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原创小说  /  现代  /  你在和谁说话呢
评论 第十二章一年有那么个几天,温烈丘不会迟到…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資君 只看该用户 发表于 1个月前 No.22
评论 第一章当你对一个人有了认知,他就会见缝插…

感觉写得不错诶,追了

清明三三 只看该用户 发表于 1个月前 修改于 1个月前 No.23
评论 第十二章一年有那么个几天,温烈丘不会迟到…

哇哇哇哇哇哇,大大好高产啊啊啊啊啊啊啊

又虐又甜甜的,我哭了

顽山六子 只看该用户 发表于 1个月前 No.24
第十三章

温烈丘知道,要不是叶贺的出现,李负代该不会这么轻易和他站到一起。但为表诚意,他还是把钱包和钥匙全给了李负代,且冷漠又严肃地给出了承诺,只要他不再寻死腻活,他可以资助他的所有需要,直到他不再需要。

对于此,李负代只是耸了耸肩。他的财产很简单,一只猫一个书包,身无分文还有一大笔外债。

入夜,李负代被收养的第一个夜晚。饭桌上,他还是只看着温烈丘吃饭,抱着黑猫靠在椅背上抽烟。

“我用不用管你叫爸。”看了温烈丘一会儿,他突然挺认真地问了一句。

撂下筷子,温烈丘最后看了眼外卖的盖饭,扔进了垃圾桶,“不勉强。”

李负代扑哧笑了一声,“你妈呢?”

他妈回来的不声不响,离开也是。温烈丘没答话,出门取了小区每天分发的报纸摊在桌子上看。

李负代探头瞅了瞅他看着的内容,“你还要请家政照顾我?”

“照顾,我们。”温烈丘头也不抬。

温烈丘太了解他妈,而他妈也太了解他,只因为他没有言听计从,从初中就在照顾他的阿姨说辞退就辞退。他打电话去问过,阿姨只说要回老家却怎么都不愿意再回来,也不知他妈用了什么招数。

“我们?需要别人照顾?”

他语气里的鄙夷温烈丘是听出来了,他抬头板着脸冷哼一声,“你会做饭?”

“我可以学啊。”李负代转转眼睛,“再说你不是会煮面吗。”

似乎权衡了一下,温烈丘低头继续在家政板块浏览着。

李负代嘁了一声,垂眼挠了挠怀里的黑猫后摸出钱包放在桌子上,他手指轻点了桌面两下,“我说……”停了一会儿也不见温烈丘抬头,他伸手挡住报纸。

“干吗?”温烈丘有点儿不耐烦,扒拉开李负代的手。

“……我们,是不是要签个合约?协议?字条?”虽然他不确定自己能在这里安稳地呆几天。

温烈丘挑眉,“为什么。”

“……总该?你懂吧?”李负代砸吧着嘴。

温烈丘靠上椅背,满不在乎的,“吃的还没猫多,总该什么?”

“钱这种东西嘛。”李负代笑着冲温烈丘眨眨眼,“算了……如果我活得下来,总有一天会还给你的。”

本以为家政什么的能在报纸上找到点儿信息,结果什么都没有。温烈丘扔了报纸绕过桌子,一贯的没什么起伏,“我等着。”说完便转身往楼上走。

李负代又给黑猫顺了顺毛,温烈丘家的灯光多是昏黄的色调,只是这种温馨的光源却让他觉得压抑,他一直带着笑,却摆脱不了心神不宁和迷惘。顿了顿,起身跟了上去。

听着身后的声响随着他上了楼又跟着他走到了他的房间门口,温烈丘才面无表情地看李负代,“你的房间在左边转角。”

“我知道啊。”李负代点头,将拐杖率先伸进温烈丘的房门,“我有话和你说。”

温烈丘面露不悦,还是侧身让开了位置。

温烈丘的房间和他本人的气质很相符,简洁到没有生活气息,灯光也是。李负代没发现能坐的地方,只能靠在了窗前。他看着面前的大床,凭视觉就能判定比自己睡的那张舒服多了。

“说。”温烈丘也进来。

“你有洁癖吗?”

温烈丘皱眉,“没有。”

李负代笑出酒窝,“那我能坐你的床吗。”

“不能。”温烈丘冷冷扫过他,“有话快说。”

李负代摸摸下巴,歪头拧眉,“与其说是有话和你说,不如该说,你没什么要问的?就这样不清不楚地收留一个完全陌生的人在家里,危机意识也太淡薄了吧。”

温烈丘觉得他啰嗦,还是压着脾气,“我只是确定,你对我造不成威胁。”

“好吧。”李负代失笑,“我是不会,那其他人呢?”

“你说叶贺?”

不知是不是因为听了这个名字,李负代突然就没了笑。他转开头,似有恍惚地看着窗外的灯火,“我觉得公平起见,有些事儿还是要告诉你。”他顿了顿,又干涩地开口,“我是他收养的第一个孩子,在我十岁的时候。可能因为首例的原因,他对我仁慈很多……像同意我搬离那个被他称为家的“魔窟”。”说着他笑了一声,满满的嘲讽,“刚搬出那里的时候我真的特别开心,要不是他不停地骚扰然后又撞断我的腿,我真要天真的以为他放过我了……其实呢,他根本没想放过我,从一开始他就只是想换个方法折磨我。他在逼我向他屈服,他在等我承认想要摆脱他是错的。”

“他是养了我几年,但我该还的都还了。”李负代指了自己的脸和腿,“而这些,都是想有手有脚的下场。我缺得不是钱,我只是想逃离他。叶贺,就是个疯子。”看着温烈丘的表情他笑了笑,他离开落地窗,向门口走了几步,“能躲开他的每分每秒我都很开心,我很感谢你没把我扔给他。这之后,只要对你有哪怕一点儿牵连,我马上就走。”

“如果,有个你所谓的条约什么的,能让你舒服一些,我也不反对。”温烈丘的目光闪了一下。

“我不知道他会做什么。其实我应该打扰不了你太久。”

“你以为我绕这么大的圈子,为了什么。”李负代语气中的恨温烈丘听出来了,但那些被收养的日子的内容,他难以想象。而且让他觉得奇怪的是,对于李负代的“归属”,叶贺并没和他起任何纷争,按理说,对于自己的养子,叶贺有着监护权,温烈丘在这层关系面前很苍白,而且即使李负代不愿意同他离开,叶贺也可以用些强硬的手段,奇怪就奇怪在李负代选择他后叶贺的反应很克制,甚至离开病房时,也只有不甘,并不像不想同一个毛头小子计较的模样。而且他和叶贺互不认识,他确定叶贺这种反应不包括其他因素。

“可我不想让你因为别人心烦嘛。”

他说得轻巧,温烈丘暗中冷哼,他明明早就很心烦了,“除去李鹤,二十二个人……”

李负代低哑的嗓音打断他,“你那些不知道哪儿打听来的内容,其实有些小瑕疵。他收养的那些人中,大部分人已经脱身或……”他顿了顿,隐忍着叹了一声去抓门把手,“所以他并不是在折腾两只球队。还有一点就是,他大部分的精力应该都在我身上。因为叶贺不仅把我当养子,还当情人呢。”

李负代出了门走了。温烈丘心里猛地一阵恶寒。


前往文库阅读 2213/577/4
顽山六子 只看该用户 发表于 1个月前 No.25
回复 哇哇哇哇哇哇,大大好高产啊啊啊啊啊啊啊…

嘿嘿嘿嘿嘿不哭摸手儿:D

顽山六子 只看该用户 发表于 1个月前 No.26

有大宝贝夸我高产我脸都红了,其实我是一边改错字和语病一边在搬的,所以近期更得会很快,搬完存货就又是一个卡壳咸鱼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还是臭不要脸的求你们爱我:D

顽山六子 只看该用户 发表于 1个月前 No.27
第十四章

不设定闹铃的清晨,伴随着自然醒,两人一起迟到的学习生活随之而来。

因无缘无故旷课一天,温烈丘本要被罚着站一个月的早自习,可二十一班班主任一琢磨他的早自习又从来赶不上,转而罚了一万字检讨,放学前上交以示对不思进取的悔过。

李负代这边程序就简单的多,碍于他断着的腿,十七班班主任直接罚了检讨给他,一样放学前上交以示对改过自新的决心。

一万字的检讨,写与不写都是个麻烦事儿。温烈丘又是个怕麻烦的,直到午饭时间,他的检讨都没多一个字儿。和阮令宣一起下了楼,阮令宣去找江月,他顺带揪着李负代一起,去了食堂。

四人一张桌子吃饭,气氛显得有些微妙,江月尤为不舒服。

李负代一直揣着笑,拿筷子在自己的餐盘里翻来翻去,还是一口不吃。

江月用钱买了第一的事情阮令宣毫不知情,却能感觉到餐桌上复杂的气息,江月情绪不悦,他冲着温烈丘挤眉弄眼,“你那检讨真不打算写啦?不然我帮你写一部分,老师看不出来!”

温烈丘没理他,目光落在被李负代翻乱的餐盘上,冷声道,“吃了。”

他说完,李负代便砸吧着嘴夹起一团米饭塞进嘴里。

阮令宣本是想缓解一下气氛,没成想谁都不接茬儿,他干笑两声,顺手把自己盘子里的排骨夹给江月。在对面两人间来回看了看,刚没仔细看,现在一看却吓了一跳,李负代面色苍白,两颊干瘦,一双黑眼圈看起来阴气沉沉的。

“你……失恋啦?”阮令宣没头没脑地来了这么一句。

他话刚说完,李负代猛地起身,力道太大都忘了自己还断着腿,稳住后他拄着拐杖捂着嘴就往外走。

“他、他怎么了?”

人走了江月可算找到空隙发泄,她肘了阮令宣一下,满是埋怨,“干嘛要跟他一起吃饭啊!烦死了!”

她声音不大不小也没有避着温烈丘的意思,温烈丘眉头皱了皱,起身跟了上去。

食堂门口,刚刚还显得惊慌的李负代已经坐在了石阶上抽烟,学校里人来人往也不知收敛。

温烈丘上前抽出他手中的烟灭掉。

李负代明显一愣,接着又耸耸肩,“我真的不想吃。”

一阵沉默过后,温烈丘侧对着冲台阶上的人伸了只手。

李负代嘴角动了动把手搭上去,借着力起了身。一阵轻风吹过来,透过他的校服衬衫都看不到他的身形。

放开他冰冷的手,温烈丘往前走了两步,微微侧头,“石膏打了有两个礼拜?”

李负代又恢复了痞笑,“大概吧。”

放学前,李负代态度良好的递交了检讨书,并慷慨的分了一份儿给温烈丘,毫不骄傲的炫耀检讨书这种东西他有不下十份儿以备后患。

两人到医院的时候天快要黑透,这个时间点了,可巧值班的医生还是那位戴金边眼镜的。一听李负代还是一把老烟嗓,便一本正经的说不着边的话训他,催促着做了检查,随后让他在推床上躺着,从头到脚敲敲打打了一遍才把温烈丘拉到办公桌旁坐下。

医生推了推眼镜,翻开病例本侧头看了眼躺在推床上的李负代,“你们这个年纪的孩子被父母娇惯的不成样子,怎么还会营养不良?”

温烈丘目光冷了冷,没答话。

“唔……学习压力很大?”医生又问道。

“他没有。”温烈丘实话实说。

“那有没有情绪上的起伏?家庭上?感情上有什么变故?”

不自觉的撇开目光,温烈丘声音低沉,“他朋友去世了。”

“唔……”医生若有所思的点点头,“这么久了,他的腿按压还有明显疼痛感,恢复得很差……我可是跟他说了,他的状况根本不该出院的。”

温烈丘不知道该说什么。

“他的肋骨应该会很疼,能抗得住?药有按时吃吧。”

温烈丘默默听着,下意识朝李负代那边看了一眼。反正在一起的这些时间,他从没见过那人吃什么药,估计他自己就从来不记得需要吃什么药。

“我看他身上的红疹消的差不多了,让他自己注意点儿,别再折腾了。”

看着医生有要合上病例的意思,温烈丘轻咳一声,“……他不吃东西。”

医生一点儿都不意外的样子,“他住院的时候也不怎么吃,不过他身体这样厌食很正常……多加疏导吧,也可能有情绪的原因,这几天再看看吧,如果疏导不起作用,在采取些别的措施。”说着医生在自己手腕上比划了一下,压低声音,“他这个也是因为朋友的原因?父母呢?”

温烈丘垂着眼睑,没说话。

医生拧拧眉毛,在病例上又龙飞凤舞的写了几行,又夹了张纸条进去,边感慨边递给温烈丘,“再有什么事情可以打给我,十点以后就不要了。”

温烈丘起身道了谢,接过病历本走到李负代面前,十分钟的时间,这人却在推床上睡着了。

推床位置狭窄,李负代似乎睡得也不安稳,毫无血色的面庞上还带一抹道不明的情绪。目光一转,温烈丘注意到他骨节分明的手,他苍白的指腹上,有许多条细小的伤口,愈合程度不同且显然有新伤,衬在指腹上格外突兀。

温烈丘没叫醒他,下楼将医生开过的药又重新买了一遍,瓶瓶罐罐塞了整个书包。回到诊室的时候李负代已经醒了,坐在床边发呆。

感到余光中的人影,李负代回过头,见是温烈丘又扯出一味的笑,“以为你扔了我不管了呢。”他撑起拐杖走向温烈丘,像只等了主人多时的小乖狗。

还好,温烈丘不信表象。


前往文库阅读 1917/559/10
清明三三 只看该用户 发表于 1个月前 No.28
评论 第十四章不设定闹铃的清晨,伴随着自然醒,…

wuli代代真是很坚强了,希望他能早点找到活下去的动力,摆脱人渣养父,另外,皮卡丘你要把他往死里宠啊喂,不要那么傲娇

顽山六子 只看该用户 发表于 1个月前 No.29
回复 wuli代代真是很坚强了,希望他能早点找…

皮卡丘: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好的👌

评论 第十四章不设定闹铃的清晨,伴随着自然醒,…

好看好看好看重要的事情说三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