表于 1个月前 修改于 1个月前 No.62
十一 1944.10.31
哦,不仅仅要鲜血,我更想躺在你身旁。

(十一)1944.10.31

事实上,莱斯特的鬈发是棕黑色的,要是光线暗一点,那就会像乌鸦羽毛一样黑,发尾刚好触到肩头。这头鬈发再加上他温柔又慵懒的灰眼睛,使他身上一直有某种古旧的典雅气质。但是后来相当长一段时间里,阿瑞斯会记得他的头发像金色的丝,他的眼睛像琥珀。因为最初他们总是在黄昏见面。莱斯特和他的红色雪弗兰在阳光的照拂下下如同赤金。

洛杉矶在黄昏时就像满地泼了熔化的铜水,行人的面容都是焦糖色的。阿瑞斯走出加州大学的时候,学生们也在三三两两散步,其中有几个打扮得可笑极了,阿瑞斯看见有人穿成了罗宾,煞有介事地摆弄着劣质弓箭,然后他才想起来今天是万圣节。

他靠着墙根抽了根雪茄,这时他看见侧面的墙上有一块白乎乎的东西在闪光。他走过去仔细看,发现那是只贝壳雕成的老鹰,严丝合缝地嵌在墙砖里,好像砖头被浇铸的时候它就在了。阿瑞斯甚至都不感到惊讶,随意转身对刚跟出来的副手说:“你和司机直接回酒店,我等会自己回去。”

副手走了之后,阿瑞斯随便叫了一个路过的人,指着那块砖问:“这上面有什么?”

那人像看疯子一样打量了阿瑞斯一番,直接走了。问到第四个人,阿瑞斯的手指直接点在老鹰的翅膀上,那人呆愣愣地说:“砖呗。”随即去找他那打扮成小精灵的女朋友去了。

阿瑞斯慢条斯理地抖掉烟灰,理了理西装的领子,把帽子戴正,从容地四周看了一圈,果然在不远处的街边看见那辆敞篷的雪弗兰。

在夕阳下,车也显得不那么破旧了,终于更像纯正樱桃红了。他慢慢走过去,看见莱斯特一条腿踩着座椅,把一堆纸垫在膝盖上写着。他也穿得像是个期待万圣节的人。他身上是一件优质面料的黑袍子,内衬是天蓝色的,和他的领带同色,闪着缎子的色泽。他左胸前还绣着一个蓝色的纹章,中间看上去像只老鹰。右边是一枚银光闪闪的小徽章,刻着大写字母p,和他的银袖扣很贴合。袍子里面则是白衬衣和熨得妥帖的西服裤。因为太热,他的领带扯松了搭在脖子上,衬衣纽扣解开了一大半,几乎毁了那熨得板板正正的线条。

阿瑞斯走到车前敲敲车身,莱斯特猛地抬头。他的反应真得很快,和决斗高手拔枪的速度差不多。要是他的身份和之前阿瑞斯误解的一样,是战士或者间谍的话,阿瑞斯也不敢轻易对上这样的对手。在莱斯特抬头的时候,他的手指已经摸到了左边的衣袖,估计是要拿出那根神奇木棍了。等看到是阿瑞斯,他就把手收回去,继续写那堆纸,同时说:“又是你。”

阿瑞斯看见他用的是一柄玳瑁笔杆的钢笔,打趣道:“如果你想复古,”他指的是莱斯特身上那件仿佛是几世纪以前寄宿学校穿着的袍子,“你应该用羽毛笔。”

莱斯特掀起眼皮看着他:“我确实用过,写三行蘸一次墨水,而无限续墨羽毛笔要三个加隆——三个金币一支。我还是用麻瓜产品好了。”

“你是个复古爱好者?” 阿瑞斯现在不会对这些奇怪词汇提出问题了。

莱斯特依旧头也不抬地对付那堆纸(现在阿瑞斯看清了那是各种表格),一边没什么耐心地说:“今天是万圣节,我的日常装扮总不会比长腿的西红柿奇怪。”他把终于填好的表格往座位边马马虎虎一塞,终于正眼看了看阿瑞斯:“我都不想问你怎么又出现了。你不是在英国卖巧克力吗?难道你干脆找了个印第安萨满给我下追踪咒?”

“一个爱国企业家回国运个货是很正常的事。印第安萨满真的会这种魔法?”

“那你应该在码头。”莱斯特没有回答那个关于魔法的问题。

“一个爱国企业家回国资助大学是很正常的事。你呢,好学生?”

莱斯特把那张写着“旁听资格申请表格”的纸塞到阿瑞斯鼻子底下。

“我发现你在’种族’一栏写着’反正不是鹰头马身有翼兽’。”

莱斯特甚至都没有抽出魔杖,而是抬起右手比划了一个简洁的手势,随后往纸上点了点。一瞬间“鹰头马身有翼兽”这个词看起来特别恰当——虽然阿瑞斯明确知道那是个奇怪的词,但是它呆在表格上真实太合适了。

这道混淆咒只持续了短暂的几秒,阿瑞斯回过神,哭笑不得:“很合理的形容,非常严谨。但愿我在签合同的时候不会有人玩这个把戏。”

莱斯特终于笑了,带着那种“你是斗不过我的”戏弄感。他的五官英俊又柔和,不管做什么表情,似乎都能从底下翻出一点温情脉脉来。等再过几年,等他的脸再棱角分明点,估计有很多年轻人会因为得不到他的心而偷偷流泪。这时莱斯特才问阿瑞斯:“你的部下们呢?”

“他们扔下我跑了。”阿瑞斯眼睛都不眨。“所以我很需要有人载我一程。”

莱斯特知道他说的是鬼话,不过他向来不怎么拒绝搭便车的人(或者动物)。所以他随意一挥手,车门打开了。他懒洋洋地说:“不要指手画脚,只能听我想听的歌。”

“放首我没听过的吧。”

莱斯特伸手拧开了收音机。在仪表盘上方的琥珀雏鸟兴奋地吱吱喳喳:“西边!到西边去!”

“我没有让你导航。”莱斯特说。“闭上嘴,让收音机说话。”

收音机里传来一个活力十足的男声:“这里是W.W.N,巫师无线联播。现在是《魔法时间》节目,我们风流倜傥的路易斯·德意斯爵士(*1)表示,为了万圣节,他要唱到所有南瓜灯熄灭!”

接着是一个沙哑的男声,在管风琴的伴奏下唱道:

在我青年时代

女巫们都在微笑

棺材没有在我头上升起

十字架未曾闪耀

那些魔咒都是杰作

能让星星倒吊

阿瑞斯说:“女士们会为这个歌手疯狂的。”

莱斯特说:“是啊,路易斯是现今最伟大的吸血鬼音乐家。艾莉娅——我的一个朋友——可喜欢他了。”

“吸血鬼音乐是什么新流派吗?”

“不,我是说他是个吸血鬼,同时也是音乐家。”

和神出鬼没的跑车、混淆人心的咒语比起来,一个唱歌的吸血鬼似乎也不算奇怪。

莱斯特虽然看起来厌烦那只雏鸟导航,但他还是在往西边开,就像要冲进落日里。周围的一切都变成了橙红色的光影,棕榈树叶沙沙作响。

这是阿瑞斯头一次在清醒的状态下坐上莱斯特的跑车,这辆车的不寻常之处愈发鲜明。这款科尔维特只有两个座位,阿瑞斯骨架高大,但是能很惬意地在看似狭窄的副驾驶座位上伸直腿。而方向盘边上多了许多奇怪的旋钮。仪表盘并不全是数字,在末尾出多了一个翅膀形的标记。凝固在琥珀里的雏鸟尸体在阿瑞斯开口前就报出了他酒店的名字,并且在吸血鬼歌手的歌声间隙大叫:“你应该开到第五大道去!”

莱斯特抱怨地嘟囔了一句,伸手敲了一下一个黑色的按钮,然后猛地一转方向盘,整辆车就向路边的建筑撞去。阿瑞斯吓了一跳,下意识地去抢方向盘,结果被莱斯特打开了手。

“要是你再乱动,副驾驶座位会咬掉你的屁股的。”莱斯特警告道。

他们竟然直直穿过了墙面。

墙内是一户普通人家,主妇还在整理自己的发卷,似乎对凭空出现的跑车毫无所觉。莱斯特丝毫没有减速,但他也没撞到任何东西。屋内的小茶几、壁灯、鼓鼓囊囊的扶手椅、梳妆台都自己跳起来避开了飞速行驶的雪弗兰。他们擦过主妇的后背,阿瑞斯甚至闻出她擦了一点香奈儿N°5 。主妇的发卷飞起来躲开了车身,随后又回到她头上。这一切她一概不知。

莱斯特就这样在墙内穿行,路过了一只虎斑猫(它是唯一对路过的跑车尖叫的生物)、一个装满酒的壁龛、一对在餐桌上做爱的情侣,直接开到了第五大道上。

“我算是知道你是怎么一小时开完八小时的路程了。”阿瑞斯惊魂未定地说。“而我当初竟然任由你花了整整一天把我送到棕榈泉。”

“可是那天我们看到了一个人高的仙人掌,还有个胡子上爬满蜜蜂的老头。”

阿瑞斯看着莱斯特,莱斯特用无辜的眼神回看过去。过了几秒,两人忽然都大笑起来。

“你要知道,”莱斯特最后说。“据说66号公路东段有两只下黑白棋的斗鸡呢。”

“你想去看看吗?”阿瑞斯问。

莱斯特说:“我还以为你想要回酒店。”

“酒店哪有下棋的斗鸡有价值。”

“那么你现在就应该左转弯!”雏鸟吱吱喳喳地叫道。

莱斯特一边笑着一边转了方向盘。

他把车开出了前所未有的速度,一路上,景色在以一种不寻常的方式变换,似乎上一秒路边还是鳞次栉比的房屋,下一秒周围已经是荒芜的沙漠。风非常大,刮过阿瑞斯的耳膜,猎猎作响。白色的雾气像水流一样淌过,金色的阳光泼在车身上和莱斯特的脸上,他们一同闪闪发光。这时有几只乌鸦怪叫着从他们身边飞过,阿瑞斯才猛然发现他们已经飞到了空中。

仪表盘上,指针跳到了底端,指着那个翅膀的符号。他们在云端平缓地飞着,红色的雪弗兰像一艘红色的小船。雏鸟甚至一本正经地改变了导航方式:“东南方向倾斜5度。”

“如果顺利的话,等会送你回去还能赶上晚饭。”莱斯特说。

“我现在知道为什么你要选个有太阳的地方开车了。”阿瑞斯说。“要是每天都能看到这样的景象,我会直接住在跑车上的。”

他们在晚风里下降,这时收音机里的吸血鬼开始唱拖长声音的叠句:

在我青年时代

我还幻想爱情的美妙

还会对她倾诉衷肠:

哦,不仅仅要鲜血

我更想躺在你身旁

哦,不仅仅要鲜血

我更想躺在你身旁

后来他们发现传言有误,他们几乎跨越了整个加州,但是并没有发现有什么下棋的斗鸡,只是在一口干枯的水井边发现了两只大得不正常的变色龙。它们一只翻浅色沙砾,一只翻深色沙粒,并且都被太阳照得懒洋洋的。

收音机的魔法电台似乎是英国的,根据英国时间,它已经开始放深夜谈话节目,一些女巫在小夜曲的背景音里向主持人抱怨自己的丈夫、孩子还有不听话的蝙蝠。还有的在询问到底怎么熬出完美的治疗疥疮药水。阿瑞斯靠在车上抽雪茄,莱斯特蹲在地上,举着魔杖念念有词,其中一只蜥蜴的鳞片变成了蓝色,它恼怒地看了莱斯特一眼,把自己埋进深色沙砾堆成的堡垒里。

“治疗疥疮药水,”收音机里的主持人干巴巴地说,阿瑞斯不禁怀疑他恨透了这个工作。“在加入两份豪猪刺之前,一定要把坩埚挪离火焰。当然了,除非你用的是高级秘银坩埚。下一位听众来电…”

“我一定要把这个经历写在墓志铭上。”阿瑞斯说,弹掉了雪茄灰。“我的墓碑上要刻着:阿瑞斯·盖博,走私商,曾乘一辆飞车前往沙漠观测两只野猫那么大的蜥蜴…我会被同僚们嫉妒死的。”

“我嘛,我的就刻,变色咒出色使用者,曾把蜥蜴变成蓝色。”莱斯特折腾完了那两只蜥蜴(它们被烦得爬到了水井的另一边),站起来拍拍袍子。现在阿瑞斯知道了那是巫师学校的校服,而那个银色的徽章则是”好学生的象征”。

他们重新上车,在雏鸟的叫声中掉头。如莱斯特所说,他们真的在晚饭结束前来到了阿瑞斯下榻的酒店。这时街上刚刚点灯,酒店大门处金碧辉煌。这里没有要糖果的小孩,没有奇装异服的人,全是西装革履的成年人,眼神机警又狡猾。阿瑞斯毫不费力就融入了这个环境,相比之下,莱斯特一身黑蓝相间的袍子,还倚着一辆破旧的二手车,实在是格格不入。不过没有人注意他们,所有人只是匆匆路过,在人群中,只有阿瑞斯注视着莱斯特。

“你想尝尝美国的万圣节晚宴吗?”阿瑞斯问。“作为你带我看蜥蜴的答谢。”

莱斯特笑了起来:“没人能在一晚上吃下两顿晚宴的。”

阿瑞斯故作遗憾地摇摇头:“太可惜了,这家酒店的伊势龙虾很不错呢。我只能送你点别的了。”

莱斯特坐在车里百无聊赖地等着,过了一会,阿瑞斯重新从酒店出来,递给他一捆什么东西。莱斯特拆开一看,那是本三流杂志,封面写着几个大字《诡丽奇谭》(*2),插图是一个穿着暴露的金发女郎,把饱满的胸脯压在一辆鲜红的跑车上。跑车上是一个打扮滑稽,戴着高礼帽和领结,显得雄劲又色欲的男人。

莱斯特无言以对:“这是什么?色情读物?”

“回去再看。”阿瑞斯用不怀好意的语气说。“你会喜欢的。”

“我很怀疑。”莱斯特说,把杂志塞进车前的杂物盒里。“那么回见。”

每次他说再见,总有一种“反正不会再见面”的随意感。确实,他们这几次相遇多多少少都算巧合。不过这一次,阿瑞斯在他身后喊道:“等等!”

莱斯特踩住刹车:“又有一本色情杂志要给我?”

“我想告诉你,我十一月还会去英国,住在查令十字街,押运茶叶和丝绸。”

“你跟我说这个干什么?”

“我估计自己是没有那个能力找到你了,只能让你多来看看我。”阿瑞斯油腔滑调地说。

莱斯特一只手搭在车门上,半转过身,打趣一般问:“为什么我要来找你?”

“我以为一同看过两只蓝色蜥蜴的人总能算是朋友吧。”阿瑞斯说。

“我有很多朋友。”莱斯特拖长声音说。“不是每一个我都会登门拜访。”

”好吧,好吧,那我必须摆出点诱饵了。”阿瑞斯做作地举手投降。“我太想见你了,连带着我都能想念蓝色的蜥蜴,想得我夜不能寐。告诉我,你喜欢山羊头标本吗?”

莱斯特把头磕在方向盘上大笑了起来。

“如果山羊头标本能让你笑成这样,那真是物超所值。我会准备一仓库的。”阿瑞斯说。

莱斯特终于抬起头,他笑得眼泪都快出来了,眼尾有一线湿漉漉的红。阿瑞斯真心希望下一次能在床上见到这一幕。

最终莱斯特说:“如果你在英国的时候遇见一只找你要培根吃的谷仓猫头鹰,把它喂饱后可以让它给我稍张便条。”

他眨眨眼睛,踩下油门,红色的雪弗兰往前开了几码,悄无声息地消失在街头。

阿瑞斯吹了个口哨,漫步回酒店。原先要是有通信的机会,他可能会给莱斯特写很多挑逗又露骨的情书。不过现在看来,倒不如和他聊一聊魔法药水,或者某天在路上遇见的大狐狸。虽说推翻了所有书信的腹稿,阿瑞斯还是心情舒畅。不管写什么,开头肯定不会变的,他就能在信纸开头理所当然地写:

亲爱的莱斯特。



*1:路易斯·德意斯爵士和他的歌都是我瞎编的,不过许多年后有一位名叫洛肯·德意斯 (Lorcan d'Eath)的混血吸血鬼歌手,深受女士喜爱。他的成名作是《在你身边》 ("Necks to You")。

*2:《诡丽奇谭》(Weird Tales) 是一本1922年底创立的美国奇幻恐怖纸浆杂志。“纸浆杂志”指那种用质量极差的纸印出来的小成本杂志,内容以恐怖、怪奇、色情为主,有点接近中文语境下的“地摊文学”。H.P洛夫克拉夫特的克苏鲁神话系列一开始就在这本杂志上连载。

这本杂志实际上已经在1938年停刊,不过为了剧情效果我还是挪用了它。

-------------------------------

阿瑞斯被我写得好油腻哦,幸亏他长得好(x


前往文库阅读 5161/307/3
lictor 只看该用户 发表于 1个月前 No.63
评论 十一 1944 10 31哦,不仅仅要鲜…

看我刷出了什么!!!太太是瑰宝【哭泣

Aspirin 只看该用户 发表于 1个月前 修改于 1个月前 No.64
十二 1944.11.1 幕间
“你还看起麻瓜色情杂志了!”

(十二)1944.11.1 幕间

艾莉娅·阿切尔的精神很好,她昨天在万圣节宴会上扮的是一头长着绿藓寄生菌的湿地狼人,直到宴会结束也没有被认出来,也就没有任何人来打扰她或者请她跳舞,所以她过得很轻松。等宴会结束后,她和莱斯特双双逃掉了鼻涕虫俱乐部,莱斯特估计又跑去美国了,而她偷偷回到村庄,直接跑回家睡了一觉。

这天上午第二节课是黑魔法防御术,选修高级班的人不是特别多,一方面不是人人都能拿到O.W.L.s的良好,一方面是黑魔法防御术教授加拉提亚·梅乐思的年纪已经大了,比起让学生们真正拿魔杖实践咒语,他更倾向于让大家读课本。

等艾莉娅来到梅乐思的办公室,大部分人已经到齐了。第一排椅子上果然坐着汤姆·里德尔,还有两个他的跟班。艾莉娅四周望了望,问麦克·艾伯:“莱斯特呢?”

麦克是和莱斯特同级的拉文克劳生,和艾莉娅挺聊得来。他挠挠头发:“他昨天似乎回来的很晚,可能泡图书馆太久了吧。起不来很正常。”

“我还是给他留个座位好了。”艾莉娅说,径直走到最后一排角落里占了两个位置,一边把麦克往前面推:“我懒得装认真听讲,你坐前面帮忙挡着点。”

“别啊!”麦克压低声音说,一面紧张地向门口张望。“我约好了今天把笔记借给琼斯看,我好不容易约到她!”

“靠借笔记约会?”艾莉娅恨铁不成钢地说。“多讲讲你上个赛季的救球啊!”

麦克脸红了,支支吾吾的,勉强能听出“她不喜欢魁地奇”几个字。艾莉娅头疼地挥挥手:“算了,随你便。我还是等莱斯特好了。”

直到上课前两分钟,莱斯特才慢悠悠地进来。他的鬈发都被睡散了,蓬松地堆在头上,被他随便捋顺。他明显没怎么睡够,一路上哈欠连天的,但是看起来他心情很不错,明明昨晚上他还有点闷闷不乐。艾莉娅估计他真的跑到加州去了,每次他从加州回来都会轻松一点。

“快一点,莱斯特,我们马上就开始了。”

“抱歉,教授。”莱斯特找到艾莉娅,挨着她坐下了。这时梅乐思教授已经说:“拿出你们的《查威克的魔力》和《自卫咒语集》,今天我们要对照着讲解平安镇守咒…”

莱斯特一坐下就在座位旁悄悄施了静音咒和反窃听咒,艾莉娅默不作声地补上了一道忽略咒。随即两人就开始肆无忌惮地聊天,莱斯特甚至拿出一卷羊皮纸,开始修改上面的咒法模型。

“…我和我妈说,万圣节大家都用南瓜灯,我还给她带了一个霍格莫德村买到的南瓜灯,里面塞满了闪光奶油丸。结果她说,不管怎么样也要用后院的那只大萝卜试一试,然后我们就蹲在院子里劈那只萝卜…”艾莉娅在旁边絮絮叨叨。“梅林在上,我就说那个萝卜大得不正常,原来里面住了一窝地精!五只啊!有一只挂在我拇指上咬我,我把它甩到了屋顶上…”

莱斯特哧哧嘲笑着,把咒法模型上的链接次级元素修改了一下。梅乐思教授没什么感情起伏的声音传过来:“七级的平安镇守咒非常复杂,需要计算空气中的浮动魔力因子的影响,否则咒语很容易出现偏差。我们的城堡上就被施加了七级平安镇守。在N.E.W.T.考试中,成功描述并施展三级平安镇守咒是及格水平,能达到五级就是优秀了…”

“这讲的都是什么?”艾莉娅低头翻书。“《查威克的魔力》,第三版?这是十九世纪的书。现在应该已经出到第九版了吧。”

“我估计梅乐思教书这几十年就没有更新过教材…”莱斯特涂掉了书上的一长串公式:“现在出到第九版,但是上周我在《当月防御咒语》上看到主编团队已经在编第十版了。我记得最新公式是这样的…”

“对,我印象里也是这个。”

“等等,我记得你能施展出七级平安镇守啊?”莱斯特说。“你不是给村子加上了吗?”

“如果事先建立一个重力咒、引导咒和稳定咒构成的三角阵法,使区域内魔力场循环流动,这时很容易就能达到七级平安镇守效果,出错几率几乎没有。”艾莉娅说。“《霍格沃茨,一段校史》里提到城堡领地内有一个十六角的“圣布鲁诺循环魔阵”平衡魔力场流动,在此基础上平安镇守的效果比一般的七级魔咒强得多。”

他们彻底懒得听这堂课了。艾莉娅在课本的掩护下拿噼啪爆炸牌搭起了城堡,莱斯特则摸出一块熏肉三明治咀嚼起来。最后艾莉娅的眉毛被炸掉了半截,梅乐思讲课的声音似乎顿了一下,莱斯特赶紧加固了一遍静音咒和忽略咒。

“你就不能玩点别的?”莱斯特吞下三明治,愤怒地说。

“我无聊啊。”艾莉娅对着镜子修补自己的眉毛。“你什么时候能学会七级变形咒?要是能让我的抱枕代替我签到,我就不用浪费这两小时了。”

“连邓布利多都说人形变形咒格外困难。”莱斯特说。他也无聊起来,恨不得把椅子变成人形上课,而自己跑去霍格莫德村。忽然他想起了什么:“等等,那本杂志我还没看!”

“啊?”艾莉娅凑过来。

莱斯特掏出一本封面艳俗的粗糙杂志,上面歪七扭八印着《诡丽奇谭》。

艾莉娅看着封面没穿什么布料的金发女郎插图震惊道:“你还看起麻瓜色情杂志了!”



本来一开头就想写两个不良学生课上偷读色情杂志(?)结果没刹住车写了一大堆私货,所以把这章改成幕间。


前往文库阅读 1894/283/3
shinmei 只看该用户 发表于 1个月前 No.65
评论 十二 1944 11 1 幕间“你还看起…

啊!今天居然两章更新!幸福!这样的设定很有趣啊,坐等看她们偷读色情杂志嘿嘿

灰草草 只看该用户 发表于 1个月前 No.66
评论 十一 1944 10 31哦,不仅仅要鲜…

哦哦哦!更新啦!满足!

lictor 只看该用户 发表于 1个月前 No.67
评论 十二 1944 11 1 幕间“你还看起…

啊啊啊啊!!两章!!!幸福!!!

😂过于真实.我认识的一个学霸霸也这样.觉得老师讲课进度太慢上课摸鱼打游戏.但是什么都会

在野人 只看该用户 发表于 1个月前 No.68
评论 十二 1944 11 1 幕间“你还看起…

啊!忽然追平,我心焦急。不过这种日常好好看喔

Aspirin 只看该用户 发表于 1个月前 修改于 1个月前 No.69
十三 1944.11.1
“他胯下的雄鹰抬起了头”

(十三) 1944.11.1

艾莉娅·阿切尔的精神很好,她昨天在万圣节宴会上扮的是一头长着绿藓寄生菌的湿地狼人,直到宴会结束也没有被认出来,也就没有任何人来打扰她或者请她跳舞,所以她过得很轻松。等宴会结束后,她和莱斯特双双逃掉了鼻涕虫俱乐部,莱斯特估计又跑去美国了,而她偷偷回到村庄,直接跑回家睡了一觉。

这天上午第二节课是黑魔法防御术,选修高级班的人不是特别多,一方面不是人人都能拿到O.W.L.s的良好,一方面是黑魔法防御术教授加拉提亚·梅乐思的年纪已经大了,比起让学生们真正拿魔杖实践咒语,他更倾向于让大家读课本。

等艾莉娅来到梅乐思的办公室,大部分人已经到齐了。直到上课前两分钟,莱斯特才慢悠悠地进来。他的鬈发都被睡散了,蓬松地堆在头上,被他随便捋顺。他明显没怎么睡够,一路上哈欠连天的,但是看起来他心情很不错,明明昨晚上他还有点闷闷不乐。艾莉娅估计他真的跑到加州去了,每次他从加州回来都会轻松一点。

“快一点,莱斯特,我们马上就开始了。”

“抱歉,教授。”莱斯特找到艾莉娅,挨着她坐下了。这时梅乐思教授已经说:“拿出你们的《查威克的魔力》和《自卫咒语集》,今天我们要对照着讲解平安镇守咒…”

莱斯特一坐下就在座位旁悄悄施了静音咒和反窃听咒。艾莉娅则补了一道忽略咒。于是两人就肆无忌惮开始走神了。

这堂课持续了两个小时,还没上到一半,艾莉娅就在偷玩噼啪爆炸牌时被炸掉了眉毛。莱斯特则掏出一本封面艳俗的杂志翻了起来,艾莉娅震惊了:“你还看起麻瓜色情杂志了!”

“乱讲什么!”莱斯特把杂志翻开给她看,上面是一些三流小说。其中一篇似乎被编辑看好,排在前面,还配上了花里胡哨的插图。莱斯特看着插画里的红跑车,觉得有点眼熟:“等等,我知道这是怎么回事了,还记得我跟你说过的那个麻瓜走私犯吗?”

“我们在沙滩遇见的那个?”

“就是他。之后我发现他是个哑炮,所以没有用一忘皆空。”

“哑炮不受麻瓜驱逐咒影响?难怪上次他能看见我们。”

“对,然后他说可以找一个作家写关于我的怪谈故事,这样麻瓜们就更加不会把一些古怪的事当真了。”莱斯特把那张有红跑车的插图给艾莉娅看:“估计这就是他找人写出来的故事。”

艾莉娅精神了:“所以他找来麻瓜作家乱编巫师故事!还拿你当原型!快看看怎么写的!”

莱斯特往后翻了几页,艾莉娅凑过来,念道:

重磅推出乔治·诺丁森所著《英国路人》小说,根据真实事件改编,每周二连载于《诡丽奇谭》!

“香艳又大胆。”

——理查德·史密斯/诗人,小说家

“取材于公路怪谈,离奇怪诞。”

——罗肯·法灵顿/记者

“尽是些道听途说的荒唐事,只有品位低下的人能看进这些东西。”

——道格斯·库珀/评论家,剧作家

“精彩。”

——阿瑞斯·盖博/企业家

…莱西德把车停在路边,摘下了他的宽檐黑礼帽。他浑身是汗,娇媚女郎伊丽莎白看见他衬衣下的身材,全身酥软,伏在车门上,雪白的乳沟挑逗着英国贵族的心。

“先生,您真的能带我离开这个荒凉的地方吗?”她娇声问。

“不要叫我先生。”莱西德把伊丽莎白搂在怀里,拇指按在她的红唇上:“在我的车上,你要叫我英雄!”

(《英国路人》第一章)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艾莉娅几乎笑断了气,“叫我英雄!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莱斯特痛苦地连续施了三次静音咒:“我求求你别念了!”

“我要念到我生命的尽头!英国贵族大人!我要笑死了!为什么你的走私犯搞出来这种东西!”

“你能不能好好说话,走私犯就走私犯,什么叫我的走私犯!”莱斯特崩溃地把头塞进了桌柜里:“他说找个作家写点怪谈故事,我怎么知道他找的人写了这种东西!”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艾莉娅笑得打嗝。

“别笑了!我们还在课堂上!静音咒撑不了多久!梅乐斯已经发现不对劲了!”

“等等,你看这一句,’他胯下的雄鹰抬起了头’,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艾莉娅笑得往后一仰,重重摔在地上。静音咒最终失效了。

梅乐斯站住他们面前:“阿切尔!威尔克斯!你们在干什么!!”他的目光落到了散落在地上的杂志上,然后他的脸瞬间通红:“…在课堂上!看这种东西!拉文克劳扣二十分!斯莱特林扣二十分!你们两个,今天晚上关禁闭!威尔克斯先生,级长本应起带头作用,我对你非常失望,非常失望!”

当天晚上,他们戴着手套坐在禁林边上的大石头上处理鼻涕虫尸体的时候,艾莉娅还是笑得停不下来。现在她说两句话就要引用一下杂志里的句子,什么“我的英雄,你的神奇跑车上还有我的容身之所吗?”这类话。莱斯特无奈地说:“真这么好笑?”

艾莉娅憋着一口气说:“你真的觉得不好笑?”

他们面面相觑,最后莱斯特忍不住了,抱着装鼻涕虫的木桶大笑起来,两个人笑到肋骨疼痛,才又开始挑拣鼻涕虫。监督他们的西尔瓦努斯·凯特尔伯恩摸不着头脑:“我是第一次见你们这样欢天喜地来关禁闭的学生。”

阿瑞斯·盖博坐在桌前核对一张长长的清单,他的秘书给他端来午餐,又悄无声息退下去了。阿瑞斯捏了捏眉心,放下文件,刚拿起叉子,就听见窗户外传来一阵扑腾声。

他警觉地抬头,看见一只灰褐色的谷仓猫头鹰不断撞着玻璃。

阿瑞斯想起莱斯特说过的话,狐疑地走上前。正常的猫头鹰能在一天内从英国飞到美国吗?最终他还是打开窗,谷仓猫头鹰立即跳进来,轻盈地落在他的办公桌上,盯着他的餐盘。

阿瑞斯试探地把一小碟培根放到猫头鹰嘴边,它马上毫不客气地吃起来,脖颈处的毛都惬意地蓬成一个球。阿瑞斯看得手痒,忍不住摸了它一把。

猫头鹰十分人性化地瞪了他一眼——它的眼睛竟然也是灰色的——然后又埋头去吃培根了。阿瑞斯想到莱斯特试图威胁自己时瞪圆的眼睛,不禁笑了一下,猫头鹰转头恼火地看着他。

“你下次威胁人的时候别瞪眼睛,那一点都不吓人。”阿瑞斯说。“老天,你真的是猫头鹰吧?不是莱斯特变成的吧?”他把猫头鹰揉来揉去,猫头鹰一幅不痛快却为了口粮勉强忍耐的样子,看得阿瑞斯只想欺负它。

“所以,巫师靠鸟类送信?你是莱斯特的信差?”

猫头鹰慢条斯理地吃完东西,傲慢地应了一声。

“那你能不能帮我给莱斯特送张便条?”

猫头鹰打量着他,最终矜持地伸出一只脚。

“等等,我马上写。”阿瑞斯扯过一张纸,匆匆写道:

“亲爱的莱斯特,

你的猫头鹰飞来了我这里,吃光了培根。不知道这种长途飞行对它来说是否寻常。”

他顿了顿,继续写:

“杂志怎么样?我给了作者三倍稿费,让他每周都写一章。”

他把信绑在猫头鹰脚上,猫头鹰迅速飞出窗外消失了。

回信到得很快,还在午夜时猫头鹰就冲进阿瑞斯的房间,把信扔在他的脸上。阿瑞斯差点摸出了枪。

“你下次最好先叫醒我…”阿瑞斯痛苦地说,“不然我可能一枪就打出去了。”

猫头鹰不满地鸣叫着。

最后阿瑞斯缓过神,按开台灯读到:

“盖博先生,

它叫尼莫西妮,我也不知道它怎么跑去了你那里。”

阿瑞斯试探地叫:“尼莫西妮?”

尼莫西妮快乐地叫了一声。当然这时候阿瑞斯还不知道自己是除了莱斯特以外第一个记清它名字的人,这让他在猫头鹰那里得到了前所未有的尊重。阿瑞斯继续看信:

“杂志的内容超出预期,带来了很多意想不到的快乐。我想有几个笑话要跟随我一辈子了。我的朋友艾莉娅表示她想要订一整年的份,还想问问你能不能要到作者的签名。

随信附上尼莫西妮的伙食费和杂志费用,你可能需要花点功夫才能兑成麻瓜货币。

祝好。”

阿瑞斯从信封里倒出几枚金币。

是纯金。阿瑞斯仔细翻检着巫师的钱币,看来巫师群体的购买力比非魔法人群强大的多。

过了几天,在早餐时,尼莫西妮飞过莱斯特头顶,扔下一个圆筒形的包裹。莱斯特拆开一看,发现是卷好的新一期的《诡丽奇谭》,封面是一辆在空中飞的跑车,下方是赌场。驾驶座上坐着一个上半身赤裸的男人,不知道为什么这种情况下他依然戴着高礼帽。车门是打开的,车门下吊着一个在尖叫的红发女人,裙子破破烂烂的,露出大腿根还有半截蕾丝内裤边。

艾莉娅在旁边给烤吐司抹着厚厚的黄油,她看清杂志封面后笑得埋进了黄油里。



我尽力把杂志内容写得三俗了,希望大家能感受到我的努力(。

实在不想为了取材去看《故事会》,希望我的凭空想象就足够地摊文学。


前往文库阅读 3129/362/6
酌影成三 只看该用户 发表于 1个月前 No.70
评论 十三 1944 11 1“他胯下的雄鹰抬…

哈哈哈哈哈哈哈胯下的雄鹰 真是非常努力啦哈哈哈哈哈哈哈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