汶汶乡

等级7 盐度11985 积分10433 剩饭3700 咸鱼3401 丧点804
连续签到218天 最多签到218天 最后签到8小时前




我的舌,我的血液中的每个原子,都是由这泥土,这空气构成,

我在这里生长,我的父母在这里生长,他们的父母也同样在这里生长,

我现在是三十七岁了,身体完全健康,

希望继续不停地唱下去直到死亡。

——《自己之歌》惠特曼


汶汶乡  1天前

好了,根据心情不好就去写原谅他定律,我开始写原谅他(。

回复:落灰 汶汶乡   发表于1天前 /修改于18小时前
想写帕特里克磕药 其实我一直没弄明白,他到底是主动沾上的,还是被迫的 —— 被迫磕药感觉和强暴好像啊。都是脱离自己掌控的… 展开
回复:落灰 汶汶乡   发表于1天前 /修改于1天前
赫莫斯抓着帕雷萨的头发强迫他扬起头,好和自己接吻。 他在感受到对方牙齿落在自己舌头上的力道时,就想起过去,伯爵怎么温柔地… 展开
公无渡河,公竟渡河! 堕河而死,其奈公何! 光是眼神触碰到这些字就被滔滔大水淹没。这样的震撼,这样的文字……… 展开