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原创小说  /  现代  /  你在和谁说话呢
LBSXO 只看该用户 发表于 3周前 No.331
评论 第三十八章叶贺带着餍足的笑走了。 李负代…

太太甜起来真是不容易啊

LBSXO 只看该用户 发表于 3周前 No.332
评论 第三十九章从家里出发,李负代在车上昏睡了…

不知道说什么好了,就表白大大了吧

LBSXO 只看该用户 发表于 3周前 No.333
评论 第四十章等李负代收拾完房间,已经到了晚饭…

我期待好久的代代的梦要来了诶*罒▽罒*!!!

顽山六子 只看该用户 发表于 3周前 No.334
第七十八章

看着房门关上,温烈丘觉得今晚注定是不能安了。走廊寂静又空洞,只李负代未关门的房间里有一丝光亮。

愣了一会儿,温烈丘转身往自己房间走,止不住的心里发冷。

回到自己房间门前,他没进去,而是长久地顿住了。一个叫拱手让人的词儿,蹦了出来,把他的脑袋搅得稀巴烂。

温烈丘折返回去的时候,碰上了醒来找不到李负代的黑猫。他没心情再敲门,直接闯了进去。

房中漆黑一片,朦胧的视线中他最先看到了站在门边儿的清瘦身影,他紧抿着嘴什么都不说,强硬地拉着李负代径直回了对面的房间。

光亮恢复了一些,李负代看着依旧用力抓着他、胸口起伏不定的温烈丘,一时反应不过来现下的状况,“……怎么了。”

“不行。”温烈丘垂着头,气息不稳,像在和自己说话。

“什么不行?”李负代压低身子想去看他的表情,却突然被温烈丘抵进了门边儿墙角。

“不行。”温烈丘将他堵得严实,低沉着声音又重复一遍,“……不行。”

这么个莫名严肃的情境,却让李负代有点儿想乐,他看着温烈丘的发旋,还没弄明白就开始安抚,“……行行行,不行就不行。”

“不行……”温烈丘慢慢垂头靠在了他颈间,挣扎着,念叨着。

听他魔怔了似得不断重复,李负代有点儿好奇了,到底是什么不行。只是他还没来得及分神儿思考,两排牙就用力咬了上来。

温烈丘泄愤似得在李负代的侧颈留下一个牙印,随着啃咬和舔吻,手也跟着乱摸,没有开场白,情欲直蹿。吻得心里冒火,温烈丘双手揽着腰把李负代抱起来,转身把人扔到床上,紧接着把人下身扒了个干净。

被他磕了疼了李负代也不出声,就只配合着他,默默琢磨他到底是怎么了。

脱了自己的t恤,温烈丘俯身压上李负代,气息依旧不稳定,眼中神色却坚定恳切,“可以吗。”

“不用问我。”李负代歪着头眼角含笑,细白的腿夹在温烈丘的腰跨间,轻轻磨蹭,“是你就可以。”

他轻飘飘的两句话,转瞬间成了发挥着效用的兴奋剂。

猛地将李负代两条腿分开,贴着他吻他的同时,温烈丘伸手去掰弄抚摸他的屁股。李负代虽然过瘦,屁股的手感却很好。

感觉到在他屁股上流连的手渐渐摸到中心,李负代不禁抿紧了嘴。却在温烈丘的指尖在穴口打转的来回,又缓缓哼出了声。

身下人渐渐瘫软的变化让温烈丘有些心急,又来回揉搓了两下,拇指的指尖就挤压了进去。

“……你、你他妈用哪根儿手指呢。”李负代喘着低骂,毫无威慑力,更像撒娇。他已经完全放任了自己的身体,却又突然想起什么,伸手往床头摸。

温烈丘单手拉回李负代的手,牢牢握住,“不关。”他手指在李负代体内慢慢搅弄,只两个固定点,就把人老老实实钉在了身下。

被身后的异物感弄得发胀,李负代额头冒出细汗,动不了却不放弃挣扎,扭着腰还是想去关灯,但被体内作祟的手指一按,立刻又没有力气了。

“脱了吧,碍事儿。”温烈丘的目光落在李负代的上身,松了他的手,单手扯着衣摆往上掀。

李负代却挡住他,“……先关灯。”

“你还会害羞?”温烈丘不信,他轻笑一声,手先落在了李负代腰侧。不知为什么,他的抚摸却让李负代腰窝一颤。

异样的反应之后,李负代立马扯开了温烈丘的手,紧紧攥着,面上有不安的神色,嘴上还是让他关灯。

看他像被烫到一样的反应,温烈丘直觉哪里不太对劲儿,只怕是他不知道的时候这人又伤着了却不告诉他。抽出在李负代体内的手指,趁他还没反应,温烈丘快速用力压住他的大腿,强硬地扒了他的t恤。

被脱了个精光,除了紧紧攥着床单的双手,李负代再没了其它反应。他目光低垂,神色漠然,缓慢地舔了舔下唇,“……起来,不做了。”

这突来的转变却只让温烈丘觉得可疑,他目光深邃地盯着李负代,停顿了片刻又往李负代的腰侧摸,果然,还没碰到,就被李负代狠狠打开了手。

“……你又伤到哪儿了?”温烈丘心里一紧,李负代的腰也不是什么禁地,平时没少摸少抱过,这反应太反常了。

“起来。”李负代侧开头,口吻算得上冷漠,“别压着我。”

他越这样温烈丘越觉得不对,他们还贴在一起,他心一横,强硬地掰着李负代的腿就想把他翻过去。被他抓住李负代奋力挣扎起来,挣脱不出来就伸腿踹。沉重的一脚落在温烈丘胸口,他们也暂时分开了。

猛烈的撞击让温烈丘跌坐在床角险些掉下床,让也顾不上疼,起身就把要下床捡衣服的李负代按住。温烈丘用了很大的力气,李负代侧着身子被他压住根本使不上劲儿,然后就浑身发冷地感觉着温烈丘把他转了过来。

压着他单薄的后背,目光落在他的腰后。一个刹那,温烈丘觉得自己该死。

李负代不再挣扎,呼吸好像也停滞了。他知道,还是被看到了。空气中的氛围干涩低迷,他光裸着暴露在灯光下,大半张脸却埋在阴晦的月光中,开口是自嘲的口吻,听着却心如死灰,“开心了吗。”

温烈丘的目光久久不能从他后腰上挪开。

春末夏初的那个少年,看到有人断着腿坐在血泊中都不曾有情绪波动的那个少年,却在此时此刻,因为同样的人,因为一块伤疤,心里疼得喘不过气来。

李负代的腰后,有一块拳头大的浅褐色伤疤。多次被割开又愈合,但即使愈合了,也挡不住它的丑陋狰狞,而那疤痕,分明的是一个字,一个叶字,被人刻上去的一个叶字。


前往文库阅读 1995/276/1
顽山六子 只看该用户 发表于 3周前 No.335
回复 唉,太太啊,不会这个就是你讲的锤爆叶贺吧…

锤死才叫爆,这个等温烈丘来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LBSXO 只看该用户 发表于 3周前 No.336
评论 第四十一章“想。”温烈丘淡淡吐出一字,简…

天哪,我觉得代代他一直都有在受折磨,好像还和灵异有关

顽山六子 只看该用户 发表于 3周前 No.337
第七十九章

僵持的空气中,温烈丘憋闷且失措。

趴了片刻,李负代慢吞吞撑着自己坐起来,他垂头愣了一会儿,转而又笑出来。以前,他无所谓,被谁看到这带着耻辱的疤痕他都无所谓。可现在,温烈丘不行,唯独他不行。

“对不起,我……”温烈丘看着李负代迈下床,随手捡起不知是他俩谁的t恤套上,驼着背,在思考什么。

“那个。”李负代侧过头,脸对着温烈丘却不看他,他手在后脑勺挠了挠,“……能忘了吗?”说着说着,他像被自己逗笑了,又轻轻叹了一声,“算了。”

“……对不起。”隔着一件衣服,即使是自欺欺人的掩饰,也是维持完整的防护。温烈丘知道,他掀开的,是他最后的尊严,比掀开皮肉,都疼得多。他却只能无力地重复这三个字。

“又不是你弄的。”李负代耸耸肩,说得轻松,“干吗要道歉。”他光脚走到门边,手搭上门把转开,门开了一条缝隙,“我先出去了。”

“你去哪儿……”温烈丘急了。

他这么问李负代才想起来这是他的房间,他颤着睫毛,“……要不,”他始终不看温烈丘,还若无其事的模样,“你先出去?”

温烈丘跳下床去推门,却没推动,李负代默默用力抵住了他。

温烈丘说,“你让我去哪儿。”

“你的家,你想去哪儿就去哪儿。”李负代牵强地笑着,“我没事儿,我就想自己呆会儿,然后就、睡了。”

如果他一副都快哭了的样子是没事儿的话,温烈丘想不出什么算是有事儿了。

“你们、需要我的帮忙吗。”他们的争执再次惊动了对面的宁见渊,从李负代被拉走后他就没再关门。再次听见声响探头出来,就看见了两个半裸的少年,一个光着上半身一个光着腿,模样都不愉快。

仿佛在井底看到了一根绳子,李负代迈开步子就往宁见渊那边走。

温烈丘面色一变,立马抬手揽着腰把李负代截了回来,把人塞回门里挡住,他盯着宁见渊温和的笑脸,客气又疏离,“不好意思又打扰你。”他不理会身后人的抵抗,任他推撞也不挪开一丝空隙,开口依旧是对着宁见渊特有的寡淡,“但我们的事情,和你没关系。”

话说完,温烈丘顶着身后压力,挤进去并关了门。

一晚的时间,剧情跌跌宕宕。宁见渊看着紧闭的门莫名笑起来,两个都还没成年的崽子,再怎么折腾,看起来也只像没长出鬃毛的小狮子。

门关上了,温烈丘在门前挡着,认真道,“我们谈谈。”

“谈什么,我的疤?”笑着说完这话,李负代的情绪明显到达了一个崩溃的临界点,却又被他自己活生生压了下去。他站了一会儿,垂头把剩下的衣服穿好,“……我不想和你呆着了。”

温烈丘一滞,“……想去宁见渊那儿?”

“嗯。”

“这些都随你。”温烈丘快步站到李负代面前,掰着他的双肩让他看自己,“但要等我们谈完。”

“可以啊。”其实不用温烈丘钳着,李负代也没力气挣了,“……明天,你想谈什么都行。”

他有气无力的模样再次让温烈丘不忍心了,但他知道有些话必须此时此刻,说清楚。

“真的,我保证。”李负代一直看着别的地方,近乎祈求,“明天肯定好好和你谈,现在我只想自己呆会儿,行吗。”

他没了半点儿神采,像被厌弃又像厌弃着世界。看着这样的李负代温烈丘心里狠揪,他皱着眉,突然把李负代收进了怀里,“我哪儿也不去了。”

怀里的人没有动作也没有反应。

“……我哪儿也不去了。”温烈丘紧搂着李负代重复着,也是肯定着,“……哪儿也不去了。”

“什么……”下巴压在温烈丘肩膀,李负代终于有了回应。

“我要留下。”温烈丘抱着李负代一刻不松,这话一出口,憋闷了许久的情绪在这一瞬间似乎都得到了宣泄,那些让他为难的烦躁的,在这些话说出口之后,无疑都找到了最好的解决办法。说完这话的同时,他也认定了,困难挫折也好,磕绊徘徊也罢,他想和李负代一起经历,他依旧想让李负代参与他的生活,也想参与他的所有。

李负代喃喃又问,“为什么。”

“……你说过你要带我回家。我得留下,免得你说话不算数。”李负代的脸贴在他颈窝儿,温烈丘能感觉到他的呼气很轻缓,“我陪你一起找家,然后跟你回去。”

两人之间良久沉默后,李负代缓缓抬手抓住了温烈丘的衣侧,“……要是找不到、回不去呢。”

“我说过,你想做什么就做什么,即使回不去,我们还是可以一起考大学,一起生活。”这些话几乎是下意识的,说完温烈丘自己都一阵失神,“……只要你愿意,我可以收养你一辈子,我就是你的家。”

实际上,真正让温烈丘不想离开的原因,在他心里,很复杂。他的复杂在于,他不允许叶贺这样的存在,也不能接受宁见渊这样的存在。

仔细去看,李负代身上有很多细浅的疤痕,不用想,温烈丘都知道拜谁所赐。李负代不是疤痕肤质,随着时间的洗涤,那些大小伤害留下的疤痕都没有特别突兀。可那个如同诅咒一般存在着的刻痕不一样,像是白绸上的茶水渍,显眼又碍眼。

被那样对待过的李负代,再萎靡再颓废再悲观,温烈丘都觉得不为过,可他没有,他不仅没有,他还在为靠近自己而尝试。

只是在这段儿尝试的时间里,宁见渊出现了,并成为了李负代可以信任的人。温烈丘不敢想,他不在的时间里,会有多少这样的人出现在李负代面前,成为宁见渊然后淹没自己。他能尽他所能不让李负代再受伤害,但宁见渊之类,想要杜绝,他就要守在李负代身边。

他要亲自看着他。

“温烈丘。”李负代听着闷闷不乐,开口的嘲讽力度却不低,“你是不是把考大学想得太简单了,你的成绩,毕业都有问题。”

温烈丘几乎被他气出笑,让他说出这些话不容易,他本以为,或多或少,李负代都会有些感触。他分开了些距离去看李负代,发现,这人不是没有情绪,只是在心口不一地逞强。

李负代不喜欢被温烈丘看到他现在的表情,压上去也咬在了他的侧颈,力度很大,留下一个牙印。

算还给他了。

李负代知道,在温烈丘的思维里,自己的找家和他所设想的一切,不冲突。也是因为温烈丘,李负代觉得,或许留在这里上大学也未尝不可。


前往文库阅读 2262/338/2
LBSXO 只看该用户 发表于 3周前 No.338
评论 第四十二章看着这样的李负代,温烈丘心间突…

大大要搞事情??!我表示赞同👍!!!

LBSXO 只看该用户 发表于 3周前 No.339
评论 第四十三章折腾了大半夜,李负代终究还是没…

我想着叶朗他不太简单啊

LBSXO 只看该用户 发表于 3周前 No.340
评论 第四十四章不太意外的,第二天一早温奶奶又…

诶??还没有人留言啊!话说我有点弄不懂温奶奶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